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5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人正是大青山的副寨主李立,李立好半天才明白,跪在地上的身体险些瘫软下去。╞┡╡.<。在人群中爬了出来“好汉,我是这里的副寨主,李立,好汉饶命。”

    看到此人周博才明白为什么大青山上的人会轻易的投降,因为最先放下武器投降的不是别人,正是大青山的副寨主李立,对此人多了一份鄙视。

    “哈哈~,李寨主,你言重了,快快请起。”说着,周博走下了座位,来到李立身旁,将李立掺起。“李寨主,我说过,李元是我们的仇人,其他人我们是不会加害的”。

    听到周博的目标只是李元,李立顿时松了一口气,内心的恐惧也减了几分。

    “李寨主,快快上座。”周博说。

    李元听到这话又跪下了“好汉,那我可不敢,您放过我吧。既然你们抓住了我们的大寨主,那么这个寨主应该由你来当”。

    再次掺起李立,“李寨主,从今以后,副寨主的职位还是由你来担当,你看如何?”

    “不行,有你们..”李立本想推脱,可是在周博凌厉的眼神下,把下面的话咽了下去。李立分明看到周博眼中散出了如实质般的光芒,刺在脸上如火一般。周博接下来的话又让他放下了宽心。

    周博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声音说“想活命的话就当好摆设。”听到了周博的话李立高挑的心在慢慢的落下,他也不是傻子,当然明白周博话中的含义,要自己当摆设,主要是为了安抚大青山的喽啰兵,既然要自己当摆设,就是没有生命危险了,而且这也是他习惯担当的角色。

    被周博拉着做到了周博身旁的椅子上,李立眼神顿时变换,“小的们。这位公子从今以后就是我们的新寨主,从今以后我们要以他马是瞻。”

    如同变了一张脸一样,李立多少也有些领导者的风度。其实李立本是大青山寨主李元的叔伯兄弟,虽然自己没有什么能力。而且胆子也是小的可怜,可是有个有能力的哥哥也让这个不起眼的人荣升为大青山的副寨主。

    李立的头脑要比一般人灵活,自从当上这个副寨主之后,他看的出有很多人不服,只是碍于李元没有说出口而已。

    李立渐渐的学会装模作样。学着李元的模样,龙行虎步,也颇具大将风范,手下反对的声音也少了很多。所以李立对作秀可谓是得心应手。

    看着瞬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的李立,周博心中也是茫然。═┝.〈。“承蒙李寨主抬爱,推举我当大青山的寨主,那我也就不推辞了。大家放心,大家原本的分红一分都不会少,所有人员暂时还担任原本的职务。

    周博掌握好了拉拢人心的最好时机,大青山的喽啰兵当然是满口答应。喽啰兵中多是家中生活过不下去的,无奈的情况下上山当匪的。他们在意的不是谁当寨主,而是他们今后的生活。

    看着大青山的喽啰兵的态度,周博等人心中暗暗高兴,吴京的眉头一皱,瞬间又散开了,因为他从开始就现杨帆总不自觉的看着自己,眼中似乎含有杀意。他对杨帆的武艺还是很了解的,单看杨帆手中双蜈钩的重量,关东就很少有人能用的了。自己虽然也有武艺,但是肯定不是杨帆的对手。

    笑容最浓的就要数李立了,自己在新寨主面前的表现,肯定会很讨薪寨主的喜欢。自己以后在寨中地位,一定不会掉下去的。“来来来,大家快快参见新寨主,。。呃,寨主,还没请教您尊姓大名。”

    李立的话让人不知所措。看他的热情程度,还会以为他是周博的带来的兄弟,碍于眼前的形势,所有人都没有笑出来。

    “我叫周博,这两位是我的兄弟,宋惊涛和杨帆,今天上山是为了给我的干爹宋万春报仇。”周博的话音未落,三道锐光同时看向了台阶前的李元。

    李立听到这话心中一凛,宋万春那一票他也参加过,这是有史以来大青山干的最大的一票。眼珠一转,猛然的扑到李元身边,一顿拳打脚踢,彷如两人仇深似海。

    “李寨主,住手。”周博大喝。

    李立机灵一哆嗦,满脸堆笑。“寨主,我也是帮您出出气。”

    周博没有理会李立,既然以前是副寨主,和李元关系应该会很好,可是现在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看着李立一脸殷勤的笑容,周博就觉得恶心,暗下决心,此人绝不能留,不过脸上并没有露出凶光。

