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3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美女小姐?呵呵,周博不是什么好色之徒,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况来到古代,还没见过小姐们都长什么样呢,反正不会跟现在的‘小姐’一样吧。∷頂∷点∷小∷说,

    乞丐们围在门口,一个丫鬟给他们分粥,另一个丫鬟给他们分馒头。“别挤,大家不要挤,每人都有份。”

    这些乞丐似乎很久没有吃东西了,有些人甚至把领到的馒头揣在怀里,然后回来继续排队。。

    周博看破也不说破,一路走来有些累了,转身想往回走。

    就在周博犹豫着想往回走的时候,丫鬟身后闪出一人。这个身影在周博的眼中定格了。

    发如墨染,乌云发巧挽盘龙劲,鬓雅相对,斜插一朵海棠花,修长的瓜子脸悬胆鼻子,樱桃小口,闪亮的眸子,长长的睫毛好似两柄小扇。阑花上衣斜系骨头纽扣,阑花裙盖过脚面。

    在这一刹那,周博仿佛理解了一见钟情,不能说是深深的爱,但是这小姐已在周博的心中占住了一席之地。

    世界似乎瞬间消失一样,眼中剩下的就只有这位谢府的小姐,曼妙的身影让这个未经世事的青年呆呆发愣。

    这位就是谢府上的小姐,早就注意到了乞丐群旁的三个人,长时间的被人这样盯着,这未出阁的大姑娘不由得羞涩难当,看了眼周博,脸上露出嗔怒之色。

    周博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尴尬一笑。

    也许是上天有意安排的吧,没穿越之前对男女之事周博也没有去追求,二十来岁的人了连个对象都没有处过,今天却被这只见一面的小姐给吸引住了。

    “两位兄弟,咱们还没吃饭呢。要我说就在这吃吧。”周博指着舍粥棚问宋惊涛和杨帆。

    两人同时一愣,大哥的这句话让人感到莫名其妙,身为宋府的少爷,平日里山珍海味不断,哪曾干过这样下等之事。

    宋惊涛看着周博真挚的表情,木讷的摇摇头。

    不理会两个兄弟的表情。周博也没打算真的让两个兄弟去吃,因为他知道这两位兄弟怎么也不会屈尊做这样的事。

    周博打算排队的,可是乞丐们看到周博的衣着,都给他让开了一条路。在他们的眼中,周博分明就是一位有钱人家的公子,来到这里一定是办事情的。其实不仅是乞丐会这样想,即使是县城中的富家子弟也会这么认为。

    周博对着给自己让路的人微微点头,表示谢意。

    很顺利的来到最前面,周博伸手。道:“来个馒头尝尝,谢谢。”

    丫鬟只顾着拿馒头,没有注意到眼前竟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当丫鬟将馒头交到周博手里的时候,丫鬟才觉得不对劲,因为别人的手都是脏兮兮的,而这个人的手十分干净。

    当丫鬟看清周博的时候随即一愣,这分明就是一个公子嘛。道:“拿回来,这个可不是给你的。”

    丫鬟虽然怒意十足。声音似是高喊,可是却有另一种说不出来的羞涩。这与这个年代的风俗事故是分不开的。这丫鬟是生平头一次近距离的与一个陌生男子说话。

    所有人都愣住了,乞丐们都以为这位是来办事的,看模样根本就不是乞丐,没想到竟然是同行,如同看怪物一样看着周博。

    宋惊涛和杨帆虽然听到周博说要吃这馒头,以为是开玩笑。不过眼睁睁的看着周博领了馒头,两人无奈的相视了一眼。

    周博咧嘴一笑“怎么啊姐姐,都给我了,还想往回要么?馒头还挺喧呼的嘛”说着,周博狠狠的咬了一口。细细的品味,仿佛是人间美味一般。

    娇羞的脸微怒,修长的眉毛随着脸部的肌肉微微上挑。眼前这分明就是一个富家公子,却要来冒充乞丐。“我们这里是舍给那些穷苦老百姓的,可不是舍给富家公子的,难道你也是乞丐不成?”

