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7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其实,我可以给你出个主意。?.`”周博哀叹着说道。

    万家酒楼的老板眼睛顿时一亮,急切这说道:“什么主意,公子,你快说。”

    “我可以派一些手下到你这来,保护你们的安全,不光是河北山的,就算有些个吃霸王餐的也可以帮你解决,你觉得这个主意如何?”周博问道。

    “哎呦,你真是好人,我太谢谢你了。”万家酒楼的老板此时算是露出了笑容。因为他看的出来,周博的手下都不是泛泛之辈,如果能有这些保护自己,相对来说也安全了不少。

    “你先别急。”周博接着说道:“我的人可不能白白派给你,你也要付出一定的费用。”

    万家酒楼的老板笑容有些僵硬,旋即问道:“那我该给你多少钱呢?”

    周博想了想,悠悠的说道:“一个月五十两银子吧。”

    老板张着大嘴“啊”了半天,最后咬咬牙说道:“好,就这么定了。”虽然这样就要给人家钱,老板十分舍不得,但是为了安全起见,老板还是咬牙答应了。

    直到周博远远的离去,万家酒楼的老板仿佛身体被抽空了一般瘫软在地,“五十两啊!这都是我的血汗钱,我造的什么孽.”

    宋府的人员出了万家酒楼,没有直接回宋府,而是迅四散开来,分别朝着不同方向走去,彼此仿若不认识一般。周博看着这些家丁暗暗点头,这些人能有这样的素质,想来程宇的教导是功不可没。

    “大哥,咱们也不缺那五十两银子,干嘛答应万家酒楼的老板?”回想起刚才周博答应那位老板的事情,宋惊涛好奇的问道。五十两银子对宋府来说,确实不算多,而且还要派人去保护这个老板,这样的买卖显得多余了。

    周博微微笑过,也不解释。“走吧,快点回府,一会还有人要找我。”

    周博等人回府后,派出的人员才三三两两的赶来。功夫不大。下人禀报“县令朱涛派人求见。”

    “让他进来。”周博微微一笑,看来这朱涛果然是忍耐不住了。

    功夫不大,一个衙役走进大厅中,躬身施礼道:“周公子,我们大人请您过府一叙。”这衙役见了周博不敢怠慢。更不能像对待老百姓那样呼来喝去,虽然他不知道周博和县令的关系,不过看朱涛对周博认真的程度,便知道周博的身份不一般,恭敬一点还是好的。?.?`

    “嗯,你先回去吧,府上有些事情要处理,等处理完事情我就去。”周博低低的说道。

    看着周博心不在焉的样子,衙役心中焦急,来时朱涛曾嘱咐他。让周博快点来。“周公子,我们大人说让你马上就去。”

    “知道了,你回去吧,告诉你家大人,我马上就去。”将手中的茶杯重重的放在桌上,周博旋即说道:“送客。”

    衙役扁扁嘴,暗暗称奇,县令请的人果然不一般,既然周博下了逐客令,衙役也不好多说。转身离开了宋府。

    刘星宇也跟随周博等人一同回了宋府,看着周博丝毫没有放掉母亲的意思,刘星宇徒然从椅子上站起来,大声喊道““周博。你是不是人,我娘在哪?”

    拇指轻轻的戳着额头,周博咧嘴苦笑,大脑却在飞旋转。放了刘星宇的母亲不难,可是现在似乎还不能放了她。虽然河北山的大寨主和一些头目都已经死了,但是有吴京在河北山也不可能是一般散沙。周博在考虑能不能再从刘星宇身上下点功夫。好让自己接手河北山更容易一些。

    想到此又黯然的摇摇头,他不想再看刘星宇痛苦的表情了,而且也感觉自己的做法确实有点过。猛然抬头,唤过孟良:“孟良,你带着他去见他的母亲。”

    刘星宇恶狠狠的看着周博,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算你还有点良心。”

    刘星宇的话让周博不置可否,良心这东西自己似乎早在大青山的时候就慢慢的丢尽了,摇头一笑,悠悠的说道:“你认为什么是良心?像你们河北山整天打家劫舍就算是有良心么,我知道你恨我,可是这样对你我也是事出无奈。河北山觊觎我们宋府不是一天两天了,如果我不灭了河北山,那么等待我的就是宋府的灭亡。我也不知道什么是良心,但是我不能带着宋府坐以待毙,我不能看着我的兄弟们死去。”

    刘星宇驻足呆呆的看着周博,心中也是一阵翻滚,周博说的没错,自己就是一个打家劫舍的山贼,花的钱也是从别人的尸体中找出来的。现在还有什么资格在周博面前谈良心?想到此不由得慢慢的低下了头,这就是个你争我夺的时代,这就是个你死我活的时代,周博虽然用自己的孝道来威胁自己,可是河北山不也是在中觊觎宋府的财产么?

