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6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听到这里,杜金山算是听明白了,怪不得女儿说被羞辱了,还寻死寻活的。.?`想自己的女儿还是未出阁的大姑娘,自然是受不了这样的羞辱。杜金山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对周博说:“可有此事?”

    周博一时语塞,被老者问的面红耳赤,怎么说都是自己没理,正如这丫鬟所说,自己不但进来偷瓜,孟良也将人家羞辱了。再看这位老者面沉似水,怒意十足。周博哼哈了半天,愣是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此时孟良也将自己的鞋子给捡回来穿上了,看着周博在那里沉吟,顿时有些不耐烦,大声道:“怎么的老头,我们不就是吃了你们点西瓜,至于羞辱你女儿的事也不能怪我,谁让她把我打了呢。”

    此时的孟良也算是豁出去了,反正都叫人家姑娘给打趴下了,现在都是没脸可丢了。再者他也是没把这老头放在心上,看这老头满头白,虽然红光满面,但毕竟是岁数大了,常言讲年老不以筋骨为能,就算是闹翻了孟良也不怕他。

    老者听到孟良的话也是心中多有不满,如果只是偷瓜与女儿生了口角到也不算是个什么事,可是现在关系到女儿的名誉,就另当别论了。大声说道:“看来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到我们家来撒野,要我说今天既然来了,就别想走出去了。”

    老头说话动怒了,孟良心说真是有点意思,他女儿功夫了得,难道这老头也是个高人?话不投机半句多,现在孟良也不管对方是不是年老了,紧跑两步来到杜金山跟前,拳头高举,砸向杜金山。

    杜金山脸上的表情一点没变,甚至都没有多看孟良一眼,待孟良的拳头距离胸口也就一尺远的时候,杜金山迅出手。单手抓住了孟良的拳头,照着孟良的胸口就是一脚,“嗖”的一声,孟良再一次的横着飞了出去。

    再一次吃亏。孟良气炸心肝肺,“哇呀”怪叫,爬起来冲向杜金山。

    其实孟良本没有那么逊,只是他看杜金山已经上了年纪,手上留情了。只用了六成的力气。不过没想到的是,似乎这个杜金山比他的女儿还要强上一些,竟然单手就把自己给抓住,果然不出自己所料,这个老爷子真是有身好功夫。

    突来的变化也是让周博始料未及,既然孟良已经于老者打在了一起,现在劝架也是徒劳的,只能等着两人的战斗结果在议了。

    不过这个结果没有让周博等很久,孟良与杜金山只是几个照面的功夫,就被杜金山抓住。按在地上。杜金山大喊一声:“来人,给我绑了。”

    听到这句话,周博才开始注意到四外,因为他现,从园子外面进来了好几个大汉。?.`这些大汉都是杜金山的随从,只是开始的时候没有进瓜园而已。

    听到了老爷子的喊声,几名大汉走进园子里,把孟良抓肩头拢二臂,来时没有带绳子,把孟良的裤腰带解开。将孟良就地捆绑。

    孟良被抓,气不大一出来,大声骂道:“死老头子,你放开我。。”

    老者打来的随从撤下一块衣襟。强行的塞在孟良的嘴里,现在孟良只能出“呼呼”的声音,又奈何不了对方。

    “这位小伙子,你也想跟老夫我过两招么?”杜金山看着周博问道。

    此时周博心中这个后悔,一开始就看出孟良是个浑人,怎么偏偏要带他出来呢。要是带着别人就不可能生此事。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为时已晚。自己现在也救不了孟良,不如就叫他们给绑了吧,周博也不答话,将两个手臂伸到胸前,等着他人捆绑。

    杜金山看着周博的表情,心中也是挺佩服,感觉周博应该是条好汉。而且这个红脸大汉的武艺确实很好,不愧他如此嚣张,确实有些嚣张的本钱,若不是自己亲自出手的话,恐怕带来的这些随从加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对手。但是一码归一码,今天他们到自己的瓜园惹事,就该受到惩罚。

    随从上来也将周博捆绑好了,杜金山带着所有人回了自己的杜家庄。

    待到门口时,杜金山还没来得及敲门,就看自己的两个儿子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杜金山的两个儿子看到自己的父亲也是一愣,旋即道:“爹呀,你可算回来了,要是再不回来可要出人命了。”

