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6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母亲的劝导自然要比别人管用的多,杜月容停止了哭泣,心中也开始回想着孟良的模样,不得不说孟良算是她见过的武功最好的一个,虽然脾气不怎么好,倒也算过得去。虽然这个年代的人思想都封建,但又不是没有七情六欲,思想了片刻不觉间脸上浮现出一抹艳红。娇声道:“婚姻大事,哪能任由自己决定,娘,这事怎么办我全听您的。”说完话脸上更红了,深深的埋进母亲的怀里。

    杜月容说的巧妙,自己同意也不直说,说是让母亲给做主。杜夫人是过来人,哪能不懂女儿的心思,既然这样说,那就是表示同意了。一片乌云满散,顿时露出笑容,“女儿啊,既然要娘给你做主,刚才你哥哥也说了,你爹同意此事,我看那就这么定了,就把你许配给他吧。”

    杜夫人倒也干脆,连自己的女婿面都没见到就同意了。不过她也知道,既然两个儿子和丈夫都同意了,再看女儿也是十分同意,想必自己也能中意。

    “妹妹啊,那个孟良还在柴房里绑着呢,要我说呀你就去给他松绑吧,两人说点交心话,别绑时间长了再伤了身体。”说完杜龙杜虎乐颠颠的出了杜月容的闺房,去给父亲送信了。

    杜月容此时也是羞涩难耐,听说自己未来的女婿还在绑着,心中到有了几分挂念,可是此时母亲还在场,自己又哪好意思轻易离去。

    看着女儿晃动的眼神,杜夫人猜出了女儿的心事,看来女儿是真的长大了,开言道:“女儿,以后都是一家人了,你就去给人家松绑吧。”

    杜月容娇滴滴的底下了头,轻声应是,出了房门才加快了脚步。

    门声一响,杜月容满脸通红的走进柴房。

    一看到杜月容进来了,周博一颗心算是放下来了。他知道这婚事算是成了。

    孟良以前也是流浪,很少与女人接触,看到杜月容进来了也没猜出个大概,心中忐忑不安。“那个。。。周哥啊,这女的来了。”旋即又觉得不合情理,接着说:“姑娘,今天在瓜园里是我不对,你可别介意。”

    杜月容看着孟良紧张的情态。险些笑出声,开始的紧张一扫而空,此时倒是大方了许多。“都过去了,还说这些干嘛,绑着怪难受的,我给你松绑吧。”

    杜月容给孟良松绑,两人的距离拉近了许多,看着眼前未来的媳妇,孟良含笑了两声说道:“你。。真好看。”

    周博强忍着没有笑出来,这就算是恋爱了么都说谈恋爱这事情根本不用教。天生就会,这话一点都没有错。本来还大吵大让的宁死不娶,现在竟然夸人家姑娘好看,这样奇迹的事情这让周博很难理解。

    “咳”

    孟良活动了一下筋骨还想说点什么,听到了咳嗽声才想起来,周哥还在这绑着呢。

    周博不留痕迹的走出了房间,给两人留下一点谈情的空间,听着背后传来的嬉笑声,算是放心了。

    出门没走多远,就看见杜龙杜虎打对面过来。杜龙问道:“怎么就你自己。我妹妹跟我妹夫呢”

    周博心中暗乐,这个年代其实也没有想象中的封建,就说今天吧,孟良的婚事就成了。再看这两位兄弟,直接把称呼改成了妹夫。笑着说道:“他们两人还在柴房里说话,我出来活动一下筋骨。”

    杜龙杜虎听明白其中缘由也是高兴:“兄弟,真是让你受罪了,把你给绑了这么长时间,没什么事吧。”

    “没事没事。以后都是亲家了,怎么能计较这点事呢。”

    杜龙杜虎本来是奉了父亲的命,来请自己未来的妹夫过去,可是现在他们既然在说话,就不好过去打扰了。只能在院子里和周博唠了一会家常,周博也对杜家有了一些了解。三个人在院子里一边说话一边等孟良,也不算无聊。

    过了好长一阵,孟良和杜月容双双走出柴房。杜月容看到哥哥们都在院子里,顿时一阵羞涩,扔下孟良,快步走到杜龙杜虎跟前打招呼。

    “好了妹子,既然你们聊完了,我也该带我妹夫去见见咱爹了。”杜龙笑着说道。

    “哥哥...”杜月容一声娇呼,轻轻跺脚跑开了。

    对于女孩的心思,孟良还算是个白痴,看见杜月容跑了,急忙喊道:“你干什么去”

    “哎呀,羞死人了...”

