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7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改变不了周博也就只能由他去了,但是只让周博自己上河北山,众人是做不到的。?.`

    功夫不大,换好衣服的吴京等人一齐回来。与刚才欢迎的气氛截然相反,现在房里的空气都快让吴京窒息。没有了刚才的和颜悦色,一道道冰冷的目光看向吴京。仿佛是饿急了的狼在盯着自己的猎物一般。

    吴京激灵灵打了个寒战,暗中咒骂了自己,都怪自己欠缺考虑。虽然自己现在却是把周博当成了兄弟,也确实想让周博接手河北山。可是自己却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也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所带来的威胁。

    将兄弟们骤然冰冷的态度看在眼里,周博用力的咳嗽两声,说道:“吴京,咱们该上路了。”

    吴京还没等明白过来的时候便被周博硬生生的拉出门外。

    “三”

    “二”

    “一”

    一脸嬉笑的周博在出门后低声查着数,错愕的吴京还没懂周博在搞什么猫腻,不过很快宋家兄弟就给了他解释。

    “哈哈,大哥,等等我!”随着炸雷一般的声响,杨帆宋惊涛等人涌出了大厅。

    “你不是不来么?会去吧。”

    “看你说的,你上哪我上哪。哈哈!”

    在周博身边的这些人,每一个都是武艺群,满手是血的汉子,可就是这样一群热血青年却集中在了一个普通的青年周博身边。不光是他们,就连吴京自己都感受到了这个单薄的身影给自己带来的伟岸的感觉,那是一种莫名的归属感。

    一趟人马晃晃荡荡出了海丰县城,吴京看着周博的几个兄弟,还是没忍住问道:“周哥,你确定只带这几个人去么?”

    周博回身看了看自己的兄弟们,嘴角慢慢升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自信满满的说:“我们又不是去打仗,再说了,这些兄弟足够保护我平安出来了。”

    吴京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些人的实力他还是比较了解的,河北山上的头目没有一个是他们的对手。估计这也是河北山轻易瓦解的重要原因。

    河北山的瓦解主要的原因还是贾信的不得人心,毕竟这个只会嚣张跋扈猜忌心强却本事一般的寨主,很难让数百人的河北山团结在一起。?.??`c?o?m什么样的将军就会带出来什么样的士兵。这话一点不假,河北山的头目也把贾信的那部分心机学习得淋漓尽致。内部只会勾心斗角,尔虞我诈。

    讽刺的是群龙无的河北山在吴京等人被捉之后竟然表现得异常团结,即使没有头目的指挥,他们也仍然秩序井然。全军戒备。

    河北山的山寨建造的跟一般的城楼差不多,只是规模相对要小上许多,四外是一圈护城河,城门吊桥高挑。守城的喽啰兵们看到吴京平安归来,一阵狂喜,这与吴京平易近人是分不开的。吊桥放下,吴京等人进入了河北山山寨。

    待看清周博等人面目时喽啰兵们顿时手举钢刀,怒目而视。吴京眼睛一瞪,吓退了围上来的喽啰兵。

    河北山的议事大厅中,吴京坐在座上。身旁坐下了周博。本来吴京是让周博坐在座上的,但是周博摆手推辞,毕竟现在还没有成功接手河北山,这个交接的过程是不能少的。

    吴京一声令下,所有喽啰兵全部聚集在议事大厅,大厅空间有限,容不下这么多人,有一部分则只能站到门外,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要生什么事情,不过既然吴京回来了。他们有了主心骨就好。

    吴京放下手中的茶杯,轻轻的咳嗽了一声,顿时下面的交头接耳的嘈杂声戛然而止。

    扫了一眼众人,吴京心中有着说不出的苦楚。虽然只有一部分能叫上名字,但是吴京对大家还是很有感情的。想一想昔日了河北山的十个头目,在大厅里是何等的威武,可是现在马上就要易主了。风卷残云一般的变换竟然也让这个处事深沉老辣的吴京不禁鼻子一酸,沉声说道:“我想大家都很奇怪我们三人被官府抓了却平安无事。。”

    吴京话刚开头,便有个奉承的喽啰兵高喊:“二寨主吉人天相!”打断了吴京的讲话。跟着也有不少人迎合。喊着莫名的口号。

    吴京摆手,咧嘴苦笑,却又牵动了脸上的伤口,眉头一皱,道:“大家不要喊了,听我说,我其实就是烂命一条,侥幸能不死全仗着这位周公子的功劳。眼下海丰县的官府也已经盯上了我们,偌大的河北山其实就危在旦夕,我自认无德无能担任这个河北山的大寨主,所以我打算把这个寨主的位置让给周公子,各位可有异议?”吴京说最后一句话时刻意加重了语气,让大家知道,现在只是通知让位,而不是与众人来商议。

