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4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青年此时正在把玩路边摊的玩物,对待其他人的眼光视而不见。+頂點小說,

    “二弟,那个人是谁啊?”周博问道。

    沿着周博指去的方向,宋惊涛也看到了这个青年。“大哥,这个人是咱们海丰县县令的儿子,名叫朱挽春。”

    “哦”周博点头,只想对方应该有些身份,却没想到会是县令的儿子。“你们认识么?”周博随即问道。

    “咱家每年都不少给朱县令送礼,爹爹和县令比较熟,我和这朱挽春也是讲过几次面,谈不上认识。”宋惊涛说。

    这个年代县令基本上就可以说是地方的土皇帝,全力最大,可不是普通老百姓能接触的。

    不知为什么,周博在这个青年身上看到了一些杨帆的影子,两人似乎有哪里相似,却又说不出来。

    突然,朱挽春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吸引住了,放下了手中的玩物,而是进了另外一家店铺。

    “二弟,那个屋里是卖什么的?”周博指着朱挽春进的店铺问道。

    “大哥,这个是咱们家开的一个店铺,主要经营叶子烟。”

    在听到叶子烟的时候,周博眼睛一亮,露出了异样的光芒。从打来到宋府,身上的香烟不知道丢到了哪里,而其他人都不抽烟,周博一直没有打听,烟瘾犯的时候就喝点茶水,这段时间可以说是憋坏了。

    不得不说烟是个好东西,起码周博这么认为,而且烟瘾犯的时候还真是难耐。

    周博纵身一跃。轻松的跨过半米多高的栏杆。周博以前也是个比较狂野的青年。尤其是在上学的时候。偶尔从二楼跳下去也是经常有的事。

    今天一激动竟然直接从二楼的阳台上往下跳。不过在跳下去的瞬间周博意识到不好,因为这个建筑是个酒馆,比一般的房屋要高出许多,虽然是二楼,却也有别处三楼一般高。

    人在空中了,没哟后悔的余地。周博下意识的挥了一下手,搭上了阳台的边缘。由于身体重力的关系,搭在阳台上的手瞬间又放开了。

    ‘嗖’

    周博落地的瞬间本能的蹲了一下身子。不过脚下没有传来想象中的疼痛,只是微麻了一下。

    平稳着地,看着高高的阳台,周博背后渗出了冷汗。活动了一下腿脚,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周博心中有些纳闷,怎么从这么高的阳台上跳下来都没有事情,难道是手搬阳台时的缓冲力起的作用?

    看着跳下去的周博,宋惊涛杨帆暗暗钦佩,看来大哥除了会舞文弄墨。武功也是不错的。

    “大哥,你干什么去啊?”宋惊涛问。

    “抽烟。”说着。周博对着两人做了一个抽烟的姿势。

    “嗖~嗖~”两道身影一先一后,也从阳台上跳下来。比起周博来,宋惊涛和杨帆要干净利落的多。两个人从小学武,颇有造诣,跳个二楼还不算什么。

    周博跳楼只不过是一时兴奋,以至于疏忽了高度,还以为和以前上学时候差不多。不过看着两个兄弟似乎对这些早就习以为常,跳楼如履平地一般,此时周博对古代的武功也有了一些新的认识。

    这家店铺并不大,而且又些类似大排档,看着十分不起眼。

    店铺门口站着两个人,是朱挽春的随从。未理会别人,周博直接进了店铺。

    “这位公子里边请,咱们这里都是上等的烟叶。南山片子、罗汉底、霜菊林、柳叶尖等咱们这都有,价格公道,绝不在称上掘人。”店小二看到有顾客光临,赶忙过来招呼。

    如果说些中华、玉溪、红塔山啥的周博还懂,不过对店小二所说出的烟名却是一窍不通。“嗯,我随便看看。”

    “哎呦,少爷,您怎么来了。”店小二看到随后进来的宋惊涛杨帆,一阵惊讶,忙过来给两位施礼。

    宋家实力雄厚,在海丰县内店铺也是很多的,涉及到很多的行业。但是这个年代抽烟还不是很盛行,所以烟草行业的店铺很少,宋家门下的也只有这一家。宋惊涛虽然很少接触自己家的生意,但是对这个卖烟的店铺还是有些熟悉的。

    “我是跟随我大哥一起过来的,喏,那位就是我的结拜大哥,周博。”

    店小二赶紧给周博施礼,道:“原来是少爷来了,小的宋二,给您见礼。”

    周博摆手道不用客气。

    这店铺很小,屋里摆着一个长长的柜台,上面放着各样的成捆烟叶,一边还有烟斗和烟袋。

    朱挽春在周博之前进来的,此时正叼着烟袋,享受着云雾所带来的快感。

    叶子烟这东西周博小的时候接触过,身边有的老人就抽这个。没想到时隔今日,自己也要重新的享受下这早就落后的东西,不由得暗叹‘命运啊命运,真是玩我!’