    “哈哈”

    对于孟良的情商,周博只能苦笑,“行了兄弟。该见一见你未来的岳父。”

    在众人的笑声中,孟良慢慢猜寻思明白,不觉的也干笑了几声。

    杜金山杜老爷子听儿子说这婚事成了,了却一桩心愿,很是高兴。叫儿子去请孟良,可是迟迟不见归来,怕生什么枝节,却又不好出去询问,在大厅里喝着茶,心中惴惴不安。

    “爹,我把我妹夫给您领来了。”杜龙进屋直接说道,杜龙杜虎心中也是笑开了花,自己妹妹现在算是找到了一个好婆家,又是自己给做的媒,以后爹爹肯定会对自己好点。

    杜金山现在算是放下心了,不过自己是老人,不能失了身份,依旧是喝着茶水。

    周博心中明了,用手推了一下孟良。孟良不解其意,询问者看向周博。

    “快给你岳父见礼。”

    “小婿孟良给岳父老泰山见礼了。”孟良听到周博的话,才明白过来,顿时跪倒磕头。

    “哈哈,免礼,快起来吧。”

    “小侄周博见过伯父。”“免礼免礼。二位快请坐。”杜金山喜笑颜开,“来人,看茶。”

    众人分宾主落座,自有下人过来倒茶。

    杜金山唤过下人,吩咐下人准备一桌酒席,今天要好好款待一下未来的女婿。

    分宾主坐定,大家开始唠起了家常,互相介绍了一番。

    杜金山说道:“孟良,你与小女也算是一段奇缘,以后可要好生对待我的女儿啊”

    孟良急声说道:“这个您放心。以后我肯定会好好对待她的。”

    杜金山点头道:“说来我还对你的家事不了解,不知你是哪里人士,家中父母可都健在。”

    “实不相瞒,我的父母双亲早年下世。只剩下我自己四处漂泊。”孟良说道。

    杜金山眉头微皱,“那么你现在连个安身之所都没有么”

    孟良有顿感语塞,岳父问道此时,想必是为了女儿着想,自己现在是暂时居住在宋府。

    可是这也不好说出口。周博知道孟良身世,怕他为难,急忙说道:“伯父,我家住在海丰县城中宋府,孟良乃是我的结拜兄弟,他就在我家居住。”

    听着周博的话,孟良心中一暖,自然是明白周博的用意,顿时又对周博多了几分敬意。

    杜金山好奇的看着周博,点了点头。海丰县县城离杜家庄不算远,宋元外这人他也早就听说过。细细的大量了一下周博,暗自称奇,周博生就的斯斯文文,就有一种内在的阳刚之气,眉宇间似有似无的散发着一种异样的光芒。杜金山本是一位世外高人,不但武艺好,占星卜卦之术也是十分在行,单看周博面相就敢断定此人日后必成大事。

    一切事情尽有天数,不是人力所为。杜金山虽然看出来,但却不说破,不过也因此更加肯定了这个女婿,既然孟良是周博的结拜兄弟。想必日后也能成就一番事业。

    三言两语说了一阵家常,时间不长下人把酒席准备好,谢夫人也出来看了看自己的女婿,虽然觉得孟良长的有点丑,不过大体上还是比较满意,主要是女儿同意。她这个当老人的自然是不能说什么。

    既然孟良没有父母,那么成亲之事杜金山就要跟周博商量一下,而且他也看出孟良似乎十分听周博的话。

    杜金山放下酒杯,说道:“贤侄,既然孟良的双亲不在了,那么这婚事只好与你商量了,你认为这婚事什么时候操办好呢”

    周博沉思了一下,旋即道:“老伯父,我看还是您来定吧,而且还有一个事情我应该与你商量。”

    杜金山道:“贤侄但说无妨。”

    轻轻抿嘴,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周博说道:“老人家,我想让孟良入赘您府上您看如何。”

