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6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贤侄,关东会八月十五就要举行了,这个事情你知不知道?”杜金山问道。??.?`

    周博一滞,没想到杜金山也得到了这个消息,对老爷子的不禁又高看几分,说道:“这事情我也是略知一二。”

    杜金山点头道:“河北山不足为虑,老夫已经想好一记,管教河北山尽数给你宋府。”

    杜金山不是别人,正是希夷先生、陈传老祖的徒弟,大宋开**师苗广义的师弟。杜金山也习得五行八卦之术,并不在苗广义之下,只是他不喜欢官场的污浊,所以一直隐居村野。今日看到了周博,他便看出周博久后必定是大将之人,但是周博眉宇间的光芒时隐时现,是龙困浅滩之兆,一时心起给他指点迷津。

    “贤侄,河北山好破,可是关东会却不是你能应付的了,但是你若能接管河北山成为关东会的一员,以后才能保住你不受外敌的侵扰。”杜金山说道。

    周博对关东会也是有所了解,细想了一下,不觉间背后冒出了冷汗。从来没有接触过关东会,所以总觉得那是个很遥远的事务,所以并没有多加考虑。可是听到杜金山所讲才清醒过来,看来自己考虑事情还是不够长远,若不是杜老爷子提及此事,险些害了宋府。周博急忙站起身来行礼,道:“谢伯父指点,还请老伯父给我出个主意,小侄日后该如何行事。”

    “哈哈,眼下先成了亲再说,老夫已经想好剿灭河北山的计策,至于关东会就是以后的事情,那就需要你自己处理。今天老夫就不留你了,你去回家准备一下,明日来娶亲。”

    既然杜金山说他已经想好了计策,周博自然是深信不疑,周博也不多说,今天已经出来一天了。家中的兄弟肯定会担心,回去晚了他也怕出事。带着孟良,两人告辞后打马扬鞭回到了宋府。

    宋府大厅中。

    “你们哥俩就不要再转了,看的我眼晕。”程宇端起来他的第五壶茶水。喝着说道。

    宋惊涛和杨帆停下脚步看了一眼程宇,接着在大厅里来回踱步。宋惊涛肋下挎着青红刀,杨帆手里拿着双蜈钩,孟良和周博两个人出去一天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属实叫人担心,若不是程宇横加阻拦,只怕这哥俩就要杀上河北山要人了。

    “你们还没睡呢?”

    一声清脆的话语从大厅的门口传入,宋惊涛等人不觉间目光一转,原本忧愁的脸顿时露出了笑容。“大哥,你怎么才回来,担心死我们了。”

    宋惊涛和杨帆赶紧迎上来,紧紧的把周博给抱住。兄弟之间不用多说,三个人的拥抱就能表达出所有的感情,宋惊涛和杨帆第一次这样担心周博。??.??`c?o?m?今天周博走后大家都后悔了,周博的武艺他们是知道,见周博迟迟没有回来属实让所有人都地心吊胆。

    程宇和孟良都是看在眼里,心中也是微微酸,似乎只有今天才让他们知道兄弟的情谊有多重。

    大家纷纷落座,宋惊涛问道:“大哥,你们怎么才回来,可是打探到了河北山的消息。”

    “根本就没上河北山。”周博的一句话让大家有些失落,不过只要周博能平安回来就好,毕竟打探的事情以后还可以做。

    周博只是先卖个关子。旋即说道:“不过却得到了一个更好的消息。”

    周博将自己与孟良两人在杜家庄的奇遇说讲一遍。

    众人听完哈哈大笑。“我还以为孟良武艺不错,怎么就叫个女的给制服了,哈哈”“是啊,不会是看人家女孩有几分姿色就手软了吧。”

    周博听着大家的嬉笑笑而不语。孟良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自己叫一个女的给制服了却是很不光彩,可是杜月容的武艺确实比自己要强上许多,争辩着说道:“我跟你们说,今天就是碰上我了,要是碰上你们还不如我呢。”

    “你快拉倒吧”“不可能的事。一个女子她再有能耐还强到哪里去。”

    现在最重要的是明天的娶亲,需要有很多的事情安排,周博说道:“你们不要争吵了,孟良娶亲,也算是咱们宋府的一件喜事,赶紧叫下人连夜去购买一些应用之物。”

    周博的话无疑是把自己与孟良的关系拉近一步,这事大家根本就不反对,毕竟孟良的武艺确实让人心服口服。宋惊涛叫来管家宋福,吩咐他去购买婚用之物。商量了一下明日娶亲,众人早早散去。

    周博和孟良都奔波了一天,十分困倦,回房休息。

    程宇没有走,因为他看到了宋惊涛给自己的眼神,知道是宋惊涛有事情要与自己商量。

    眼看着周博和孟良两人离去,宋惊涛说道:“程大哥,你说孟良的媳妇能有那么厉害么?”

