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5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嗯?你怎么知道?”包勉一愣,自己是县令的事只有自己的随从和海丰县县令朱涛知道。.??`自己已经嘱咐过随从,无论什么情况都说自己只是个商人,而朱涛也应该不会和他说,百思不得其解。

    包勉的问话无疑是最好的答案,周博可以确定这个人就是包拯的侄子,看来民间传说一点不差,包拯还真有这么个为官不正的侄子。

    不过传说包勉是被包拯给铡了,看来现在是没到时候,不由得灵机一动。露出一副深沉的面孔“你想知道我是怎么知道的么?不怕告诉你我是算出来的。”

    听了周博的话在场所有人都僵住了。

    这个时代思想有些封建,而且人们都比较迷信。对于一些民间的传说都十分相信,不过不得不说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即使在二十一世纪,也不能用科学知识来解答。

    宋惊涛三人相视一眼,都觉得好笑,大哥平时对一些事情的判断虽然很正确,可是从来没听说过周博也会算卦。再者依着他们就直接一刀,比什么都省事,不解周博为什么会和包勉说这些不着边际的话,

    包勉也是如此,他不明白周博的用意,不过即使是会算卦,算出了自己是县令又能怎么样呢。再想自己怎么也是个县令,大小也是朝廷的命官,对方更不会对自己下手了。

    不觉间包勉底气足了一些,“算出来又怎样,你能耐本官如何?”包勉大声道。

    “官?我看你是难逃做个刀下之鬼。如果我没说错的话,你是生在庐州,只可惜你天生是个祭铡星。梦生而来,克死父亲,后来得到了包拯的福荫,才做了个七品知县,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周博道。

    此时的包勉已经是呆若木鸡,周博的话里一句不错,自己的生活经历一一说对。‘祭铡星’三个字徘徊在耳边。犹如闷雷一般劈中脑门。身体瘫软在地,“大师,您说的句句都对,我怎么可能是祭铡星。为什么我就要做刀下之鬼,大师您能不能给我指条活路?”

    包勉瘫软的身子伏在周博身前,已经没有连跪着的力气都没有了。

    星宫转世这一说,在这个年代非常广泛。比如皇帝就是紫微星下凡,有些文状元、武状元就是文曲星、武曲星下凡。

    星宫就注定了宿命。包勉虽然头一听说祭铡星,不过联想到周博所说的刀下之鬼,就知道肯定不会是个好的星宫。

    “此地不是你久留之地,如果你再想打谢家的主意的话,你的死期会提前来临一些。回到你的府衙好好反省吧,如果你能善待黎民或许还有转机。”周博道。在周博记忆中包勉是让包拯给铡的,而至于祭铡一说也是自己随口编的。

    包拯铡包勉是因为包勉在沙县为非作歹,有人到包拯那里把包勉给告了。?.??`c?o?m这叔侄两人的关系非比寻常,包拯能大义灭亲也肯定是痛彻心扉。

    从心里讲周博很佩服包拯,这是记忆中历史上难得的清官。如果包勉能听自己的话改过从善的话自然是成全了他们叔侄。

    再者如果现在就杀了包勉恐怕朱涛那一关就不好过。

    包勉连连磕头,哪里还有白天时的威风。

    如果说开始听到周博的话众人都是好奇的话,现在却都是感叹不已。宋惊涛等人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大哥竟然会算卦,而且能让这嚣张跋扈的包勉跪地磕头,这似乎是太神奇了。

    周博看着包勉的窘态,知道这次说到了对方的心理。可以肯定包勉一定不会再去找谢家的麻烦,既然目的达到了,再留下就没有意义了。

    不再理会包勉,带着众人走出了三楼二号。包勉在后面还想说什么,可是看到杨帆和程宇犀利的眼神。所有的话语都咽下去了。

    “巴嘎....”

    既然双方没有生正面的冲突,起码面上是和平解决,周博带着人手大摇大摆的下楼。

    可是在二楼与一楼的楼梯转角处,周博竟然听到了一声‘巴嘎’。说话的人语气平平。似乎是无意间的一句口头禅。可是听到周博耳朵里可就变味了,心中一动,注意观察刚才那句话是谁说的。

    周博对这样的口头禅可以说是十分了解,只有那个岛国才会有这样的语言。不过这个年代在东北怎么会听到这个声音?

