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5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宋惊涛传来消息之后,程宇就知道己方该动手了,他只是想把河北山暗中派来的暗哨全部解决,而周博,却是要杀上河北山。

    此去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歼灭河北山山寨附近的一个据点。这个据点离河北山很近,就相当于河北山的头道门槛。河北山山寨建在比较深的山林处,而这个据点起初也只是给巡山放哨人员居住的地方。

    因为河北山每天派出去巡山的人员就有五六十人之多,索性就把这个据点留人驻守,巡山也比较方便,如果有意外情况的话,这个据点可以抵挡一阵,好给后面的山寨通风报信,让其做好外犯的准备。

    此时的宋府想要全面的与河北山抗衡是完全不可能的,纵然是杨帆和程宇可以以一当十,但是手下人敌损一千我损八百也不是周博想要的。

    随着周博的一声“出发”,宋府中的数十名黑衣人瞬间消失在黑暗之中。

    河北山散布在宋府附近的眼线有十六名,这十六名基本都是用小商贩来掩盖自己的身份。宋惊涛对自己附近的东西都十分了解,贸然的多出来这么多个小商贩怎么能逃出他的法眼。

    既然想行动,那么首先就要解决这些眼线。

    在手下人的指引下,周博等人来到了宋府附近的一个小店铺门前。这个店铺挨着马路建造,看着十分小,大概在二十平左右,门扇紧闭,有一个窗户半开着。“就是这里么”周博问道。

    “嗯,这里有五个。”宋惊涛说。

    “去敲门。”

    宋惊涛走过去,紧接着就是一阵急促的叩门声。

    不一会,屋里传出了声音。“谁啊”听着声音又些嘶哑,应该是已经睡下了。

    闻言宋惊涛心中一乐,看来河北山的哨兵是死催的,出来当暗线还敢睡觉,真是自寻死路。放缓声音道:“我是来买烧饼的。”

    “没有。谁还五经半夜买烧饼,早都t完了。”屋里的声音有些暴躁。

    “我还没吃饭呢,现在酒楼都关门了,你看看能不能卖我点烧饼。我可以多给钱的。”对于对方的粗话置之不理,宋惊涛把自己的声音放的更加低缓。

    “我。。。”

    刚才屋里说话的人已经不耐烦了,他们只是河北山拍出来的哨兵,白天以卖烧饼的身份来掩盖自己。在这里不分昼夜的监视着宋府让他们有些疲乏,而宋府却没有丝毫动静。让他们产生了怠慢心里,所以今天早早的就睡觉了。

    现在却有人来买烧饼打扰了他休息,自是气不打一出来,刚要开口大骂却被一只大手捂住了嘴巴。紧接着有人在耳边小声说:“他能多给钱,咱们就把钱收了吧。

    此时屋里的五名眼线已经被宋惊涛的话给吵醒,只是懒得搭理宋惊涛而已,其中一人听到多给钱后顿时起了杀心,才打断搭话之人的谩骂。

    五个人顿时来了精神,烧杀抢劫自然是他们的老本行,不想出来当暗哨也能捞点外快。相视一笑,抽出褥子底下的钢刀。

    透过窗户一看,窗外只有宋惊涛一人,心中更是高兴。“好吧,看你挺可怜的,正好还有几个烧饼,就卖给你吧,等我给你开门。”

    退下门闩,道:“你进来吧...”

    “噗”

    开门的男子话还没有说完,一把钢刀已经插入了他的胸膛。直到那股冰凉惯透了胸膛,他才把眼神从宋惊涛身上移开,移到自己面前的黑衣人。张张嘴巴似乎还要说点什么,却再也不能说了。

    拿刀的人是宋府的教师爷付海清。刀法在宋府上可以算的上是第一了。这把钢刀的力度掌握的很好,在刺透对方后就不再加劲,使得对方依然站立在门口。

    后面的四名男子持刀准备埋伏在门后,却发现前面的人只是站在门口,不走也不说话。四名中的一个不解,“你干什么呢”同时。推了一下门口的男子。

    在他的推动下,门口男子已经无法再站立了,直愣愣的倒了下去。

    “啊”

    面前的景象让四名男子同时一惊,这个变化太突然了。还没从惊讶中清醒过来,付海清的钢刀再次出动,刺向了最近的一个。

    “噗”

