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7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周强虽然心存疑虑,但是眼看着宋府的人员再次杀回,顿时暴跳如雷,哇哇怪叫,带着手下人再次与宋府的人员火拼起来。.?`c?om

    这次交火十分短暂,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宋府的人员又是全面的撤退。

    周强刚要带人追赶,吴京已到跟前把自己拦住。吴京慌忙说道:“我看宋府的人形迹可疑,估计有埋伏。”

    诱敌之策,周强能当上河北山的头目,头脑自然不白给,他也觉得宋府上下人员是在诱惑己方深入。但是心中怨念未消,还在犹豫间忽然有人说话。

    “我看宋府没有什么埋伏,宋府上下不过是一百多人,而眼下这些基本就是宋府所有的人手,所以他们也不能有人手埋伏了。”刘星宇从容的说道。

    想了一下刘星宇的推断,感觉不错,吴京还在踟蹰间周强已经带人追赶出去。“刘星宇说的对,再说这里是咱们的地盘,还怕他们有埋伏吗?小的们,给我追。”周强没有吴京那般优柔寡断,只觉得刘星宇说的在理,便头也不回的追赶了下去。

    “哎!”吴京叹了一口气,虽然心中不想,还是跟着周强的方向追杀下去。

    十来里的路程不算远,可是徒步奔跑起来也让这些汉子们气喘吁吁,尤其是周博,若果不是有杨帆的拉扯,估计早就跑不动了。河北山的人也好好不到那里去,眼看着宋府的人员就在眼前,可是怎么也追不上。

    正当河北山的人打算放弃的时候,宋府的人员突然站住了脚步,一个个都是相互搀扶,仿佛累的虚脱一般。周强见此情景心中大喜,暴喝一声,“小的们,给我杀。”

    两方人手相距也就二三十米,这点距离也不过是转眼间的功夫。就缩短到了几米。正当两方人手打算再次交火的时候,林子里忽然一阵响动,紧接着杀出无数的官兵。

    吴京和周强等人顿时一阵骇然,手掌间瞬间冒出了冷汗。因为他们现这些官兵直接绕过了宋府的人员,向自己的方向冲了过来。

    “撤。撤回山寨!”吴京大喊一声。也许这就是山贼的本能,见到了官兵第一个反应就是逃跑。其实不用吴京吩咐,河北山的喽啰兵也早就开始撤退了。

    喽啰兵开始撤退,而吴京却没有。作为河北山的寨主,现在他有义务拦下这些衙役。若是没有先前的追赶,河北山的喽啰兵可能会轻易的撤离,但是现在已经筋疲力尽,恐怕马上就会被赶上。

    吴京横刀,冷冷的注视着前方的官兵。刚撤出几步的刘星宇回头现吴京没有跑,急切的回来拉了吴京一把,说道:“吴哥,快跑啊。”

    摇了摇头,吴京冷冷的说道:“谁都能走。我不能走,你快逃吧。回去把山上的财物给大家分了,河北山就此散伙!”回头看了一眼周强,接着说道:“兄弟,我一个人就够了,你也逃命去吧。”

    周强苦涩的一笑,此时他也算清醒了,原本以为宋府不可能在有什么伏兵,原来他们有官兵这个底牌。宋府与官兵是如何的纠缠在一起已经不重要了,周强知道如果不是自己鲁莽的话。也不会中此埋伏。“吴哥,别这么说,还是好好作战吧,河北山就是我的家。我不想看他散伙,起码我活着的时候不想这样。”

    刘星宇仰天长啸,纵然是火爆的他现在也是无尽的伤感。自己已经做了对不起河北山的事,现在不能再做对不起两位兄弟的事情了,即使是死也要跟他们俩死在一起。老娘,孩儿不孝.