    没来由的心痛慢慢涌出,刘星宇忽然感觉自己活的很空虚,以前只是想着多挣点银子让母亲的生活好一点,可是母亲却一直不让自己多花一分钱,不知道她是猜到了自己的身份还是过惯了那穷苦的生活。.??`而在河北山上,自己虽然是个头目,整天的生活却是处处提心吊胆,生怕做错一件事就惹来杀身之祸。

    还在刘星宇愣神之间,一个宽大的手臂拍在了刘星宇的肩膀上,抬头望去,却迎上了周博深邃的目光。周博的身材并不魁梧,甚至有一点瘦小,可是这个比自己矮了一些的年轻人拍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臂却是那么的厚实,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很多事情都是被逼的,如果是一个人的生活,估计每个人都会想着找个世外桃源安然隐居,可是生活中我们并不是一个人,我们也不是为了自己而活。挟持你的母亲我表示很愧疚,如果你想给河北山的那些头目们报仇的话以后随时可以来找我。”再一次的重重的拍了一下刘星宇的肩膀,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宋府。

    瑟瑟的秋风徐徐而来,寒冷轻易的刺穿了周博的衣服。刘星宇的身影不时的浮现在眼前,想起刘星宇周博有些怅然,莫名间似乎已经对他产生了一些情感。不知道是自己爱惜这个人才还是愧疚的心理在作祟,成功的消灭了河北山的寨主,周博没有一丝快感。甚至心情更加沉重。甩了甩头,不再去想,因为朱涛这关还不好过。

    朱涛的书房里。

    朱涛咧着嘴,双眉紧皱。啪,茶杯重重的摔在桌子上。“这个周博真是气死我了,早知道他办事拖泥带水,我就不该答应他。”朱涛再一次的重重的拍了桌案,要知道现在河北山的寨主和头目都是死在自己手下人的手里。若

    是河北山的人一气之下杀入海丰县,他这个县令也是很难抵挡。再者,关东王曾经话,所有的州官县吏不能与这些山贼为仇,若是消息传到了关东王的耳朵里,估计自己这个县令是当不了了。

    “伯父,小侄给你道喜了。”周博推开门满脸笑意的说道。刚才手下人回来禀报说马上就到,朱涛吩咐下去周博若是来了让他立马来到书房,不用通禀。所以周博此次来县衙可以说是如入自己的府内,没有任何人的拦阻。

    看到周博来了。朱涛眉毛倒竖,脸色阴沉,“你还有脸来,我可叫你给害苦了。”

    知道朱涛此时心急,却没想到会如此模样,不过这样也好,朱涛越心急,自己的筹码就会多几分。“伯父,你是说贾信等然的事?”

    “废话,你们那么多人都不能制服这几个山贼。害得我出手。”朱涛呵斥道。

    周博也故作凝重,沉声说道:“伯父啊,是小侄我低估了这些山贼,他们各个都是以一当十的主。杀人不眨眼。而我派来的都是府上的家丁,虽然这些家丁也有些武艺,可是跟山贼比起来还是逊色得多。”想了想又接着说道:“伯父,我听说你手下的衙役把这些山贼全都给杀了,真是给您免去一大后患。”

    周博的话也在几分理,朱涛暗暗叹气。看来是自己一时鬼迷心窍,才动了河北山的主意。果真如周博所说,那河北山的寨主与头目哪是宋府家丁们能抵挡得了的。“贤侄啊,河北山的寨主现在解决了,可是河北山怎么办?如果不出我所料,用不了多久河北山就会知道消息,到时候他们若是杀进海丰县,我们岂不是全完了。”说话间朱涛双腿颤抖,两眼空洞,彷如是大祸临头一般。

    朱涛的表情将内心的恐惧显露无疑,周博心中纳闷,按理说一个知县手下也有不少衙役,怎么就会如此惧怕山贼呢?而且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在河北山建寨的时候就将他消灭,哪会出现现在的局面。