    “李寨主,虽然他是我的仇人,不过动手也不用劳你大驾。”

    周博话音刚落,身后两个身影同时跳到台阶下。

    看着两个兄弟的身影,周博不忘补上一句:“给个痛快的。”

    原本站立在旁边的程宇,向前走了几步,作势要追随宋惊涛等人而去,走了两步又停下了,位置刚好在吴京和周博之间。

    台阶上面只剩下吴京、周博和程宇了,看到宋惊涛和杨帆下去,吴京脑中飞旋转。┟╡┟┠╡┟.〈。周博已经把自己的计划打乱,他甚至觉得任由周博担任大青山的大寨主,将会是河北山最大的威胁。吴京心中最忌惮的就是杨帆,看到杨帆下去了,此时正是结果周博生命的最佳时机。

    程宇不留痕迹挡在了周博和吴京中间,又让吴京打消了杀人的念头,他有把握在近距离内杀死周博,可是横在中间的程宇同样会取了自己的性命,如果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在未出战的时候,周博私下里就和程宇、杨帆、宋惊涛说过,河北山绝对不会好意的帮着自己报仇,即使开出了五千两的报酬。

    不怕报不了仇,就怕河北山在灭了大青山的时候在对己方痛下杀手,坐享渔翁之利。所以在大青山上喽啰兵跪地的那一刻开始,三人就没离吴京的身边,只要控制住这个带头的,就不怕河北山反目,只是刚才三人报仇心切,一时忽略了吴京。

    待周博回身要回到座位上的时候,看见程宇正在自己的身后。眼珠子乱转,瞄着身后的动静。

    周博顿时醒悟,暗暗佩服程宇考虑周全。交换了一个眼神周博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同时也是高度警备。程宇也随后站到周博的旁边。在旁人看来犹如仆人一般,可是周博明白,程宇的用意是保护自己。

    坐到位置上的周博不觉间背后传来丝丝凉意,刚才那潜在的威胁已经让自己感到恐惧,心中暗下决定。以后也要学身好武艺。

    不一会宋惊涛和杨帆回来,手里拎着血淋淋的人头。

    出去的时候两人身上很干净,可是回来的时候衣服上布满了鲜血,单看这些血迹就知道他们是如何蹂躏李元的。周博眉头微皱,看来自己是白嘱咐了。

    给干爹报了仇,周博并没有感到期待中的欣慰,而是多了一份伤感,李元死了又有何用,自己义父还是活不过来了。

    “吴寨主,今天真是谢谢您了。若不是您,我父亲的仇不知何时能报。”说着周博冲吴京抱一抱拳,以示谢意。

    “哪里哪里,还是周公子领导有方。”吴京还了一礼,虽然是在笑,但是内心十分干涩。

    “吴寨主,从今以后咱们还要和睦相处,而且我保证,以前属于你们河北山的生意,我们也绝不会插手。”周博所说的生意是指任道全,他知道眼下大青山的事情都忙活不好。如果在插手这门生意,无异于引火烧身,河北山既然能帮助自己灭掉大青山,同样也会灭了自己。

    吴寨主也不客气。微微点头,今天只有这个消息才能让他有些欣慰。

    “吴寨主,事情已经办好,剩下的就是家事了,用不到吴寨主操心,不比在劳烦您大驾了。答应贵山的五千两纹银。三日后我会派人送到山上的。这山寨似乎没有多余的房间给你们兄弟住,在下就不留您在这里过夜了。贵山受伤的兄弟就留在这里,我会找人医治的,去世的兄弟的抚恤金也由我们宋府承担”周博道。

    周博下了逐客令,吴京迟疑了一下起身告退。在外人看来河北山和大青山只是分开两地,产生了一些摩擦使得双方并不和睦,可是大青山与河北山的人都清楚,两下哪里是不和睦,简直是势如水火。刚才周博点出了那五千两银子,任谁都能猜出其中的倪端。

    如果说开始的时候大青山上的喽啰兵会痛恨周博的话,那么现在一定会转为痛恨河北山,自己现在和大青山撕破脸皮,开兵见仗的话一定会引来大青山的强烈反抗,毕竟宋府上的人是为了报仇而来,情有可原。