    “哈哈~~~”乞丐们哄堂大笑,开始的时候以为周博是来办事情的,所以乞丐们给他让路,现在看他竟然也是来要馒头的。这些乞丐对周博很不满,听到丫鬟的问话分明就是在嘲笑周博,乞丐们故意把笑声放大。

    “咳咳~~”两声咳嗽过后,只听‘嗖’的一声,一把大铁铲被插入马路。

    杨帆刚才听到这些人笑话自己的哥哥,心中不悦,碍于这些都是穷苦的乞丐,没有发威而已。

    笑声戛然而止,众人都呆呆的看着那柄铁铲,不由得心中一颤。单凭这铲的块头就要有一百多斤,此时正深深的钉入土地中。嘲笑已经被铁铲所带来的恐惧代替,甚至有几个乞丐悄悄的逃走。

    周博对着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动手。周博知道杨帆力大,而且曾经扛着自己跑了二十多里,速度不比马慢,不过杨帆的露的这一手却又让自己对他的评价高了一些。

    “你算说对了,我就是一穷苦老百姓。来,兄弟,到你班了。”周博一脸笑意的道。同时还拉了一下身边的乞丐。

    乞丐木讷的看着周博,继续向谢府的丫鬟领馒头。

    丫鬟心中恼火,面前这人分明是在戏耍自己。“我说你是看我们好欺负还是我们府上的粮食是白给的?我们家小姐虽然乐善好施,但是是舍给那些穷苦之人,可不是舍给你们这些无端生事的。你要是再敢放肆,我可喊人了。”

    “住口,春红不得无礼。”金莲缓动,丫鬟身后闪出一人,正是谢府的小姐谢宝儿。

    “这位公子,家中下人不懂事,得罪公子,我给你赔礼了。”谢宝儿双手按在右侧胯下,施了一礼。

    两人的距离拉近了许多,周博可以更清楚的看着面前这位扯动自己心思的女子。清澈的眸子好似一汪泉水,白皙的脸颊带有红晕。

    从那抹红晕看出小姐似乎有些生气,不愧是个大家闺秀,心里明明是不高兴。还对自己如此客气。周博暗暗钦佩,收起了不羁的心理。躬身施礼,道,“小姐太客气了,此事怪我,应该是我赔礼才对。”

    谢宝儿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周博。穿着天蓝色的公子敞,头戴王毡帽,长的品貌端正,文质彬彬,仪表堂堂,落落大方。之前也见过不少公子,只是没有眼前的这位得体。

    “呵呵,公子可真会说笑,莫非公子行路遇了难处不成?”

    一句话问得周博面红耳赤。一时不知如何答对,尴尬的笑了一下。

    谢宝儿没想到周博会羞涩,以为是自己刺到了对方的难处,不觉间眉头一皱,道:“公子不如到我附上用饭,在下设下酒宴款待你就是。”

    周博知道这不过是对方的客气话,这个年代哪有小姐随便请人进府吃饭的。若是传出去,这小姐今后还怎么做人。邻居的流言蜚语就足够抹杀她的。

    “谢小姐美意,在下久闻姑娘人品善良。积德行善,今日恰巧路过,就不便进府打扰了。”

    香腮再次微红,谢宝儿明白了对方的来意。最近家中不少提亲的,都一一回绝了,想来这个可能是哪家公子对自己又爱慕之心。

    谢宝儿脸上佯装怒意。道:“家中还有事情,告退了。”

    看着谢宝儿渐渐离去的身影,不由得如醉如痴。

    “这位公子,如果没吃饱我们这里还有。”春红道。

    一阵幻想竟然被春红的一句话打断,看着这小丫鬟戏谑的表情。周博顿感无奈。“谢谢了,我有这个就够了。”说完,也不再理会别人,转身离开了。

    “大哥,好端端的怎么吃上人家的馒头了,莫非你看上谢府的小姐了不成?”三人走出了好远,宋惊涛问道。看周博总盯着谢府的小姐时的表情,也猜测个**不离十。

    “唉!”周博叹了口气,也不否认。“估计人家看不上我啊!走,找个酒楼喝酒去,我都饿了。”

    “哈哈,你不是都吃饱了么?还要喝什么酒啊?”

    “我看你俩没吃饭嘛,要不你俩也去吃几个馒头?”

    “你可饶了我吧,估计我俩再去就得让人骂回来。”