    “这个嘛。。”其实程宇也不怎么相信,毕竟女子的力气要比男人小很多,可是看孟良的神态不像是在说谎,思想了一下说道:“这个我也不确定,不过明天就娶回来了,以后肯定有见识的机会。”

    宋惊涛奸笑着点点头,道:“以后要等到什么时候,不如我们明天就试一下。”

    程宇不解,问道:“明天怎么试?”

    “嗨!平时看你鬼点子最多,怎么这就想不通了,咱们明天不去迎亲,而是在半路上扮作山贼抢亲,你看如何?”

    “哈哈,真有你的,我看行。?.??`c?o?m”

    旋即大厅里一阵憨笑声。

    宋府在海丰县的威望很高,府上家丁办事也比较效率,天刚蒙蒙亮,宋府上下忙做一团。眨眼之间窗户上贴满了红纸剪的喜字,大红灯笼高高挂,十分喜气。

    众人也是早早的起来,草草的吃了早饭,吉时已到,一趟迎亲的队伍离开了宋府。迎亲的队伍倒是很简单,一队鼓乐手在前边开道,孟良身穿大红袍,胸前搭着一朵红花,骑马娶亲。周博等人带着府上的家丁也是骑着马紧随其后。此去杜家庄路途遥远,出了海丰县城,鼓乐手也上了马,大家快马加鞭。直奔杜家庄。

    此时大家不用担心河北山的人员会杀出来,因为时间很紧河北山人基本不可能知道这个队伍是宋府的。再者,占山的也要讲究道义,红白喜事不劫,行医卖药不劫。科考举子不劫,这是最基本的规矩。

    走了数十里,就到了河北山山脚下,宋惊涛看了看周围的山势,觉得此处正好,递给了程宇一个眼神。

    “哎呦,大哥,不行了。”宋惊涛催马来到周博跟前。

    “吁”周博问道:“怎么了?”

    “大哥,我早上好像吃坏肚子了,我要上茅厕。”宋惊涛带住马缰绳。说道。“哎呀,我的肚子怎么也疼了,我也要上茅房。”程宇也捂着肚子说道。

    狐疑的看着两人,周博不解,平日里没看过两人闹肚子,怎么现在娶亲就要闹肚子。忽然周博看见宋惊涛、程宇和杨帆的马鞍上都有一个小包裹,鼓鼓的里边应该是装了一些东西。思想了一下也没想出个所以然,群亲要紧,周博也不多问:“那你俩就去吧,早点赶上来。”

    “嗯。好。”

    “杨帆,你也肚子疼?”

    “他们一说,我也觉得肚子疼了。”

    “那你也去吧。不过你们可要加点小心,这是河北山的地界。别让人家给抓住。”

    孟良一直走在前面,等他带住马的时候周博等人已经赶上来了。看着远去的宋惊涛三人,孟良问道:“周哥,他们干什么去了?”

    “哎,宋惊涛和程宇早上吃坏肚子了,杨帆等他俩。没事,他们一会就赶上来了。”

    说罢,众人催马加鞭,只奔杜家庄而去。

    直到队伍慢慢消失,宋惊涛三人相视而笑,从包裹中取出一套黑衣穿上。此时在看三人,浑身上下全是黑,黑普头巾扎头,黑布蒙脸,衣服也是黑的。

    在附近寻找了一处隐蔽的角落,等着迎亲队伍的回来,他们便要抢亲。

    杜家庄今日可是热闹非凡,杜家人上下早早的起来,门口红灯笼高高挂起,左邻右舍这才知道杜老爷子要嫁女,纷纷前来祝贺。

    杜夫人连夜给女儿赶制了一身嫁衣,早上杜月容试穿了一下,正合适,看着老娘布满皱纹的脸庞,鼻子一酸,眼泪缓缓的流了下来。“娘,女儿以后就不能在您膝前尽孝了,女儿舍不得你。”

    杜夫人心里自然也是不好受,但是女儿大了终究是要嫁出去的,干涩的手臂擦了擦泪水:“别哭了,傻孩子,今天可是你大喜的日子。”

