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7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不觉间想起了自己的父母,那个与自己身隔两世的父母,不知道此时他们过的如何,是否还沉浸在失去儿子的痛苦之中。.?`c?om

    “儿啊,是你回来了么,快过来,娘看不见,你扶娘一把。”

    老妪的声音再次响起,周博如梦方醒,回身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后,才进屋。

    屋子很简陋,进屋就是厨房,往左一拐就是老妪的房间。一双干涩的手臂正扶着炕沿,侧着耳朵在听。随着周博的脚步老妇人不断挥手,说道:“儿啊,是你回来了么?”

    看着这位白苍苍双目失明的老人,周博哪里还有半点劫持的思想,现在,他甚至都有些冲动跪倒这位老妇人面前,喊一声娘。

    可是再回想起河北山所带来的压力,周博的心才慢慢的冷下来,一切的事情都是逼不得已,胜败在此一举,如果不能成功的灭掉河北山,那么宋府上下肯定就要遭殃。

    所有的事情在周博的大脑里飞旋转,沉吟了一下,最后说道:“伯母,我是刘星宇的朋友,他现在有事不能来照顾您,让我把您接到我家住几天。”

    老妇人大惊着问道:“我怎么没有听我儿提起,是不是我的儿子出了什么事情。”

    周博说道“伯母您放心,刘星宇他现在很好,只是现在有事,需要过几天才能回来。”

    老妇人听了周博的话,才缓和了一点,“那我儿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伯母,我不说两天之后就能回来么,来,我扶您下床。”

    老妇人若有深意的说道:“好,只要我的儿没事就好。”

    不知道是不是老妇人年纪大了,有些糊涂,没有任何的反抗和猜测。周博很顺利的帮助她穿好了衣服和鞋袜,再唤过来杨帆。让杨帆把老妇人抱着出了刘家。临走时周博在屋内房门上贴上了一张早就准备好的纸条,意思明亮,刘星宇,想见你母亲。就到海丰县宋府来找我。落款是周博。

    四下环顾了一下,路上仍旧是没有行人,大家才放心。此地离杜家庄不远,眨眼之间就到了。为了避人耳目,杜龙带着大家走的是自己家的后门。

    此时杜金山老爷子也在这里等候多时。看到人群中杨帆抱着以为老妇人,才欣慰的点点头。他看的出来,这位老妇人没有收到任何的伤害,而且还是被人抱着回来的,更是对周博的做法有了几分赞赏。?.?`

    知道刘星宇很快就会回来,周博不敢久留,只是简单的跟杜金山说了两句就草草离去。

    宋府内,周博等人在大厅里喝茶聊天。

    眼看天色快到三更,宋惊涛的耐心早就磨没了,说道:“大哥。你说这刘星宇能来么?”

    “是啊,周博,他今天能来了么,这都半夜了他怎么还没有来?”程宇跟着说道。

    周博笑而不语,他与刘星宇也只是见过一面,但是他却相信刘星宇肯定回来,而且就在今天。

    又过了将近半个时辰,大家几乎昏昏欲睡,“砰砰砰”响起一阵敲门声。

    “程大哥,你去开门。”周博缓缓的睁开眼睛。知道来的人肯定就是刘星宇。今天回府后周博特地吩咐,所有人都留在后院,不论前院生什么事情都不能过来,就连管家宋福都被赶到了后院。所以现在连个开门的都没有。不过周博也有他的想法,若果此时去开门的是宋福,没准刘星宇一时恼怒大开杀戒,老管家恐怕就要一命呜呼了。

    果不其然,程宇退去门闩,刚刚打开大门。迎面来的就是一柄大刀。程宇眼疾手快,侧身躲过,不过刘星宇的刀还是把程宇的衣服划开了一条口子。

    程宇暗道好险,不等刘星宇再度难,抽身退后几步大声说道:“你要是想让你母亲能多活一会的话,最好给我老实点。”

    刘星宇恶狠狠的看着程宇,良久才说道:“周博在哪?”

    “呵呵,这不就对了么,随我来。”

    看到了周博,刘星宇顿时怒从心起,“周博,我娘在哪。赶紧把我娘给叫出来,不让我血洗你们宋府。”

    听着刘星宇的大骂,周博摇头苦笑,看来他还是一点都没有变,依旧是这样鲁莽与火爆。“呵呵,没想到咱们又见面了,刘兄一向可好?”

