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5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是啊,这里的空气要比屋里清新得多。┟╪┠╡┟╪.。”周博道。

    “你叫周博是吧,怎么以前没有听过宋元外有你这么个义子?”刘星宇道。

    周博眉头一皱“我父亲与干爹是磕头兄弟,我也是最近才来投奔的。”

    刘星宇微微点头,也只能有这样的解释才符合逻辑。“我睡觉去了,做够了寨主就好好回去当公子哥去吧,寨主可是不好当的啊。哈哈~~”

    看着刘星宇远去的身影,细细的回想着他的带有戏谑的话,周博心中凝重

    。他说的话似乎是在劝自己早点放弃大青山,难道他是想告诉自己河北山不会放过自己?可是这不应该出自河北山的人之口,至于他所说的以前没听说过..看来河北山很早就在注意宋家啊。

    微风使周博打了个寒战,起身回到了李立给自己安排的房间。李立可谓是殷勤至极,本来打算给周博安排到李元的房间住,可是李元的房间已经破损,李立就将自己的房间让给周博自己搬到别处住。

    看着疲倦的周博,李立安排好后就告退了。可是李立走后不久,宋惊涛、杨帆、程宇又进来了。宋惊涛把人员安排的事情大体说了一遍,周博对这些事并不感冒,只是点头称好。

    宋惊涛犹豫了半天,还是提及到了真正的想法。“大哥,我们真的要接手大青山么?”

    周博苦笑,他带领人员杀上大青山完全是想给自己的干爹报仇,可是现在接手大青山却完全是想自保。如果不是觉得河北山有意打宋家的主意的话,他根本不会管大青山。

    “兄弟,现在不是我想接手大青山,是河北山在逼着咱们接手,用不了多长时间河北山就会对我们下手,而我们现在也要依靠大青山的实力才能自保。”

    东方刚刚泛起鱼肚白,周博就已经起床了,可以说这个夜他没有睡好。眼睛红了一大圈。本来回房就比较晚,派出去的探子一次次的回来,报知河北山的人都已经回到河北山,而河北山看着没有动静。周博才放心。

    宋惊涛、杨帆、程宇等人更是一晚都没有睡,为了安全起见,周博决定将所有的财物搬到宋府中,毕竟在县城内有官府,河北山就不会轻易的来袭。为此宋惊涛等人整晚都在整理财物。

    海丰县的清晨今日变得格外热闹,一行人马正在穿街过市,停在了宋府门口。车上的东西都用布蒙着,过往的行人都投来羡慕的眼神。

    这就是宋家的实力,家丁上百,金银无数,骡马成群。如果行人知道这些人中大部分都是手上沾满鲜血的汉子,恐怕就不会这样观看了。┢╪┝╪┡.(。

    老管家宋福早早就在门口等候,昨晚少爷已经派人送过信,成功的为老爷报仇。高悬的心总算放下了。今天看几位少爷平安回来,没有受伤,更是心喜。不明白少爷为什么还带回来这么多人还财物,也不敢细问,赶紧把众人迎进府内。

    大青山上的人更是高兴,在山上的生活枯燥无味,早就过够了。

    周博把所有人都安排在后院居住,并下令没有他的允许,大青山的人员不得擅自出门,全在后院练武。所有人都明白。来的时候虽然是扮成了宋府家丁的模样,但是若是出门叫人认出来,可就是杀头之罪。

    和这些血腥的汉子在一起相处,周博总觉得不舒服。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宋惊涛等人处理。

    不过好在宋惊涛等人的武艺都是出类拔萃的,在绝对实力面前,这些喽啰兵都是很惟命是从。

    回府之后周博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却又没想起来。困意来袭管不了那么许多了,但当周博打开房门的时候他知道少了什么----小娇。

    小娇正伏在床边谁着了,头凌乱。绣眉时而微皱。

    看来小娇应该是彻夜未合眼,不然院中的杂乱声早就把她惊醒。“哎!这小丫头,看来真该早点给她找个婆家。”

    不忍打扰小娇,把被子给小娇披上,周博趴在桌案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开门声把周博惊醒。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宋惊涛和杨帆。宋惊涛和杨帆看到屋里二人同时一愣,周博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起身走出房间。

    “大哥,小娇这丫头让你给宠坏了。”

    对宋惊涛的话周博不置可否,二人之间的关系不知如何与两位兄弟说,只好岔开话题。“两位兄弟找我有什么事?”

