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7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有了小娇的传话,大家全都聚集在大厅里等候周博,时间不大,周博才懒散的进到大厅之中。w?ww.`

    周博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估计刘星宇明天就会把河北山的人领到万家酒楼,但是也不排除今天就来的可能,所以我们要做好一些准备。”

    宋惊涛问道:“大哥,我们都做什么准备?”

    周博说道:“也无非就是两点,第一就是做好埋伏的准备,把我们府上的人员装扮成食客,在酒楼里饮酒。再者,就是要跟知县说一声,不然的话事情还是很难办。”

    众人也是微微点头,至于这些安排自然不用他们细想,只要周博安排好自己照办就是。

    一个简单的会议开完了,又吩咐了一些事情,自己带着两个家丁到县衙拜访朱县令。

    此次是为了私事而来,周博走的是后门。门口有两位衙役把守,周博过来说道:“两位大哥,我有事要求见县令大人,帮我通禀一声。”

    两位衙役细细打量了一下周博,看他穿的是绫罗绸缎,不想是一般人家,而且最为显眼的就是周博身后的两位家所抬着的东西,虽然用红布包裹,但也不难看出里面应该就是银子。估测一下少说也有五百两,两位衙役相视一眼,知道肯定就是送礼的。

    两位衙役的头高高扬起,较为轻视的说道:“有预约么,我们老爷很忙的,哪是你们说见就见的。”

    周博知道这两位其实就是在掐脖子,想让他们帮着通禀一声的话,不给点跑腿费是不行的。在怀里掏出两锭银子,递过去,说道:“这有些银子,两位大哥先拿着,还请两位帮我通禀一声,就说周博求见。”

    原本高高杨起的头随着看向银子的目光而慢慢低下,这两位衙役的态度顿时来了一个三遍六十度的旋转。猫着腰贪婪的接过周博手中的银子,说道:“哎呦,这位公子,您先等一下。我这就给你通禀一声。”说着其中一位衙役转身屁颠屁颠的跑进院内。

    功夫不大,原本进去的那位衙役出来了,原本因为得到了银子而喜乐的脸庞现在却成了哭丧脸,来到周博跟前,把银子掏出来递到周博跟前:“周大爷。小的有眼不识泰,您看我给您通禀怎么能拿你的钱,小的我真是罪过。”

    未看银子,周博问道:“县令大人可是让我进去了?”

    “是的,我们县令大人请您进去。”说着,衙役用恳求的目光看着周博,道:“周大爷,这钱您快点收回去吧,您的钱我们真是不敢要。??.??`c?om”

    从这位衙役的态度中周博看出县令似乎还是很重视自己的,摆摆手道:“就当时给二位买个鞋穿。送出去的银子哪有收回来的道理,放心吧,我是不会将此事说与你们大人的。”

    “那我谢谢您了,周大爷,我给您带路。”

    朱县令此事正在自己的书房中闲坐,听到下人说周博来了,旋即微微一愣,不知道周博为何来找自己。不过就算周博不找自己朱涛也会去找周博,因为上次周博随便的几句话却让这个县令大人日夜不安,整日里想着怎么除掉河北山。

    像他这样做官的。其实就是最怕死的人。河北山的人员实力他也是很了解,自己是不敢招惹,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关东王曾经有令。没有他的允许,任何官员不许招惹山贼,这也是整个关东匪贼昌行的一个重要原因。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那还是一位王爷,所以下边的州官县吏没有一位与山贼结梁子。

    朱县令顿时站起身来,说道:“快快有请。”

    衙役看到县令大人如此情态心中一凛。他可是从来没见过县令这般模样,想来着周博肯定是个有背景的人,再摸摸怀中周博刚刚给自己的银子,衙役冷汗直冒,刚才对周博如此怠慢,若是惹他生气的话弄不好自己可是要挨板子。所以衙役出来先给周博道歉,忙把银子还给周博。

    “县令大人一向可好,小侄这厢有礼了。”周博见到朱涛,忙施礼道。

    朱涛站起来相迎,“贤侄客气了,快请坐。”拉过周博,朱涛才看到周博身后家丁所带来的礼物,接着说道:“贤侄啊,你能来就好了,怎么还带礼物呢。”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这位县令还是露出了贪婪的目光。

    “小侄的一点心意,伯父就不要客气了,哈哈。”

    “哈哈”