    抽烟嘛,其实也没有什么说道。烟卷、烟斗、烟袋,虽然看着是抽法不同,也不过是大同小异而已。

    周博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柜台上所摆放的烟叶,用手摸一摸,再闻一闻。烟叶基本都是狠辣的,尤其是在没有过滤嘴的情况下。

    周博最终选择了一个鲜黄颜色的烟叶品尝,相比之下,这个要比另外的烟叶要轻柔得多。

    虽然柜台上也有烟斗和眼袋,不过看着似乎是别人用过的,表面已经有些污渍了。周博可不想用这些看着有点恶心的东西。

    在整捆的叶子烟中挑选了一处有些潮湿的一块,轻轻的裁成一个长方形的小条,拉一拉,柔韧性很好。

    又拿了一些烟叶轻轻揉碎,放在长方形的小条上,慢慢的卷成了一根古代版的雪茄。不过这个雪茄要比现代的小得多。

    划动火镰点燃了这根卷烟。深深吸上一大口。再长长的吐出。“好烟!”

    其实这个烟算不上好。只不过是周博长时间没有抽烟的关系,现在顿时觉得心情舒畅,顺口感叹了一下。

    “高明,少爷,您真高明,就您这抽法,别说关东,估计整个大宋您都是头一个。”店小二看着周博抽烟的方法。顿时一阵感慨。

    “嗯,小哥哥,你这抽法真棒。”一阵童音迎合。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县令的儿子朱挽春。

    周博听着声音,心中一动,自己虽然是在朱挽春身后进来的,可是两个人根本不认识,也就没有注意他。可是听到朱挽春那清脆的童音,在看着那天真的眼神,周博知道了他与杨帆的相似处。那就是还保留着一颗童心。

    没想到县令的儿子竟然会叫自己‘小哥哥’,而且还是这般的可爱。不由得对朱挽春有了些许喜爱。“呵呵,还行吧。”

    “小哥哥,你也教教我吧?”

    看着朱挽春期盼的眼神,周博觉得无法拒绝,微笑着点头,将自己卷烟的方法给朱挽春演示了一遍。

    这方法也不难,只是在这个年代还没有人用过,朱挽春看过一遍也学个差不多,照着样子也卷了一个。“哈哈,谢谢你小哥哥,有了这方法,我在家就能偷偷的抽了。”

    “呃..”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县令的儿子竟然也被管着不让抽烟,周博苦笑,对这朱挽春的喜爱又多了几分。“还是少抽的好,伤身体。”

    酒宴还没有吃完,一根烟抽过,周博挑了一捆刚才自己抽的烟叶,准备离去。既然是自家的,钱当然就不用给了。

    “少爷,您真好眼力,这柳叶尖乃是王母娘娘打的叉,九天仙女掐的尖,最后打籽培养出来的品种。在咱们关东,这烟叶算的上最上等了。”店小二说。

    对店小二的话周博点头称是,不过没想到封建的思想会如此的根深蒂固,连这烟叶子都会有这么多说道,迷信思想可见一斑。

    三个人又重新的回到了酒楼,店小二正在门口等着,看到了宋惊涛三人回来脸上的焦急才散去。“宋公子,您回来啦。”

    “酒钱还没府呢,能不会来么?”宋惊涛道。

    “看您说的,您不会来这顿就算窝请。”店小二说。

    “废话,我出来吃饭还能用你请客么。”宋惊涛道。

    “我多嘴”说着店小二作势要抽自己嘴巴。

    宋惊涛摆手,“玩笑,不比介怀。”

    三人重新回到了二楼,畅饮一番。

    周博现在已经被小娇这丫鬟弄的不敢果睡了,多多少少还是要穿条**的。一抹朝阳透过油窗户纸,照着这习惯果睡的青年。

    周博的脑袋插在被窝里,整个身子都在外边露着。小娇已经习惯了,不像开始的时候看到这样的场景会脸红。“少爷,该起床了,今天你还要去打猎呢。咳咳咳,晚上你抽了多少烟啊?满屋子都是烟味。”

