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5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好,什么河北山,什么县府衙门,想和我作对的下场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死。??`”说完话周博沿着街道向前走去。

    周博的话语充满了坚定,不容置疑。看着周博幽深的背影,莫名的变得高大了许多。尤其是最后一句话,让两个人感到了一丝兴奋。

    聚将鼓‘咚咚咚’响了一通,宋府上下一阵骚动,不一会府上所有家丁全都聚集在宋府的待客厅门前。

    门前的台阶上站着四个人,周博、宋惊涛、杨帆和程宇。周博三兄弟从谢府上回来后没有回房,而是直接到待客厅门口,周博重重的敲响了聚将鼓。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在府的所有人都到了,没到的基本都是在外面打探消息的。

    由于是白天,大家基本都是在后院练功,或者是在房里聊天,听到鼓声就赶来了。

    宋府的家丁对聚将鼓并不陌生,知道一定是有事生,原本大青山上的喽啰兵更对这鼓声有所了解,原本在山上的时候总能挺到。

    周博环视一周,现在的人员素质可以说比上次要强的多,一方面是有大青山的加入,另一方面是在府上由程宇负责训练是分不开的。刚要开口说话,就看见一人从后院慢慢走来。

    “哎呦,我来晚了,这是有什么事啊?”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副寨主李立。

    这段时间李立可以说是春分得意,由于身份不同,待遇也当然不一样。每天是好酒好菜,偶尔还会偷偷的从外边领进来个姑娘。周博对此早就知道,只是没有过问而已。

    大家训练的时候他偶尔也去看热闹,对人也是指手画脚,以前的狼狈相毫无保留的表现出来。今天他正在房里睡觉呢,听到外面有鼓声,这鼓声他可听多了,不过那是在大青山。他是副寨主想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没有人管他。

    周博看着李立脸色瞬间就沉下来了,道:“二寨主,劳烦您大驾周某真是罪过。”

    “哪里。。。”李立看着周博的脸色感觉有点不对。说话的语气也不对,不过又想自己怎么说也是二寨主,周博还不能把自己怎么样。“那个大寨主,你这是有什么事吗?”

    周博道:“二寨主,为何全府上下。只有你一人迟到?”

    李立看着周博,只觉得自己身后冒凉风。“大寨主,我刚才在忙事情,所以。。。”

    “一派胡言”没等李立说完,周博就将李立打断。.`“你眼窝红肿,刚才分明是在睡觉。宋府头条家规就是闻鼓必至,这点不会不知道吧?你纵有千种借口,我有一定之规,来人,给我绑了。”

    李立为人胆小怕事。今天一听周博要绑自己,那就是要责罚自己了。这要真是挨顿板子可够自己受的,二话不说‘噗咚’跪倒在地,“大寨主,您饶了我吧,我也是第一次。。。。。。”

    所有家丁看着这一幕都没有动,因为原来宋府上的家丁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而大青山的人都不敢,再怎么说那也是二寨主,谁要是绑他日后准没有好日子过。

    “怎么。我的话没有人听了?”看着众人都没动,周博怒意十足,剑眉高挑。

    见周博真的生气了,宋府上有几个家丁率先走出人群。二话不说抓肩拢臂。事出突然谁也没有准备绳子,把李立的腰带解下,将两只胳膊捆绑在一起。

    李立出杀猪一样的哀嚎,不断求饶。

    “闭嘴”周博大喝一声,同时狠狠的踢出了一脚。这一脚可以说是用足了力气,正踢在李立的脸上。

    李立在也没有出声响。有的只是顺着嘴角流出的粘液,还有两个颗粒状的东西。

    周博的一脚把在场的所有人都给震住了,包括自己的两个兄弟和程宇,更不用说是底下的家丁们。原本有人还在小声议论些什么,可是现在变的鸦雀无声。

    “刀。”周博缓缓伸出右手,他的手并没有伸向某个人,而是随便的从身体的右侧抬起。

    身后的宋惊涛会意,把自己的青红宝刀放到了周博的手上。

    一百多双眼睛直直的盯着周博,虽然他们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但是还是不敢相信,毕竟那个是二寨主。

