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4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吁”

    周博不知走了多远,只觉得马身有些轻微的晃动,还有一个人喊‘吁’。≠≈≮??.┯╳.┼c╃o╊m

    抬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兄弟杨帆赶了上来,手里抓着自己的马丝缰。

    马的度放慢了许多,可是任凭杨帆怎么喊,还是继续跑。

    有兄弟在身旁周博觉得安全很多,骑马走了这么远,恐惧感已经消失,甚至已经被兴奋所代替。“杨帆啊,你放手吧,我没事。”周博慢慢的坐直了身体。

    看着坐在马鞍上的大哥,已经有了几分模样。“大哥,那你小心点,别打它了。”说着杨帆放开了手,但是担心周博,也在马后边跟着。

    虽然起初是照葫芦画瓢,慢慢的变成了得心应手。左右拉动马丝缰,马也会随着周博用力的方向去走。

    周博越骑越稳当,越骑越舒服,把骑马的一些技巧都适应着掌握了,这样试探着又走出了十来里地。

    马身渐渐的浸出汗水,度也越来越慢。‘吁~~’随着周博的一声轻喝,马应声停止。带住马缰绳,甩镫离鞍下了马,将马拴在了路边的树上。

    周博还是兴奋多一些,没感觉累,这马可是累的够呛,汗水从身上沿着蹄子流下来了。周博摸摸马脸,又给它理了理鬃毛,马偶尔打个响鼻,不躲不闪,这意思就算是认下了这位主人。

    “恭喜啊恭喜,大哥的马术还是很好的嘛,哈哈。”

    不一会的功夫,杨帆和宋惊涛一同赶过来,宋惊涛心里有愧,下马先给大哥道喜,大哥今日学会骑马可喜可贺。

    都是自家兄弟,周博就算窝点气也不能说什么,只是照着宋惊涛屁股给了一脚。≠≤≧≤网≡.╋╬.╊

    略微的休息一会,喝了点水。三人就上马直奔山里。好在周博来时走的路正好是上山的路,再沿着大路走一里多地,有一条上山的小路,小路不长。也是一里多地。

    三人快到山脚下的时候,远远看见前方有座寺院。寺院不大,在外边看里边最高的房子就是大殿,不过也只是相比而言。

    “二弟,这还有寺院。香火怎么样?”

    “这寺院的香火不是很旺盛,但听说这个寺院里的大师是一位得道的高僧。”宋惊涛道。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既然是得道高僧,怎么香火会不旺盛呢?”

    “大哥,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别看这寺小,可是这和尚架子不小,平时来个善男信女,老和尚是热情接待,香火钱你给不给随便。但是商贾官宦来了,老和尚是大门紧闭。恕不接待。穷人来了,烧香许愿,走的时候给的香火钱十分的少,富人给的多呢老和尚不接待。所以我说这香火不是很旺盛。”宋惊涛娓娓道来。

    周博点头,看来这方丈还真是有点道行,不然也不会有这样的脾气。“走,兄弟,咱们去寺庙里看看。”

    “大哥,咱们不许愿又不还愿,上那里看什么?”

    周博不知道为何。听到宋惊涛说了方丈的事情之后自己就有种想去看看方丈的冲动,好像是有种力量正在潜移默化的引导自己一样。‘是啊,去干什么呢?’不觉间想起了远方的父母,与自己身隔两地。却不能相见,不知道父母现在生活的怎么样了,思想间鼻子酸,眼泪缓缓的出来又被周博硬生生的咽下了。

    “就算是给我的父母祈福吧。”

