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7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此时万家酒楼异常混乱,贾信连带着手下的七名头目对战宋府的二三十名家丁,丝毫不显吃力,一阵金属碰撞后几名宋府人员就挂了彩,不是他们的实力不行,而是河北山的头目们却是功夫了得。

    “哇呀呀.堵住门口,看我的。”

    此时的孟良等人看出手下人不是这些头目的敌手,迅跑到掌柜的的桌案底下掏出来自己的武器,加入了战斗中。

    “贾信,爷爷陪你玩会。”孟良笑呵呵的说道,身子也迅窜到了贾信前面,挡在了宋府家丁面前。

    看到突然窜出来的红脸大汉,贾信暗暗咧嘴。孟良刚才趁自己不备,打了自己一碗,就已经在贾信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如果对付宋府的家丁,贾信还有足够的信心不会受伤,而面对孟良,却又觉得连逃命的机会都是很小的,这就是实力的问题。

    宋惊涛等人也没闲着,府上的家丁受伤他们自然舍不得,想来也只能自己亲自出马了。

    因为孟良等人的加入局面出现了一个短暂的平静,不过那基本上只是一个瞬间,马上又陷入了混乱状态。

    有了孟良等人的加入,此时的局面几乎成了压倒性的战争。河北山的头目越打越心惊,虽然可以勉强应付。,但也是捉襟见肘,失败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啊!”

    河北山的头目一声大喊,旋即手上的刀因疼痛而脱手。同时另一名河北山的头目赶忙拦在了手上人员的前面,挡住了付海清。

    付海清微微冷笑,并没有追杀,而是与后上来的人战在了一起。

    时间不长,又是一阵惨嚎,再看宋府的人员几乎是在玩猫抓老鼠一般,每次出招都不重,只是让河北山的头目受些轻伤。当然了,这与周博事先的吩咐密不可分的。

    河北山的头目们接连受伤。一个个浑身上下有着不同程度的伤。

    “呼呼呼。。”贾信大口喘着粗气,看着手下人员的伤势,心中吃惊不已。看来宋府真是能人辈出,手下的头目没有一个人是他们的敌手。而自己也是勉强迎战。当然了,他是不知道孟良在让着自己,不然的话只怕此时就放弃了抵抗。

    “唰”

    孟良的开山钺再次砍来,贾信也是躲闪不急,只能横着招架。“当”开山钺重重的撞在了贾信的刀上。贾信哼哧了一声倒退几步。

    “能跑一个算一个,别忘了报仇!”贾信喊着,同时蹿向了窗口。

    河北山的头目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但是强烈的求生**还没让他们放弃抵抗,跟着贾信一同蹿向了窗口。??.?`

    “咳咳咳”看着时机差不多了,周博重重的咳嗽了几声。

    再看孟良等人顿时停住了身形,看着周博,他们知道这是周博给自己的暗号。周博摇摇头,示意大家别追了。

    “轰”“啪”

    贾信也是真的急了,木制的窗户被他用身体硬生生的撞碎。扑哧一声摔在了地上。

    豁然间的明亮让这位河北山的大寨主心中一阵窃喜,因为跳出了窗外也就预示着自己有生还的可能。没有丝毫的停留,贾信连滚带爬的站起身子,撒野一般跑了出去。

    河北山的其他头目也都仿佛是抓住了解救自己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跟在贾信的后面玩命的跑。

    “啊!.”

    大街上顿时传来了一阵惊呼。这里是处于闹市阶段,屋里的打斗声淹没在喧哗的街道,可是赫然的跑出来几个血人,属实把老百姓给吓坏了。

    “滚开,给老子让道。”一边奔跑,贾信大喊。同时不断的挥舞着手中的刀。

    不用他喊,街道上的老百姓也会给他让开一条道路,都怕这血人伤害到自己,老百姓自然是以最快的度躲开。甚至有些胆小的已经瘫软在道边。嘴角抽搐,不断的吐着白沫。其中也不乏胆大的,找了一个比较安全的角落,偷偷的观看。

    房内的宋府的家丁不知其意,有些人也要随后紧追,不过却在周博的大喝中停止了。众人不解其意的看着周博。不明白这个当家的怎么会放弃这样好的机会。

    其中的隐情自然不能给这些手下人说,周博告诉孟良等人:“脱下身上的衣服,看看小尾巴能不能成功的被清除。”

