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6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小春红俯身搂起三堆土,谢宝儿折下草棍当黄香。.??`

    谢宝儿本来就是信女一类,今日虽然是做比成样,但心中却比以前要虔诚的多,因为她第一次想许一个关于自己婚姻的愿。

    谢宝儿一搂罗裙飘飘跪倒,春红也学着小姐的模样跪在谢宝儿身旁。

    谢宝儿双手合十,双目紧闭,道:“过路的神灵在上上,小女子谢宝儿求各路神灵保佑。保佑先父亡灵生三界,保佑高堂老母身体健康,保佑我和”脸上顿时一红,话到嘴边却难以说出口。

    “嘿嘿”早就猜出了小姐的心思,听到了刚才许的第三个愿望,春红忍不住偷笑,旋即道:“小姐啊,你的心思我早就猜透,不用躲藏了,不就是没有和周公子拜堂成亲么。”

    别春红拆穿,谢宝儿顿时羞涩难耐,面红过耳,佯装生气,张起身来,道:“该死的小丫鬟太张狂了,满园的花草你什么不好讲,单提那周公子,以后再提这件事,别说我赏你几巴掌。”

    春红也站起身来,“好,以后我不提就是,反正也不是我着急。”

    “你还说?”

    “我不说了。”

    天冷夜寒,谢宝儿被春红羞臊得没有兴致再继续赏花了,带着丫鬟就要回转到绣楼。

    “啊!”

    远处传来了一声低吼,十分微小,如果不是空荡的花园中十分安静的话,空怕是根本听不到的。谢宝儿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这个时候是根本不可能有人大喊的,可是身旁的丫鬟春红正在四处张望,好像在寻找什么。谢宝儿旋即知道自己没有听错,肯定是有声响:“春红,你也听到了?”

    “嗯,小姐,好像是有人声。”

    主仆二人四处张望了一下,最终将目光锁定在花园的西面。那就是谢府的西跨院,谢宝儿知道,母亲把周博就安置在西跨院。

    心思一转,谢宝儿就想刚才的声音有可能跟周博有关。或许就是周博也说不定。

    “小姐,你干什么去?”看着向西行走的谢宝儿,春红问道。

    “我去看看什么声音。”

    西跨院和花园其实只隔着一道墙,中间虽然有一道小门,但是离小门却很远。谢宝儿没有从小门走。而是打算搬墙偷看,看看里边的人到底是在干什么。搬来几块砖头落在一起,脚踩砖头手搬墙头向里观望。

    扫讯了一遍双目终于在一棵树下定格。?`

    西跨院虽然不像花园那样花草繁多,但院子里也有些树木。谢宝儿起先是看到了一个亮点,如果不是那个亮点在晃动,谢宝儿可能就现不了,但是看清了亮点之后也看到了亮点附近有一个人,虽然光线十分昏暗,但是谢宝儿也可以确定那人就是周博。

    昏暗的夜色中,周博一个人坐在树下。手中的香烟偶尔随着他用力一吸而变得或暗或明,在这般时刻,显得是那么的孤寂和落寞。

    周博虽然在酒桌上喝多了,可是不知为何,不到三更就睡醒了,睁眼一看是个陌生的环境,唤过来王青仔细一问才知道怎么回事。

    可能是酒喝多了,脑袋既昏沉又疼,却也不再有丝毫的睡意。昏昏沉沉一个人走到院内,微风徐来清醒了许多。随便找个树坐下了。周博头一次感到如此失落,不得不说这个一见钟情的女子真的在周博心中占据了足够的位置,同时带给周博的打击也是巨大的。

    在这黑暗的院落中卸下了所有的面纱,一根一根的抽着旱烟。虽然他经历了很多刀尖舔血的事情,不过在怎么说他还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感情上的事情就像是一把刀,慢慢的侵蚀着这个幼小的心。

    “啊!”

    周博出了一声低沉的怒吼,如果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他一定会选择去找谢宝儿。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私奔。

    可是现在毕竟是古代,虽然自己不在乎那些个封建礼数,但是谢宝儿她能不在乎么?更严重一点说,自己在她的心中又是如何呢?

