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4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三步并两步,来到院心。╡┝┢┟.{。两边都是兵器架子,上边十八班兵器样样都有。周博随手抽出来一把大刀。知道程宇是想看下自己的武艺,也不多言,亮个架势等程宇准备一下。

    右手擎刀高高举起,左手放在小腹前,左脚脚尖上前一步,微微点地。这个姿势叫做白鹤亮翅,当然,这个是周博自己悟出来的。缘由就是以前曾经练过简式太极拳,其中就有一个叫做白鹤亮翅的招式。

    “好~~~”

    看到少爷应战,亮出来的招式如此威武,家丁们都拍手叫好。

    周博亮的架势是白鹤亮翅,他哪学过什么刀法招式,只学过太极拳,里边有一招就是白鹤亮翅,周博今天是把那个招式改造了一下,大体上是差不度的。这么一亮相,看着还真有几分威风,家丁们也不管好坏,看着少爷的姿势挺好看就一个劲的拍巴掌,一口一个好。

    程宇从小就跟自己的父亲学习武艺,基本功夫是很扎实的,一看周博的架势,不用问,就是一个大外行。把式好坏第一眼看架势就能看出来,周博的姿势华而不实,刀法也见过不少,没见过有人用这招。这就是离的有点远,在近个两米远一斧子就能把周博砍成两半。

    程宇没有说话,抱拳还了一礼,拉开架势了就准备两个人较量一下。程宇看周博还在等自己开始,也就不能跟他谦让了,轮起斧子横着就奔周博来了,但是手上留着情呢,只用了五分的力气。

    周博侧身闪过,二斧过去了又回来了,这次直砍自己的肩头,深深猫腰,斧子从自己的后背掠过。程宇力劈华山又是一斧,周博还是闪过没有还手。两个人打了能有三十个会合才分出胜败。

    周博其实在程宇面前过去三招都是个难事,程宇一看周博武艺不好。也就不为难他了,家丁都在看热闹,怕随便打败周博会让他在下人面前折了面子,所以程宇一直在让着周博。三十多招了才把周博给胜了。也算是在下人面前给足了周博面子。

    周博早就知道程宇的心思,和程宇打了这么多会合也就是想好好的练习一下功夫。“程大哥的功夫果然很好。”

    “见笑了,我的功夫也就死稀松平常,没有什么特点,跟我的祖先没法比。像他们各个征战沙场,保家卫国,哪个提起来都是响当当的汉子,哪像我..”

    “呃..程大哥,你扯的有点远..”

    “嗯?啊!哈哈,可不么,扯那些有啥用,来来咱们继续练武”。

    “拉到吧,我还没吃饭呢。╪┠.(﹝。c{o[m{”

    一连过去了几天,生活似乎并没有生什么改变。程宇刚刚来到了宋府中,对县城中的一些事物都十分好奇,每天都要宋惊涛等人陪着他逛街,这一点可是把三个人给累的够呛。

    回来的时候基本都是在后院中练功,程宇很快的融入到了三个人当中,直间的感情已经不在是普普通通的关系了。

    进步最大的算是周博了,这些天在宋府里基本都是陪着程宇练功了,马上马下的功夫学会了不少,拉弓射箭也是学会了一点。大家都说周博很有天分,只有周博自己清楚。当他不练功的时候,总会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就好像是一朵黑云笼罩在自己的上空,越聚越多,没有丝毫散开的意思。

    “昨天晚上这一宿就没做好梦。”早餐桌上宋惊涛忽然想起自己晚上做的梦。咒骂道。

    “二哥,你做啥梦了?”听到二哥说的梦,杨帆好奇的问。

    “昨晚我做梦说是咱家这个房子的陀折了,好像还砸死不少人,稀里糊涂的我也记得不是很真切了。”说着话,宋惊涛抬头看看自己头上。似乎是在找寻哪一个是昨天晚上折的那个。

    听到宋惊涛的话,周博左手上不由控制的一用力,险些把饭碗捏碎。拿筷子的右手僵持在半空中,周博知道宋惊涛的梦代表着什么,尤其是配合上自己压抑好几天的心情。呆呆的看着远方,希望那样的事情不要生。

    “大哥,怎么了?”