    安静的大厅中顿时又喧哗起来,众人交头接耳低声言语,无疑,吴京的话语已经严重的冲击了河北山喽啰兵的接受范围。?.?`

    喽啰兵中一肥胖的大汉挥手,示意众人不要再嚷了。这大汉面目黝黑,异常雄壮,胸前斜搭十字绊,衣服半披半穿,结实的胸肌半露,护胸mao好长,彷如水泊梁山的黑旋风李逵一般。此人大喊道:“二寨主,你是不是收到了他们的威胁,放心,只要你一句话小的我现在就把这个外来的黑狗给剁喽!”

    显然这大汉还是有不小的带动力,不少喽啰兵向他靠拢,嘴中也喊着杀啊打啊的口号。但也有一部分人没有出声,静观其变,而这部分人则是原周强和刘星宇的手下。

    如李逵一般的男人叫李方,手中一把大砍刀也是出奇,在河北山上地位不浅,算是十名头目以下的佼佼者。吴京看了看李方,舔了一下干涩的嘴唇,说道:“这位周公子是我的兄弟,根本不存在什么威胁,而且我刚才也说过了,我们三人能够成功的走出县衙,全仗着这位周公子的帮助。由此说来他也是我的恩人。”

    这李方也是个性格耿直的汉子,虽然不知道吴京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但他认为这个寨主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拱手送人。有了身旁喽啰兵的迎合。李方觉得自己底气足了很多。“吴寨主,别说我们不听你的,假如这个寨主让你来做,我李方无话可说。但是让这个外来的毛头小子当债主,不光是我,手下的这些人也不可能服啊!”

    李方的话明显道出了常人的心理,这些河北山的喽啰兵们一个个跃跃欲试,彷如看到了重构人一般。似乎只要周博有些过分的举动,他们就会第一个冲出去将周博击杀一般。

    吴京脸色阴沉不定,眉毛竖起,看到喽啰兵

    们的这番举动自己心中也是没底,如果自己强行的将这个寨主的位置让给周博的话恐怕手下人集体造反。正在考虑是否要先给周博安排个职务,寨主之事以后再慢慢计议的时候,周博从座位上站起来了。

    喽啰兵们对周博的敌视彷如没有看见一般,长长的伸了个懒腰,舒缓了一下筋骨。对着李方微微一笑道:“我做这个寨主你不服?”

    李方一愣,他没有想到这个不起眼的青年面对这样的阵势还能笑得出来。尤其是那个古井不波的眼神更不是能装主来的。在李方看来能有这样从容眼神的人大概可分为三类。一是绝对的实力,就像是那些手握重兵的将军们。二是杀人如麻,只有双手沾满血腥的人才会奠定出这般的从容。三是老者,垂暮之年看淡生死的老者才会有这般岁月的沉淀。可是眼前这个年轻人似乎哪一样都没有占,心中盘亘,对周博的看法也高出了几分。

    但这不足以震慑到让李方放弃自己的初衷,嘴角上挑,显出了一个阴冷的弧度,“我不服,他们也不能服。”李方指了指身边迎合自己的喽啰兵。

    “为什么?”

    “你不是我们河北山的人。而且你也没有这个资历。”李方坚定的说。

    周博轻轻的挠了挠头,点头道:“你说的在理。”在李方窃喜对方要退出的时候,周博接着说道:“那么让你当这个河北山的寨主你看如何?”

    周博说的很温和,脸上也保持着不变的笑容。似乎是两人在唠家常一般,可是那双凌厉的眼神却与这张****无害的两旁格格不入。

    李方在抬头看周博的时候迎上了那双犀利的眼神,在火辣辣的眼神注视下李方不由自主的退后了一步。周博的话并没有让他感到任何的窃喜与侥幸,反而不适到让他感到了危机。长长的出了口气,平缓一下略微颤抖的心,道:“我做不了。”

    周博脸色骤然一变。声音也放大了许多,“你不行还不让别人做么?”

    对周博的骤然飙李方始料未及,使劲握了握自己肋下的刀,但是没有拔出,踟蹰了一下说道:“你觉得你有这个资格?你觉得你凭什么当这个寨主?”

