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4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程宇,你给我放手。╡╡┞.〔《。c?o{m”宋惊涛用力推程宇,可是那一双大手确实牢牢的抓住了自己。

    “宋惊涛,你先冷静一下。”

    “你放手。”

    “不行,你现在不能去,你去就是送死。”

    现在报仇几乎成了宋惊涛的全部,看甩不开程宇,青红宝刀被宋惊涛抽出,直接驾到了程宇的脖子上。“你放不放手?”

    “哈哈~~~宋惊涛,行啊,就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有能耐就杀了我。”面对宋惊涛的刀,程宇非但没有害怕,反而嬉笑一下。他知道现在宋惊涛已经有些疯狂,和他说什么劝诫的话都没有用,再者,他也不相信宋惊涛真的会和自己动手,如果宋惊涛真的把自己给杀了,那就怨自己的命短,交错了朋友。

    放在程宇脖子上的刀又抖动了起来,面对自己的恩人,又是自己的好朋友,宋惊涛又怎么会下得了手呢。“程大哥,求你了,你放开我。”现在宋惊涛的话几乎是带着哭腔。

    “宋惊涛,把刀放下!”周博大喊。虽然他也一直在奋力追赶,可是度怎么比得上这两个人。两个人的挣扎全看在周博眼里,看到宋惊涛将刀驾到程宇的脖子上,心中一紧,高声大喊。

    “你们不要管我了,我就想给我爹报仇。”宋惊涛摇着头用祈求的口吻说。

    此时周博已经走到了两人身边,看到宋惊涛的表情,心中顿时如翻江倒海一般,好像万把钢刀同时扎到了心间。“报仇。。呵呵。。报仇,那也是我爹,我也要给他报仇。”周博的声音很低,低着头说的。像是说给宋惊涛听的,又好似是在自言自语。

    架在程宇脖子上的刀突然一动,刀刃突然间被周博抓住,手心肉瞬间被青红刀割破。一线鲜血沿着刀刃缓缓的流了下来。周博紧紧的抓住宋惊涛的刀,缓缓的移到自己的喉咙前,“兄弟,你要是想逞能的话。就先杀了我。如果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哥哥,我像你保证,这个仇我们一定能报,我一定要血洗大青山。”

    周博的声音依旧不大,不过确实充满着无限的坚定。让人不敢有任何的怀疑。

    宋惊涛傻傻的看着周博,看着这个结拜大哥,似乎有回到了结拜的那一刻,那对天起誓的声音还在耳边回绕。钢刀再也抓不住了,“大哥,我心里难受。”说完,紧紧的抱住了周博。

    只有一句话,一句简单的话让周博有着撕心裂肺的感觉,兄弟之间还用说其他什么呢?同样的抱住了宋惊涛,此时再说什么都没有一个简单的动作能表达出内心。

    “程大哥..”

    “没事。我不会在意的,兄弟。”程宇急忙打断了宋惊涛的话,轻轻的拍了宋惊涛的后背两下。╞╪┞╪╪.。

    将宋惊涛安稳好,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将尸体运回府里,操办丧事。

    扯下一块衣服把干爹的脸盖好,吩咐家丁们把所有的尸体都装上车。一般来说死丧在外时不能回村子的,说是不吉利,现在也管不了那么许多,拉着尸体,进县城的时候是从小道走的。说是小道,其实就是田间道,绕了很多弯后才到宋府的后门。

    大家出去的时候宋福就命人准备办理后事,棺材、摆布、纸钱、寿衣的东西都叫人去买了。宋元外和家丁的尸体是分开停放的。家丁们的尸体就停放在后院的院子中,用布盖好,吩咐找人看守,等三天头上拉到山上安葬。

    宋元外的尸体停放在待客厅中,待客厅暂时当成了灵棚,由于棺椁没有买回来。取下一块门板放在地当心,安放好宋元外的尸体。

    一会的功夫,出去的家丁差不多都回来了,应用之物也都置办齐了。宋惊涛等人都头戴摆布,身穿麻衣,白布蒙好靴子面,腰系麻绳。周博领着家丁们假设灵堂,宋惊涛和杨帆为宋元外沐浴更衣。

    大门上横搭一朵白花,白花是用白布系的,旁边再挂上一捆烧纸,以示有丧事。宋家也是早年流落到关东,附近并没有亲属,河南老家也都多年断了音信,在关东并没有什么亲属,只有一些生意上的朋友,管家宋福也都差人去报丧了。