    在下了楼梯之后周博看到了一名男子,四十岁左右的年纪,人中上标志性的胡子。让周博确定这个人应该就是那个国家的。男子正在和立春院的**说着什么。

    看着周博等人下楼,这男子一直盯着周博。脸上虽然似有似无的微笑,可却给人一种阴沉的感觉。

    “哎呦,客官,怎么下来了啊?”**过来招呼周博等人。

    “我们哥几个还有事,下次再来捧场。”周博道。同时从怀里掏出了两锭银子。

    **连忙接过,贪婪的眼神狠狠的盯着元宝,在咬过之后露出了一脸贱笑。

    周博懒得理这**,这种地方也是第一次来,如果不是有事恐怕这辈子都不会想来这种地方。

    越过**,想往外走。可是突然一只手伸到了周博胸前。“朋友,这么早就走了?还没有尽兴吧。.?`c?om”

    与此同时,大厅内的所有店小二模样的人和一些酒客都停下了手中的东西,直直的盯着这两个人。

    “你什么东西?”宋惊涛一见高声骂道。

    “不得无礼”周博回头看了一眼宋惊涛,接着问面前的人“尊姓大名?”

    “郎也。”

    “既然郎先生要请咱们兄弟喝酒,那咱们就别推辞了。”

    周博率先走到一旁的酒桌坐下,他敢肯定,这个立春院一定与这个郎也有莫大的关系。刚才郎也伸手拦住自己的时候,**竟然怯生生的躲开了,而且,周博看到郎也手上有着厚厚的老茧,那种茧如铁一般。

    只有长期干重体力活的人或者是一个刻苦练功的人才会有,不过看这个人的穿戴,怎么也不能与干重体力活联系起来。

    众人不解其意。但也看出店中人员绝非善类,既然大寨主都坐下了,就不需要再有质疑了。

    立春院的几名店小二明显训练有素,三步两走走上了楼梯。

    不过只走了一半又下来了。因为他们看到了包勉和他的随从全部安然无恙的从楼上下来。

    郎也仔细的看了一下包勉和他的随从,微愣的目光慢慢转为不解,他虽然和包

    勉不认识,但是郎也知道这个包勉却是知县朱涛的朋友。今日周博带人来肯定不怀好意,虽然这他们之间的事情与自己无关。但是作为立春院的木有掌柜的,在朱涛那里也是不好交差。

    “您还没有走啊?”包勉越过众人,来到周博面前道。

    周博点头一笑,“有点事情需要处理。”

    “哦,那我就不打扰了。”说完,包勉转身离开了立春院。

    此时郎也看着周博,眼睛里流露出异样的目光,他根本无法想象为何这个与知县有着莫大交情的人会如此忌惮周博。只要没有生不和的事情,郎也就知足了。“刚才在下多有怠慢,还请这位公子赎罪。”说着。郎也对着周博抱拳。

    “客气了不是,如果没有别的事我们就先走了。”周博道。

    “公子请便,如果方便的话还请留下大名。”

    “城中宋府,周博。”

    看着远去的背影,郎也不断叨念着‘宋府,周博’。不知为何,虽然仅仅是一面,他就感觉到周博绝非是等闲之辈。

    郎也是这家立春院的幕后掌柜的,在关东像这样的‘院’他还有很多家。郎也对海丰县内有名的人士都了如指掌,他虽然知道宋府。可是这周博他还是第一次听说,摆手唤过属下,低声道“把这个周博的底细给我好好的查处来。

    直到出了立春院走了很远,周博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自己也没想到包勉的事情竟然被自己几句话就轻松解决了。不过这个郎也,周博知道他可不是一般的商人。

    “哈哈,大哥,没想到你也会占卜之术,小弟真是佩服佩服。”宋惊涛不无戏谑的说。

    “就是啊,没想到周博还会这一手。你也给我算算,看看我是不是什么紫微星转世,说不定以后我也能当个皇帝。”程宇说。

    “蝲蝲蛄光会盗洞哪会嗑酱杆,我也就是瞎说的,没想到赶巧蒙对了。”周博摇头一笑,说道。包勉的事情是因为周博这个后来者听说过他的历史,也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对包勉说的那些不切实际的话。当然了,现在还不想告诉大家自己的真实身份。

    周博说是蒙的,大家自然不能相信,既然不想说,大家也不好在问了。

    话锋一转,周博说道:“宋惊涛,你知道那个叫郎也的是干什么的么?”