    看着烟圈红的周博,宋惊涛不再多问。

    转眼间三人来到了寺院前,杨帆说自己受不了庙里的木鱼声。≮≤网v.╬╊.╃c┭o┯m就在外面放马,叫两位哥哥早去早回。

    寺院开起来年代已经很久远了,篱笆墙有泥土砌置而成,龟裂清晰可见。院里最高的一个建筑就是大雄宝殿,隐隐能听到有木鱼声传出来。

    寺门年久失修,门板糟了,两旁用木板刻着一副对联:古寺无僧风扫地,山门不锁待云风。上边的牌匾字迹模糊,隐约也能看出:普救寺。

    站在门口,隐隐能听到里面的木鱼声。周博抬手叩门。

    怎奈是木鱼声音不断,无人来给开门。敲了一会周博也不敲了,直接推门而入。

    迈步走进寺院,别看房屋很简陋,寺院里收拾的很干净,土地寸草不生,干干净净。前头是大殿,殿前两根红松木的柱子,刷红漆。大殿门开着,能听见里边‘梆梆’的木鱼声。

    听到这声音周博眉头一皱,因为声音的来源处就是大雄宝殿,既然自己能听到对方的声音,那么殿里的人也一定能听到自己敲门。

    二人大步流星的走进了大雄宝殿,殿里远比外面要简陋得多,尤其是里面的几尊佛像。泥塑而成,未经深度加工,表面十分粗糙。

    中间三尊佛像,释迦摩尼在中,左右是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大殿两边是十八罗汉。周博也不过是猜测而已,以前对这方面的东西还是有所了解的。

    佛像前是一个鼎,里面还冒着青烟,一个小和尚正在鼎前敲打木鱼。

    “咳咳咳”周博咳嗽了几声,小和尚此时正在念经,

    “咳咳咳”周博咳嗽了几声,这是出于礼节,小和尚在念经,不能上去就打扰人家,先咳嗽两声让小和尚听到,知道有人来了,自然会来迎接。网.╊╬.┮c┯om不过小和尚就跟没听见一样,手中依然敲的木鱼,连节奏都没有变。

    宋惊涛一见怒火中烧,自己从小娇生惯养,后来行

    走江湖,道上的人都给几分薄面,何时受过这样的气,最忍不了的是对方还是一个小和尚。

    “嗡~~~~”

    腰刀出鞘,刀身与刀鞘出了一声翁明。

    看到宋惊涛抽到,周博心中一凛,慌忙身手压住了宋惊涛的到,两眼圆睁摇了摇头,示意宋惊涛不要动手。这里是佛门重地,怎么能随便逞能,而且周博注意到这小和尚一直都没有分身,即使是宋惊涛抽到出了翁名声,小和尚也没有回头看两人一眼。手上敲打木鱼的节奏也没有乱。不觉间暗暗佩服,这样的定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由此看来,这寺院中是个得道高僧确实不是虚传。

    宋惊涛挣扎了两下就收刀入鞘。恶狠狠的盯着这个小和尚。

    依旧是敲打木鱼的声音,没有任何的间断。两人在小和尚身后站立,等待着小和尚做完功课。

    两个人的耐心殆尽,小和尚才站起身来。“二位施主,有失远迎。还请见谅。”

    慈祥的面容,瓷像的声音,听到宋惊涛的耳朵里都变了味,如果不是周博在场,估计这个小和尚早就给宋惊涛祭刀了。

    周博知道有这样定力的都非寻常人,不敢有得罪,躬身施礼。:““哪里哪里,我二人擅闯贵寺,多有打扰,还请你不要见怪啊。”寒暄的话周博早已轻车熟路。随机应变。

    小和尚细细的大量了一下周博,眼中不觉间有些异样的光芒。“施主,我看你慧根不浅,与我佛家有些渊源,不如到我师父的禅房中与他一叙,你看如何?”

    小和尚没来由的一句话把两个人都弄愣了,宋惊涛仿若看着火星人一样看着周博。≡网≈⊥∥.

    周博看着面前的这个小和尚,年龄比自己大不了多少,但给人的感觉是他有着千古不变的表情,深深的瞳孔让人无法看清其内心在想什么。周博大脑飞旋转。听宋惊涛说这个方丈很少接触外人的,为什么小和尚让自己去见他师父呢?自己并非这个时代的人,难道是小和尚看出了自己的倪端?如果真的是这样或许也是一件好事,最好能寻到一些回去的方法。

    周博点头应是。

    小和尚说:“施主请随我来。这位施主请在这里等候。”

    宋惊涛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周博,周博依旧是点头。

    周博跟随小和尚来到了寺院的后院,后院只是奚落的几间房子。

    小和尚来到了师父门前轻轻敲门:“师父,您要找的人我给您带来了。”

    “哦,让他进来,你下去吧。”一声苍老的声音从房里传出。

    小和尚应是告退。留下周博一人。

    周博敲了下门就进屋了,屋里很简朴,一桌两椅一张床,除此之外,别无长物。椅子上端坐以为老和尚,头刮的一根不剩,脸上洁白的胡须连到鬓角,皱纹很深,看样子年纪很大,但是红光满面。

    周博先施一礼“老人家,在下周博,这厢有礼了。”

    老和尚正在禅房里打坐,手里的佛珠随着手指一个一个的挪动,就在周博进屋的一刹那,老和尚的手不自主的颤抖了一下。多年的修为早已让老和尚波澜不惊,手上的颤抖就证明了自己的判断。看了一眼周博,念声善哉,看来自己的判断是没有错。

    “坐。”

    “老人家,我们素不相识,您的徒弟叫我来,不知道有什么事吗?”