    “没事,你竟瞎做梦。”说完周博接着吃饭,可是饭到嘴里就像石蜡一样,一点味道都没有。

    周博面如死灰一般,大家都看在眼里,即使是没有多少心眼的杨帆也看出了倪端,不过他知道,只要是气氛不对,说话越少越好。

    一个血人正在努力的奔跑,浑身上下除了血迹就是泥土,奔跑的时候犹如一个机器人一般僵硬,看着是跑的动作,可是做起来却还没有走路快。来到了宋府的门口,趴在大门上拽这门环,拍打了两下就软软的栽倒在地上。

    这个时候不算早了,不过一般的家丁都还在用早饭,没有来站岗。此时老管家在院子里收拾东西,听到了有人扣打门环,才来开门。开门一看,一个伤者倒在府门前,仔细辨认后才认出来,这是自己府上的宋钢,而且他上些日子陪员外出去做生意了,怎么这般模样回来的。

    老管家慌忙将宋钢掺起,扶到院中,在耳边一阵呼喊过后宋钢才醒过来。┢╪┝═┝┠┡.[〈。看到了老管家宋福,宋钢的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老爷他、、、”

    “啊?宋钢,老爷他怎么了?”

    “他被人给杀了。”

    “啊~~~”老管家一声惊呼,双手豁然撒开,宋钢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犹如傻人一般,老管家呆呆的站立,似乎是过了很久,也许只是一个瞬间,管家宋福猛的抓起宋钢的手臂。“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管家,我怎么可能撒这个慌呢,快去告诉少爷。”

    一语惊醒梦中人,老管家现在才清醒了一些。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迈开双腿就跑,此时已经没有半点年老多病的样子了。

    老管家直接跑到少爷们用餐的房间,破门而入,跪倒在宋惊涛面前。“少爷,大事不好了。”

    宋福的动作属实让宋惊涛一愣,两人虽然是主仆关系。但是宋福自幼就跟随自己的父亲一起长大,两人的关系非比寻常,而且宋福是看着自己和杨帆长大,从来都是一个长辈的模样。这一跪倒是把宋惊涛吓了一跳。

    宋惊涛慌忙起身想将宋福颤起来,可是宋府的一句话有让宋惊涛陷入了深沉的悲痛中。

    “少爷,老爷被人杀了。”

    宋惊涛顿时觉得天旋地转,‘嗡’的一声,头好像是被闷雷劈中一般。不过宋惊涛也算是经历过大

    事的人。直直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管家,良久“老管家,你说的可是真的么?”

    “少爷,刚才宋钢回来报说是老爷被杀了,不可能有错了。”

    “宋钢在哪?”

    “还在院子里。”

    宋惊涛点头,不再管宋福,直接窜出房间去找宋钢。杨帆听说自己的义父被杀顿时坐在地上哭了起来,周博和程宇还算很镇定,跟随着宋惊涛一起出了餐厅,寻找宋钢。

    此时院子里已经有很多家丁聚在了一起。中间是宋钢,大家都在问这问那,很多的家丁都已经哭了。

    宋惊涛分开人群来到宋钢面前,单手抓住了宋钢的衣领,“我来问你,我的父亲真的被杀了么?”

    “少爷,真被杀了,是大青山的山贼干的。”

    听到宋钢的话,宋惊涛就觉得天旋地转,脑袋瞬间大了好几圈。晃了一下就晕倒了。开始的时候宋福说老员外死了宋惊涛还是有些不相信的,可是现在,看到了宋钢身上的衣服和表情,就没有什么不相信的了。

    家丁们急忙搀扶。周博和程宇也赶了过来,给宋惊涛掐人中、顺胸脯、活动四肢,好长时间宋惊涛才苏醒过来,伏在周博的怀里痛哭。

    “二弟,别哭了,你要挺住。老父亲虽然已故,可是他的尸还没有找回来,我们都要挺住了。”

    “哎呀,痛煞我也,大青山的,我一定要杀了这帮贼人为爹爹报仇。”

    父子连心,这种感情是任何事物都无法取代的。如果说父亲因病去世,那只能怪人的寿命短,虽然悲痛,但也是能接受这个事实的。可是现在父亲是被贼人给杀的,这杀父之仇就比海深,试问一个血气方刚的英雄汉怎么能不想着为爹爹报仇呢。

    “宋钢,到底是怎么回事,快说。”一想到报仇,宋惊涛也精神了许多,不再像刚才那样萎靡不振。摆脱开周博,再一次的将宋钢单手提起。

    看着宋惊涛的眼神,宋钢甚至有些瑟瑟抖,“少、、少爷,我和老爷在回来的路上,遇见了大青山的那帮强盗,他们不但抢走了我们的财物,还将我们的人手都给杀光了,我是受伤后装死才得以逃生的,少爷,我对不起你们、”

    “那我爹的尸在哪?”