    一道红光闪过,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李立的人头直接被周博砍下。

    只见周博左手拎着人头,右手的刀上残留的血迹慢慢的下滑,没有丝毫感**彩的道:“我想大家也能知道,河北山的人一直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今后的日子会很危险,这样的伙伴我觉得他比自己的敌人更可怕。出来没点道义怎么能行?从今以后,我们宋府不想再受人打压,至于李立,就算是一个祭奠天地的仪式吧。”

    大家看着周博,莫名的感到了一丝的兴奋。不得不说,所有人都不喜欢李立,而且很多大青山的人员私下也曾议论过李立,若不是那日一战他率先投降,大青山的人也不会投降。

    周博的身影在这一刻显得高大了许多,还哪有与这年纪相当的不因世事,多出了些许沉稳。.?`

    从周博的身上,大家似乎得到了许多追求已久的却从未得到过的东西,那种强的凝聚力骤然诞生。

    “大寨主,我愿意追随您。”说话的是一名原来的大青山的喽啰兵,同时双膝跪倒。他没有丝毫的做作,而是出于真心实意。这人原本在大青山的时候负伤了,当时身为大寨主的周博为他包扎的伤口,他是真的被周博感动了。

    看他跪倒,其他人也都接二连三的跪下了,口中高喊,以明心意。

    周博点点头,这比自己预期的效果要好的多。

    李立虽然迟到了,但是也不至于把他杀了。只是这个人周博早就想除掉了,碍于大青山的人心,一直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今天算是找到个机会了,除了李立,振振军威。

    周博对手下的人员做出了一些小小的调整,分出三十个精明的人给程宇。让其负责侦查工作,主要的对象就是河北山。虽然无法进入到河北山,但是只要河北山有大队人马出来,肯定不会错过的。

    其余的人员就交给宋惊涛和杨帆负责。

    而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全力侦查包勉和县府衙门的动静。

    人分三头。衙门附近和谢府附近都派去了人手暗中观察,同时也分出一批人手在县城中搜寻,看看包勉是不是还在县城中。

    派出去的人手纷纷回来报

    事,称‘府与县府附近没有任何动静,包勉可能是在县衙内或者是还在县城中。

    天色昏暗夜幕降临。还是没有得到一点可靠的消息。伙房已经做好了饭菜,到点开始用饭。

    “报,少爷,我们现一伙人进了立春院,为的是一位公子模样的人,看样子不像是本地人。”门外跑进一个男子,单膝跪倒。

    周博点头,称呼自己少爷的都是宋府原本的家丁,他们常年在海丰县居住,对县上的人也都有所了解。既然他说没见过,基本就可以确定不是县内的人。

    “你可看清对方长的什么模样。”

    “禀少爷,那人二十五六的年纪,个子不小,好像还有点水蛇腰,至于模样,我离的远没看清,他的随从各个都是彪形大汉。”家丁如实俱答。

    “好了,你先下去吧。”

    通过家丁的描述,基本可以确定就是包勉。‘这小子色心真是不小。’

    天交定更。立春院今天异常火爆,不过**可没有想象中的高兴,因为她现今天来的所有都不是善类。虽然每天来这个地方混的都不是什么好人,不过阅历十分广的**似乎嗅出了浓重的火药味。

    这些人确实有些与众不同。尤其是后来的这一波,把立春院当成了酒店一样,只是吃饭喝酒,至于其他的。。。既然有周博在,就没有人敢提出非分的想法。

    立春院上下三层,一楼是大厅。**在这里招呼客人,二楼三楼都是单间。单间里十分宽敞,不但有酒桌,还有床,这才是这个地方真正吸引人之处。

    此时周博等人正在二楼的十号房间里喝酒,彼此相敬不亦乐乎。至于旁边的几个女人,大家都不约而同的视而不见。

    忽然门被推开,一青年男子进屋低声在周博耳边说;“寨主,我们已经确定,三楼二号房的就是白天在谢府闹事的包勉,他带来的随从有二十四人,分别在一三四五房里。”

    周博眼睛一亮“兄弟,包勉在三楼的二号房里,走吧,咱们上去。”