    “我娘在哪?”刘星宇一边说着,一边紧走几步,他也不是傻子,知道凭自己的几口吐沫是不可能要回母亲的,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抓住周博,只要能抓住他,就可以换回自己的母亲。

    五部、四步、三步、两步、一步。在距离周博只有一步距离的时候,刘星宇满脸狰狞露出了一丝微笑,因为他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他知道周博的武功不行,在这样短距离下,自己绝对有把握一击必中。

    “嗖”一柄开山钺瞬间出现在刘星宇面前,确切的说是他的脖子上。拿开山钺的不是别人,正是孟良。刘星宇的把戏大家早就看穿了,只是没有拆穿而已,直到刘星宇距离周博一步之遥,孟良才将刘星宇拦住。

    高手过招,一招足矣。

    刘星宇木讷的看着孟良,彷如看着怪物一般,自己明明是可以得手的,怎么会杀出来这个怪物。

    孟良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笑容,平心而论,他觉得刘星宇就是在演绎一个跳梁小丑,因为他的功夫似乎不怎么样。孟良笑道:“放下刀。”

    刘星宇如梦方醒,目光从孟良身上慢慢移开,看向周博,不得不说这个年轻人给他带来了太多的意外,先是杨帆的一铲,再是孟良的开山钺,刘星宇敢断定这两人的实力在整个关东都可以排上前几名,却都是周博的手下。被人用兵器架着的感觉不好受,刘星宇现在也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再有任何的偷袭机会,弄不好今天就要死在宋府,想到这也算释然了,撒手扔刀,道:“周博,我敬你是条汉子,放了我娘。我任你处置。”

    周博嬉笑着点点头,道:“坐,”接着说道“今天请刘兄来到这里是有些事情求你。”

    刘星宇不解的问道:“有什么事情快说吧。”

    沉吟了片刻,周博直接说道:“我想剿灭河北山。所以要请刘兄给我帮个忙。”

    听到剿灭河北山,刘星宇顿时心中一惊,呆呆的看着周博。他也想从周博眼神中看出他的内心所想,不过让刘星宇失望了,周博的眼神中依旧是那样的清澈与深邃。没有丝毫杀戮的感觉。宋府与河北山的恩怨刘星宇是知道的,但是他万

    万万没有想到,周博会率先出击。再想想河北山上自己的兄弟,刘星宇咬咬牙道:“不行,河北山上都是我的兄弟,我不会帮你做任何事情。”

    周博早就知道他不可能这么轻易的答应自己,不知道为何,周博总结出了一条规律,就是孝顺的人都重义气,既然刘星宇是个孝子。所以他肯定会为他的兄弟着想。周博点点头说道:“其实你可以考虑一下的,我并不是想要剿灭所有的人,只是河北山的寨主与他手下的头目,而至于河北山手下的喽啰兵,我是不会动他们的。”“呃。。。不是我要挟你,但是如果你不答应的话,你母亲肯定会没命。”

    周博这样说,刘星宇便知道了周博绑架自己母亲的用意,此时刘星宇怒意十足,指甲抠进肉里。扔不觉疼痛,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一般,刘星宇紧走两步,“噗通”一声跪倒在周博身前。“我求你了。你放过我的母亲,我愿意用我的名换她的命,至于出卖兄弟的事,我做不到。”

    堂堂七尺男儿,就这样双眼微红的跪倒在自己身前,周博心中也为之动容。但是他知道那些都是妇人之仁。如果自己不能成功逼迫刘星宇的话,那么宋府也就面临着灭亡。周博侧过脸去,怕自己多看刘星宇一眼就会改变自己的初衷,说道:“刘兄,起来吧,你我都是道上的人,你也知道这样求我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刘星宇的头缓缓低下,十指紧紧的抓着地面,不觉间一行热泪滑落。是啊,周博所说的一点都没有错,自己这样求他是不可能有任何用处的,良久良久,刘星宇才缓缓的抬起头来,嘶哑着说道:“你到底要我怎么做?”