    又一人应声中刀,直到此刻剩下的三人才意识到对方是敌人,手中的钢刀下意识的砍出。不过已经太晚了,付海清在斩杀第二人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后退的准备。几乎是在刺中对方的瞬间,身体就迅速的向后撤离。

    屋里的三人大怒,在还没有弄清对方是谁的情况下就已经死了两人,这是在当山贼后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

    三人爆喝一声冲出门外,可是当他们出来后身体有迅速的僵住了。付海清就在自己的面前,也许三个人用力挥刀,一定能将对方击杀。平时如玩物一般的刀此时在手中好似千斤一般,再也提不起来了。

    电光火石之间三人同时倒下了,在他们倒下的时候才发现,身后也已经埋伏了许多敌人。

    其实就是一墙之隔,门里门外都是有人埋伏的,只是付海清技高一筹,河北山的人太过大意,才中下埋伏引来杀身之祸。如果它们能提高警惕的话,从店铺的另外的窗户逃走,周博是不可能带领人手去追杀他们的,而且可能这次偷袭河北山据点的行动都会因此而取消。

    付海清走到周博身边沉声道“周哥,五人全部解决。”

    “辛苦了,我们继续下一处吧,走”周博道。

    周博摇头苦笑,没想到河北山的暗哨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就敢如此的大胆,一点警惕的心理都没有。真不知道是河北山没瞧起自己还是管理上有问题。

    这五个人的死只是抛砖引玉,剩下的十一名河北山的哨兵所在的地方要比这五名的地上远一些,更是没有丝毫的防备,被周博所带领的人员全部杀了。

    夜幕笼罩着整个大地,月亮如银盆一般高高的挂在天上,轻松的解决掉河北山的十六名暗哨,所有的人员都心中窃喜。这段时间大家心中一直忌惮河北山,人的名树的影。单看河北山的实力就够一定的分量。而那些原本是大青山的喽啰兵的人更是高兴,虽然大青山也是自成一体,但是也没少受河北山的欺负,今天可以说是报了以前的仇。

    数十人从黑暗中来。踏过这不平的道路,浮起了一趟灰尘,又消失在黑暗之中。

    不光是手下人员,就是周博这在武艺上只是

    个半吊子的人,也觉得河北山似乎没有想象中的强。甚至有点不堪一击。

    河北山并不算远,也就是转眼间功夫,就来到了河北山脚下。

    树木遮阴下的小路通往远处的黑暗,连绵不断的山峰就好像一个无尽的黑洞。手心的汗水在衣服上轻轻一擦,此时周博也是有些激动,低声道“大家小心,现在开始就是河北山的领地了,不要发出声响,一面打草惊蛇。”

    “是”听到周博的吩咐,一名家丁连忙称是。话一出口瞬间找来了数十双恶狠狠的眼睛。“呃。。。寨主,对不起,我有点激动了。”说话之人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跪倒周博前赔礼。

    周博扫过一眼,迟疑了一下,“起来,下次机灵点。”

    那人还想开口道谢,却又瞬间停止,双手捂住了嘴巴。

    冷冷的看着说话的人,周博没有在说什么。而是对着所有的人挥了一下手,表示继续前进。有了上次进攻大青山的经验之后,程宇和杨帆很默契的带领一票人开路,他们的职责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扫灭路上的眼线。

    先前走的是大路。虽然只是土道,但也比较平坦。现在要注意不能被对方发现,小路都不敢走了,程宇等人偷偷摸摸的进入山林中。

    有了程宇等人的开路,周博很放心,带领着人手慢慢的跟随。距离并不太远,以免发生事情了可以有个照应。

    终于穿过了一片小树林之后,周博再次与程宇等人碰头。

    前方三十米处就是河北山的一处据点,附近的树木早就被砍伐,露出了一趟房子,虽然是黑天,也能在月光下看出房子的轮廓。

    这个据点当道所建,四外全是树木。据点的根基突然变陡,虽然围墙只有两米高,但是看着足有三四米高,大门紧闭。简单的看了看这个据点的地理位置,周博点头,看来这个监督建造据点的人头脑可不是一般。

    周博之前看过河北山地理位置的草图,这个据点就是河北山的头道防线,与河北山之间大概有两三里地的距离。无论什么人想攻打河北山,都要经过这个据点,而河北山会凭借着这个据点的地理优势给敌人沉痛的打击。在据点失手之前又可以迅速撤离,回到河北山本部,进行二次防守。

