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4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呵呵,这里的主持叫我和他谈论了一些佛法,说的多了,就忘记时间了,让二位兄弟担惊了。≮≈网.┿.”刚才在路上周博回想着老和尚的表情和话语,感觉似乎没那么简单,方丈一定是有所隐瞒,可是人家不想说自己也是问不出来什么。

    “没事没事,你没事我们就放心了,快来吃点饭吧,这点斋菜还不错,做的倒是挺好吃的。”

    斋菜不能说是难以下咽,但也不可口,吃到嘴里如同嚼蜡,因为周博的一直在想这师徒两人,仿佛是一个面纱笼罩在了心中,只有那么薄薄的一层,却有难以磨灭。

    周博这人随遇而安的能力极强,既然所有的事情都像一个谜一样,索性就不去想了。自己没有死就算是命大了,老天能让自己穿回古代,就是对自己的恩赐,至于以后的事情,就以后再说了。

    吃完饭三人本该动身上山打猎的,其实打猎只是个由头,主要还是要练习下马术和弯弓射箭,毕竟在这个年代,这两门手艺是非常有用的。可就在周博经过前殿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身影,那个牵动他心灵的身影。

    “呃。。。两位弟弟,这次来这普救寺是来降香的,可是只吃了点饭,连个香都没有烧,岂不是白来了一趟。”

    宋惊涛对此事很不理解,大哥本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明明说好了要走的怎么突然有要烧香了,真是搞不懂这个神秘大哥一天在想些什么。

    大殿正中的佛像前,跪着主仆二人。双手合十,举在胸前,白皙的面庞透红润,香腮偶尔微微动了一下,似乎在许下什么愿望。她们没有现,周博从大殿的正门慢慢的进来,一直注视着这个自己已经爱上的姑娘。≮∈网≧≈.╊┿.

    小和尚普祥早就看到周博进来,只是没说而已。这个小和尚虽然已经出家了,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但是对男女之间的事情也是懂得一些的,单看周博的眼神。就知道这个又是‘罪孽’啊。

    谢小姐的愿望似乎有点长,又或是她虔诚的想重复几遍,才能让佛祖知道她的心声,周博注视了自己半天,愣是没有注意到。谢小姐身后的丫鬟却看到了周博。看着他一直盯着自己家的小姐看,双目一瞪,推了一下谢小姐。

    谢小姐正在许愿,虽然知道丫鬟推了一下自己,但还是把自己的愿望又在心里说了一遍。周博看到丫鬟的举动,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

    刚刚许愿的时候都是双目紧闭,缓缓睁开眼睛的时候殿里的阳光有些刺眼,本想问下丫鬟为何打断自己许愿,却看到了站在身旁的周博,明白了丫鬟的用意。

    当自己再次看到周博的时候。又有了那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也许这感觉就是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有吧,谢小姐已经十八岁了,按照这个年纪,在那个年代早就到了成婚的年纪了。只是父亲早年位高权重,这个女儿长的又是聪明可爱,一直想给自己的女儿找个好点的婆家,可是朝中的大臣大多数都不能入了谢老爷子的法眼,后来谢老爷子被贬,胸中懊恼,一病不起。没过多久就去世了。

    留下了一片家业给这孤儿寡母。所以这个谢宝儿早年没有婚配给别人家,后来谢宝儿长大了,一直心高,上门提亲的倒是不少。有钱有势的,什么样的都有,可是没有一个能打动谢宝儿的芳心,非说要在家多陪陪母亲。最后一个是当地知县找来的媒婆,要把谢宝儿许配给自己的儿子,同样还是被谢宝儿给拒绝了。

    谢宝儿的母亲拗不过女儿。≠≈≮??.┯╳.┼c╃o╊m只想以后再有什么好人家,一定要给女儿许配出去。可是知县的儿子都被否定了,还有谁会在上门提亲呢,如果成了怕知县找自己的麻烦,不成又丢面子。所以谢宝儿直到现在还是没有婚配。

    就在上次开舍粥棚的时候遇见了周博,仪表堂堂,有放dang不羁,谢宝儿那颗少女的心头一次被一个男人入侵。她甚至希望,下一个提亲的就是这个放dang不羁的青年,如果是那样,她一定会应下这门亲事。