    虽然礼物是用红布包裹着,但是朱涛也知道这礼物肯定不薄,思想了一下便知道周博肯定是有事来求自己,原本的笑容收起,露出了一丝傲慢,官架子十足,他知道,只有这样自己才能有实力跟周博谈谈条件。

    周博将朱涛的表情尽收眼底,心中好笑,同时对朱涛的厌恶感更加剧烈。但是面上并没有任何流露,笑容不减,说道:“伯父,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说下。”说着环顾了一下房中的下人。

    果不出所料,朱涛心中窃喜,只要周博有是求自己就好。朱涛屏退下人,道:“贤侄有何事情就说吧。”

    “伯父,我得到消息,河北山想要抢劫我们宋府。w?ww.`”周博淡淡的说道。

    朱涛一愣,眉头紧皱,呆呆的看着周博,旋即又笑了起来。道:“贤侄你真能开玩笑,他河北山不过是些山贼,在我的管辖范围内他们是不敢造次的,贤侄,你不要道听途说,哈哈。”周博说的话朱涛根本就不相信,一是河北山现在行事低调,以前还时不常的来海丰县喝酒,而最近只是在山中蜗居,再者宋府与河北山的恩怨他这个当县令的现在也多少听说到一点,不过那些也只不过是捕风捉影,具体事情朱涛是不可能知道的。

    周博点点头,接着说道:“那么我想要剿灭河北山呢?”

    朱涛的笑容戛然而止,面部有些僵硬,死死的盯着周博的眼神,他想从周博的眼神中看出点什么倪端,不过让他失望的是,面前这个青年,也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孩子。僵持了很久。朱涛才说道:“贤侄,你是在与我开玩笑么?”

    “当然不是。”周博出了口气旋即说道:“我们宋府与河北山有些恩怨,最近也确实听说到河北山要抢劫我们宋府,所以我也只能出此下策。”

    周博平淡的话语让朱涛有些迷茫。如果这话是从别人嘴中说出,朱涛肯定以为那人是精神病,可周博给他的印象太深了,怎么也不能与精神病联系到一起。不管对方出于什么原因,可是得到的结果却是自己想要的。但是在剿灭河北山与关东

    王的压力对比之下,朱涛还是要听从关东王的。沉思了片刻,朱涛说道:“你想怎么做,可能你不知道,关东王有令,我们这些州官县吏是不能出兵剿匪的。”

    周博心中咯噔一声,这怎么又和关东王联系起来,不过朱涛明显是理解错了自己,周博说道:“两天之内,河北山的寨主与头目会在海丰县城里集体聚餐。所以我想到时候伯父能助我一臂之力,只要让这些头目消失,河北山就算是完蛋了。”

    朱涛顿时站起身来,难以压抑心中的兴奋:“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不然的话我也不敢来找你。”周博悠悠的说道。

    朱涛思想了一下,如果真如周博所说,杀了河北山的头目河北山确实能不战自灭,思想了一下说道:“我只能暗中帮助你,但是我有个要求。”

    知道朱涛不会轻易答应自己,周博沉声说道:“伯父请讲。”

    “这个是个要求。也是我暗中帮助你的前提,如果真的能成功将河北山的头目灭掉,你要以最快的度控制住河北山,当然了这个我也会暗中帮助你的。这样的话就不会引起暴乱。关东王追查此事的时候我也可以说是势力之争。”朱涛说道。

    没想到朱涛的要求会是这样,周博心中更是高兴,即使不用朱涛说的话,自己也要接手河北山的,既然有了朱涛的帮助,肯定会更容易。事情有利也有弊。如果真如朱涛所说的话,自己就是会从暗中转向明面,肯定会招来树敌。不过总体考虑的话还算是自己占了便宜,周博点头答道:“好的,那我们就这样定下来了。”

    朱涛脸上笑意十足,手在裤子上干涩的来回搓,沉吟着说道:“贤侄,至于控制住河北山之后。。。这个。。。”

    朱涛的心意周博了然于胸,笑着说道:“伯父放心,至于河北山的财产,肯定是少不了伯父您的那一份。”

    “痛快。”

    此次来到见朱涛算是收获不小,朱涛能这么轻易的同意自己的注意肯定与自己曾经给他算过的那一卦有关,脸上的笑意更浓。看来这招还真管用,以后兴许还能用上。而朱涛所说的关东王,看着朱涛对他如此忌惮,肯定还是有事情瞒着自己,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眼下最重要的是河北山。