    “就在大青山的山脚下。”

    听了宋钢说讲一遍,宋惊涛就要带领着家丁上山去报仇。报仇之事被周博拦下了,现在还不知道对方的底细,虽然说宋府是家大业大人脉广,但是贸然的攻打山贼可不是一件好事,弄不好会引火烧身的。周博劝说宋惊涛要先把老员外的身体取回,安葬好之后再图报仇之事。

    宋惊涛想想也对,就依了大哥所言。

    无论如何要先将老员外的尸体取回,让其入土为安。现在贸然去的话可能也会有危险,不过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了。周博、宋惊涛、程宇等人带着一些家丁,赶着马车奔大青山而去。知道路的就只有宋钢一个人,这小子虽然身体受伤,但是现在也不敢推脱,跟随众人上山给大家带路。

    马夫一下一下的抽打着马匹,车轮转动是出‘执拗’的声音,好像是一道催命符一样,声声都撕扯着大家的心。宋惊涛还在默默的祈祷,希望宋钢所说的不是真的,这一切都是幻觉。

    “少爷,就在前面,马上就到了。”

    宋钢一句话打断了宋惊涛的祈祷,将宋惊涛从幻想中拉了回来。宋惊涛微眯着眼睛看着宋钢,手上的青红刀攥的紧紧的,不过还是没有拔出来。

    又行走了一小段路,大家终于到达了事地点。宋元外和家丁们的尸体都在,还好大家来的比较早,没有被野兽所现。当看到树下的那具尸体的时候,宋惊涛眉头一紧,接着跳下马车,冲向了那具尸体。

    所有人应该是被围后杀死的,尸体并不分散,宋元外的尸体也在其中,因为衣服不同,所以很容易现。这里大概有二十多具尸体,身上的刀伤清晰可见,鲜红的血液侵染了衣服,伤口处现在已经结痂。

    各个都是佝偻着躺在地上,面部已经扭曲,那痛苦、绝望、迷茫的眼神似乎在诉说着他们不想死,可是这些年轻轻的生命却再也无法复苏了。

    所有人都在流泪,这里的死者都与他们有着这样那样的关系,空气也慢慢的凝重,每个人都是呆呆的相望,面对眼前这样的横祸,他们甚至都已经麻木了。

    “大青山的,我要灭了你!”宋惊涛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怒吼,气流好像拉锯一样经过嗓子,出的声音都是那么的嘶哑。现在的宋惊涛可以说是完全的失去了理智,气冲脑门眼充血。抽出了自己肋下的青红刀,木讷的向着大青山山上跑去。

    杀父之仇比海深,这句话一点都不假。来时的路上宋惊涛还在告诉自己要控制好情绪,不能轻举妄动。可是当他看到了自己父亲的尸体和身上的数到伤口之后,一切的理智都是浮云了。现在他的内心,只有仇恨。

    颤抖的双手在抓住腰刀的一刹那,似乎稳了许多,鲜血瞬间充满了眼球,好似瞬间就要把眼球鼓爆一样。“大青山的,我灭了你。”宋惊涛大喊了一声,扔下自己父亲的尸体,双腿好似箭离弦一般,直接冲向大青山中。

    “把宋惊涛拦住。”

    当宋惊涛站起身形的那一刻,周博似乎就意识到了宋惊涛的去向,可是还是喊慢了。等到家丁们听到周博的话的时候,宋惊涛已经跑出了一段距离。

    宋惊涛的武功是从小练的,哪是这些家丁可比,虽然数名家丁在后面追赶,可是却被宋惊涛越拉越远。

    程宇一见事不好,迈开双腿随后追赶。好在程宇是从小习武,后来又在深山里居住,度自然要比宋惊涛快上一些。此时已经顾不上上路难行,路上的碎石扎脚,一点一点的终于追上了宋惊涛。

    程宇一把抓住了宋惊涛的衣服,可是又被宋惊涛挣脱,无奈程宇飞身扑向宋惊涛,将宋惊涛按倒在地。两人在地上翻滚了几下又站起身来,不过程宇此时已经将宋惊涛拦腰抱住。(未完待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