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6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孟良啊,你挑一个吃就行,摘下那么多干什么。?.?`”周博看着孟良如此糟蹋西瓜,不禁说道。

    孟良把嘴里的西瓜咽下,拿袖子擦了擦嘴,道:“这不说你不知道,看到没有。”孟良指了指西瓜的中间一块瓜瓤,“西瓜最甜的就是这里,果肉饱满,而且没有籽。哈哈。。”说着,将自己手中的西瓜扔到了一边,又摘下来一个。

    “再怎么说这西瓜也是人家辛苦种的,咱们偷吃本来就不对,在像你这样糟蹋,要是叫人抓住了不得骂咱们啊?”

    孟良不以为意的答道:“你看这哪有人啊,在说了就咱俩这本事,种西瓜的还能抓住咱俩?”

    孟良这样说了,周博也不在说什么,只管低头吃。

    “好不要脸的偷瓜贼。”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

    或许是周博与孟良饥饿过头了,都没有注意到有人来,又或是来的人度太过,还没等两人注意到就已经到了身边。听到了有人大喊,把周博和孟良吓了一跳,毕竟现在是偷东西吃,两人做贼心虚。

    周博回身一看,竟然来了两个女的。穿着打扮都差不多,不过却与一般的女子不同,别的女子都是擦研磨粉,穿红挂绿,而这两位没有任何的装扮,还穿的是一身青缎子的衣服。为的这位女子身材魁梧,目测一下,周博感觉好像要比自己高出一些。看这身打扮,估计是个练武的人。

    来的这位女子看着一地的西瓜,顿时大怒,道:“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上我们家西瓜地里偷西瓜不说,还这样糟蹋我们的西瓜,可真是厚颜无耻。”

    一句话把周博弄的语塞,哼哈了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现在这就是被人抓脏当场。想想都怪孟良,告诉他不要糟蹋。就是不听。

    孟良看着这位女子,没有任何的羞愧,反倒笑出声来,道:“我说这位姑娘。我们不就是吃了你们几个西瓜么,还什么贼不贼的,说的那么难听干什么?在说了你们的西瓜种出来不就是给人吃的么,我们吃几个算什么?”

    女子大怒:“呸,诛不尽的狂奴。偷了我们的瓜还干狡辩,你去打听一下,我们杜家庄可不是好欺负的。”

    孟良自顾自的道:“这个女子真不开事,就两个破西瓜,有什么了不起的。”

    “孟良!别说了。”周博将孟良喝住,起身给这位姑娘施了一礼,道:“这位姑娘,真是对不住了,我们也是路过此地,**难耐才进来吃了两个西瓜。刚才我的兄弟话说的不好听,你不要见怪。?.??`c?om”

    姑娘刚才被孟良气的够呛,但是听周博一说,气就消了一些,看来这位还算是懂情理。但还是不能饶恕。旋即道:“我们的西瓜都是要拿到集市上卖的,你们吃了这么多,还出口不逊,怎么的也要付个瓜钱。”

    周博点头道:“这个自然,姑娘你说多少钱吧,我们照给就是。”

    这姑娘也不过是气话。父亲早就跟自己说过,这附近荒山野岭的很少有人家,有路过的人进来吃点西瓜不要在意。思想了一下,道:“好吧。看你这人还算不错,你就给一钱银子就行。”如果不是孟良之前出口不逊的话,这姑娘也不能开口要钱,现在只不过是想要出口气而已,给这两个人一点教训。

    周博一听要一钱银子,顿时明白姑娘的用意。看来这真是个好说话的人。在身上摸索了一遍脸上有点尴尬,旋即回头问孟良,“孟良,你带银子了么?”

    孟良看着周博眨眨眼睛,道:“怎么,你没带银子啊?”

    周博点头:“我从来也没带过银子。”这话一点不假,以前在宋府里根本就没有花钱的地方,出去的时候宋惊涛和杨帆两个人都在身边,有花钱的地方两个人就付了,从来也用不到周博,所以周博平时很少带银子的。

    孟良也是捂脸,然后翻遍了身上所有能装钱的地方,可是这一钱银子怎么就找不到,最后尴尬的说道:“我也没带。”

