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4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大哥!”“大哥!”宋惊涛和杨帆听到了大哥的叫喊,回头一看,哪里还有什么大哥,悬崖边上只有飞起的尘土和几匹狼。┢┢╪┢┠w﹝ww.。

    周博两耳带着风声,看着一点一点离自己远去的悬崖,每当离悬崖远一分,自己就离悬崖底近一分,也就与死亡更近一分。

    悬崖下.....

    炙热的篝火把大汉的脸映得通红,看着面前的野味,大汉不禁舔舔嘴唇。

    大汉的身后是一个山洞,山洞门口还有一个用野草编制成的帘子,这似乎就是大汉的家。一口平底砂锅放在大汉的身旁,看似是做饭用的。

    大汉的年纪不过三十,膀大腰圆甚是魁梧。灰突突的大眼睛随便的看向远方,蓝靛脸如彩墨勾勒出来一般,屁股下还有一把玄花斧。

    凌乱的头、扎撒的胡须、破碎的衣服,使人将这个青年与野人联系起来。

    ‘嗖~~嘭~~~’

    当风声响起的时候大汉已经移开了目光,在自己不远处的空中竟然跳下了一匹狼。直到狼落地的声音响起,大汉嘴角露出了甜美的笑意。“哈哈,有狼自己往下跳啊!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守株待兔么,真是省的我去打猎了。”

    放下手中的野味,大汉缓步走到了狼的尸体旁。

    此时的狼已经彻底的失去了生命的气息,看到了狼的七窍都流出鲜血,大汉不禁皱了一下眉头,这样的猎物恐怕是不会可口。

    当大汉拾起狼的时候,悬崖上滑落的一个小石子掉到了大汉的眼前,身体不觉间僵住了。

    大汉常年在深山里居住,对狼的脾气秉性也是十分了解的,不论是出于何种情况,狼是不会自己跳悬崖的,那么自己捡到了这个尸体,一定是有什么事情生了才对。

    ‘嗖~~’

    同样的声音在大汉的耳边响起。说时迟那时快,大汉抬头的瞬间,就觉得声音变大了许多。

    明朗的天空中,朵朵白云下。出了那刺眼的日光,还有一个黑影。

    当大汉看清那是一个人的身影的时候心中一凛,来不及多想,却又把所有的事情如电光火石一般在脑海中思想了一遍。

    狼被大汉丢到了一边,挪动了几步。找好位置。

    瞬间,只是瞬间。当周博落到大汉身前的一刹那,大汉出手了,不过他没有用手去接周博,而是在那瞬间将周博横着推了出去。═┝.<。

    一股青烟冒起,周博被大汉横着推出去后没有直接落地,而是落到了一个蒿草垛上。

    不得不说大汉的经验丰富,虽然悬崖并不是很高,但是如果大汉直接用手去接周博的话,那强大的冲击力会压断大汉的胳膊。即使这样,周博也是九死一生。

    横着推出去大汉受到的冲击力就十分的小了,也能给周博一个很好的缓冲。大汉在思考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自己的蒿草垛,能不能就他一命完全就靠蒿草垛了,如果还是不行,只能说掉下来的人命该绝。

    看到蒿草垛上灰尘四起,彷如青烟一般,大汉满意的点点头,因为他知道,既然已经落到了蒿草垛上。估计就是死不了了,但是能不能受伤就不敢说了。揉一揉自己酸麻的两臂,向蒿草垛走去。

    从周博在悬崖上掉下来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是死定了。在掉进深渊的时候。他甚至都没有出一丝哀吼,心中竟然莫名的有种归家的感觉。

    两耳的风声越来越大,紧闭着双眼,享受着自己的人生中第一次飞翔。

    身旁的力量让打断了周博的享受,周博只觉得有个东西推了自己一下,接着。下落的身体横着飞起来了。

    与想象中的不一样的是,周博感觉自己没有落在地上或者是石头上,而是一个软绵绵的类似床一样的东西。

    “咳咳咳~~”

    虽然很软,但是巨大的冲击力还是让周博的五脏六腑如针扎一般疼痛。不过疼痛在剧烈,掩盖不了内心的兴奋,因为周博意识到自己没有死,而且,应该是被人救的。

    “喂!你没事吧?”大汉听到了周博的咳嗽声,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

    “嗯”周博现在觉得浑身上下,动一动都是撕心裂肺。听到了有人问话,知道了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自己的确是被人救了。不过疼痛感让自己连话都说不了,只能勉强的用鼻子哼出一个‘嗯’来。