    回府后程宇说万家酒楼一切安排好,周博这算是放心了,他知道平时程宇大大咧咧,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其实他的心思要比别人缜密的多。既然他说安排好了,肯定是错不了。

    “嘭”刘星宇的拳头重重的打在了墙上,心灵上的压抑让他浑然不知手背上已经是鲜血直流。自从打宋府回来后刘星宇一个人呆在家里,原本落魄的房屋此时更是格外的空荡。

    想想原本炕上的老母此时说不定受着何等的折磨,刘星宇的心就仿佛被刀扎了一样疼痛,整整一夜,他都没有睡,从前的一切都如照片一样在脑海里翻过。自己幼年丧父,母亲一手把自己拉扯大,直到十八岁那年母亲因疾病而双目失明,从此刘星宇把所有的重担全部挑在肩上。

    不因世事的自己在现实中处处碰壁,人情淡如水的世道让这个原本天真的男孩饱受着凌辱,最后他选择了反抗,他杀了那些欺负自己凌辱自己的人,也因此被人看中,慢慢的混成了山贼。

    自己只想好好的伺候老娘,进点孝道,为母亲养老送终,可是现在。。。。

    在河北山的几年,刘星宇第一次迟到了,每天都是辰时来到河北山,可是今天将近午时才到。

    待刘星宇来到河北山的议事厅,两位寨主和几个头目都在,刘星宇施礼道:“寨主,我来了。”

    看到刘星宇这个时候才来,贾信把脸沉下来了,呵斥道:“我跟你说过多少回,没事别老往家里跑,而且现在是非常时期,不知道寨中事务繁杂么?”

    对于贾信的呵斥刘星宇早就习惯了,沉声说道:“是,寨主,属下知错。”

    看着刘星宇衣冠不整,面色萎靡,贾信心中更加生气,骂道:“行了,找个地方坐吧,别整个哭丧脸,好像死妈了一样。”

    “个蹦蹦”十指紧握出清脆的响声,阴沉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杀气。眉头皱得仿佛一个大疙瘩一般,不过很快又舒展开了,心中似乎是做了个什么决定,脸上竟然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河北山的其他头目一个个都嬉笑着看着刘星宇,仿佛寨主骂了他就能给自己带来好处一般。

    将所有人的表情尽收眼底,刘星宇暗暗可笑,自己真是自作多情,还一心把火把河北山当成了自己的家,把这里的人当成了自己的兄弟,可是眼前的景象,还有什么值得自己留恋的。

    刘星宇再次施礼道:“寨主,属下有一事禀告。”

    贾信拿眼睛瞥了一下刘星宇,用鼻子哼着道:“说。”

    “明日是我母亲六十六da寿,我想在海丰县的酒楼给我母亲摆下酒宴庆贺一番,还请寨主和众位兄弟赏脸,到时参加。”刘星宇笑着说道。

    闻言众位头目露出了兴奋的喜色,这段时间寨主有令,叫大家只能在山寨中呆着,不可私自外出,属实把这些人给憋坏了,参不参加这个酒宴倒是无所谓,只要能出去游玩一番就好。

    贾信撇嘴道:“我都说了现在是非常时期,这些事情等过了关东会在说吧。”

    刘星宇赶紧说道:“寨主,可是过了关东会的话我母亲的寿诞也过了。”

    贾信挠挠头,心中也是犹豫,这段时间自己也是憋坏了,可是真的要外出的话,还怕生事情。

    一直没有说话的吴京眼睛眯着仿佛一条线,他始终在观察着刘星宇,从刘星宇进来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注意到了刘星宇的变化,尤其是刘星宇说自己母亲明日过寿诞的时候,吴京更加敢断定,刘星宇肯定是有些不可高人的秘密。因为平日里吴京是个细心的人,也与刘星宇关系最好,他记得刘星宇的母亲寿诞在八月十五之后的某一天。

    心思电转,他把所有可能生的事情都想了一遍,可是还是猜不透刘星宇内心真正的想法,但是吴京知道,今天自己要帮朋友一把。吴京站起来说道:“寨主,其实你也多虑了,你看咱们山上的这些头目,各个都是精英,如果一起出动的话还能有什么意外?我看大家也都在山上呆腻了,正好借此机会游玩一番。不如明r你们去贺寿,我带人把守山寨,你看如何?”(未完待续。)

    <

    br />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