    谢宝儿看着周博佯装生气,一搂罗裙慌忙站起。由于太匆忙了,脚踩到了罗裙的一角,身体失去了重心,向前倒去。周博下意识的伸出双手,将谢宝儿扶住。

    如葱根般的纤纤玉手出于本能的抓在周博的手臂上,凝神望了一眼周博,望了一眼这个入驻在自己心灵深处的男人。

    理智又瞬间冲上了头脑,这个大家闺秀意识到了自己似乎是失节了,慌忙推开周博的手臂向后退出了两步。低着头,香腮通红,心跳的度一下子变的很快,快到谢宝儿张开嘴就能把它吐出来。

    丫鬟在后边看的真切,自己家的小姐对别家公子从来都不多看一眼,可是对这个上次冒充乞丐来讨饭的人的时候,似乎变了一个人一样。这小丫鬟从小就机灵,眼珠一转就猜出个大概,八成是自己家的小姐也看上了人家的公子。

    还别说,这位公子还真是与众不同,人长的是仪表堂堂,风流倜傥,脸上好似挂了招财进宝一样的招人喜爱。但是不论怎么说,小姐在这里和他有这样的接触可不行,要是传出去不是坏了我们谢府的名声嘛,再说二人又不相识,不是知根知底的人,哪能放心。这里离家又远,如果对方是歹人的话小姐不就吃亏了么。≮≤网v.╬╊.╃c┭o┯m

    丫鬟柳眉倒竖,眼睛一瞪“你干什么,好没有礼貌,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嘛?”

    一句话问的周博无言以对,是啊,这里是古代,要是现代的话别说扶一下,就是晚上去hi一下又能怎么样呢。“呃。。。在下也是一时心急,冒犯了小姐,还请不要见怪啊。”弯腰深施一礼。

    谢小姐急忙还礼,“公子不要听我的婢女胡言,还应谢谢你才是。”谢宝儿的脸更红了。那婀娜的曲线就在她施礼的瞬间展现的极其完美。

    &

    nbsp;未等周博再说什么,丫鬟春红上前一步,挡在两人中间,大有保驾护航之势。拉着小姐退后了几步,低声在小姐耳边说:“小姐啊。烧完了香咱们就快点回去吧,老夫人还在家里等着呢,你和这位公子说话要是被人看见不是失了体统,要人说三道四的以后还怎么做人。”这丫鬟从小就跟着小姐。两人处的如姐妹一般,说话也不避讳。

    被丫鬟道破谢小姐脸上也是羞涩难当,知道自己不能再留下了,回头看了一眼周博就走了。谢小姐玉手低垂,似是无意。实则有意的将袖口中的一条青丝手帕丢在地上,缓动金莲回府去了。

    目送着主仆二人出了寺院,周博将青丝手帕捡起来,还有淡淡的余香。洁白的手帕用金丝线绣了一个‘宝’字,四外有银线勾边,看了一会,默默的揣在怀里。。。。。。

    禅房里。“师父,到底怎么了,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焦虑?”

    “哎,月前我夜观天象。现北斗七星煞是明亮,紧接着一道白光一直向北冲去,在天空的正北方向,形成了一颗新星,姑且就叫它北斗星吧,既有新星出现,必有大将横空出世。.┭┮.┯今天来的这人,就是应星而生。一将功成万骨枯,看来时免不了生灵涂炭。”

    “可是你怎么没和他说呢?”

    “随缘吧,天机不可泄露。”

    “大哥。你快点啊。”看着周博犹如骑马观花般,宋惊涛心中着急。

    “你俩忙啥的,我不是刚会骑马么。等等我。”周博照马的屁股狠狠的抽了一鞭子,“驾~~。马呀马,你怎就连我那兄弟都追不上啊,头午的章程都跑哪去了。”山中的路上飘起一趟灰尘。

    一行三人在山林中游晃,这活物看到不少,尽是些个小鸟,偶尔能看到一只野鸽子。没等宋惊涛开弓放箭早就飞走了,这三人打了一个时辰的猎,愣是什么都没打到。甩镫离鞍下了马匹,三人把马拴到树上,坐下来喝口水休息一下。

    周博从怀中掏出早就卷好的烟卷,划动火镰点上了一根,现在已经习惯了旱烟的味道。“兄弟,你来一根不?”宋惊涛摇头道“我可享不了那福,上次我就照着你的方法抽了一口,呛得我腔子疼了好久,也不知道那个玩意你抽怎么就不呛人呢。”“哈哈,刚开始都这样,你要是习惯了就好了。杨帆你要不要试试?”