    杜金山苍眉倒竖,眉心拧成了一个疙瘩,紧忙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杜金山的大儿子杜龙开言道:“爹呀,我妹妹刚刚回家,跟我们哥俩还有我娘都说了几句莫名其妙的话,然后就哭着喊着要上吊,把我娘都给吓坏了,您快去看看吧。”

    听到此话,杜金山怒意不减,回头瞪了一眼孟良。此时的孟良也是直咧嘴,刚才是因为杜月容把自己给打了所以才出言羞辱,没想到这女人武艺不错,心却这么小,这么点的事情就要寻死寻活。自己现在又被抓,如果人家姑娘真要是有个好歹,估计自己是很难活命了。

    杜金山此时也无暇顾及孟良,赶紧进入府中去看自己的女儿。刚来到杜月容的门口,就听到屋里哭声一片,自己夫人还在安慰着女儿。知道女儿没有出事,也算是放下心来。

    杜金山开门进屋,说道:“女儿啊,不要哭了,有为父给你做主。??.??`c?om”

    杜月容此时正抱着母亲痛哭,看到父亲进屋了,才离开母亲的怀抱,对杜金山说道:“爹爹呀,刚才那恶奴可曾抓回来。”

    杜金山点头道:“是啊,那两个壮士都叫我给抓回来了,女儿,依着你要怎么处置啊?”

    杜月容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恶狠狠的说:“那人占了女儿的便宜,我要把他的手指都剁下来,在割了他的舌头。”

    杜金山摇头道:“一个女孩子家怎么能这么毒辣呢?依我看给他们点教训就是了。”

    “可是爹爹...”

    “不用多说了,为父我自有分寸,你也看开一些吧,我看那两位壮士也是江湖上的好汉,若不是你骂了人家也不会与你出手,此事就这样吧。”说着。杜金山又出了女儿的房间。

    杜金山毕竟是过来人,虽然女儿确实被人羞辱了,不过那人也只是口舌之争,算不得什么。若要因此就害了人家的性命,杜金山与心中也是过意不去。

    在院中踌躇了一阵,老爷子也是叹了口气,现在怎么做都是为难,索性先这么招吧。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

    府上的后院柴房里,杜龙杜虎把周博和孟良两个人带到了这里,屏退了下人,

    ,哥两个看着孟良和周博嘿嘿笑。今日里看到妹妹哭哭啼啼的回到家中,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妹妹被人给欺负了,虽然是亲兄妹,但是这哥俩看着妹妹委屈的样子,心中却有着一丝窃喜。

    原因不为别的,老爷子杜金山从小就教这哥俩练武功,可是这兄弟俩却是资质平庸。更没有练武的天赋,不论老爷子怎么教都是学不好。而杜月容就不同了,起初老爷子没有打算教杜月容武功,可是这小姑娘总是在一旁偷学,老爷子一直都没有现,直到后来兄妹在一起玩耍的时候竟然打了起来,结果这哥俩都没有打过这个妹子,从那起杜金山才知道原来女儿是个练武的奇才,开始教女儿练武。

    要说这杜月容也真没有辜负老爷子的精心教导,短短几年的功夫在武功修为上就有很大的长进。而她的两位哥哥却始终都是一般般,所以老爷子十分偏爱自己的女儿,而不喜欢两个儿子。

    杜龙看看周博和孟良,大声喝道:“我说。你们两个谁欺负了我妹妹?”

    “爷爷我!”孟良大声喊道,“怎么的,就是我欺负了那女的,你能把我怎么样?告诉你,识相的就赶紧把我们给放了,不然的话别说我把你们府给烧了。”

    周博听着孟良的话。心中都是咯噔咯噔的,心说这个孟良怎么这么浑啊?现在都把咱们给绑上了还逞什么能,那老爷子和那女子都是武艺高强之人,相比他的两个儿子也不能差到哪去,现在不好好求情只顾着逞能,弄不好就叫人给杀了。这条命扔在这倒不算什么,可是要传出去自己是因为偷西瓜而被抓,那岂不是叫人耻笑。“孟良啊,你可不要胡说了。”

    孟良没管那些,彷如没事人一样,头抬的老高,大声说道:“周哥,你放心,咱们啥事没有,我孟良乃是上方的火帝真君,没那么容易死的。我不但抱了你妹妹,还用鞋打了她,要我说你们不如回去商量商量把你妹妹嫁给我就得了,不然也是嫁不出去了,哈哈”