    “小姐,他们耍我们。”另一位女子说道。

    “哎呀气死我了,没钱你们还敢来偷西瓜,真是岂有此理。”为的女子也是觉得对方在耍笑自己,怒声说道。

    孟良一看这事算是躲不过去了,听着女子一口一个偷,一口一个贼人,心中也是怒意十足,既然没钱就来个死猪不怕开水烫吧。道:“怎么的,我们就是没钱,我们就吃西瓜了,你们能怎么的,一个女孩家的不回家带孩子,跑这来要什么钱。”

    为的女子还是女儿身,被孟良说成事回家带孩子,羞臊的满面通红,银牙一咬,“诛不尽的狂奴,竟敢羞臊你家姑奶奶,今天我要宰了你。”说着,脚下力,紧跑两步,抬手就是一拳,直直打向孟良。

    看着这位女子来打自己,孟良心中好笑,也没有瞧得起她。没有任何的招架的姿势,还是原来那样站在原地,他想吓吓这位女子,让她看看自己的功夫,就不会再纠缠了。

    “嘭”

    孟良胸中闷响一声,接着整个人横着飞了出去,“噗通”一声摔倒在地。8小说w?ww.`倒在地上后还滑出了一段距离,一阵疼痛从胸口传来,咳嗽了两声孟良呆呆的看着天空,此时手中的西瓜早在飞起来的时候丢了。这是孟良第一次吃这么大的亏,他确实小瞧了这位女子,长吸了一口气,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孟良哇哇爆叫,这脸算是丢大了,竟然叫一个女子把自己一拳震飞,这要是传出去以后也就不用混了,大家的口水就能把自己淹死。

    孟良也是心中来气,不顾的对方是女人了,飞身来到女子身前,同样一拳砸向女子。

    只见那女子微微冷笑,不躲不闪,两臂交叉架在胸前。

    “嘭”

    孟良的拳头砸在女子的手臂上,女子也是闷哼一声,倒退了几步。

    一来一往的两拳把周博都快看傻了,单是这一下高低就分出来了,孟良要比这位女子的力量差上许多。周博做梦也不敢想会有这样的女子。

    孟良脸色本来就红。现在都快紫了,看来自己的人算是丢大了,气急之下,又与这位女子打在了一起。

    孟良的武艺绝对没的说。可是这位女子也是强,两人你来我往,打了半天也没有分出个胜败。

    孟良越打心中越是着急,自己还夸下海口说要保护周博,没想到连河北山都没上就遇到了劲敌。

    这位女子确实暗暗佩服。别看这位红脸大汉蛮不

    讲理,倒是有些不讲理的本钱,看着招式和力道,一般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好在今天是自己在这里看瓜地,要是两位哥哥在这里,肯定会被这个红脸汉子给欺负住。

    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周博说道:“孟良啊,快住手吧。”

    “小姐,打他,看他们还敢不敢来偷瓜。”另一位女子在在一旁喊道。

    周博一阵挠头。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两位都是高手,对方要是个男人的话自己还可以上去帮孟良一把,可是对方是个女子,自己又怎好出手呢?话又说回来了,自己就算伸手的话,与孟良联手也不一定是这女子的对手。

    孟良被旁边女子说的面红耳赤,平时都是光明磊落的汉子,今天叫这女子说成是贼,气自是不打一处来。可是自己还不是这个女子的对手,想要赢她。看来是要想些办法了。心思一转,计上心来。

    再看孟良招式瞬间凌乱,那女子以为孟良是力道跟不上了,慢慢的又加紧了攻击。

    孟良要的就是这样。女子横着砸来一拳,孟良左手挡住,右手也起了进攻,不过这次有些不同,身子同时也向前移去。右拳攻击是假,身子的移动才是真。几乎是瞬间就要贴到了女子身上。

    女子暗骂“好不要脸的东西。”赶紧撤身。

    孟良一看这个办法还真有效果,步步紧逼,不求攻击到对方,只求自己能离得近一些。

    女子越打越别扭,这红脸大汉似乎总是有意无意的要占自己的便宜,为了避开孟良,招式也慢了许多。

    忽然这女子露出了一个破绽,孟良心中一喜,脚下一蹬,绕到了女子的身后。两个手臂一伸直接将女子给抱住了。

    他只是想把这个女子抱住,然后再把她摔出去,算是报了自己刚才的一跤之仇。可是当他抱住了女子的时候身子顿时僵住了,两个软绵绵的东西就在自己的手中,虽然是第一次触摸到女子,不过孟良也知道自己手中的就是这女子的酥胸。

