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8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来的人是宋惊涛,周博嘴角洋溢着兴奋的弧度,柔声说道,“去存钱。.`”

    周博的脸上虽然还是在保持着笑容,可是那双深邃的眼睛却慢慢的眯起来,修长,其中却泛着凌厉的寒光。如果朱涛此时看到了周博的表情,相信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收周博的钱。

    宋惊涛也感到了周博眼中的寒意,捕捉到了那深邃的眼神中透露出来的杀气,心中不由一颤,难道..

    今天的朱涛依旧在书房中喝茶,仿佛是阅尽的世间欢喜之事一般,除了美女和金钱之外,基本很少有事情能让他产生激情了。不过今天却让他兴奋了一把,因为家中衙役报告宋府的周公子来到,并且还带来了不少礼物。

    听到礼物二字朱涛顿时眼睛一亮,心道看来周博这次接手河北山是成功了。再想想以往周博送来的礼物,臃肿的脸庞油腻的眼皮下的那双昏暗的眸子也出了精光。

    放下以往的身价,此次朱涛亲自迎接。

    见到周博,朱涛出爽朗的笑声,道:“哈哈,贤侄来了就好,怎么还带这么多礼物。”望着宋府家丁推车担担,也估计出了里边的价值,眼中的光芒更加灿烂。

    周博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高傲,似乎还是以前的那个宋府的公子一般,根本就没有一个寨主的架子。一躬到底,道:“伯父,小侄这厢有礼了。”

    身手拉起周博,眼睛不自觉的飘向周博身后的礼物,“贤侄,咱们都不是外人,快快免礼。”

    周博心道:免礼?这些礼物要是免了的话估计自己想进这府邸都难。心知肚明,也不点破,二人携手进了朱涛的书房。

    朱涛落座。周博却迟迟不肯落座。

    看着周博面上的迟疑,朱涛猜到肯定是有事情要对自己说,急忙屏退了房中的下人,问道:“贤侄啊。你可是有什么难事?”

    周博叹了口气,轻舔嘴唇,眼角下垂,眉头紧皱。一脸的苦相。如果是当今社会的话,周博恐怕就是个绝好的演员。

    “贤侄,到底是怎么了,你快说啊!”

    看到周博的表情,朱涛心中一沉。难道是河北山的事情办砸了?可是周博明明是给自己送来了那么多礼物,难道不是河北山的战利品?朱涛百思不得其解,但是想到了河北山心中更加沉重了,因为他根本还没有收到任何河北山被收复的消息。

    “叔父,其实也没什么,只是给您的礼物有些少了。”

    “哦,这个不是..”周博所说的与自己想的差的太远,朱涛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用手搓了搓脖子。“那个。。贤侄,那你给我的那些都是什么礼物?”

    “三千两银子。”

    扁扁嘴。朱涛心中甚是失落,这与自己期望的差距太大了,按说偌大的河北山若是归了周博,即使给自己三万两银子也不多。旋即一想,肯定是周博没有拿下河北山,拿这些银子给自己赔罪来了。

    如果说没有拿下河北山,宋府就算是白忙活了一场,而且还搭了不少银子。朱涛现在倒是有点过意不去了。但是既然送来了就是自己的,朱涛可没有退回银子的习惯。

    “贤侄,那河北山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朱涛问道。

    “叔父。河北山那边的事情办的还算是顺利,我现在已经是河北山的寨主了。”周博缓缓说道,眉宇间还是那份愁容。

    一听说周博已经是寨主了,朱涛顿时把脸沉下来了。如果没有自己的帮忙,周博怎么可能当上这个寨主,而且事先说好的河北山的财产一人一半,现在周博只给了自己三千两银子,让这个视财如命的县令感到吃了大亏。

    “好你个忘恩负义的周博啊!你这不就是过河拆桥么?别的不说,咱俩当初的协定你就忘了么。现在还以一个山寨的寨主自居,我看你是小瞧了本官的官威,既然这样,看来我是要上山剿匪了。”

    朱涛此时满口如爆豆一般,乒乓的将周博臭损了一遍。

    没想到这个当官的这点城府都没有,变脸比翻书还快,周博悠闲的拿出一根香烟叼在嘴里,点燃,随便拉过来一把椅子坐好。彷如在欣赏这个如耍猴一般的的县令。

    朱涛骂了半天,看着周博一副悠闲自得的神态心中有些毛,难道他是扮猪吃老虎?彷如看破天机一般,朱涛也现自己刚才的言辞有些过激,讪讪一笑,“呃。。贤侄,你跟我说说河北山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着朱涛忙给周博倒上茶,犹如赔礼一般站在周博身边。一个县令此时竟然给一个普通的老百姓斟茶,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周博还是真的不敢相信。

    愁容不减,周博叹了口气说道:“叔父,你是误会我了。”

    “偌大的河北山,上下喽啰兵数百人,又怎么能轻易甘心让我当这个寨主?”

