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7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吴京的话说到了贾信心里,再看手下的头目们都是用渴望的眼神看着自己,贾信说道:“好吧,明日咱们就给刘兄的母亲贺寿,也借此机会消遣一下。”

    “谢寨主成全。”

    众人的神色也因为贾信的一句变得神采飞扬,原本的嬉笑也变成了感激。“刘兄,真是可喜可贺,我要回去准备一份寿礼才是。”

    “呵呵,见外了不是,只要曹兄能到我就心满意足了。”刘星宇拱手说道。

    大家如变天气一样的变换着表情,着实让刘星宇恶心了一把,因为诓骗大家而产生的内疚心里竟然减少了许多。

    天色将暗的时候,刘星宇踟蹰了一阵,还是来到了吴京的房间。吴京一直在房中坐着,心神恍惚,一脸焦虑,不过看到刘星宇来了,心中的乌云顿时减少了许多,焦虑的心情也变为平淡,因为他知道,刘星宇肯定是来跟自己说事的。

    刘星宇环顾了一下房中没有其他人,沉思了一下说道:“吴大哥,明天你也把周强留下跟你一起呆在山中吧。”

    吴京微微一愣,知道自己猜测不错,刘星宇定有隐情,而且这个事情似乎还很危险,既然刘星宇能够来找自己说事,就证明在刘星宇的心中确实拿自己和周强当朋友。吴京平静的说道:“到底生了什么事情,能不能跟我说说。”

    好似一团瘴气压在胸口,嗓子也因此而越肿痛,嘶哑着说道:“吴大哥,你只要知道我是逼不得已的就好,其他的就不要问了。而且周强..你一定不要让他去,这是我这个做兄弟的唯一一点请求。”

    吴京牙关紧咬,手指不自觉的抓着桌面,出嗤嗤的响声,直到刘星宇走去,吴京没有说过一句话。以吴京的机敏当然能够猜出明日赴宴的凶险。

    马褂銮铃声声作响。黑暗中一趟长烟停在了宋府门口。

    来人翻鞍下马,扣打门环,不一会家丁把大门打开,来的人说道:“告诉周博就说我刘星宇求见。”

    此时的周博正在大厅里坐着。他知道今天应该能收到消息了。家丁进来禀报“有人自称刘星宇要求见。”

    “请”

    听到刘星宇来了,众人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们都知道,刘星宇这个时候来到宋府,肯定是送信的。

    工夫不大。刘星宇进到大厅里,不用别人让,自己找了把椅子就坐下了。身旁的桌案上有现成的茶水,没用别人请,自己给自己满上了。

    周博看着刘星宇,心中已经猜出几分了,但还是问道:“刘兄,事情办的怎么样啊?”

    端着茶杯的手臂一僵,虽然刘星宇现在也很痛恨河北山的人员,但是现在毕竟是自己要负他人。也不免一阵黯然,“明天万家酒楼,河北山除了二寨主吴京还有另一个头目周强之外,都会去的。”

    虽然与自己的要求差上了两个人,周博还是含笑着点点头,不用说也知道,这两人定于刘星宇关系不浅。

    现在徒然陷入了沉默,良久,刘星宇似乎觉得有些喘不过起来,也许是因为出卖兄弟让他有些压抑。亦或是大家的目光时不常的在他身上划过让他有些尴尬。“周博,我先走了,希望你能信守承诺,放了我的老娘。”

    在众人的目光中刘星宇慢慢的消失在黑暗之中。上次见面的时候还是个愣头青,现在却多出了不少沉稳,周博咧着嘴慢慢微笑,只是这笑容多出了许多苦涩。

    上次黑夜中两人的相遇,如果不是那次相遇,周博也不敢确定河北山真的对宋府凯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应该好好谢谢刘星宇。

    此时在看刘星宇沮丧的表情,周博心中也不免生出一丝怜悯,他知道这样为难一个孝子十分过分,而这个孝子在兄弟与老娘之间做出的选择,不亚于生死的挑战。

    吴京、周强、刘星宇。这三个名字在周博口中反复叨念,周博对刘星宇的印象十分深刻,因为凭着直觉,周博知道吴京是自己见过心思最机敏的一个,而这种直觉说来也可笑,似乎是自己穿越后突然增加的。

    吴京的眼神慢慢的浮现在周博眼前,有这个极具领导才能的人在河北山,想要成功的接手河北山,真的那么容易么?