    事出匆忙,棺材铺是现做的棺材,只是一口白茬棺椁,请来了画匠师父给棺材涂色,黑漆底,棺材头画上楼台殿阁,棺材天画上昔日东升,左画犀牛望月,右画海马腾空,脚下画的是莲花一朵,取脚踩莲花步步高升之意。

    事情准备好,将宋元外的尸体抬到棺椁里,身下、手里放上五谷粮,嘴里放一咽口钱,头上供着一碗倒头饭,脚下点上一展长明灯。棺材前设下灵牌和香炉桌案。三个儿子为宋老爷子守灵。

    “少爷,我们要给老爷报仇。”七八个年轻的家丁身穿孝服跪倒灵前,和宋惊涛说。“是啊,少爷,我们要给老爷报仇。”跟随着这七八个家丁,又跪倒了二十多人,七嘴八舌的喊着要报仇。

    这些人都是一直跟随在老员外身边,和员外感情深厚,看着家丁们都如此忠心,大家心里都十分感动。程宇在旁边一抱拳“兄弟,别看我程宇没啥能力,只要你们一句话,咱现在就杀上大青山,管什么山贼草寇,我大斧子一轮就端了他们老窝。”

    周博一直在劝宋惊涛和杨帆,报仇的事情应该缓一缓再说,毕竟现在对方的地理位置又多少人都不知道,贸然杀上山就是找死。一看家丁们都张罗着要报仇,宋惊涛和杨帆顿时就站起来要抄家伙带人上山。

    “兄弟。你给我站住。难道我说的话你忘了么,程大哥你也是的,怎么这么不压事。仇一定要报,但是我们要先查出对方的底细。”

    被周博一说,程宇也觉得自己有些鲁莽,蓝靛脸一红“咱们还是听周博安排吧。.〈〔。c<o[m”

    周博看着跪在屋里的家丁“大家的情谊我们心领了,报仇的事情等丧事办完在说,你们先出去吧。”

    家丁们心理多有不甘,可是主人话了,大伙都退出去了。

    “赵员外到。”门外的家丁喊了一声。一个中年男子带着两个仆人进了灵堂。跪倒灵前唉声痛哭。“老哥哥呀。你死的好惨...”

    来的人是赵员外的朋友,两个人交情很好。今天闻报宋元外被山贼杀害了急忙赶来吊唁。

    宋老爷子平时交际还是很广的,今天来吊唁的人一个接一个,从早到晚一直没闲着。周博和这些人都不认识。全是由宋惊涛和杨帆接待。

    周博的房里。小娇:“

    少爷,你先吃点东西吧,不吃不喝怎么能行呢。”

    “嗯,先放那吧,我还不饿。”

    “少爷。。”开门声打断了小娇的话。程宇打外边进来了。“周博..”程宇见屋里还有个丫鬟,欲言又止。

    小娇很识趣,知道他们有话要谈,告退一声就出去了。

    周博说:“程大哥,我交代你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大青山的寨主叫李元,这个人原本是河北山贾信的手下,后来好像是闹矛盾了,李元带着人在大青山另立门户。李元手下有一百人左右,在大青山上不到一年,以前这人很谨慎。并不是什么人都去抢,可是竟然把宋元外给杀了,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这还有一张大青山的草图。”

    “一百人...”周博轻柔着下巴暗暗叫苦,这一百人在山寨中,占据了地理位置的优势,自己手上也没有多少人,如果现在贸然出击,就是自寻死路,不但仇报不了。还害了很多家丁。“程大哥,你先去前边照应一下吧,让我好好想想。”

    “邦”街上更夫敲了定更邦。一行人马来到了宋府,各个都是彪形大汉挎着腰刀。说是报丧的,家丁们都不认识,以为是宋元外的朋友,就给领进灵堂。

    为的一人三十岁的年纪,进到灵堂先烧了一炷香,鞠了三个躬。

    宋惊涛和杨帆在守灵。来的人他俩从来都没见过。“你们是我父亲的朋友么?”

    “不是。”为男子看了一眼宋惊涛,冷冷说道。

    “那你是来干什么?”

    “看热闹。”

    宋惊涛和杨帆一听是看热闹的,牙根气得生疼,站起身来一把就把男子的衣服抓住了。今天守灵,宋惊涛身上没有带武器,不然就是一刀了。

    男子身后的几个人同时抽出腰刀,纷纷架到了宋惊涛和杨帆的脖子上。“别动”。

    为男子冷冷的看着宋惊涛“年轻人,别这么大的火气。”

    “放屁。”宋惊涛怒骂道。

    宋府的家丁们一看少爷被人用刀给架上了,都冲到院子里找武器。

    为男子问宋惊涛“你就是宋万春的儿子?”