    老和尚双目微闭,看似在养身,心理却在做着剧烈的挣扎。眼前的这个青年明明是和颜悦色,一脸谦逊,可是却给自己带来了一丝丝的不安。尤其是老方丈感觉到了周博的灵魂深处,暴戾之气很强,虽然没有动怒,但是老和尚还是感觉到了,而且自己多年的修为告诉自己,判断是不会有错的。方丈在想着如何跟眼前的这个青年交谈,现在开口说话都已经是一个非常困难的事了。

    短短的几秒钟,可是却如过了很长时间一样,不觉间鼻尖似乎浸出了一点汗水。方丈暗叹‘看来还是自己的道行太浅’,无奈的摇了摇头。

    老方丈的一连串的表情让周博一阵茫然,不知道这和尚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还是故作深沉。

    “施主,你觉得我们国家现在怎么样?”

    不知道和尚为何会突然问起这样的问题,不过周博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咱们大宋虽然处于和平年代,不过我觉得这和平似乎是坚持不了多久,北国犹如虎狼一般的凯觑咱们大宋,估计免不了生灵涂炭。”虽然大宋与北国之间的关系也曾经听宋惊涛说过,不过这些基本都是周博以前学过的历史,北国大辽一定会饭边作乱。

    方丈脸上一动,用尽毅力控制面部表情,使得周博看不出自己的兴奋。“施主,你说的一点都不错,那我来问你,北国犯边,若有机会的话,你愿意上战场么?”

    “呃。。。这个说不好,保家卫国人人都应尽力,但是我身体单薄,又没有武艺,当然是能不去就不去了。”周博知道对方是个得道高僧,自己说话也不隐瞒,怎样想的就怎样说。

    老方丈点头,他也能理解周博所说话中的意思,脸上却也暗淡了一些。“好吧,施主,你的心理也是人之常情,老夫给你一句良言你可愿听?”

    “大师请将。”

    “杀人不过头点地,得饶人处且饶人。十分才气用七分,留下三分给子孙。日后的生活都是随缘,也不用刻意追求什么。好了施主,你回去吧。”

    这些话似乎是常听见,老方丈讲过一遍就全记住了。看到老方丈给自己下了逐客令,周

    周博也不好在留,这一趟似乎是白来了,与预期的事情差的好远,失落感油然而生。

    周博起身道:“还没请教大师法号?”

    “老衲严顺,徒儿普祥。”

    ‘哗~~~~’

    在周博出门的瞬间,方丈手里的佛珠就是断了线的珠子,雨点般落下。在佛珠与地面接触的一刹那,有瞬间变成了飞灰,没有出一点声响。

    死死的盯着面前的灰尘,方丈觉得有真实的寒意在侵袭着自己。万万没有想到这人隐匿的气势会如此的强大,“哎,该来的总该是要来,但愿这七星飞将能好好的把持住自己,造福一方生灵。”

    小和尚已在禅房的门口等候,看周博出来,施了一礼,“施主,您的两位兄弟已等候多时了,快快随我来用餐吧。”

    “谢谢”。

    小和尚带路,引周博到了一间偏房。没进屋就听见里边与有人说话,声音如闷雷一般,不用问就知道是杨帆。“二哥呀,咱大哥咋还没出来,不会出什么事吧,要不咱们把那小和尚抓来问问。”杨帆说的本来是悄悄话,可是他天生的嗓门大,一着急也就没有控制好尺度,弄得门外的两人都听到了。

    “就这么个破寺还能有多大章程,你放心吧,不会出什么事。不过这里的秃驴要是真做些个出格的事,哼哼,哥哥我能忍这口青红宝刀可忍不了”

    周博和小和尚在外听得真切,小和尚念了声弥陀佛。

    听得周博也是直摇头‘哎,这两个兄弟可真不是一般的凶猛。’

    “施主,饭菜在屋内早已备好,有事到前厅叫我就好,贫僧告退。”

    杨帆和宋惊涛在屋里急得直打转转,一看周博会来,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哈哈,大哥,你怎么去了这么久,给我们两个急死了。”(未完待续。)

    ...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