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4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狼是一个很有耐心的动物,即使是面对没有多大反抗能力的人。≦.╊.它们一点点的接近,直到六七米远的地方就不动了,而是默默的注视着这三个猎物。最前方的狼颜色与其他的不同,别的都是全身灰色,而这只确实黑色的后背,腹下的皮毛确实黄棕色的,它静静的趴在地上,二目微闭,时不时的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三个人。

    汗水渐渐的从三个人的鼻尖两鬓流下来,周博平时都怕狗,何况是比狗凶残成性不知多少倍的狼。

    杨帆也感觉到了危机,但是就是这点好,他非常听宋惊涛和周博的话,他知道这两位都是自己的哥哥,一定会对自己好,尤其是宋惊涛,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和亲兄弟没有区别。

    大铁铲在手中紧紧的攥着,他看的不是狼,而是宋惊涛,只要宋惊涛一话,他绝对会第一个冲到前面保护两位哥哥。

    宋惊涛现在比另外两位沉稳得多,宋惊涛闯荡江湖好几年,血腥的场面见过很多了,死在自己手下的人自己都不知道多少。但是面前的几十双凶狠的眼睛,还是让他心惊胆寒。

    要是比耐心,谁也比不过狼的,宋惊涛心乱如麻,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能有事,在他心里最担心的就是周博,因为周博的身手只能用很次来形容。

    如果这些狼真的围攻,还真害怕大哥有个闪失。汗水在手心中慢慢沁出,双手紧握腰刀,耐心已经消耗殆尽了,缓缓的把腰刀抽了出来。

    宋惊涛抽出了腰刀,没有生任何声响,可是原本趴在地上的狼却突然站了起来,眼中充满了对血腥的渴望。

    宋惊涛对杨帆和周博说“往后撤”。网.╊╬.┮c┯om右手把刀横在胸前,左手拿着刀鞘,一步一步的向后退。现在只能期待狼要攻击的对象是拴在树上的两匹马,如果它们攻击马。就会给自己留出很多的时间逃命。

    杨帆手握铁铲,等到周博撤退到自己身后的时候才开始退,目的就是能档在大哥前面,保护自己大哥。

    周博知道杨帆的用意。心中很是感动,生命危在旦夕,在这紧张的时刻也就不能再和杨帆争执了。心中虽然不舍得让杨帆档在自己的前面,但是周博也知道,杨帆的力量过人。身手敏捷,这样做也是唯一的办法了。

    狼群的做法让宋惊涛很失望,它们就像没有看到两匹马一样,而是静静的紧紧跟随自己,但是还是没有出任何攻击的动作。

    宋惊涛努力静下心来,希望能想出一个很好的解决把法,但是都一一被自己否决了。现在最不明智的方法就是转身奔跑逃命,在短时间内不被狼群追赶上的也只有杨帆而自己大哥手无寸铁,也许连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就被狼给吃了。如果找个树往上爬的话,不能在两秒内爬个三四米高。下场还是不会好的。

    狼似乎在和大家开玩笑一样,只是跟着,而不采取行动。三个人面对一群狼,退了能有三四里地,狼群就紧紧的跟了三四里地。

    越往后走宋惊涛越害怕,因为他知道,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那么自己就没有任何退路了,因为自己的身后不远处就是一个悬崖。宋惊涛和杨帆两人经常到这里打猎,对这里的地形非常熟悉。他们身后不远处就是一个小小的山崖,山崖是天然形成的,以前应该是山的另一面,可能是地震等原因造成了一个小小的悬崖。再加上天长日久雨水的冲刷,悬崖十分陡峭。即使是多年上山采药的郎中,也不能再悬崖上采药。

    明知道身后是条死路,可是眼前的狼群却把三个人逼上了绝路。≦≤≠网∧⊥.┯╳.┿c╇o┭m这就是狼群捕猎的一种手段,它们也对地理位置十分熟悉,从一开始就是想把三个逼上绝路。三个人回头一看。不能再退了,再有个五六米远就是悬崖边了,在往后退的话没准一时失足就要坠崖了。

    宋惊涛站稳身形,做好了随时准备攻击的动作,周博也注意到了身后的悬崖,暗暗叫苦。看来今天的大难是躲不过了。

    没有任何暗示,宋惊涛和杨帆两人占到了周博前面,把周博挡在了身后。

    狼群最前面的领头狼看着时机已到,把头高高的抬起,对着天空长长的嘶吼了一声。他的嘶吼,像是在对手下的狼群下命令,但是在宋惊涛等人看来,就好像是高傲的挑战,希望自己能放下武器,任狼宰割。

    周博向前走了两步,和宋惊涛杨帆两人并肩站好,把宋惊涛手中的刀鞘接过来。“兄弟,大难临头,怎么能把我自己放在后面呢,难道忘了我们的誓言了么?