    周博带着众人送走了吴京和他的手下,直到看着大队人马远去,才重新回到大青山的待客厅。看着大青山的喽啰兵,可谓是百感交集。数天前的劲敌,竟然被自己一战降服。

    不得不说运气十分重要,同样周博的安排也是十分重要的。大青山上管理漏洞百出,李元的能力出众,但是错就错在重用了自己兄弟李立,如果不是李立率先投降的话,此次势必是一场恶战。

    “兄弟,事情已经办妥。”程宇从外边回来,对周博说。

    “嗯,我们整理一下眼前吧。”周博道。

    目送着河北山人员远去,周博不放心,怕河北山人杀个回马枪,命程宇安排自己的人员随后跟随。

    这次战争双方伤亡并不大,这与周博一直大声喊话时分不开的,进大青山山寨之后,周博并没有悄无声息的偷袭,而是先喊打喊杀给大青山内的喽啰兵一个信号。

    来的时候周博就做好接手大青山的准备,既然要接手,伤亡自然是越小越好。

    周博等人重新将所有人集合到待客大厅中,清点了一下人数。宋府上的伤亡极小,只有十几个人受伤,而且都是轻伤,没有伤亡。大青山的喽啰兵还剩下七十人,其中也有十多人都带伤。河北山的伤亡最重,来的时候一百人,走的时候只带走了六十几人,其余的三十几人也有十多个丧命。

    周博当面许愿,所有人都有十两银子的赏钱,受伤的人员加倍,去世的人员以后会给其家属一百两的抚恤金。

    十两银子已经不少了,这些喽啰兵平常很少能拿到这么多钱。所有人心中感动,对这个新来的寨主有了更高的评价。

    周博吩咐大家为负伤的兄弟包扎伤口,自己更是亲自动手,问寒问暖。

    感动最深的莫过于刘星宇,十两银子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生性耿直、脾气火爆的他在河北山并不受人待见,这也是他最后一个晋升为河北山头目的原因。寨主李元对手下不是很信任,十名头目之间更是勾心斗角。

    宋府上下有着莫名其妙的亲情,而这种感觉,也是刘星宇一直都渴望的。

    皎洁的月光静静的散在山林里,远处若有若无的声音,时而飘来的血腥味被浓浓的烟所掩盖。周博今天经历的太多,仿佛一个世纪那么久,只有在电视里才能看到的打斗场面让这个青年心有余悸。

    周博用力的吸烟,可是再浓烈的烟也抑制不了内心的亢奋。为了给干爹报仇、为了兄弟们的安全,周博附上了沉重的伪装,在所有人面前,他都要装出与年龄不符的沉稳与冷酷,如果一旦让人看到自己那张似乎带有天真的笑脸,这些双手沾满血腥的汉子随时都会要了自己的性命。

    直到现在也只能在没有人的情况下才敢撕下面具,让心中难以那剧烈的翻滚得以平静。

    继续点燃了一根烟,抽了一口后整支烟被周博倒拿,拇指与食指掐着烟的尾端。明亮的烟头被狠狠的按在左手腕上,烟头的热量从手腕传到了心里,但是丝毫的疼痛都没有,有的只是那与体温不同的温度。

    烟头还在手腕上停留,周博猛吸了两口。稚嫩的皮肤怎经得住烟头的烧烤,迅由黄色变成红色,之后便是黑色,碳化的皮肤有些痉挛,紧紧的聚集到了一起,紧绷的皮肤牵动着整个手掌向外抽了几下。

    整根烟迅的燃烧,直至剩下一点,周博才缓缓的将烟从手臂上拿开,轻轻一弹飞出了几米。在月光下手臂上只能看到一个黑点,没有鲜血,但周博知道,这个伤疤会伴随他一生。他要记住这个日子,记住今日的血腥,记住这个逼着自己融入到社会的日子。

    一阵脚步声让昏昏欲睡的周博睁开二目,面前一名男子的身形让周博一凛。因为周博认出这个就是被杨帆一铲砍断刀的男子,周博顿时精神起来,现在有点后悔不该偷偷的溜到这个没有人的角落。

    “新上任的寨主好有情调,一个人在这里抽烟赏月。”刘星宇娓娓的说,话语中听不出任何感**彩。

    周博心中一冷,随即又释然了,他知道河北山不会轻易的让自己接手大青山,可是眼前的这人却对自己没有敌意,如果对方想要伤害自己的话,在刚才瞌睡的时候就动手了,而不是跟自己唠家常。(未完待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