    杜龙杜虎两兄弟听着孟良的乱喷,二人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不过微笑只是一闪即逝,旋即露出了衣服凶神恶煞的面孔。

    杜虎说道:“大哥,看来这小子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到现在了还敢出口不逊,依着我说直接给他来个痛快的得了。”

    毒龙点头道:“正合我意。”不由分说顺手抽出腰刀,寒光一闪砍向了孟良的脖子。

    孟良此时被绑到了一个桩子上,眼看着刀来了却无法躲避,只能两眼一闭,等死了。“咔嚓”一声,杜龙的刀锋一转,没有砍到孟良,而是砍到了孟良身后的庄子上。

    挺了半天没有下音,孟良缓缓睁开眼睛,一看刀还在脖子旁边,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吐了吐舌头,道:“我说,我说,这玩笑可开打了啊,幸好你砍歪了,不然我吃饭的家伙可就没了。你还是慈悲行行好,我才二十来岁我可没活够呢。”

    杜龙看着这孟良又可气又好笑,不过话有说回来,这孟良也真算是条汉子。沉声道:“小爷我先留你一时,等我爹爹下令,我再来扒你的皮。”说完带着杜虎走出了柴房。

    出了柴房没走几步,杜虎将杜龙拉住,满脸嬉笑的说道:“哥哥,这小子还真算是有点本事,竟然把妹妹都给制服了。”

    杜虎点头道:“是啊,就刚才我那一刀,要是旁人早就吓得尿裤子了,这小子跟没事人一样,还有闲心跟我扯皮。”

    杜虎道:“大哥,你听到没有,他说他把咱妹妹给占便宜了,说咱妹妹以后就是嫁不出去了。”

    “是啊,咱告诉妹妹一声,让她来手刃仇人。”杜龙说道。

    “嗨!我说哥哥你怎么这么傻呢?”说着杜虎环顾了一下四周,看四下无人,说道:“咱妹妹要是真嫁不出去的话以后可有咱们受的了,再说我看这小子不错,不如把妹妹嫁给他得了。”

    杜龙一愣,旋即思想了一下,觉得杜虎说的有理,“杜虎,你觉得这事行么?”

    “我看行。”

    “嗯,其实我也觉得行,只是...”

    杜虎紧忙问道:“只是怎么了?”

    “只是妹妹对他怀恨在心,她能同意么,而且父亲那里也不好说啊。”

    杜虎思想了一会,眼睛一亮,计上心来。把自己的计策跟杜龙一说,杜龙也乐了,“很好,咱们就这么办。”

    两人商量好计策,直奔杜月容的闺房而来。进屋时母亲正在宽慰妹妹,杜月容是刚刚哭过,满脸泪痕,不时的还抽噎着。

    看着妹妹还在抽噎,两人交换了一个,彼此都明白,现在正是计策实施的好机会。

    哥两个先给母亲问安,然后杜龙开言道:“妹妹啊,你就不要哭了,那贼子已经被爹爹抓住了,你也不要伤心了。”

    得到了哥哥的安慰,杜月容心中也宽敞了许多,答言道:“有劳哥哥挂心了,你们打算怎么处置他啊?”

    杜龙说:“这个好办,杀了他就完了,谁让他侮辱了你。”

    杜月容眉毛一蹙,脸色难看了许多,这算是一个丑事,被哥哥当面提起心中也是不好受。不过也不好跟哥哥作,开言说道:“依着你们决定吧。”

    杜虎也接着话茬,说道:“哎!这小子真是可恨,你说这以后叫咱妹妹怎么嫁人,有这样的丑事以后还谁能要咱妹妹了?”说着脸上装出了一阵懊恼。

    “就是啊,咱妹子的贞洁就让他这样给毁了,传出去岂不是叫街坊四邻们耻笑,此子可杀,实在可杀。”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配合得滴水不漏。听到杜月容的耳朵里,却是十分刺耳,这两个哥哥实在可恨,就这么点事竟然反复的来说。杜月容被羞臊的面红耳赤,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转身趴在母亲身上又失声痛哭起来。

    杜月容的母亲开始看两个儿子来安慰女儿,心中还很高兴,可是听着听着就变味了,直到女儿趴到了自己身上。杜夫人大骂:“你们两个逆子,真是气死我了,能说点好话就说,别跑这来讨人心烦。”(未完待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