    蒋信与周博接头后。便派出手下人跟着宋府的人,听着手下人一一汇报前方战况,蒋信知道该自己出手了。这个时机拿捏得很好,恰在河北山筋疲力尽的时候却又没有退缩,如果再晚一会的话,恐怕就只能看着河北山的人员退回山中了。

    三个人横眉立目视死如归一般的站在道上,属实让这个抓惯了小毛贼的壮班班头蒋信一阵骇然,若不是身旁有一百多官兵给自己壮胆,恐怕这个班头早就溜之大吉了。

    “抓活的!”周博也没有想到吴京三人会有这样的决断,看出对方是想牺牲自己保护手下喽啰兵的意图,周博由衷的佩服这三人,所以不想让三人就这样的死去。

    简单的对执下吴京三人瞬间被官兵包围,此刻的三人没有任何求生的**,他们希望的就是自己能过拖延一些时间,好让手下的喽啰兵能有多一份生还的机会。

    也许是周博的那句话起到了作用,也许是这些人只习惯抓活的,总之吴京三人一个也没有跑了,全部被活捉。正待蒋信要带人追杀一阵的时候,周博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他的身旁。“咱们可以回去了。”

    “哦?那些人怎么办。”蒋信指了指远去的河北山喽啰兵。

    “河北山现在只剩下一个二寨主和两个头目,现在全部被你给抓了,至于那些喽啰兵已经无足轻重了。”周博悠悠的说道。

    凭借着自己的经验,蒋信已经猜到了这三人的身份不会低,只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是河北山的顶级人物。.??`顿时一阵欣喜,蒋信看向吴京三人的眼神中流露出了无尽的贪婪,仿佛是一个渴急了的劳改犯看到一个饱满少妇一般,因为蒋信知道,这三人就是自己升官财的物件。

    吴京等人此时已经被绳子绑住,嘴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塞进了一团棉布,这棉布塞的可叫一个严实合缝,现在就算他们想要咬舌自刎,也办不到了。能办到的只有从鼻子里出一阵哼哧的怒吼,如果眼神可以杀人,他们三个的眼神足以让周博死去活来无数次了。

    混黑的烦条子,当山贼的最恨官兵,而现在,三人却对周博恨之入骨,不恨周博将自己害了,而是痛恨他勾结了官兵。

    当山贼都想着立功出头,混个头目,头目当久了又想当寨主。到老了又想找个地方隐居过些平淡的生活。让自己得以善终,纵然是在半路被敌人杀了,也只能怪自己命短,混的就是这碗饭。横尸山野也是迟早的事,可是若死在了官兵手里,这些血腥的汉子却也是死不瞑目。

    在喽啰兵的推搡下吴京三人被押进了海丰县城,而周博也是草草的整顿了一下自己手下的人手,打道回府。

    河北山的喽啰兵并没有覆没。不过在周博眼里已经不足畏惧了,即使他们能够上下一心,杀进海丰县报仇,而仇家也不会是自己。

    朱涛的书房。

    蒋信似乎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敲门而入,“老爷,小的回来交差了。”蒋信抱拳

    禀手说道。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他没有下跪,而是站在了朱涛的身前。

    朱涛早就心急如焚,不过在手下人面前却表现的异常沉稳。慢慢的放下手中的茶杯:“事情办的怎么样?”

    蒋信一脸春风,难以掩饰心中的兴奋,说道:“老爷,河北山的二寨主吴京和两个头目全部抓获,而其他的喽啰兵退回了山寨。”

    “你是说只抓到了这三个人,其他的喽啰兵全都逃跑了?”听出事情有些倪端,朱涛失声道。

    在朱涛目光如炬的注视下,蒋信不由自主的退后了两步,“呃。。是的,老爷。”

    抓了河北山的头目固然是好。可是现在朱涛还关心着一件事情,那就是河北山的财产,而只抓了这三个头目不免让朱涛大失所望。“好了,你先下去吧。”

    蒋信明显有些不知所措。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自己立了这么大的功劳连点赏赐都没有,这倒是让蒋信始料未及。朱涛见蒋信没有应声而退便再次呵斥,如梦方醒般退出了朱涛的房间。出了房门重重的在地上吐了口痰,“这叫什么态度,老子拼死拼活的容易么。”

    朱涛还在房里俺很自己手下人办事不利。忽然衙役进来报事周博求见。

    “呵呵,你不来我还要找你呢,让他进来。”

    功夫不大周博推门而入,开门见山的说道:“伯父,我要见一见抓来的三个人。”

    朱涛不解其意,问道:“见他们干什么啊,还有,现在河北山的人员还居留在山上,那些财产。。”

    “呵呵,伯父放心,钱财放在那里是跑不了的。”周博笑着说道:“伯父,不知道抓来的那三人你打算如何处置。”

    “留着他们有什么用,杀!。”

    周博暗暗庆幸,幸好自己来的早,如果晚来一会恐怕就已经见不到三人了。“伯父,把这三个人交给我如何?”