    谢宝儿一直在院墙上观看,她能体会到周博的心情,因为她自己也是如此。

    “小姐,你小心点。”春红怕小姐站立不稳,摔倒,一边说一边去扶一下谢宝儿。

    谢宝儿正在愣神,腰间被人一扶,不由得下了一跳。“啊!”惊吓间大喊了一声,旋即脚下一晃,从砖头上摔了下来。

    “什么人?”听到了声响,周博大声问道。起先谢宝儿两人在花园里降香,怕人听见一直都是很小声的说话,所以周博没有现。而刚才谢宝儿却是大呼,这个倒是被周博听见了。“谁啊?怎么了?”

    谢宝儿怕周博继续大喊将家中的下人们招来,旋即再次站到砖头上,挥一挥手,示意周博不要再喊了。

    周博看到了谢宝儿,喜从心来,此时也管不了那么许多,三步并两步跑到了墙边,“谢小姐,是你么?”隔着墙低声说道。

    此时谢宝儿已经下了砖头,正待回房,听到了周博的问话,理智上告诉自己不能搭理他了,赶紧回房,免遭人口角,可是心中的那丝律动却让她脱口而出了一句,“是我。w?ww.`”

    “你怎么在这里啊?”周博问道。

    “小女子夜里赏花,不觉间惊扰了公子,没有其他事我就回房去了。”在强烈的理智下,谢宝儿知道自己不能在此久留。

    听到谢宝儿要走,周博顿时心急,“宝儿,你等一下。”周博终于喊出了那个一直想叫的名字。

    挪动的身子好像被电一下,谢宝儿瞬间僵住了,如果这个‘宝儿’二字是从别人口中讲出,她定会顿时恼火,可是从周博口中说出,却让这个青年女子心中一暖,不觉间停下了脚步。

    “噌,噌。”周博翻身跳过了围墙,王青也随着跳了过来。

    周博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这么大勇气,其实对待女孩,他也算是个小白。可是现在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他知道如果今天不跳过去的话,以后恐怕就没有机会了,毕竟自己是不可能留在谢府的,明日早晨就该会自己的家。

    周博跳了过来。紧走两步来到了谢宝儿身前,两个人呆呆的相望,虽然都是满腹话语,可是这个时刻却是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春红姐姐,咱们两个去那边走走吧。”王青不失时机的说道。这个小子平时也是个鬼灵精。看出来公子的那点心思,他可不想留下来当电灯泡。

    春红拉了拉谢宝儿,示意她还是回楼吧。

    任凭冲红怎么拉谢宝儿,谢宝儿只是低头不语,也不看春红。春红也是知道小姐的心思,只是担心老妇人责罚自己才去拉小姐的,可是看小姐这模样,对人家是真的动了情了,倒是识趣的跟着王青走开了。

    刚刚的亲热出了一身汗,微风徐来。现在确实觉得有点冷。周博知道谢宝儿从小就是娇生惯养,真怕她的身子有些受不住,就送谢宝儿回她的绣楼。

    两个主人在前,两个仆人在后,一会的功夫来到了谢宝儿的楼门前。“回屋吧。”

    谢宝儿说:“我舍不得你走。”此话一出,自己都觉得莫名,真不敢相信自己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那我们...”

    是夜,周博没有回谢府的西跨院,而是留在了谢宝儿的房间,自然又是一阵翻云覆雨。

    心中有事。周博没睡实,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就起来穿衣服。此时谢宝儿没有阻拦,而是默默的看着周博。眼角流露出幸福的微笑。

    深深的吻了一下谢宝儿,然后蹑手蹑脚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谢府依旧和往常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动,周博一直在自己的房间呆着,饭口时有下人给他们送饭。虽然平淡,但是周博还是十分乐意。因为他期待着晚上相会。

    宋府的大厅内,宋惊涛眉头紧皱:“程大哥,都三天了,我大哥怎么还没有回来?”

    “哈哈,估计是周博入赘当了谢府的姑爷,此时正在和那谢府的小姐如胶似漆,还不肯回来》。”程宇笑着说道。

    听着程宇的嬉笑,宋惊涛愁容不减。“哎!我也是怕这样,现在河北山那边似乎有所行动,我大哥要是在不会来出了事怎么办。”

    程宇脸上依旧是戏谑的笑,可是心中的愁丝毫不比宋惊涛少,他也知道了河北山有异动,如果是针对宋府的话,恐怕真的会遭到劫难。不知不觉间,大家对周博多少都有一些依赖的心理。思想了一阵旋即眼睛一亮,道:“咱们就直接上谢府去找他不就完了。”

    宋惊涛犹豫了一下随即点头,看来目前也只能这么办了。

    只有宋惊涛和程宇两个人去谢府,带多了人也没有用。两人来到了谢府门口,叩打门环,开门的是谢府的管家谢玉。

    “两位公子,有何贵干?”