    “大哥,今天正好是二七,宋福说今天让爹爹入土为安。”宋惊涛道。

    周博点头,“是该让爹入土为安了。”

    宋元外的灵堂始终都没有撤,尸体一直停放在前厅的棺椁里。安葬用的物件早已经买好了,只是宋惊涛等人说要等报仇之后再安葬,所以这些东西直到今天才派上用场。

    葬礼只不过是个仪式,可是从来都没有人把它忽略,尤其是古代,更加注重葬礼。

    宋府上下,全身皆白。周博三人跪倒灵前,点燃三根香插在香炉内。“爹,孩儿给您报仇了,您老可以入土为安了。┝═┝╪┝.。”三人再次的磕了三个头。

    虽然周博一直说要从简办丧,但宋元外的葬礼还是办理的很阔绰。单看宋府上下一百多人出丧,这葬礼就简不了。

    头前是鼓乐手仪仗队,作为宋元外唯一的亲生儿子,宋惊涛在前扛灵幡。其后是三十二杠抬的棺椁,尾随的是家眷。

    买路钱如雪花般的飘洒,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奔向大青山。大青山属于海丰县境内,算起来也该归到长白山山脉里。宋惊涛本不想将父亲安葬在大青山,可是母亲早年去世的时候就安葬在大青山,必须要二老合葬在一起。对此不得不说生有处死有地。

    随着最后一锹黄沙,父子再想见面就只有在梦中了。

    河北山贾信的房内,贾信一一的听着探子的回报,眉头皱的彷如麻花一样。

    退走探子,屋里只剩下贾信和吴京了。贾信斜了吴京一眼,从昨天晚上吴京回来之后把前后话一说,贾信顿时火冒三丈。他没有想过事情会展的如此顺利,而吴京更该趁胜追击。直接灭了大青山上的人和宋府的家丁。

    在他看来能成功拿下大青山完全是自己山上人的能力,宋府上的人员不过是家丁,根本不堪一击。如果当时吴京带人灭掉大青山和宋府人员,完全可以说成是两家厮杀。最后完全可以说成是两家厮杀最后惨死,即使是关

    东会过问此事,也不会认为其中另有隐情。

    至于吴京所说的杨帆等人的厉害,不过是这个二寨主当惯了军师,胆小怕事而已。现在宋府有大青山人员的加入。又搬回海丰县内,再想下手又谈何容易。

    吴京有些不寒而栗,现在他才意识到,自己岂止是不被信任,在贾信身边随时会有生命危险,因为他刚刚分明感觉到了杀机。

    “大寨主,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呢?”

    “一切事情等关东会过后再说,刚刚收到乔恩的来信,今年的关东会会在八月十五举行,在此之前我们做任何出格的事。”

    海丰县内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一切都像未生过一样。大青山一战谁都没有对外透露消息,当然,这又能隐瞒多久呢。

    答应给和北山的银子早早就送到,还带去了一封周博的信。信上言语很谦逊,先谢过贾寨主等人的帮助让自己父仇得报,再者表明自己只不过是个商人,对大青山没有兴趣。

    贾信看过信上对自己恭维的话十分受用,而且一个商人又能有多大作为,坚信宋府唾手可得。

    宋府偌大的家业落到了周博哥三个身上,可是这三人谁都不是经商的料。

    宋惊涛和杨帆借口要训练家丁们练武。把一摊子事全推给周博,对此周博深感头痛。好在老管家宋福对自家的店铺事情都了解,有宋福的帮助,办起事来也容易。

    对河北山的打探一直在暗中进行。可是派出去的人收获并不理想。河北山的巡山喽啰兵不断,想打探也只能扮作樵夫,可是这些乔装樵夫的家丁们也只是在距离河北山很远的地方慢慢的观察,不敢有任何近距离的接触。这样的话河北山内部的动作根本无法现,消息也没有多大的实质。

    同样河北山也没有闲着,一直在派人暗中观察着宋府的动静。但是宋府上下的人员都是深入浅出。任其哨兵众多,也无法看出有任何倪端。

    “周博,这两天咱们府附近的货郎明显增多,而且个个面楼凶相,我看是河北山派来的暗哨,咱们应该怎么办?”程宇道。

    周博闻言心中一动,眉头微皱,河北山上的人监视宋府也是在意料之中,但是被人这样**裸的监视让周博甚感头痛和不安。“嗯,河北山那边有没有什么大的动静?”