    杨帆躺在自己的大铁铲上,把脑袋一晃“我更来不了,你还是自己抽吧。”

    周博看着杨帆头下的大铁铲,突然想起自打认识宋惊涛和杨帆两个人的时候,他们两个就一直是兵刃在身,宋惊涛的腰刀还好说,可是杨帆的大铁铲一百多斤,没事拿着它多累。“我说兄弟啊,我怎么觉得你俩从来都是兵刃在身呢,杨帆,你那大铁铲一百多斤拿着多累啊。”

    宋惊涛看了下自己的腰刀,没言语,嘴角微微上挑,眼中多少都露出了阴险之色。杨帆哈哈大笑“大哥,你可不知道,我从来都是身不离货,货不离身。有它在我手里握到哪都不怕,不然要是有个什么意外,连件趁手的兵器都没有不是吃亏了么。”

    “呵呵,就你这大的体格子往那一站,还有谁敢跟你出点意外。”周博心里说‘我这兄弟的大铁铲就上百斤,真要是有人敢跟他动横,论起来大铁铲沾上就死碰着就得亡,惹他的人都是嫌自己命短。’

    ‘嘶~~~~~’,拴在树上的两匹马好像约好了一样,突然巨头长嘶一声,四蹄不住的蹬地,用力的撕扯马缰绳。宋惊涛和周博拴的是‘拴马扣’,马只能越挣扎越紧,根本无法挣脱马缰绳。两匹马的举动引起了周博等人的注意,三个都是一愣。还是宋惊涛经常上山打猎有经验,叫了一声“不好,来猛兽了。”

    听到宋惊涛的话周博急忙坐起,向四外望去,没现什么异常,山林中十分安静,一点声响都没有。“二弟,是不是你听错了,这附近好像什么声音都没有。”

    “什么声音都没有?”这句话宋惊涛像是在问周博,又想在问自己。附近确实什么声音都没有,甚至连声鸟叫蝉鸣的声音都没有。奇怪就是奇怪在这里,照常说这深山老林里飞禽走兽应该很多,不论是有野兽在林中奔跑还是有鸟在天上飞,都能听到声音。

    而现在山林里却静得出奇,由此可以肯定是有什么凶猛的野兽在附近,把附近所有的动物都给吓跑了,只是这个野兽还没有露出自己的身形而已。宋惊涛大脑飞旋转,他想知道在附近的动物是什么,好采取应对的方法,可是他还是想不通。“大哥,肯定有野兽来了,我们快跑。”

    这两匹马现在就好像在挣命一般,马缰绳把拴马的小树带得左摇右晃。马的四蹄乱飞,宋惊涛想叫马停下来,可是现在却不能走近马匹。

    周博相信宋惊涛的判断力,自己也觉得这个山林现在又点不对劲。但是现在想走谈何容易,就连宋惊涛都不能制服马,自己一个半吊子,更是不敢往马前凑合,只能站在远处高喊‘吁~~~~’。马根本不听他的话,依旧是在那里来回乱蹦。

    都说这哑巴畜生通人性,果真不假,知道有难了也开始玩命。宝马和普通的马有的时候并不能很好的区分,可是现在就能看出来了,这两匹马都不是什么好马。周博看着这般情景,“兄弟,别弄了,这样的马也骑不了了,要不然咱们先着走吧?”

    宋惊涛摇摇头“大哥,如果是碰到了野兽,我们走着走的话就是要跟野兽硬拼了,要是有马就好办了,一般的野兽是到不了跟前的。”

    奈何这两匹马是越挣越厉害,一点没有听到周博和宋惊涛的叫喊。宋惊涛想尽了所有的办法,还是一点进展都没有。

    眼睛!周博看到了很多双眼睛,不知道是阳光晃的还是动物天生的眼睛就带光的,但是周博确信自己看到的光芒不会有错。

    &nbs

    p;  宋惊涛看着自己哥哥的表情有点扭曲,沿着周博看着的方向看去。几十双墨绿色的眼睛在离自己不远处的林子里放着寒光,在树叶的遮阴下,清晰可见。是狼!可是狼一般都是在晚上的时候才出来的,而且很少围攻人类,今天却奔自己来了。

    “别动。”宋惊涛小声说了一句。宋惊涛是说给自己周博和杨帆的,可是两匹马却好像听懂了主人的话语,原本在树上挣扎的两匹马一下子停了下来,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这连毛的畜生也看到了狼群那恐怖的寒光,不知道是不是被吓到了,抖了抖鬃毛,默默的注视。

    现在只能期待狼群没有现自己,又或是狼群不会攻击自己,而此时如果贸然逃命,狼群一定会把自己当成是猎物疯狂的追赶。如果是几只狼的话凭三个人的能力是完全可以应付的,但是现在的狼群有几十只,即使大家再有能力,也难逃是狼群的一盘点心。(未完待续。)

    ...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