    “哈哈哈哈哈~~~”三人同时一阵大笑。渐渐的消失在街道的深处。

    ‘东来酒楼’是一座独立的二层小楼,坐落在这条街道旁,并不算是海丰县内最豪华的,却是宋惊涛最常来的一个。

    穿街过巷三人来到了‘东来酒楼’门口。

    与别处建筑不同,这东来酒楼算是一个单独院落,虽然才两层,却快有别处三层一般高。高高的吊脚楼,重檐林生,显得十分阔气。

    门口一根旗杆,上挂一张黄色酒晃。金葫芦顶、黄段子面、五彩灯笼穗,上书一个黑色的酒字。

    门口一副对联,实木雕刻。上联‘东不管西不管酒管’下联‘兴也罢衰也罢喝罢’。没有横批,高挂一块匾‘东来酒楼’。

    “哎呦,宋公子,您来啦,快里边请。”门口走出一店小二模样的人,招呼宋惊涛等人。

    这家酒楼宋惊涛以前经常来,与店家都很熟悉。

    宋惊涛点头,先把周博请过,自己和杨帆在后跟随。

    店小二暗暗称奇,这宋公子向来高傲得很,没见对谁如此客气,看来自己应该好好招待。

    店小二将三人引到二楼的一处单间,翻开菜谱让三位点菜。

    宋惊涛把菜谱递给周博,让周博先点。

    周博拿着菜谱翻了几页,有递给了宋惊涛。“还是你点吧,这些菜名我看不懂,还是你点吧。”

    宋惊涛点头,埋怨自己疏忽,大哥刚到关东不久,对这里的菜肴也不熟悉,而且以前是穷苦之人,也很少来这些比较好的酒楼,自然是很难点了。

    宋惊涛挑了几个店中的特色菜,一壶好酒,店小二一一记下,然后下楼了。

    这个房间的窗户正对着街道,靠窗处向外延伸了一小段,类似一个小小的阳台。木制的栏杆雕刻花纹,半挂的帘帐随风摆动,一眼观罢路途景,在此处饮酒,还真是别有一番风味。

    看着人来人往繁华的景象,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感觉。

    轻轻的依着栏杆,思绪渐渐的有点混乱,眼前的景象慢慢模糊,取而代之的是谢宝儿曼妙的身姿。仅仅是一面而已,那身影已经在周博的心中扎下了根,而且还在肆意的蔓延。

    “大哥,你是不是真的看上谢府的小姐了?”宋惊涛看着若有所思的周博问道。

    这个问题周博也很纠结,与谢宝儿只不过是相遇了一次,如果现在就说是喜欢上人家了,未免有些太快。

    三个人似乎陷入了僵局,周博和宋惊涛现在都想岔开这个话题,却不知道从何下口,而杨帆天生憨厚,而且童心未泯,似懂非懂的看着两个人,更是一脸茫然。

    “菜来了。”

    随着一声高喊,店小二端着酒菜进来了。

    周博和宋惊涛两人相视一眼,顿时哈哈大笑,两人同时感到莫名的轻松。虽然宋惊涛对男女之事也很少接触,不过现在基本可以断定,大哥似乎喜欢上人家谢府的小姐了

    杨帆被两位哥哥的笑声弄的莫名其妙,不过杨帆从小就养成个习惯,自己的事情都要宋惊涛来拿主意,而对不懂的事,也是从来都不过问。看着两位哥哥都开怀大笑,自己也跟着干笑几声。

    “宋公子,您要的菜上齐了,还有别的需要么?”店小二看着三位都放声大笑,有点不知所措,但是自己只是一个下人,不该问的不问,这个道理他自然知晓的。

    “没有了,你先下去吧。”宋惊涛道。

    “好,您三位慢用,有事喊我一声就行。”说着,店小二转身出去了。

    周博平时只喜欢喝啤酒,对白酒这东西很少沾的,可是现在这个年代并没有啤酒,只有白酒。满满的倒上一杯酒,周博先干为敬。

    其实这就是以前喝啤酒的习惯,好在这个年代的白酒十分甘醇,度数也不高,最主要的是喝完不上头。

    看着如此豪爽的大哥,宋惊涛大点其头。不知道为何,宋惊涛总觉得喝酒豪爽的人都是一条好汉。

    三人推杯换盏,彼此互敬,喝得不亦乐乎。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三人皆是面色发红,酒意浓厚。

    “闪开闪开,快给我们朱少爷让路。”接着就是一阵骚乱,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是此时在二楼饮酒的三个人都是听得非常清楚。

    楼下传来了一阵不和谐的呼喊声,打扰了三个人饮酒的雅兴。

    宋惊涛和杨帆都好像没听见一样,继续饮酒,唯有周博心中一动。楼下就是喧哗的街道,卖货声不断,可是这阵喊声过后,所有卖货的人基本都把自己的声音放小了。知觉告诉周博,这个人似乎有些身份。

    周博趴在二楼的栏杆上,看看来的到底是什么人。

    在街道中搜索一遍,最后定格在一个青年身上。这人年纪大概在十**岁左右,身体略显单薄,而他身旁的几个随从都是彪形大汉,肋下挎着腰刀。(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