    “伯父,你是知县,手下衙役也不少,咱们何必要怕那些山贼呢?再说,当初就该把河北山打消在萌芽状态的。”周博宽慰道。

    朱涛双眉紧锁,嘴角微微抽动,最后长叹道:“贤侄,实话跟你说了吧,这个河北山我早就想把他给消灭的,他就像一条睡在床榻边的猛虎,让我时刻胆战心惊。可是关东王有令,任何官员不能以任何名义去剿匪,违令者斩,所以河北山才会越来越壮大,不光是河北山,整个关东的其他山寨和势力,也是因为关东王的一句话才得以兴起。”

    周博微微一愣,官匪就是天敌,怎么现在弄的成了一家人一样,而这个关东王.忍不住问道:“伯父,这个关东王是谁啊?”

    “柴宗训。”

    听到了这个名字周博一阵惊骇,因为这个名字他也很熟悉,不是别人,正是大周皇帝柴荣之子。那段历史在周博的脑海里慢慢回忆,柴荣死后,他的儿子柴宗训即位,柴荣的结拜兄弟赵匡胤被黄袍加身,做了皇帝。而柴宗训则被贬为王爷,原来他被派到了关东。“伯父,为什么关东王会纵容这些山贼呢?”

    朱涛摇头道:“这个我也无从而知,如果现在柴王知道我把河北山的寨主给杀了,估计定会痛责我。”河北山的人当时在大街上浑身是血的奔跑,手中还有凶器,朱涛可以以这个为借口,想来柴王是不会过分的责怪。

    周博沉思不语,心思电转,良久后抬头说道:“伯父,事已至此,我看不如咱们主动出击吧。”

    “不行,杀了河北山的寨主我还有些借口可以说,但是贸然的攻打河北山,估计我的官就保不住了。”朱涛决然的说道。

    周博摆摆手,脸色顿时肃然起来,“伯父,如果河北山全山不顾一切的来攻打海丰县怎么办,到时候就算咱们能抵挡住河北山的攻打,而关东王会放过你么?”

    朱涛想了一下,不过旋即还是摇头道:“如果河北山的人攻打海丰县城,我可以派出所有的衙役抵抗,可是现在要我贸然的攻打河北山,估计关东王是不会放过我的。”

    “呵呵,伯父,如果是我们宋府和河北山生纷争,而你的县衙帮助老百姓抵抗山贼的话,关东王就不会追究此事了吧。”

    “贤侄,你是说.”

    周博重重的点点头。河北山现在虽然喽啰兵众多,但是主将已死,正是空虚之际,周博灭河北山势在必得,既然朱涛不愿意主动出击,那么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沉思片刻,朱涛说道:“好吧,就依你所说,不过这次你们宋府做事可不要拖泥带水,不然的话恐怕我也帮不了你了。”

    “放心吧,伯父。只要河北山落入我手,保证少不了你的好处。哈哈”

    简单的商量了一下计策,二人定下次日便去攻打河北山。

    直到周博离去,朱涛如释重负一般坐到了椅子上。这个年轻人真的是二十岁的年纪吗?怎么觉他自己自己还要成熟,朱涛甚至觉得自己仿佛是在被周博牵着走一样。可是事已至此,却没有任何的回头路。

    刘星宇跟随孟良来到了杜家庄,此时天色已晚,是晚饭的时候了。在杜府的家人指引下,刘星宇来到了后院的一个偏僻的房间。

    刘星宇心中忐忑,不知道自己年迈的老母受到过何等的蹂躏,但当他推开门的时候,身子却僵住了。房间不大,却也干净利落,此时老母正坐在炕边,一个丫鬟正喂自己的母亲吃稀饭。

    “娘,我来了。”刘星宇紧走几步,来到了母亲面前。

    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刘母的手在空中胡乱挥舞,直到触摸到了自己儿子的脸庞,才露出了安然的笑容。“儿啊,你来了,你的朋友真不错,这两天照顾我十分周到。你有这样的朋友,我也是放心了。”

    刘星宇诧异的看着身后的孟良,目光缓缓的落到母亲身上。此时母亲的衣服已经换成了新的,原本凌乱的头也梳洗得当,看来这些人并没有为难自己的母亲,甚至还把她当成亲人一般看待。想来自己这个儿子,照顾母亲也从来没有这么周到。(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