    “周博,看这河北山的地势,想要攻打可是没有那么容易,咱们还要不要打”程宇不无担心的问道。

    周博犹豫片刻,看着斗志满满的喽啰兵,如果现在要是下令撤退的话,会让刚刚建立起来的威信和信心一落千丈。钢牙一咬,道:“没事,一帮乌合之众,不足畏惧,上”

    言罢,周博倒提钢刀,率先走出了人群奔向据点。

    宋惊涛拍了下程宇的肩膀,道:“我说程大哥,你怎么就怂了呢上吧”说完也不再理程宇,紧跟着周博冲向了据点。

    程宇也只是担心一下,被宋惊涛一说顿时有些羞愧,紧随其后冲了上去。像程宇、杨帆、宋惊涛等人都是不怕死的主,从来都是唯恐天下不乱,哪还能嫌事小。底下的家丁们更是如此,从他们出来混的时候就把生死抛开,现在又有这些个强人带头,更是奋力向前冲。

    数十人一同行走,产生的声音自然不小,周博回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众人都会意,放慢了脚步,高抬腿轻落足,让声响保持在最低状态。直到围墙底下,大家才停住了脚步。

    在墙下听了一会,院里没有任何动静,在周博刚想下命令的时候,脸上不由得一僵。来的时候为了掩人耳目,不敢骑马徒步而来,如果也是徒步回去的话,半路遭到河北山人的追杀岂不是要全军覆没。迟疑了一下,道:“大家记住了,这次攻击如果发生了意外,大家就迅速跑进山里,明天再瞧瞧的回府。”

    众人点头。

    围墙凭借着地理的优势,足有三米多高。可是在无人骚扰的情况下是根本难不倒这些练武之人的,两人互相拉手,形成了一个简单的梯子,第三个人只需踩着这两个人的手就能轻松的跳到围墙上。

    围墙里面的地势比较高,众人飘身落下,没有发出声响。“杀光所有的敌人”周博低声道。

    这个据点并不大,中央是一个待客大厅,就相当于一个比较大的会议室一样,这个在晚上是用不到的。后院的一趟房子才是据点人手休息的地方。

    程宇道:“周博,咱们先从哪里开始”

    周博对这里也不熟悉,手下人搜集到的情报也并不准确,犹豫了片刻,眼中一亮,道:“擒贼先擒王,咱们先抓个人问问这个据点的头目是谁。”

    “那咱们怎么抓呢”程宇不解的问。

    周博嘴角一挑,悠悠的道:“这么多人,一会就有出来的。”随着周博的奸笑,数十人消失在院子中,找好了隐蔽地点。

    休息的房门忽然打开了,摇晃着走出了一个身影,对着月光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慢吞吞的走到了围墙边上。中衣轻轻一拉,小小的水流倾泻而下。

    那种畅快淋漓的感觉还没有达到极点,却被一股冰凉忽然打断,一把钢刀此时已经架到了他的脖子上。起夜的男子心中突然一凛,刚要大喊,一张大手捂住了他的嘴巴。

    出刀的是付海清,捂嘴的却是杨帆。这两人身手都十分敏捷,一个以刀法见长,一个以力量见长,付海清虽然出刀,但并没有伤害到对方,反倒是杨帆,手上轻微一用力,对方险些昏过去。

    被抓的男子此时已经看出对方来着不善,轻微的挣扎了一下就把手举起来,表示自己投降,愿意合作。

    等了半天终于有人上钩,周博等人才从隐蔽的地方出来。看着这名你男子,周博道:“如果想活命的话,就老实点,我问你什么你答什么,好么”

    看着突然间冒出来的数十人,河北山的这名男子也是吓的半死,木讷的点点头。

    看到了他的点头,杨帆放开了对方的嘴,却又瞬间抓住了对方的喉咙。这男子嘴里发出了“呼呼”的声响,含着鲜血的口水从嘴角流出,淌过了杨帆的手臂。

    “你们这个据点谁是头,在哪间房子住,如果说实话我就饶了你一命。”周博沉声道。

    男子嘴巴大大的张着,手胡乱的挥动两下,又指了指抓住自己脖子的那双手。杨帆手上的力度过大,对方无法说话。在得到了周博的同意后,杨帆才把手上的力气放缓。未完待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