    朱涛理解一般的点点头,示意周博继续说。

    “其实我现在不过是挂了一个大寨主的头衔,手下的人勉强算是听从我的,但是我毕竟是个外人,很难保证他们不反我。??.??`co?m而这些山贼都是视财如命的主,所以我没敢调动河北山的银子,给叔父您的礼物也是从我们宋府拿来的。”

    朱涛连连点头,心中也是后悔自己刚才的言辞。他不知道周博是如何当上河北山的大寨主,现在听来是周博不过是个傀儡,这也就说得通了。河北山的山贼他是十分了解的,周博能坐上这个傀儡大寨主也肯定是费了很大的周折,现在想想周博也是在刀头上舔血,还给自己三千两银子。。。

    朱涛感激得一塌糊涂,泪水几乎快要流出来了,就连那三千两银子,朱涛也险些推脱回去。

    但是朱涛毕竟是朱涛,到嘴的鸭子是吐不出去的。搓了搓大腿,朱涛有些语塞,端起茶壶,“贤侄,我给你倒茶。”

    “呃。叔父,这茶水是满的,我还没动呢。”

    干笑了两声,朱涛平静了一下心神。脸上犹如平静的湖面一般,没有任何的表情。“贤侄啊,真是苦了你了,日后若是河北山那边有难处,就跟叔父我说。你放心,我一定会鼎力相助。”

    周博再一次见识到了朱涛变脸的能力,心中一阵骇然,就算是当今的变脸大师,恐怕也没有朱涛变的快。而至于朱涛许的承诺,周博更是当屁处理了,周博知道,别看朱涛说的时候脚踩地头顶天,满嘴喷唾沫星子,胸脯子拍的啪啪直响。真要是用到他了还得靠银子。若

    果没有钱给两人铺路,朱涛看都不会看周博一眼。

    周博心中虽然是这样想的,但还是流露出一幅感激的容貌,笑着说道:“叔父,日后恐怕不会少麻烦你了。”

    “哈哈,贤侄,有事只管开口就好,咱们这般关系可莫要见外啊!”朱涛答应的很是爽快,不过他所说的‘关系’可是金钱关系。

    朱涛这里算是安排好了,河北山上还有不少事情需要处理。周博不再久留,与朱涛告辞。

    朱涛留周博在府上吃过饭再走,被拒绝了。

    知道周博要处理河北山的事情,朱涛理解的点点头。也不再强留,亲自将周博送出府。

    直到周博等人离去,朱涛迅的飞奔到自己的书房,拉开“礼物”上的红布。心情有些激动,颤抖着双手拿起一锭银子,在脸上反复的摩挲着。仿佛手中的就是少女的粉嫩的****一般。不争气的舌头还在银子上****,嘴角不经意间留下了一滴口水,可叹这堂堂的七品县令,此时竟如一个穷死鬼托生的一般。

    河北山在吴京的领导下又是回到了正轨,山寨上下秩序井然,看到周博等人纷纷行礼,周博也是含笑点头,没有任何大寨主的架子。

    议事大厅门前,周强正在正在四顾眺望,满面焦急。远远看到周博等人的到来,周强一路小跑赶了过来。

    一把拦下周博,“大寨主,您先别进议事大厅,吴哥告诉我在这等你,让你们先到后堂有事商量。”

    原本以为周强是来迎接自己,心中还暗暗埋怨周强不用费这番周折,都是自己兄弟何必见外。可是听到了周强的话周博心中有些不悦,算一算今天是第二天当上这个寨主,能有什么事,难道是吴京要给自己来个下马威?