    宋惊涛看了一眼周博,周博的眼中充满了坚定。这个就是自己的大哥,看来自己真的没有看错人,明明知道自己的能力有限,却也不愿受自己的保护,宁愿以身犯险,和自己并肩作战。

    之前的恐惧一扫而空,想想也是笑话自己,多大的场面没见过,今天怎么就在这帮畜生面前丢了脸面呢。“大哥,小心。”

    狼群的队伍慢慢的散开,渐渐的形成一个包围趋势,也许这就是一个优秀的狼群统领所带出的好伍。

    ‘呜呜~~’狼群中的一条灰色的狼有些耐不住了,看样子是要动进攻了。?≧≮v网≠≠.┮.两只前爪紧紧的挠着地,两个眼睛露出了凶光,嘴角一点一点的张开,口水从牙缝里流了下来,出‘呜呜’的叫喊声。

    单看这表情,就知道它会是第一个起试探性攻击的,三个人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个堪称死神的野兽。

    连追了几里地狼的耐心也没有多少了,各种玩弄的心思早就光了。只见这匹狼走到离宋惊涛等人三米左右,不在前进了,前脚抓地后腿微蹲,一用力,腾空而起,直奔宋惊涛而来。

    宋惊涛闯荡江湖几年了,自身本事还是不小的,单凭一匹狼是伤不了宋惊涛的。身体向左一侧,狼扑了个空。就在狼划过宋惊涛身前,腰刀横空一砍,这一下可是用足了力气,狼的前身过去了。可是后身却没有。

    只听一声哀嚎,在山野响起。宋惊涛的青红腰刀将这匹狼拦腰斩断。说时迟那时快,侧身躲开狼、出刀、砍断狼身,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一点拖泥带水。

    地上的狼身体虽然被砍断。但是由于时间太短,神经还没有死。两个前爪用力的挠地,嘴中的舌头长长的伸出来,还用力的撕咬着嘴边的野草,鲜血从嘴里一点点的流出来,不知道是内脏损坏而流血还是要破舌头而流出来的。

    宋惊涛的一手可是把剩下的狼

    群给震住了,站直了身躯,浑身上下毫毛竖起,嘴里都出‘呜呜~~~’的叫声。似乎是要行动了,又或是在请示自己的领头要不要出攻击。

    群狼的领没有分心去管别的狼。只是默默的注视着前方,嘴里出一声低吼。它们看出来单凭一个狼的力量是很难对付自己的猎物,群狼似乎是得到命令一样,原本有些分散的队伍密集起来,群狼都紧紧的聚到了一起。

    ‘吼’随着狼群领仰天的一声怒吼,群狼动了猛烈的攻击,先是两个狼一起腾空而起,直奔周博三人。⊥网≥.┭.招数重用,宋惊涛还是侧身想砍扑奔自己的这匹狼,可是有了第一个的教训。这匹狼机警很多,本来飞的就不高,看见没有扑到宋惊涛,一躬身好像一个肉球一般。在空中犹如陀螺一般,躲过了宋惊涛的致命一击。

    而扑奔杨帆的那个却没有得到好的下场,别看杨帆身材魁梧,身手却十分敏捷,看着狼扑奔自己抡起大铲,照着狼头就砸下来了。这势大力沉的一铲就是石头也能给砸个粉碎。何况是一匹狼,连声哀嚎都没有出,面门粉碎,尸体咕咚一声栽倒在地上。

    狼群看到死在地上的狼的死尸,多少还是有点害怕的,但是同样也激起了它们的野性。现在周博三人的形势更危险,因为刚刚宋惊涛没有杀死的那匹狼就在三个人的身后,原本的一面围攻现在成了两面夹击。

    “大哥,你看好身后的那个,前边的就由我和杨帆来对付吧。”

    “兄弟,今天你没有不祥的预感吧?”

    “呃..怎么?”