    “就凭这个!”

    周博敢贸然来到河北山,一部分原因是他相信吴京的能力,另一部分则是他的兄弟,尤其是孟良,在他的记忆中孟良是北宋著名的将领,这是个不争的事实。自己虽然穿越了,但是他相信历史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改变,而孟良,也不可能跟随自己丧命在河北山。所以他对接手河北山是很有信心的。

    有人反对也是在周博的意料之中,毕竟这些都是刀头上舔血的山贼,不会让自己轻易的接手,即使是迫于吴京的身份而勉强让自己当上这个寨主,以后也肯定有人造反。

    想让这些血腥的汉子服从自己,那么就要证明自己有这个实力。

    随着周博的一声爆喝,双手在身体两侧轻轻向前一挥,两把沉重的兵器在周博的身体两侧飞出,“嘭嘭”扎入了议事大厅的地面方砖。

    两把武器。一个是杨帆的铁铲,一个是孟良的开山钺。方砖都是青石打磨而成,坚韧度要比现在的瓷砖强上数倍,而这两个兵器彷如扎入泥土一般,镶在了方砖中。二人的力量,令人咋舌。

    原本喧哗的议事大厅戛然而止,一个个如傻子一样看着还在颤动的两把武器。李方的眼珠子原本就不小,现在如果再瞪一下,估计就要飞出来了。如果不是亲眼见到,他绝对不可能相信有人会有这样大的力气,而且一见就是两个。

    面色僵硬,嘴角保持着一个向下的难以置信的弧度。窒息,屋里的气氛可以用窒息来形容。直到杨帆和孟良两人从上面走下来,拔起自己的武器放在手中,轻轻的吹掉上面的灰尘,河北山的喽啰兵才如梦方醒一般,看着这两员门神一般的汉子。

    众人震惊的眼神并没有入了孟良的法眼,令他啧啧称奇的却是杨帆。自己的武器要比杨帆的尖上许多,而杨帆的铁铲入地的深度却丝毫不逊色自己,看来还是这个杨帆的力气比自己的大。

    孟良没有去看众人僵硬的面容,低头把玩自己的武器,道:“我们不是抢食的黑狗,也不是和稀泥的戏子。这个世界讲的就是个实力,只会高声呼喊手下没半点本事的就该回家抱孩子去。不用看爷爷我们人少,谁要是觉得自己行就站出来,不敢单个来的话你们也可以一起上,眼睛眨巴一下我都tm改姓!”

    河北山的喽啰兵在孟良的侮辱声中,心中忐忑,手心冒汗,不知道是谁起的头向后撤了一步,跟着也有不少人随着这个波动慢慢的向后退出了一点。

    不过还有一部分人没有后退,那就是李方身边的人。李方此时也是十分后悔,埋怨自己不该出这个头,可是自己都带头了,现在要是低头岂不是折了面子。李方心中忐忑,局促不安,不觉间鼻尖已经冒出了汗水。

    孟良学着周博那个模样露出了一个深沉的笑容,似乎自己给喽啰兵的威慑力让他很满意,只是他那张大红脸配合着这种笑容显得有点不伦不类,甚至是张扬多一些。“有没有人敢出来跟老孟较量一番,单砍实杀,谁要是能胜得了我手中的兵刃,不用你们赶,我们几个自动退出河北山,你们看怎么样?”孟良刻意放缓自己的语,同时在李方的身上扫过,这番话似乎是针对李方说的一样。

    虽然对方玩味一般的挑衅让李方心中盛怒,但是凭借着自己多年的江湖经验,他知道自己肯定不是对方的对手,如果弄不好,自己连对方一招都抵挡不了。

    有些人会在恐惧中做出一些错误的判断和没有理智的举动,也有的人会在恐惧中慢慢的镇定下来,审时度势。李方的头脑确实机敏,而且最值得庆贺的是他属于后者。李方一直认为人要有自知之明,在做任何事情前要好好掂量掂量自己能有几斤分量,后悔开始时做了出头鸟,不过现在他知道自己不能再执拗下去了。如果此时自己还站错了队伍,恐怕这条小命是保不住了。用手轻轻的挠了一下嘴角,僵硬的脸庞沿着手指划过的方向改变了一个弧度。似笑非笑,不是小人的那种谄媚,也不是仇人的那番阴冷,不咸不淡的道:“这是河北山,我是吴寨主的手下,我一切都听他的,他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