    万家酒楼,门口出现了几位青年,悠闲的走进酒楼。

    店小二急忙上来招呼“几位客官里边请。”

    周博点点头,道:“你们这里有包间么?”

    “有,我们这包间在二楼,宽敞明亮,几位客官是头次来我们酒楼么,我给您介绍几道招牌菜。”店小二将几位引进店内,说道。

    不理会店小二的殷勤,周博说道:“到了包间再说。”

    店小二急忙闭嘴,像他这样的人可以说是阅人无数,看这几位的表情就不像善类,知道自己还是少说话为妙。

    “几位客官,这是菜谱,您看...”

    “不用了,我们不吃饭。?.?`”

    店小二微微一愣,尴尬的笑了一下,“那我给几位拿点我们店中的好酒,我们这里的、。、、”

    侧目看着店小二,周博沉声说道:“把你们老板找来。”

    “几位客官,难道我的服务不周?”店小二被周博说的一愣,旋即挠了挠头,说道:“再说我们老板很忙。。。”

    店小二的话突然断了,干涩的咽了口吐沫,傻傻的看着面前的一锭银子。这可是比他一年薪水还要多的银子,“这是给我的?”

    早就猜到了店小二的表情,周博悠悠的说道:“只要你把你的老板叫来,这银子就是你的。”

    在衣服上蹭了蹭手上的油渍,一把接过周博手中的银子,然后转身离开,仿佛怕周博后悔一样。“小的这就去。”

    虽然自家可以说是家趁万贯,但是看着那一锭银子,宋惊涛还是有些不舍,“大哥,这是不是有点多啊,随便给点银子就够了。”

    周博不以为然的说道:“钱乃身外之物。生带不来死带不去,攒下的银子是追命的鬼。够花就好,再者,估计他找完了老板。以后也就别想在这里干了,多给些也是应该的。”

    周博的话众人不以为意,不过想想也有些道理。一盏茶的功夫过去了,玩家酒楼的老板才姗姗而来,进到包间里瞥了一眼众人。说道:“怎么的我说几个,来吃点酒到没别的,可是想到我们这找茬可就来错地方了,也不怕告诉你们,我们酒楼手下的打手也是

    是有的是。”

    店小二去请老板,好悬没让这酒楼的老板骂死,也是出于无奈,这店小二说这些人是来闹事的,老板才无奈的出来。

    看着这肚大肠肥的酒楼老板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众人一阵苦笑。周博也懒得与他分辨。直接说道:“可能你误会了,你们的酒楼今天我包了,你看着开个价吧。”

    酒楼老板疑惑的看着周博,凭感觉率先说话的人应该算是个头了,嘴角露出了一丝傲慢的笑意,“我们这么大的酒楼你说包就包了?你是不是外地来的啊,我们这海丰县第一酒楼你就给包了?哈哈。”

    其实包下酒楼并没有像老板说的那么难,只是这个老板看周博等人有些面生,还有几个是随身带着武器,怕是找事的。就没有轻易的答应。

    这老板已过中年,十分肥胖,说话时牵动着两腮不住的颤动,如狗叫一般的声音听的周博心中一阵烦躁。“你就说多少钱吧。”

    房中没有一个人正视过老板一眼。而周博的话听在这老板的耳朵里也赫然变成了挑衅,急促的呼吸过后老板肥胖的脸有些涨红,呵斥着说道:“一千两,少一个子都不行。”

    “哈哈。”周博又不是傻子,虽然钱对他来说只是个数字而已,但也不想这样被人当成冤大头。气极反笑,递给了付海清一个颜色。此时周博看出这老板就是不想把酒楼包给自己,多说无益。

    当付海清走向这位老板的时候,看着付海清肋下的兵器,老板也忍不住心中一凛。但是心中那点自尊还是让他站稳了脚步,这里是他的店,楼下就有十几个打手,只要自己大喊一声他们就会蜂拥而上,想到这里老板心中才变得安稳。

    直到付海清从他身旁走过他的心算是放下了一点。旋即有些嘲笑自己,堂堂的万家酒楼老板,手下十几个打手,怎么能在这群小混混面前露出惧色。不过好景不长,“吱嘎”一声,包间的房门被关上了。

    老板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一样,立刻回头,白光一闪,冰冷的刀片已经放到了自己的脖子上。付海清的刀法好是出了名的,此时更是显露无疑,刀的力度拿捏的正好,刀刚好贴在老板的脖子上却不至于伤害到这位老板。当脖子上传来了那清晰的寒冷的时候,老板一阵骇然,不过他也算是见过世面,十分识相的把手举起来。带着哭腔说道:“几位,别杀我,你们要什么要求我都答应,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刚会走的孩童,求求你们放过我,我给你们银子....”