    知道对方的意识还很好,大汉不禁心中一亮,其实照他的推测,即使是不死的话现在也应该是昏迷,既然还能给自己回话,估计也是个武艺高强之人。

    救人要紧,也顾不得自己的蒿草了。将上面的蒿草全部丢到一边,当挪开最后一层的时候,才看见周博,此时的周博是穿透了蒿草垛,落到了地面上。看清楚后大汉暗暗称奇,这样都没死了,真是命大。

    “哎我说,你先看看你能不能动,骨头啥的有没有折的。”大汉道。

    现在大汉还不敢轻易的挪动周博,如果是有骨头断裂的话,弄不好会伤到周博的性命。┠╪┞.<。

    周博也知道大汉的意思,照着大汉所说,慢慢的活动着自己的身体。虽然每活动一处,懂事揪心一般的疼痛,但是好在没有任何骨头断裂的意思。“大哥,没事,我还行。”

    大汉是眼看着周博活动着身体,并且一直注意观察着周博的表情,虽然有些痛苦,但是大汉还是能看出似乎没有什么大碍,直到得到了周博的肯定,大汉也不多言,伸出两手,将周博从蒿草垛中抱出来。

    蒿草垛处烟尘很大,大汉将周博抱到了自己烘烤的野味旁。

    “大哥,真是谢谢你救了我。”

    “别客气,举手之劳而已。”

    周博现在感觉好了很多,虽然依旧是万般剧痛,却也能勉强站起来。如果是平常,自己一定会好好的躺着将养身体,不过现在不行,因为悬崖上还有自己的牵挂。

    大汉看着周博爬起,本想拦住。可是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因为他看到了周博的眼神。那种充满着坚定的眼神让大汉退缩了,大汉觉得即使是自己伸手,也是拦不住的。只是狐疑的看着周博。

    “大哥,大恩不言谢,如果他日相会,在下一定报答。”几句话过后,周博已经迈步走向了通往山上的小路。

    大汉不解这人为何如此匆忙。救命恩人的性命不过问,受伤的身体也不管,就这样踉跄

    的想上山。

    “哎,你这是要干什么去?”

    “我两个兄弟在上面。”说着,不再管大汉,一步三晃的向前走。

    看着周博的背影,大汉的内心深处仿佛被什么东西给抓了一下,虽然力度不大,但足以让这个年近三十的汉子心中如打翻五味瓶一样。

    这些年一直在深山老林里度过,即使有的时候也到县城中去。但是面对那些冰冷的眼神,所有的感情都淡然了。

    在周博身上,大汉似乎看到了一些久违的东西,看到了一些自己一直想追求却从未得到过的东西,一些看似渺茫却真实存在的东西。自古来人情有冷暖,并不都是淡如水,看来只是自己生活的世界太过渺小了,才让自己把所有的都失去了。

    一柄玄花斧横在了周博的身前,拿斧子的人正是大汉。“你这个样子上去也是累赘,还是我去吧。”

    不等周博做出任何反应。大汉已如猛虎下山一般跑了出去,小路上瞬间烟尘四起。

    此时的宋惊涛和杨帆还在拼死反抗,浑身上下泼墨一般,都是鲜血。分不清是人的还是狼的。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狼的死尸,有些还在奋力的蹬腿,不过已经逃不了终结的命运。

    宋惊涛和杨帆两人靠背而站,对付狼群。宋惊涛和杨帆每一次挥动自己手上的武器,都如举起一座高山一般费力。如果不是多年的勤加苦练,估计武器早就脱手了。

    “啊~~呔!”

    一声怒吼平地而起。犹如闷雷一般,即使是以嗓门大著称的杨帆,也难以比及。所有的生物都为之一振,包括宋惊涛、杨帆、和围攻他们的狼群,都停下了攻击,沿着声音的方向寻去。