    这个年代的作息时间周博还是有点适应不了,早睡早起可不是一个二十一世纪青年干的。现在可到好,晚上无论睡的多么早,早上还是不爱起床。慵懒的晃动下身形,把棉被好好的盖一下,接着睡。

    “少爷,快起来吧,二少爷三少爷早都起来了,现在等你呢。”

    周博已经醒了,就是想睡个回笼觉,不能睡眯一会也好,假装已经睡着了,还打了两声呼噜。

    看出来少爷是装睡,小娇也不叫了,手上蘸了些水,在周博额头上一拍。

    “真是服了你了,你先出去吧,少爷我要穿衣服了。”

    小娇抿嘴一乐,“好的少爷,要是一会我来看您还睡觉,我再帮你洗脸啊。”

    哎!这个丫头还真是叫我给惯坏了,大清早的就来堵被窝,这以后还得了。很不情愿的起床,梳洗已闭,用过早饭,家人一直催促,说两外两位少爷都在后院等着呢。

    来到后院一看,可不是嘛,两个兄弟穿戴整齐,都是短衣襟,小打扮,没戴帽子,扎着一块缎子普头巾,斜挎弯弓,宋惊涛肋下系着腰刀,杨帆手拎大铁铲。树上拴着两匹马,鞍韂备齐,走兽壶里装着雕翎羽箭,马鞍子上还挂着水壶。瞧这情景是在等自己呢。“哈哈,你们俩起的还是真早啊。”

    宋惊涛说“哪是我们早啊,就是你起的晚,咱们赶紧上路吧。树林子里的飞禽走兽都等不及了。”

    这段时间一直在县城里转悠,把宋惊涛和杨帆两个人都憋坏了。

    “走吧,你们俩谁驮着我啊?”周博问。

    宋惊涛忘了周博不会骑马这茬,说“有马呀,你自己骑吧。”

    “呃。。。兄弟,我这也不会骑马啊,要不给我换头驴吧。”看着拴着的马匹,周博摇头苦笑,这东西弄不好会伤到自己。

    ‘哈哈~~’

    周博的话顿时引来众人的哄笑。不单是宋惊涛和杨帆,府上的家丁也是大笑几声。这个年代的主要交通工具就是马,尤其是上山打猎,没有马怎么能追上猎物,若真是骑驴的话,时间基本都是浪费在路上了。

    宋惊涛对杨帆说“杨帆,大哥不会骑马,你扛着大哥去吧。”

    “中啊。”杨帆答应了一声,声音还是像闷雷一样,震耳欲聋。

    “我了个去了,这不要命么。在说我这大活人让人扛着上山也不好看呢。”周博想起上次杨帆扛着自己,依然心有余悸。

    想想大哥说的话也对,“大哥,今天咱们还是以学骑马为主吧,出了县城就是官道,那里人烟稀少,咱就上那先学学骑马。”

    在古代学骑马还真是一门功课,当时没有代步工具,出远门就要骑马的,周博也不争执,知道学会骑马是必须做的,而且觉得骑马也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

    没带家丁,三个人两匹马,周博和宋惊涛各牵一匹,慢慢走出海丰县城。出了县城上了大道,人也就稀少了。远处奚落几个村庄。

    “大哥,上马吧”。

    周博牵的这匹枣红马,算不上宝马,也能算上好马。个高腿长,马镫离地也高。周博没骑过马,但是也见过怎么骑。照葫芦画瓢,蹬着马镫想上马。

    骑马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对于新手,周博本身就比较怕这马,试了几次,都是悬在半空没有上去。看着大哥这样骑马,杨帆大大摇头,趁其不备,在身后用力一推。周博硬生生的被推上了马鞍。

    这匹马是宋惊涛挑选的一匹好马,十分温顺,周博骑上了也就一动不动了。

    周博端坐在马鞍上,一看马没动,也放心了。一拉马缰绳“驾,驾~”。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

    马也听话,慢慢悠悠走。宋惊涛心说你骑马走的太慢不行,这还着忙上山打猎呢,用自己的马鞭在后边照着周博的马‘啪’就是一鞭子,这一鞭子可是用上劲了。

    只听胯下马一声长嘶,前脚抬起,沿着大道飞奔。

    骤然加快了速度吓了周博一跳,身旁的景象瞬间闪过,周博下意识的趴在了马鞍桥上,嘴里不住的喊:“吁吁~~”。

    此时马已经受惊,任凭主人怎么喊都无动于衷,只知道向前跑。

    耳旁不住的风声让周博不知所措,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是由着马自己跑了,希望它能早点跑累了。(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