    宋惊涛、杨帆、程宇等人都在屋里,除此之外还有几个家丁,周博给下人一个眼神,其中两名家丁会意,留下来陪屋里的女人。

    二楼房间虽多,但是走廊里几乎没有人,偶尔也只是个店小二的模样的人经过。宋惊涛低头咳嗽了一声,附近几个房里不约而同的走出了不少宋府的家丁,不过他们的衣着都十分讲究,任谁也不敢说他们是家丁。

    周博伸出三个手指,也不言语,众人从楼梯上了三楼。

    三楼的走廊里正由两名公子模样的人闲聊,时不时的出异样的笑声。看到周博等人上来,笑声不断,冲着周博点了点头,并用手指了指身旁的几个房间。

    三楼的房间一到五号全被包勉包了,今天他可是十分高兴,因为很快就可抱得美人归了。他现在是打定主意,只要三天期限一到,自己就到谢府提亲,如果到时候谢府还要反对的话,他可不介意强抢民女。

    众人站在三楼的走廊里,周博简单的分配了一下人手。报事的人已经告诉他了,二号房间里只有包勉自己在房里,至于他的手下,基本是平均分在一三四五号房里。

    周博简单的分配了一下自己的人手,让手下的家丁看好除包勉以外的几个房间,待会无论出了什么事,都不能让包勉的手下出来,而且不能伤人性命。

    这些带来的家丁基本都是原来大青山上的人,他们不解为什么不能伤人性命,但是既然当家的这么说,自己照办就行了。

    在包勉门前,周博本打算敲敲门,可是当手放到门板上的时候,门轻轻的动了一下。周博不由的哈哈一笑,既然门都不锁,还敲什么门。

    周博带着宋惊涛等人推门而入,引来屋里包勉一阵牢骚。

    “打扰本少爷的好事,没看正喝酒呢么?”

    包勉此时正在房里饮酒,身边有四个年轻女人陪着,由于是背对着门口,包勉以为是自己的随从进来了。可是正给他喂酒的女子看见了周博,尤其是周博身后的程宇和杨帆,身材魁梧,手拿兵器,凶神恶煞一般。端着酒杯的手一抖,不小心把酒洒在了包勉的身上。

    此时包勉还不知道是周博等人进来,只顾着与几位女子调戏。女子将酒洒在自己身上也不在意。

    周博眉头一皱,不觉间厌恶至极。

    女子一直盯着周博等人,眼神直,此时包勉才现倪端。

    “你们是干什么的?谁让你们进来的?”包勉回头质问。

    周博回身关门,插好门闩。对着包勉微微一笑。“陪你喝酒的人。”

    包勉看着事情不对,心中一凛。“来人,来人啊!”

    包勉的声音过后,只听隔壁的房间传来了一阵混乱的声音,不多时又平静了下来。

    没有理会包勉的怪叫,周博走到包勉身旁,随便抽出一把椅子坐下了。对着四名女子挥一挥手“到床上坐吧。”

    四名女子已经吓得体若筛糠,颤抖着走到了床边坐下。

    “你以为你的随从能过来吗?”周博问。

    包勉心中一动,随即明白了,随从的死活现在还不能确定,不过肯定是过不来了。不过包勉也是个七品县令,大小世面还是见过不少的,心中害怕,面上强装镇定。“朋友,我们似乎没有什么仇怨吧?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周博点点头:“我们是没有仇怨,但是谢府似乎与阁下没有仇怨吧?”

    一听这话包勉就明白了,这些人一定是谢府找来的,暗叹虎落平阳被犬欺,若是在沙县,抢个女人哪能费这般周折。

    白天的时候谢府贴出来告白的时候,自己就吓走了一伙,没想到还有人敢顶风上。“朋友,这样,谢府的亲事算我做错了,我以后也不能再找谢府的麻烦,这事咱们就这么过去了,你看怎么样?”

    周博盯着包勉,看着包勉眼神左右摇摆不定的眼神,周博怎么能相信他的话。如果现在想杀了包勉简直可以说是易如反掌,可是那样做的话县府衙门也很容易查到自己身上。

    “包县令?”周博随口问道,似是随意。(未完待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