    “我左眼皮跳来的,感觉不是不祥的预感,估计今天没啥事吧。”

    “你那左眼跳不会是因为你碰见了谢府的小姐吧,貌似哥哥还占了人家的便宜。”一边说话宋惊涛一边笑,不知道是在笑周博的艳遇还是对面前的危险表示苦笑。

    “汗,竟整这没用的,专心对付前边的张口兽吧。”

    这一轮的攻击更加猛烈,所有的狼都出了攻击,有的依然是腾空而起,目的就是眼前的三个人的喉咙,也有的紧跑几步,来咬三个人的身体。

    宋惊涛连踢带砍,算是躲过了两三个狼的攻击。杨帆倒是没有多大危险,把大铲轮圆了,狼看着这黑瞎子一样的杨帆,不敢靠前,所以杨帆的压力并不多大。

    最苦的就算是周博了,躲过宋惊涛攻击的狼就转到了周博跟前,看周博似乎比较弱,就先拿周博开刀。

    杨帆和宋惊涛看自己大哥很难抵挡狼群的攻击,就靠近大哥,帮他抵挡,这下子杨帆的威力就显现不出来了,因为离两位哥哥很近,轮开了大铲容易伤到自己人。

    狼现在展出了自己高的智商,既然单打不过就围攻,围攻受难就慢慢消耗敌人的体力。

    “啊!”只听宋惊涛大吼一声,原来刚刚一起有三匹狼攻击自己,躲开了两个,可是最后一个还是没有躲开。宋惊涛反应快,看躲不开了就把自己咽喉闪开,狼狠狠的咬在了肩头。锋利的狼牙轻易的穿透了衣服和皮肉,獠牙刺到了骨头。宋惊涛抬腿奋力一踢,狼被宋惊涛给踢飞了。

    可是狼最里还咬着宋惊涛的肉,并没有放开,宋惊涛的肩头肉被轻易的撕开,好在没有被完全扯掉,还有一部分连着,那块肉就挂在宋惊涛的肩头,大片的鲜血染红了整个上身。

    “二弟!”“二哥!”杨帆使劲的轮了两下大铲,驱赶开港要上来的狼。

    “没事,你们小心,今天这是怎么了,大白天就遇上狼群。”

    狼群看到宋惊涛流出了鲜血,似乎是看到了胜利的曙光,更加加紧攻击了,所有的狼一拥而上,一个冲击,就把周博和宋惊涛杨帆两个人分开了,三个人身边几十匹狼围着,最受不了的就是周博了。被分开后少了宋惊涛和杨帆,自己很可能就要任狼鱼肉了。

    宋惊涛和杨帆想再和周博重新会合,可是狼一轮又一轮的攻击让他俩无暇分身,何况宋惊涛还是有伤在身。

    周博被狼逼得一点点的往后退,也就渐渐的远离了两位兄弟,死神似乎在向他招手。周博暗暗叫苦,无论如何也不能死在这帮畜生口中,到时候落个尸骨无存,成了狼嘴丧,狼肛门出殡了。

    周博本来就离山崖边不远,被狼逼的退后好几米,眼看就离山崖不到一米的距离了,周博再也不能后退了。手握刀鞘,死死的看着面前的几匹狼。狼似乎看到了周博的恐惧,他们就是喜欢这样,当猎物真正害怕的时候,也就是他们最脆弱的时候,也是自己捕获的时候了。

    最先动攻击的狼似乎有点得意忘形,好像没有看到周博身后的山崖,还是腾空而起张开大嘴,扑向了周博。狼的身躯带着风声而来,嘴中的口水因为狼的飞起,流下来大大一滴,阳光透过这滴口水,出五颜六色的光芒。

    周博的身手次,只是相对而言的,他和宋惊涛与杨帆两个人比不了。看着狼奔自己而来,向旁一闪身,轻易的躲过了狼的攻击。这匹狼本来以为可以得手,可是迎接他却是象征死神的深渊。挂着风来的,同样又挂着风下去的。周博身后就是悬崖,也许是失败让这些狼失去了理智,竟然忘记了周博身后的悬崖,它只扑到了一堆空气,接着就是坠下深渊了。

    这匹狼的死亡给另外几匹狼示警了,剩下的没有贸然的动攻击,而是慢慢的逼向周博,越来越靠近。最后几匹狼道了周博身前一米远的地方。凶光再次显露,几匹狼一同扑向周博。周博挥动刀鞘打开一匹,有踢开了一匹,可是攻击周博胸前的这个实在是躲不开了,狼咬在了周博的胸口上,好在是狼攻击的是胸口,没有咬到肉,咬到的是衣服。

    近距离的和嗜血的野兽接触,周博浑身冒冷汗,出于本能的又给狼一脚,这一脚用上了所有的力气,狼是被踢开了,可是强大的后坐力也让周博失去了平衡,脚下的石土松动,没有站住,**滑落,留给狼群的只有一声撕心裂肺的“啊!~~~”。(未完待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