    “没听说过,以前好像见过这个人,他应该不是本地的,怎么了,大哥?”

    “派人查一查这个郎也,他肯定不会是个普通人。”周博道。

    “估计他也是立春院的店主吧,能有什么不普通的。。。”宋惊涛不解的说,“呃,大哥,我记得关东十家势力中有一个老大叫郎也,该不会。。”

    闻言周博一愣,郎也的身形表情在脑海中重新过了一遍,面色越加凝重。“如果没猜错的话,此郎也就是彼郎也。”

    宋惊涛心中一惊,暗道一声好险,刚才自己还骂过这个人,幸好当时大哥在场,使得自己没有惹出事端,不然的话这郎也可不是宋府能对付的了。

    “是不是都无所谓了,跟咱们还没有一点关系,回府吧。”周博道。

    今日周博还觉得无所谓,可是日后这个郎也却与周博有着不解之缘,当然,这是后话。

    回府后都已经是半夜了,周博看着自己屋里的灯光,不想也知道肯定是小娇还没有睡。

    周博怕小娇已经睡着了,轻轻的推开房门,昏暗的房间内小娇正在对着烛光呆,不觉间周博心中一阵伤感,此时的小娇彷如盼夫归来的柔情女子。

    “少爷,您回来了。”寻着门声望去,正是自己等待的周博。

    “嗯,这么晚了,就不用等我,早点回房休息吧。”

    “嗯,你也早点休息吧。”小娇黯然的说。这段时间虽然宋府的事情她不太了解,不过也能看出周博是在做着一些危险的事情,每次周博外出小娇都会在周博的房里等他,直到回来为止。

    这个一直都是对自己不冷不热的男人已经深深的占据了小娇的心,小娇真的很害怕有一天周博回不来了,所以每次都是看着他回来才能安心入睡。

    次日清晨,用过早饭后周博正在大厅里喝茶,家丁报知包勉起早的就离开了海丰县。知道包免离开,周博也放心了,吩咐人去给谢府送信,叫他们不要再担心了。

    不一会,又进来一家丁报事“少爷,门外来了几个县衙的人,说有事见你。”

    周博一愣,不知道为什么衙门的人会来找自己,不过肯定是与包勉的事情有关。虽然只是个七品知县,但在海丰县也算是个土皇帝,周博不敢怠慢,道“让他进来。”

    一会的功夫,有家丁引进来一个中年男子,一身缎子裳衣,头戴方巾帽,略显富态,满面红光。单看这穿戴就知道这人身份不低,不等周博开口,那人道:“在下是朱县令手下的师爷吴立,今日奉县令之名,特来邀请周公子过府一叙。这里是县令大人写给您的书信。”

    接过书信,周博不解的看着吴立,想不通为什么县令会找自己,而且这个师爷在衙门里也算是个不小的官,现在对自己却是毕恭毕敬,周博问道:“不知县令大人要见我有何事?”

    吴立再次施礼,道:“这些事我就不得而知了,不过看过书信就应该明白了。”

    周博点头,拆开手上的信件一看,顿时无奈了。

    这信上写的很简单,封面上是宋府周公子亲启。内容是“久闻周大师大名,却素未谋面,今日特在府上摆下酒席,想与周大师结交,还望能来赴宴。”

    碍于这位师爷在场,周博不敢笑,不过这封信属实让他汗了一把。“师爷,你先回去通禀一声,说我随后就到。”

    “好的,周公子,在下告退了。”吴立告退,由管家宋福送出门去。

    “大哥,县令找你有什么事?”宋惊涛问道。

    周博将信件递给宋惊涛。

    看完信件宋惊涛哈哈一乐,“大哥,这是好事,现在你也算是出了名了。”

    “哎!哥哥我哪会什么占卜之术,如果不小心热闹了县令,可有咱们哥几个受的。”

    “那你还答应的那么痛快?”

    “不去不行啊!你去打听一些县令的信息给我,越快越好。”周博道。(未完待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