    拭去眼角的泪水,红布盖头罩在头上,等着迎亲。

    周博孟良等人来到了杜家庄的村头,众人纷纷下马,周博回头看看,宋惊涛三人还没有回来,时间紧迫就不等他们了。鼓乐手奏响了喜乐,一群人欢快的进了杜家庄。

    杜府门口鞭炮声齐响,杜龙杜虎带着家人在门口迎接。

    “两位大舅子好啊,大家好啊。”孟良抱拳大声说道。

    杜龙杜虎赶紧迎上来,道:“好好,辛苦了众位,快里边请。”

    众人寒暄一阵,涌进杜府的待客大厅里。此时杜金山夫妇在正位上端坐,孟良赶紧过来磕头:“岳父岳母大人在上,请受小婿一拜。”

    “哈哈,免礼。”

    下人给孟良端过来两杯茶,孟良给岳父岳母献上茶。敬茶已闭,杜金山说道:“孟良啊,以后我女儿就是你孟家的人了,可要善待我的女儿。”

    孟良说道:“岳父您放心,我肯定会好好对待她。”

    杜金山说道:“嗯,这我就放心了,天色不早,你们快接新娘子上路吧,免得耽误了今天的拜堂。”

    杜金山老爷子平日里就不爱奢华,今日给女儿办婚礼也十分简略,一些繁琐的仪式都减掉了。众人簇拥下,孟良出了大厅,奔向杜月容的闺房。

    周博也跟着人群出了大厅,不过没走几步他有回来了,因为他知道杜老爷子肯定会有话跟他说。

    看到周博折回来杜金山点点头,这周博心思机敏,果不出自己所料,屏退了房中下人。“贤侄,河北山中有两个寨主,手下十个头目,如果能将他们一起消灭,那么河北山唾手可得。”杜金山知道周博是为了此事而来,也就开门见山直接说道。

    周博思想了一下,这个主意听起来不错,可是却十分难办,河北山的头目寨主基本都是在河北山上居住,想要消灭这些头目只能把他们匡下山。可是自己跟他们本就不认识,就算是熟悉的人,也不可能把所有的人都诳下山来。

    思想了一下,周博疑惑的看着杜金山,也不言语,他知道杜金山肯定有下文。

    杜金山迟疑了一会说道:“在我家南面有个卧牛庄,村中居住着一户姓刘的,叫刘星宇。”

    刘星宇?周博觉得这个名字好熟悉,大脑飞旋转,最后锁定在了那个河北山的头目身上。“伯父,你是说河北山的头目刘星宇?”

    “哈哈,不错,就是他。”说着杜金山连山神色有些暗淡,似乎在犹豫着什么,沉吟了一下接着说道:“他是个孝子,整个河北山上也就只有他经常回家看望他的母亲。”

    周博听着心思电转,说道:“伯父,你是说我们拿刘星宇的母亲来要挟?”

    没想到周博一点就透,杜金山含笑了几声,说道:“也只能用这个方法了,只是。。。”旋即杜老爷子叹了口气。

    挟持人家的亲人作为要挟,确实不大光彩,这事说出去也叫世人耻笑。周博思想了一下,感觉此计可行,“老伯父,这事我会处理好的。”

    “嗯,最好还是不要伤害到刘星宇的家人,我想你们最好是今天晚上就动手,家中有喜事,也能掩人耳目。”

    计策商量好后也就一盏茶的功夫,喧闹声再次涌入前院,周博知道是孟良等人出来了。杜金山说嫁女不便出去送行,叫周博路上小心。

    为了赶时间,周博等人来的快,去的也快。新娘子没有坐轿,因为路途遥远,只好改作骑马。

    宋惊涛三人还在半路上等着,时间一长,险些睡着了,听到远处好到的马蹄声,三人顿时精神起来。待队伍来到跟前时,三人突然从林子里窜出来。

    “站住,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程宇大声喊道。

    马队看到前面突然冒出来的三个黑衣人,顿时收缰带马,仔细观瞧。孟良一看便知道是劫道的,怒放冲冠,大声喊道:“哪里来的不长眼睛的东西,告诉你们,识相的赶紧给我滚开,今天爷爷我大喜之日,不想大开杀戒。”

    宋惊涛哈哈一笑,说道“原来是娶亲的,这个正好,把新娘子留下给我们当压寨夫人,哈哈。”(未完待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