    “我们是宋府的,我来找我大哥周博。”

    谢玉对他们是有印象的,经宋惊涛提起,才想起了这两位也是那日随周博一同来过。“两位快里边请。”

    “王青。”进府里宋惊涛一眼就看见自己家的下人王青,大声喊道。

    这些日子在谢府里,周博有些心虚,所以只在自己的西跨院里呆着。而这个王青却是呆不住,总在谢府里四处转悠,刚才正在谢府的前院走动,被宋惊涛看到。“少爷,您来了。”王青看到了宋惊涛,赶紧跑过来。

    “老管家,您去忙吧。”

    “嗯,有事叫我一声就行。”

    谢府的管家走后,宋惊涛将王青带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仔细盘问着这些天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没有丝毫隐瞒,王青一一答对。包括谢夫人嫌弃周博的身份而不提婚事,和周博与谢宝儿私会的事情都与宋惊涛说了。

    听完了王青的一番讲诉,宋惊涛和程宇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失落。大哥能成美事固然是好,可是怎么为了这个女人就不顾宋府了。无奈的摇摇头:“程大哥,你说这该怎么办?”

    程宇一直在笑,尤其是听到了宋惊涛的问话,笑容更是加深了。

    “程大哥你快想办法吧,乐什么?”

    “我说宋惊涛,咱们直接叫周博回府,恐怕他难以割舍这新婚的美娇niang。”

    “是啊,我也是愁这件事,你快想想咱们应该怎么办。”

    “要我说倒也容易,只是...”旋即程宇露出了一脸奸笑,而且还十分猥琐,跟宋惊涛低低的诉说了一遍自己的注意。

    宋惊涛双眼微微的眯着,细细的听着程宇的主意,由此也总结出了一点对程宇的看法,看来这位老大哥不但鬼点子多,而且还十分无耻。“程大哥,咱们这么做是不是有点缺德?”

    “非常时期只能用非常的计策。”

    宋惊涛咬咬牙,:“好,听你的,就这么办。”

    此时的王青脸色吓得惨白,这两位的话语他是一句都没落下,全都听到了。程宇的注意很简单,就是让王青把周博与谢宝儿的事情在宣扬一下。本身谢夫人就不喜欢周博,如果听到了两人的一些有违常理的事情,肯定是火冒三丈,将周博赶出谢府。

    擦了擦手心的汗水,王青干涩的说道:“两位主子,这能行么?要是周少爷知道了还不得把我的皮丫。”

    程宇不以为然的道:“你不说我不说,谁能知道,而且现在咱们宋府有为难,不得不这么做。”

    王青还想说点什么,可是面对两道凌厉的目光,所有的话全都咽下去了。这两位爷没有一个是脾气好的,自己要是不照办的,不用等日后,没准今天就得把自己的皮扒了。

    既然想好了计策,料定周博用不了多久就能回来,程宇和宋惊涛两人也就不去找周博了,而是转身离开了谢府。直到出了谢府走了很远,两人的目光一对,同时出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这里毕竟还是古代,男尊女卑的思想比较严重。而这两人也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对这方面的感情看的很淡,不然也不会出这么个馊主意。

    吃过晚饭后王青还是没有想出来要怎么做,就到谢府的前院来散步,看看能不能有机可乘,可是转悠了半天还是想不出一个好办法,急的满头大汗,在院子里来回踱步。

    “哎呦,这不是王青么,在这里晃什么呢?”清脆的声音传入王青的耳朵。说话的是谢夫人贴身丫鬟春兰,这几日在谢府中与王青没少见面,两人也有些熟悉。

    王青一看说话之人,顿时来了主意,“呦,春兰姐姐啊,你这是做什么。”

    春兰轻瞥了一眼王青,道:“老妇人叫我给她那点东西,还没说你在干什么呢。”

    “我只是看看这边有没有人,晚上我家公子要到小姐的绣楼。。。”王青说到这里作势把嘴捂了一下,好像是说错了什么一样,旋即道:“那个,我什么都没

    没说,我先走了啊。”之后不再搭理春兰,转身撒野似的跑开了。(未完待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