    “对。”

    “我们今天是来吊唁的。放手。”

    听了为男子的话,这些人都收刀入鞘,宋惊涛也把手放下了,眼睛死死的盯着这为的男子。

    家丁们轰隆隆全冲进了灵堂,有的是屋里跑出去的,也有是听说少爷被人用刀架上了跑进来的,手里都有武器。有拿刀剑的,也有拿耙子、铁锹、木棍的。家丁们一进灵堂就把这行人给围上了。

    为男子看着这些家丁微微一笑“宋府的家丁果然不错,就这些个臭鱼烂虾也想报仇?”

    没有少爷的话,家丁们谁也不敢动手。

    “我们什么样关你什么事?你谁啊?”宋惊涛说。

    “我是谁?一个可以帮你们报仇的人。”

    “不得对客人无礼。”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周博。这行人马来的时候宋福就给周博送了信,宋福看这些不像善人,不知道来是干什么的。他知道宋惊涛和杨帆从小娇生惯养,现在做事一点主见都没有,而府上新来的这位少爷周博,做事沉稳老练,说的话宋惊涛和杨帆也听,怕宋惊涛和杨帆出什么事,所以先把这件事告诉了周博。

    周博听说后急忙赶来,还没进灵堂就看见家丁们都手拎家伙往屋里跑,知道是有事生了。周博一进来就听见这个人说是帮助报仇的人,不知道对方出于什么原因,先让家丁们退下。

    周博一抱拳“你们是哪里的,来这里干什么?”

    为男子打量了一下周博,看样子在宋府身份不低,“你又是哪个?”

    周博“我是宋元外的义子周博,有事你可以跟我说。”

    “看来宋府也是徒有虚名,这么个义子都出来了,这趟咱们是白来了,兄弟们,咱么走吧。”为男子说着就带人要往出走。

    “你以为你走得了么?”周博的话声音不大,但足够屋里所有人都听到。周博说这话是有底气的,因为门外早已有人等候了,不是别人正是程宇。

    程宇也是闻讯赶来,周博没有让程宇进屋,而是让程宇带人在门口把守。在一个周博看到了杨帆已经拿起了那柄双蜈钩,周博对杨帆的武艺非常了解,有武器在手,一般人不是对手。

    为男子没有理会周博的话,而是径直的向门外走去,到门口的时候又站住了。

    程宇手拎玄花板斧,蓝靛脸在火光的映照下彷如门神一般,程宇的身后齐刷刷的站着二十多名家丁,这些家丁都是手擎大刀长枪怒目而视。

    “嗡~~~”宋惊涛从家丁中接过自己的青红宝刀,刀一出鞘,金属间的摩擦产生翁明的声音。杨帆手擎双蜈钩,单凭这把铲的重量就可以判断出杨帆的力气。

    来的这行人马被这样的形式给震住了,他们做梦都没想到,宋府上还能有这样的气势。为之人对周博点点头,说:“我收回我刚才的话,看来我真是小瞧了你们,咱们还是谈谈事情把。”

    “灵堂不是讲话之地,里边请。”周博还没弄清楚对方的身份,不过知道一定是为宋元外的死而来的。

    周博、宋惊涛、杨帆、程宇还有为的这名男子,从灵堂的后门出来,进了书房。众人落座。

    周博说:“你们是哪里来的。”

    “河北山。”

    “尊姓大名。”

    “吴京。”

    周博:“来干什么?”

    吴京:“合作。”

    周博:“怎么合作?”

    吴京:“帮你们报仇。”

    周博:“在河北山什么职位。”

    吴京:“二寨主。”

    一问一答,简单的几句。周博脑中飞旋转,听说是河北山的,周博猜出了大概,应该是河北山与大青山闹掰了,想借自己的手除掉大青山,可是自己的实力并不强,河北山为什么会找到宋府呢?

    “怎么帮?”

    “我们派出一些人手,配合你们报仇,当然,也需要一定的报酬。”

    宋惊涛:“钱我们出的起,但是你要告诉我你们的真正原因,不然我想这个合作是不可能成功。”

    吴京死死盯着周博,他想不到这个年纪轻轻的人竟然有这般

    般的沉稳。同时周博也在看着他,从吴京晃动的眼神中周博看出一定还另有隐情,如果答应了这件事,就卷入了两个山寨之间的战争,周博知道这样的话以后一定不会好过。(未完待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