    “啪”孟良正在一旁喝酒,听到入赘两个字顿时把酒杯摔到桌上,站起身来大声道:“周哥,你这是什么意思。”说完孟良眼神徒然暗淡了下来,自己毕竟不是宋府的人,如今还要娶亲,周博不想让自己留在宋府也是人之常情。无尽的伤感充斥着孟良的心理,虽然与周博接触时间不长,但是似乎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总能感到一种家的温馨,那是一种只有兄弟手足才能带来的感觉,而周博的一句话让孟良如梦方醒,那点温馨当然无存,如果真的要孟良选择的话他宁愿选择不娶杜月容。

    杜金山也是微微一愣,在这个年代入赘可以说是一中丑事,再者说宋府他早就有所耳闻,家大业大,孟良也是一身好武艺,起码来说在宋府混口饭吃还是绰绰有余的。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周博会让孟良入赘。

    将大家的表情尽收眼底,知道大家是误会自己了,周博旋即说道:“孟良,你不要误会,以后咱们还是好兄弟。”接着对杜金山道:“伯父,你有所不知,在下家中实在是有难言之隐,所以不便讲孟良继续留在府上,如果日后一切顺利再把孟良接到府上也不迟。”

    杜金山点点头,不过心中并不痛快,本来还以为这周博是个义气之人,现在却将孟良推出宋府,怎么也说不过去。“如果你们要是真有难处,老夫也不为难你们,既然定下了婚事,孟良入赘到我附上倒也无妨。”

    孟良心中恼火,原本都是好兄弟现在就要分离,心中十分不痛快,想来就是因为自己娶亲之事,大声说道:“拉到吧,这婚事我看就作罢,老爷子,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要我入赘是不可能。”

    “孟良,不得遭此,婚姻大事怎么能入儿戏一般处理”周博大声喝道。

    “别跟我摆谱了,现在就要把我推出去,让我入赘,你算什么兄长”孟良大声质问。接着道:“你t不就怕死,看着人家把你给绑上了,你怕连累到你,所以你就非劝我答应这婚事。”

    孟良的话彷如巴掌重重的打在脸上,手臂不住的剧烈颤抖,脸部肌肉也因为激动而有些痉挛,周博张开嘴半天却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杜金山老爷子眼里刻不容沙子,看着周博的表情他知道周博肯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沉声说道:“孟良,你不要吵。”“贤侄,咱们也不算是外人了,以后咱们就是亲家,跟我说说你到底有什么难言之隐,至于入赘之事咱们以后再谈。”

    杜龙杜虎也是跟着说道:“是啊,大兄弟,你是不是有什么难处,跟我们说说,我们也能帮着你出出主意。”

    双拳紧握,沉吟了片刻,周博说道:“既然你们非要问的话,我就跟你们说吧。”周博坐回座位,将宋家与大青山的恩怨,与河北山的恩怨从头到尾讲了一遍,当然有些不该说的他还是没有说。

    杜金山脸色瞬间变了几变,最后竟然哈哈的大笑起来,道:“贤侄啊,我当是什么事呢,你放心,你要剿灭河北山,老夫我们全家上下都能给你们帮助。”

    听着周博的一番话,孟良的脸色有阴转晴,这才明白周博的用意,知道周博是为了自己着想,是自己误会了周博,脸上也泛起了红光。

    杜金山说要帮助周博剿灭河北山,杜家的人脸上没有多大变化,可是周博和孟良却是一愣,按理说虽然孟良和周博关系很好,但是杜金山也不能因此就帮助周博,毕竟河北山上都是山贼,而这杜府也只是平民老百姓。

    杜金山接着说道:“想那河北山仗势欺人为非作歹,常常到我们杜家庄来,烧杀抢劫,老百姓苦不堪言,你们想要剿灭河北山也算是为民除害,试问老夫怎么能袖手旁观呢”

    听到此周博才明白杜金山的用意,看来河北山真是不得民意,而且周博知道杜老爷子和杜月容的武艺都是高人一等,有他们的帮助,更有把握剿灭河北山,有这天大的好事周博怎么能错过呢,旋即作揖行礼,道:“若真能如此,小侄我谢过老伯父了。”

    “哈哈,谢什么,即使你们不出手,老夫我也有心组织村民上山剿匪,说来我还是要谢谢你。来,贤侄,你我二人喝上一杯。”

    “干。”

    周博今天本来是想打探河北山的地势与实力,既然杜金山与河北山也打过交道,喝了两杯后,周博忍不住问道:“报伯父,我换个孟良今天本是为了打探河北山而来,您对河北山有多少了解,能不能跟我讲一讲,我也好有个准备。”未完待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