    此时的老板差点哭出来,如果不是担心自己动作过大会割伤自己的话,可能就要给大家跪下了。

    再看这位老板哪还有刚才的威风,周博一阵摇头,接着说道:“现在我们该谈谈酒楼的事情了。”

    付海清的刀果真是快,在这位老板还没有反应的情况下就已经支付了对方。这老板也看出来付海清是武艺高强之人,与自己的手下想必也是天地的差距,所以他也放弃了呼喊手下的念头。当周博说出谈谈包酒楼的事情的时候,老板仿佛看到了生命的希望,忙说道:“随便,这酒楼你想怎么包就怎么包,想给多少钱..不、不、不,不用给钱,只要你们能放了我就行。”

    “嗯,那么今天就由我来安排吧,至于钱的问题,事后我不会少给你的。”

    万家酒楼忽然客流增多,而且个个都是魁梧的汉子,肋下挎着腰刀,进到酒楼里与店小二相视一笑,然后转坐到大厅里的客人旁边。

    “这里有人,请到别处去坐吧。”正在吃饭的客人说道。

    只见在他们身边坐下的陌生男子也不答言,一个掏出腰刀在手中玩弄,另一个满脸笑意,拿着刀在脸上来过刮,仿佛那腰刀就是剃须刀一般。

    “没事,你们慢慢吃,呵呵。”后来的男子依旧是有一下没一下的刮着胡子。

    见此情景,傻子才能吃下去饭,在怀中掏出了一些散碎银子放在桌上,连叫店小二算账的事情都免了,逃命一般的跑出万家酒楼。

    直到最后一名客人走了,大家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细心的人会现,现在的店小二和掌柜的已经不是从前的模样。众人把把手上的摇头藏在了桌子底下,闲谈起来。

    忽然门口走进一人,店小二刚要上去把这人轰出去,只见那人高声说道:“请问周公子在这里么?”

    店中的店小二是宋惊涛改扮的,听到这人要找周博,仔细的大量了他一下,问道:“你是何人,找周公子干什么?”

    此人是朱涛的心腹,此时被众人齐刷刷的注视着,有些不自然,不住的暗暗点头,看来这位周博办事能力还是真强,眼前的这些客人肯定就是周博的手下。想到这此人也不隐瞒,说道:“我是县令大人派来的,找周公子有事禀告。”

    周博与朱涛间的合作宋惊涛自然是清楚,不敢怠慢,把朱涛的心腹引到二楼的包间中。

    “这位就是我大哥,周博。”宋惊涛指了指,说道。

    朱涛与周博的关系,他的心腹不知道,但是却能看出朱涛十分重视这位周博,所以他的心腹平常在衙役面前吆五喝六,但是在周博面前还是恭恭敬敬的施礼,说道:“周公子,我们大人说了,他已经在附近埋伏了衙役,会全力的配合周公子。”

    周博点点头,心中不住冷笑,暗道好个狡猾的老狐狸。配合?呵呵,明显就是让自己用尽全力,实在不行的话他才会出现收场。不过周博也不点破,说道:“回去告诉你们大人,就说我这里准备好了,等着听好消息吧。”

    周博悠然的点燃一根烟,看着人头攒动的大街。站得高看得远,周博览尽大街竟,短短的一扫,就对上了数到目光。

    周博自然的转回身来,说道:“看来朱县令也是下了苦功夫啊,哈哈。”

    周博没来由的一句话把大家说愣了,宋惊涛忍不住疑惑,问道:“大哥,怎么了?”

    “我刚才看了一下,朱涛安排在附近的衙役不下于一百人,呵呵,还说配合咱们。”说着,周博的目光慢慢的变得深邃与阴狠。“既然他们来了,那我们就该好好的利用一下。”(未完待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