    朱涛疑惑的看着周博,问道:“你要他们三个人干什么?”

    “呵呵,伯父,不瞒您说,如果我能够成功说服他们三人,那么河北山就是我的了。想来现在河北山虽然没有了将领,但是手下的人员却还是依旧凶狠,如果我们来硬的话恐怕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才能拿下河北山。但是如果我能够成功的说服这三个人,那么河北山以后就归我了,到时候山上的财产不就是你我二人的了么。”周博说着,露出了一幅恭敬的笑容。

    钱,确实有足够的吸引力,尤其是对于那些视财如命的人。朱涛双眼露出了窃喜的光芒,刚才还是阴沉着脸,瞬间又变得无比贪婪,反复的摩擦着双手,急切的说道:“哈哈,贤侄,我就知道你最有本事,好,我就把这三个人交给你。”

    抓来的三个人在朱涛眼里已经无足轻重了,也许更像是一个死了的人,如果真能如周博所说,看来自己与周博合作是非常愉快的嘛。

    县衙的一侧,有一间小小的房间,看着有些类似柴房,其实这里就是拘留犯人的地方。这里只是拘留,而是不真正意义上的监狱。

    这个小小的拘留所看着外表并不比其他的建筑差多少,但是开门之后周博就彻底的打消了这个看法。扑面而来的恶臭仿佛实质的尖锐的东西扎着自己的鼻孔,周博险些因为瞬间窒息而晕倒。

    “噗。”重重的吐了一口吐沫,口水此时仿佛已经被这种味道所侵染,变得异常的苦涩。周博尽量放缓呼吸的度,好让自己不会因为这种怪异的味道出现呕吐的现象。

    房间里阴暗潮湿,开门的响动引起了地上几个****地上鲜血的老鼠瞬间乱窜,最后终于找到了那个避风港一样的洞。

    五个桩橛,吴京三人被绑在三个桩橛上,身上的衣服早就被扒去了,只剩下单层的**,身上数道口子,满脸是血,衙役们的虐待可见一斑。开门声让三个犯人主意到了进来的周博,无一不是怒目而视,“呜呜.”嘴中出吼声,只是那团棉布塞的过于严实,让三个人无法张嘴。如果可以的话,现在三个人真想把周博给活吃了。

    晃动间牵扯到了身上刚刚结痂的伤口,眉头紧皱,汗水却也在这时刻慢慢的溢出。

    “你们先出去吧,这里交给我就行了。”周博回身告诉给他开门的衙役。

    再看给周博开门的衙役彷如逃命一般奔出了拘留所,这个地方的味道他们可是忍受不了,直到跑出了好远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大口的呼吸着如雨后清晨时清新的空气。

    来的时候周博主意到,这个小小的拘留所虽然在衙门旁边,但是只有远处几个衙役站岗,屋里人说话外面是听不见的。在三张如魔兽一般的面孔下周博先是掏出了自己特质的香烟,划动火镰,吸着混合着特殊气味的香烟,才把那阵恶心消磨一些。

    “我给你们取出棉布,不要大叫行么?”周博悠悠的说道。

    周博的话让三个人徒然一愣,停止了摇晃,相互对望一眼,不知道周博要搞什么名堂。

    “你们不做声我就当你们默认了。”在三人面前走了一圈最终停在了吴京面前,周博对吴京的印象也是很深的,知道这是个机敏的汉子。刚刚抓到了吴京最终棉布的一角便用力的向后一拉,周博生怕自己拉慢了吴京会把自己的手指给咬断。

    “周博,你算个爷们不,还勾结官府,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纵使沉稳如他的吴京此时也出了歇斯底里的怒吼,周博与官府的勾结无疑是让吴京感到不齿。

    如果不是怕自己弄不好会被吴京给咬到手指,周博现在真想重新的把手上的棉布给吴京塞回去。但现在却只能悠闲的抽着自己的香烟,等吴京骂累了为止。

    周博的祖宗十八代被吴京反复的叨念了数遍,也不知过了多久,反正周博脚下已经才灭好几个烟头了。周强和刘星宇的注意力慢慢的从周博身上移开转到了吴京身上,他们头一次听到吴京如此彪悍的骂人,啧啧,不愧是河北山的军师,骂人都不会重复。(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