    在看这女子也是僵住了,胸前的大手让这位没出阁的姑娘顿时产生了想死的心。“哇呀”一声低吼。女子双手向后伸出,一把抓住了孟良的脖子,腰眼一挺双手叫力。一个漂亮的抱头过肩摔,只见孟良的身体平地拔起,在空中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旋转最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啪’

    孟良人虽然过来了,可是脚上的鞋没有同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摔飞了,等孟良倒地后才落下来,正好砸在了孟良的脸上。

    孟良只觉得胸中闷,一阵眩晕。拿开脸上的鞋,捂着胸口坐了起来。以为那位女子会趁胜追击,待孟良定睛观瞧,只见那女子不但没有来追自己,反而双手掩面跑开了。孟良顿时明白了,看来这女子是羞愧难当,不敢再过来了。想到此心中一笑,拿起来自己的鞋用力一扔,正好打在了女子的后背上。

    女子被打了一下,回头瞧瞧地上的鞋,再看看那边嬉笑的孟良,“哇呀呀”垂足顿胸了一下接着跑。

    “别跑啊,你来打我呀,我妈说过,男人的鞋打谁谁就是自己的媳妇,你别跑,你回来。”看着女子的羞涩,孟良心中笑开了花,既然打不过也应该过过嘴瘾。

    现在是古代,女子思想都是很封建的,这女子平时哪曾受到过这样的羞辱,现在死的心都有。奔跑了几步,“嘭”的一声,在瓜园的脚门处与一位老者撞个满怀。

    “丫头,我说过多少次,一个女儿家不要这样慌张。”老者沉声道。

    女子抬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老爹爹,这下算是找到了主心骨。“爹爹,你快给我报仇啊。”

    老者眉头一皱,看来自己的女儿出了事情,不过女子的武艺他是知道的,方圆百里基本上算是没有对手,今日受到了什么样的欺负,竟然叫自己给报仇呢?“女儿,不要慌张,到底是怎么了?”

    女子掩面而泣,指着孟良道:“爹爹,那贼子羞辱了我。”

    来的这位老者名字叫做杜金山,这女子是杜金山的女儿名叫杜月容,杜金山家就在附近的杜家庄,还有两个儿子。也是老来无事就在这里开垦了一块荒地种植西瓜,平日里老者的两个儿子过来看守瓜园,今日两个儿子都有事情,所以就叫女儿来看守。

    杜金山在家中忙完了事情,有些不放心女儿,就来探望女儿。来到瓜园附近就看到了两匹马,而且瓜园里还有声响,就知道有事。等来到了瓜园门口的时候就与女儿撞个满怀,不过孟良的话语老者还是听清楚了。

    听女儿说被羞辱了,可是在看孟良,蓬头垢面,光着一只脚丫子坐在了地上,心中也明白了一些缘由,沉声道:“你把人家都打了,人家说几句闲话就不要挂在心中了。”

    “可是,爹爹,他,哎呀!羞死人了,女儿我不活了。”

    看着女儿还要往出跑,杜金山赶紧伸手拉住,道:“哎,都怪我不该让你来的,待会爹爹给你出气就是了。”

    杜金山父女谈话,周博看的真切,知道是女子的家人,带杜金山走过来时,周博赶紧过来施礼,道:“老人家一向可好,刚才我的兄弟多有冒犯,我在这给你赔礼了。”

    杜金山看了看周博,只见他仪表堂堂,彬彬有礼,一看就不像什么歹人,再看那位孟良,生就的满脸横肉,凶神恶煞一般,想必是这位孟良出来惹的事。

    “老爷,别听他的,我看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哪有好人出来偷瓜的。”说话的是跟杜月容一起来的女子,是杜月容贴身的丫鬟。

    “不要无礼,行路之人总会有个山高水低马高镫短,吃点西瓜算不的什么。”杜金山说道。

    孟良在旁听着,心中高兴,看来来的这位是个明白人,不由得啊哈哈一笑,道:“可不就是嘛,吃两个西瓜算什么,别老说我们是偷的。”

    “不是啊。老爷,他们耍笑我们,偷了瓜不说,说给钱却找不出一分钱来。还把我们小姐给打了,羞辱了一番,他还说还说”说到这里,丫鬟也不好再往下说了。

    杜金山眉头一皱,对着丫鬟道:“还说什么?”

    丫鬟咬咬牙,也是豁出去了,道:“他抱了咱们家小姐,还用鞋打了小姐,打完不算,还说小姐以后就是他的妻子了。”(未完待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