    “没有任何动静,不过好像是比以前更加低调了。”

    “哦?”照理说现在自己退居宋府,河北山有独霸一方的趋势,他们不应该行事低调的。“有多低调?”

    “据手下人手,河北山上的人好像在近期都没有任何大的动作,似乎是在忌惮什么。或者。。。”

    “或者什么?”

    “或者河北山对我们根本就没有凯觑之心。”

    微皱的眉头慢慢的舒展开,眼神随即变得更加深邃,“难道是我们高估了河北山?不能,如果对我们没有凯觑之心的话就不会暗中监视我们了,这其中定有隐情。”

    两人陷入了沉默,河北山对宋府没有凯觑之心也只不过是程宇的猜测,但是他内心还是认为河北山是在凯觑宋府,这也只是他的直觉,在经历过诸多生死历程之后,他对这样的感觉很熟悉,也很肯定,而他所说的话也不过是想让周博安心罢了。

    在接手大青山之后程宇现周博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变得沉默与深沉了,他知道,周博变成这样完全是因为压力,因为他时刻在考虑着整个宋府的安危。在程宇眼里,周博就是自己的兄弟,一个需要自己照顾的兄弟,他不想让周博继续的戴着伪装的面纱去做人。

    “大哥,我得到了最新消息。”宋惊涛走入待客厅,急切的说道。

    “什么消息?”周博闻言抬头问道。

    “大哥,我得到了可靠的消息,今年关东会会在八月十五举行,到时候十五位关东的大哥会齐聚一堂商议事情。”宋惊涛道。

    “说重点。”

    周博的一句话让宋惊涛有些不知所措,随即道:“贾信也在被邀之列,如今大青山的事情还没有传开,贾信行事一定会异常低调,不然的话在关东会上大青山之战如若暴漏,以后还能不能有贾信这个人就很难说了。”

    周博眼中一亮,在与程宇的眼神交汇处产生了共鸣。河北山现在是在忌惮关东会,这个应该就是河北山一直只是暗中监视而不采取任何行动的原因了。

    “程大哥,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干点什么?”周博悠悠的道。

    闻言程宇脸上一浮出了一丝笑容,点头道:“有这个必要。”

    “哈哈~~~~”

    宋惊涛眼睁睁的看着两人,真搞不懂刚刚明明是愁容满面,现在又放声大笑,莫不是最近紧张的形式把两个人给逼疯了?“我说,你们两个笑什么啊?”

    “哈哈,宋惊涛,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先把河北山的暗哨解决了吧。”

    闻言宋惊涛也跟着笑了起来,经过程宇提醒,他也知道现在是动手的好时机,暗叹自己怎么连这点事情都想不通呢,看来还是自己的江湖阅历太少。

    “不只是这么简单,如果不让河北山吃点苦头的话,关东会一过,我们照样好不了。”周博道。

    “啊?那..那我们要怎么做?”

    “河北山不是有一部分人马在山寨旁驻守么,今晚就把这里端了。”

    宋惊涛和程宇仿佛看怪物一样看着周博,面部的肌肉有些僵持,蓦然间现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青年,勇气与魄力要比自己强上百倍。

    夜色袭来笼罩着整个海丰县,空气还是那样的清新,即使是在县城中,也丝毫感受不到空气被污染。月亮虽然已经失去了那圆圆的轮廓,却还是十分明亮。

    宋府还如往常一样,早早的关门熄灯。二更的帮声在街道中早已消失,漫长的街道犹如死灰一般。

    宋府的后院中聚集了一帮黑衣人,浑身上下全是黑色,仿佛要融入这个时间一般,但是如果注意到他们手上的钢刀,就不会有人这样想了。

    “出。”

    周博简单的吩咐了一下,之后下令出。

    现在河北山十分忌惮关东会,周博知道这个才是一个大好的机会。既然无法打消对方凯觑的念头,那么只能用最直接的办法来解决,让所有的威胁全部消失。(未完待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