    心思电转,不过瞬间这个想法就被周博给否决了,自信自己看人很准,既然吴京选择了跟随自己,就不应该拆自己的台。憨笑着点点头,由喽啰兵带着把周博等人引进了后堂,周强自是去议事大厅报信。

    功夫不大,吴京进来,跟众人禀手道礼,不等众人寒暄,吴京沉声说道:“周哥,今天咱们山寨来了一个人,因为这个人的身份特殊,所以我没敢让你先去跟他见面。”

    眉毛轻佻,既然能让吴京这样紧张的人,肯定不是普通人,周博问道:“他是谁,是干什么的?”

    吴京叹了口气,“此人在咱们关东名声虽然不大,但却是他隐藏的好,普通人很少了解内幕,我也是以前参加关东会的时候才知道的。他叫郎也,势力几乎遍及关东所有县城,面上是个生意的老板,不过我知道,他的实力在关东绝对能排到前五名。”

    “郎也?”挠了挠头,周博呢喃道:“这个名字我怎么这么耳熟?”

    “怎么?周哥,你知道此人?”

    程宇听得真切,沉声问道:“周博,我记得上次在立春院里边有个叫郎也的,吴京说的是不是这个人啊?”

    郎也在周博心中也有印象,经过程宇的提点心中豁然一亮,想起了当时立春院确实有这么一号人叫郎也。现在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因为周博清晰的记得那个人曾经说过岛国的方言。

    吴京隐隐听懂周博跟这个郎也是见过面的,但是如何见面的也来不及细问:“周哥,此人来了不知是福还是祸!”

    第一天走马上任的周博,还未来到河北山的议事大厅就被吴京引到后堂,只因为河北山来了一个“客人”。

    吴京将这个郎也的来意简单的介绍一下,郎也不是空手来的,还带来了一万两银子,算是给周博的礼物。

    “一万两?”

    纵然是宋府的少爷宋惊涛,也是大吃一惊,真是无法想象,单单是见面礼就如此厚重。

    而其他的人更是哑然,程宇、孟良等人都是过惯了穷日子的人,当然知道这一万两银子到底是个多大的数值。

    周博咧嘴苦笑,“一万两?这个郎也真是好大的手笔。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看来这钱是真不好拿啊!接着说吧。”

    周博并没有因为这份厚重的礼物而心喜,却是满脸的愁容。吴京看着周博的表情,心中也是点头,看来这个寨主看的却是长远,吴京接着说道:“周哥,这个钱确实不好拿,我总觉得这其中应该有什么阴谋,只是这郎也没跟我说。你说这个钱咱要还是不要?”

    听到吴京这样说,周博又重新估计了一下郎也的实力。吴京毕竟是山寨的寨主,从来都是打家劫舍的主,现在到手的银子竟然要往外推,看来这个郎也真是棘手。眉头紧皱,心思电转。沉默片刻后,道:“见了面再说吧。”

    “周哥。”

    “嗯?”

    “说话的时候还是小心点,这个郎也不是咱们能惹起的。”

    周博点头一笑,直奔议事大厅。

    郎也,一副员外爷的打扮,头戴方巾帽,身披长袍,足蹬厚靴,腰扎玉带,吊着一块白玉。郎也对周博的印象很深刻,上次在立春院见过面,之后郎也曾经对周博一直在暗中观察,直到最后周博竟然成功接手了河北山,也确实是让郎也大吃一惊。

    而且河北山竟然出现这样大的变动,与郎也的计划有很大的冲突,无奈之下才到了河北山找到了周博。

    郎也此时正在大厅中上座,见到周博急忙站起身,一抱拳,“哈哈,周兄弟荣登寨主,真是可喜可贺,在下特地来拜访。”

    标志性的胡须下嘴唇出的声音虽然字正腔圆,但是周博听着依旧是那么怪怪的,同时也更加确认这个郎也可定就是那个岛国的人。寒暄的功夫周博从来就会,“在下有事耽搁,来迟一步,还忘郎先生不要见怪啊,哈哈!”

    周博虽然是满面春风,可是心中却如翻江倒海一般,自己昨天才接任的河北山,连海丰县的县令朱涛都没有听到风声,可是这个郎也却在第一时间知道了。看来自己还是小瞧了此人的势力,心中更加谨慎。

    简单的寒暄过后,两人分宾主落座,下人给二位看上茶。周博一直是喝不惯茶水的,让这个喝惯了碳酸饮料的当代青年去品茶,真是有点如嘟牛弹琴,糟践了这极品铁观音。(未完待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