    孟良等人自然知道周博话中的意思,迅把身上的带血的衣服脱掉,像杨帆和程宇这样心急的人,脱都省了,咔斥几下,直接把自己的衣服给撕碎了。

    孟良等人刚刚跳出窗外,便看到了贾信等人,不是他们显眼,而是整个道路上只有他们几个人。

    贾信等人本来就是强弩之末,身体十分疲惫,即使现在是拼命的奔跑,度也不快。

    在一个没人注意的角落,传来了朱涛愤怒的声音。“废物,宋府的人是怎么办事的,这也能叫河北山的人给跑了。呼呼。。”

    “大人,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既然指不上宋府,那么也只能咱们亲自出手了,河北山的人员,不能放走一个。?.?`”朱涛重重的说道。

    “是。”

    奔跑的贾信还时时回头看看是否有人追来,看到身后只是空荡荡的,高悬的心才放下来一点。不过这也只是一会,“抓住凶手!”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一声大喊。随后街道上莫名的出现的无数的官兵。

    各个都是手拿兵刃,穿着衙役的服饰,从四面八方拦截贾信。

    看到有衙役出现,贾信心中一阵骇然,暗道一声完了!他不知道为何会出现这么多官兵,不过肯定是冲这自己而来。看着如冒面一般的衙役,就连这早就看破生死的河北山大寨主,也不禁一阵战栗。

    “不行了,累死我了,你们跑吧,我给你们断后。”一名河北山的头目看到了这么多的衙役,也放弃了抵抗,双手放在膝间,大口的窜着粗气。

    贾信回头看了一眼这名头目。眼中有些迷离,有生以来头次心生悔意,附近的这些头目都是多年跟随自己拼杀的兄弟,可是现在却马上就要遭受鱼肉之苦。

    保重吧!兄弟。贾信不再停留。为了能赢得一线生机而冲向了前方。

    原本热闹的街市因为突然冒出来几个血葫芦一般的持刀汉子顿时变得冷清,当然了冷清的只是道路上,路的两旁挤满了人群。其中有一部分是看热闹的,也有一部分是想跑跑不出去的。

    如果要是普通的街道,贾信等人就可以随便找个胡同钻进去。躲避官兵的围捕,可是这里只有一条街道,而且两旁都是商店。钢牙咬的嘎嘣直响,双手却忍不住一直在颤抖,这倒不是贾信等人怕了,而是刚才的作战把他们累的有些麻木。

    “吼”

    “冲吧,兄弟们,拉一个不亏本,杀俩赚一个!”贾信大声喊道。旋即举着手中的钢刀冲向了迎面而来的官兵。

    “哈哈,大哥说的对。杀一个不亏本,杀俩赚一个,老子今天就拼了。”说话间,一名头目也跟着贾信疯狂的冲向了官兵。

    官兵们不清楚这几个人的底细,但也被这些亡命之徒吓了一跳。这些官兵平日里可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顶多就是欺压老百姓了,就算老百姓反抗的话一个大嘴巴子扇过去也都没有脾气了。

    原本飞奔一般的官兵们也放慢了度,站稳阵脚。每个人现在都留了一个心眼,生怕自己最先冲过去被这些亡命之徒给剁了。

    看到官兵们不再向前冲了,贾信一阵冷笑。只是这笑声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官兵的数目繁多,自己又是强弩之末,想要冲过去又谈何容易?但是却不能坐以待毙,即使前面就是死路。现在也只能往前冲了。

    当当当。。一阵兵器碰撞的声响,几个官兵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嚎,当时就栽倒在地。贾信等人也不好过,在一轮简单的交火后每个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

    哗啦啦一阵响动,官兵们慢慢的将这些人全部包围在内。此时的官兵看出来这些人是体力不支,而且自己有人数众多。不再有任何忌惮。

    逼近,慢慢的逼近。。

    贾信等人只能看着这些官兵一步步逼近,却不能有半点作为,直到官兵距离贾信三四步远的时候,贾信豁然间出了一声长啸,“吼”手中的刀再次挥舞,不过这次的对象不是官兵,而是自己。

    猩红的鲜血似乎还带着热气,瞬间从贾信的嗓子上喷出,带着不甘,带着愤怒,带着对时间的恋恋不舍,贾信的身体慢慢的倒下,视线定格在了地平线。

    每一个山贼都不想自己落入官兵的手里,从古到今,每一个都是。

    啊!啊.