    周博满意的点点头,说道:“两天之内,把河北山上的寨主与头目诳到县城中万家酒楼,到了那之后的事情,我自己就会安排了。哦,对了,刘兄,如果两天之内我看不到人的话,你就给你母亲收尸吧。”

    刘星宇没有多说什么,慢慢的爬起身,彷如行尸走肉一般朝着大门走去。

    “哎”

    看着刘星宇远去的身影,周博沉重的叹了口气,这是自己认为做过的最坏的一件事,他甚至有些冲动,冲上去拉住刘星宇告诉他,你的母亲就在杜家庄,带着她逃命去吧。可这种念想一闪即逝,为了宋府,为了整个府上人员的安危,他不能那样做。

    宋惊涛也是深有感慨,虽然他也杀过很多人,但是看着刘星宇那欲哭无泪的样子,心中也是为之一动,说道:“大哥,这刘星宇能照着我们说的去做么?”

    周博摇头道:“这个只有天知道。”亲情与友情之间,有的时候确实是很难抉择,尤其是看着刘星宇那痛苦的、表情,周博也不敢确定刘星宇会不会照着自己的话去做。

    宋惊涛接着问道:“如果他没有诳来,我们真的要杀了他的母亲么?”

    “你的话有点多。”周博沉声说道,接着不理众人,出了大厅。在路过宋惊涛身边的时候稍一停留,拍了拍宋惊涛的肩膀。

    众人不解的看着宋惊涛,宋惊涛也是摇头苦笑,他不明白为什么一向对自己和蔼可亲的大哥此时会对自己怒,不过拍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臂还是那样的坚实,给人一种温暖,宋惊涛知道大哥只是心情不好而已。

    揉揉的一抹晚风轻轻的浮动周博的刘海,静静的点燃了一根香烟。

    “真是难为你了。”

    憨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不用看也知道是程宇。周博摇摇头道:“不知道何时,我觉得肩膀上的压力越来越重,可能是这个世道改变了我。我不想有失去亲人的痛苦,可是我无时无刻不在面临着这样的危险,我干爹一手建立自己的家业,我不想因为我而就此断送。”

    “难道你心里想的就只有这些么?这个世道其实就是让人变得冷酷,我们只是在这种世道下挣扎,至于哪天死,死在哪,这个真是无人可知。”孟良若有深意的说道。

    回想了一下自己,似乎确实变得残酷了一些,但也不过是被这个世界逼迫的。一颗流星划破天际,周博指着流星说道:“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不过是一闪即逝的流星,也许只有我们比别人狠一点,才能更加明亮一些。其实这个世界也不过如此,只要你比别人强,别人就没有权利骑在你头上说话,就没有任何资格给你带来不安。”

    程宇呆呆的看着周博,在月光的照应下,那双眼睛下似乎出了一道淡蓝色的光芒。揉揉自己的眼睛,周博还是那个周博,只是更加成熟了一些,更加高深了一些。

    也许是晚上睡的晚的缘故,周博直到将近巳时才起床,长长的深了个懒腰。小娇一如既往的在周博的房里,此时正在为他收拾房间,洗漱用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周博问道。

    小娇脸上露出一抹笑意,道:“公子,你醒了,看你昨天晚上睡的晚,我就没有叫你,现在刚要到巳时。”

    “不好,小娇快叫大家到大厅里等我。”周博一边说着,一边穿衣服。

    “啊!”小娇一声娇呼,旋即满脸通红的看向一边。

    小娇的喊声吓了周博一跳,不过当他低头看到自己下身的时候,脸比小娇还要红,顺手一拉,被子遮住了下身,以最快度跳回床上。真是莫名其妙,昨晚怎么会果睡。虽然周博是个男的,但是在小娇面前裸露的事情还是让他十分难看,咽了口吐沫,说道:“小娇啊,真是不好意思,昨天可能是睡迷糊了,我没有果睡的习惯,你是知道的。”

    小娇一咧嘴,心说少爷怎么说的这么直白,没想到心中爱慕已久的人会在自己面前有这样的窘态,在想想刚刚看到的那一幕..

    原本绯红的脸颊此时仿佛要滴出血来,“少爷,你快起床吧,我这就去了。”说着小娇好似逃难一般跑出了周博的房间。

    周博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暗自后悔,孟良只不过是抱了人家杜月容一下,就被抓住强行当了女婿,这小娇要是因此也来要挟自己娶她,那..(未完待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