    大汉由远而近,仔细的观察着眼前的一切情况,当他看到还有十多只狼的时候心中同样也是一凛,不过那种感觉转瞬即逝。爆喝一身,直直的冲向了颜色不同的那匹狼。

    大汉知道这匹狼一定是个领,想要在短时间内将它们制服,就只有从领下手。

    狼也注意到了大汉,微微眯着的眼神在日光的照射下隐隐亮,轻描淡写的吼声从领嘴里出。强大的战争其实讲所有的目光都引到了大汉和狼领身上。

    似乎是感应到了危机,这次动攻击的竟然是狼的领。狼的领度惊人,仅仅是跑出去几步,就已经将度提升到了近乎极限,这种瞬间的爆力是其他的狼根本无法拥有的。

    当狼与大汉相距不到五米的时候,狼的度有了一个小小的缓冲,紧接着横空而起,锋利的狼牙充满了嗜血的威力。

    看着狼一连串的动作,大汉心中一惊,他从来没见过有这样的狼群,尤其是这样主动攻击人类的。大汉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考虑时间了,只是本能的砍出了一斧。

    挥出去的斧子遇到了阻力,紧接着就是向前踉跄的跑了几步,大汉停住了身形。斧子上的鲜血让大汉感觉到自己似乎成功的击杀了这个狼,但是还是回头的检查了一番。

    身后的两侧整整齐齐的躺着半具狼的尸体,犹如精巧的制作一般相似。大汉满意的点点头,自己也没想到,会这样的容易就解决了这个狼群领。

    一声声哀吼从生下的狼群中出,此时它们已经没有半点斗志了,尾巴瞬间的垂下,夹在两tui之间,作鸟兽散。

    “你们两个没事吧?”大汉紧走几步,来到宋惊涛和杨帆面前。

    “谢恩人搭救,不知您是从哪里来的?”宋惊涛道。虽然宋惊涛知道自己心中的希望甚是渺茫,但还是想问一下。

    “我是从悬崖下来的。”

    宋惊涛和杨帆听到大汉所说心中同时一动,“那么你看到一个掉下去的人了么?”

    大汉哈哈一笑,道:“别担心了,我不光看到了,而且我还把他给救了,现在是一点事都没有。”

    “二哥,二哥...”

    听到了大哥没有事,虚弱的身体已经再也坚持不住了,在杨帆的呼喊中,宋惊涛渐渐的失去了意识,慢慢的摔倒。

    大汉摸了摸宋惊涛的脉搏,虽然虚弱,但是很平稳,只是劳累过度,休息一会就没事了。看着眼前两个人,大汉灵魂深处的那最脆弱的一面再一次的被触摸,三个人给他的震撼是空前的,他头一次看到了血浓于水。

    呆呆的凝望着宋惊涛和杨帆,他甚至觉得自己以前的数年是白活的,一个人在没有感情的世界里活着就算是白活。

    夕阳渐渐的失去最后一道明亮,黑暗笼罩着整个山谷,山洞前笼起了篝火,还有两张刚刚剥完的狼皮。四个人围着今天捕获的猎物,狼肉被火烤的吱吱响。

    宋惊涛已经平安无事,只不过是劳累过度,体力透支,大汉将宋惊涛抱回山洞,喂给他一些水。杨帆虽然也很劳累,但是他的体质要比宋惊涛好得多,虽然有点虚弱,休息一会就不碍事了。

    三人下山的时候在路上遇见了周博,看到两个兄弟都平安无事,周博喜极而泣。

    当宋惊涛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此时已经无法回府,只好在大汉的山洞中将就一宿。对大汉的救命之恩,三人自然是万般感谢,大汉摆手,不用客气。

    四个人没有其他的食物,只有杨帆带回来的两匹狼,在篝火上翻烤着将自己逼上绝路的食物,心中有着说不出来的感觉。

    “大哥,真是感谢你救了我们三个,还请问你尊姓大名,为何会在山里出现?”周博问道。

    问到了自己的家事,大汉的眼神瞬间又迷离了起来,那眼神中似是充满仇恨,又似无限感伤。

    这大汉叫程宇,也是名门之后,要提起老祖宗在当年瓦岗山上还是很有名气的,不是别人,正是大唐的鲁国公程咬金。程家世袭鲁国公,直到唐僖宗年间,程家因劝谏唐僖宗少要贪图酒色而被昏君满门抄斩,当时的鲁国公程辈和自己的儿子被偷梁换柱得以幸免。

    程辈后来保了黄巢,可是黄巢滥杀无辜,程辈心寒又保了沙陀国李克用。最后江山又归了大唐,程辈因有功,恢复了鲁国公之职,子孙后代也是世袭鲁国公。

    直到后来南唐连年战事不断,程家又因进谏而被满门抄斩,程宇被人救走,才得以幸免。为了避开南唐后主的追杀,逃到了关东,到关东又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份,怕被当成是南唐的人而杀了,就一直躲到深山老林里过活。(未完待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