    一声声惨嚎不断的响起,然后河北山的头目一个一个的倒下,有的是自杀,也有的是被官兵们乱刀砍死。

    官兵们将地上的死尸托起,在老百姓惊骇的目光下,慢慢消失。

    路边的人群中,有几个不被注意的彪形大汉,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带着笑意也消失在人群中。

    从贾信等人逃跑后,万家酒楼就恢复了正常,起码表面上看着没有一丝变化。

    刘星宇从地上爬起,晃动着身子来到周博跟前,问道:“我母亲在哪?现在你可以放了她了。”

    “这个自然,等一下跟我回宋府吧。”周博悠悠的说道。

    刘星宇含恨的点点头,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万家酒楼面色惨白,坐在椅子上喝茶,而面前坐着的这位年轻人让万家酒楼的老板感觉喝茶都有些噎人。犹豫了半天,万家酒楼的老板才开口说道:“这位少爷,不知道刚刚打出去的是什么人?”周博与河北山的人开战的时候老板是知道的,当时他正被关在二楼的一个包间内,楼下的兵器碰撞声他是听在耳朵里,直到后来贾信逃跑时他也能从窗户中看清。其实是什么人都无关紧要,他现在考虑的是以后这个店还能开了么。

    周博一脸笑意的喝着茶水,对老板的问话如若未闻。

    “大哥,我们回来了!”人还没有进来,宋惊涛的话就从门口传来了。旋即快步走到周博跟前。

    周博顿时眼睛一亮,虽然在宋惊涛的表情上已经得到了结果,但还不免问道:“情况怎么样了?”

    “大哥,贾信和他的手下一个没落下,全叫那些个衙役给宰了。”宋惊涛兴奋的说道。

    听到贾信这个名万家酒楼的老板好悬没吓得坐到地上,全身顿感无力,颤抖着说道:“贾信?”

    周博狐疑的看着这位老板,从他惊恐的眼神中可以看出这位老板听说过贾信,周博点点头,“怎么,你认识?”

    “哎呦我的妈呀!”万家酒楼的老板一声惨嚎,顿时觉得头晕目眩,贾信这个名字他太熟悉了,河北山的大寨在自己的店中被围杀,以后河北山的人若是找上门来,自己只有死路一条。“我是做了什么孽啊,哎呀我的天.”

    看着体若筛糠的老板,周博哭笑不得,现在还有不少事情要处理,周博顺手掏出了一锭金子,扔到了桌子上,“回府。”

    “你别走!”看到周博要走,玩家酒楼的老板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低吼了一声。紧接着跳下椅子,跪倒了周博身边,抱着周博的大腿一阵哭泣。“这位公子,你要是这么走了你可就是害了我呀。”

    周博一愣,不知道老板说的是何意。问道:“我怎么害你了?”

    “公子啊,河北山的大寨主在我的店中被人围杀,日后他们若是找上门来,可叫我怎么活啊,我上有老.”

    老板的哭喊让周博一阵苦笑,对待河北山的贼人自己可以下狠手,可是对待这些无辜的老百姓自己却不敢来硬的。急忙将老板掺起,“放心吧,以后他们是不敢来的,起码有我在,河北山的人就不会造次。”

    看着周博坚定的目光,老板竟然会茫然的点点头,旋即又拉住周博。“公子,那些都是山贼,如果他们真的偷袭我们店,我这一家老小不就全完了么。”

    人的名,树的影,河北山的山贼在这里混的也不是一年半年了,确实给这些普通人民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灵光一闪,周博忽然想起来自己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有很多的地方都有看场子的人员,背后有一定的势力,既然二十一世纪有,现在没有的话我就开创个先河吧。想到这周博脸上也有些阴沉,拍着老板的肩膀说道:“是啊,想来河北山的人都是杀人不眨眼。。”说到这周博故作后悔的模样,叹了一口气。“唉!”

    老板听到了周博的话,心中更是害怕,作势还要给周博跪下,不过此时周博搀扶着老板,当老板身子刚动的时候就将他拉住。老板哭泣着说道:“公子,你可不能这么害我,我该怎么办.”(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