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3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在这个诗句对联盛行的年代,一般的时候都会在诗句旁边贴写一副对联。而周博刚刚看的这首诗旁也有一副对联。上联:财在势在人情在。下联:财败势衰人情无。

    宋员外点头称是,可以说在宋府很少有人习文,尤其是自己的两个儿子,对这些东西更是一窍不通。同时对周博也多出了几分钦佩。

    “伯父,如不嫌弃我愿在诗句后加上几句,就与这对联相互辉映,你看如何?”借着酒意,不觉间周博诗兴大发。

    “哈哈,孩子,既然你有这样的文采,老夫倒想好好瞧上一瞧。”

    笔墨纸砚自有下人准备。

    砚瓦盒倒上了龙泉水,推开了北海墨乌江将墨砚浓呀将笔告饱,笔走龙蛇刷刷点点添上了几句诗。

    ‘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锦上添花古来有,雪里送炭世间无。人要耿直无人问,异地三亲鬼话弧。运来能舍银十两,运败不舍酒半壶。’

    刚刚书完最后一字,周博意识到‘坏了’。暗骂自己酒后误事,乱写文章。后补上的诗句不过是自己在找工作那三年的感想,却忘了自己如今被宋家所救。

    扔下毛笔连忙施礼:“伯父,在下酒后兴起,为了迎合对联才补上的诗句,绝无对您老有冒犯之心。”

    宋元外正在欣赏周博的诗句,对于诗词他也是门外汉,不过看周博的诗句虽然粗俗,但却字字入机,十分在理。

    看着周博宋元外先是一愣,不过瞬间就明白了。挥挥手:“孩子。这些我当然看的懂,不用介怀,哈哈,不过,你的诗句确实很好啊!”

    “嗯,是不错。爹,你看人家这字写的。”宋惊涛和杨帆在一旁看热闹,他俩基本是大字不识一个,不过是附和着自己父亲罢了。

    两个儿子的心思哪能瞒过员外,看破不点破而已,这样的人被自己以门客的身份收留,似乎不行。树粗缰短难拴马,河宽水浅难养龙。不觉间眼神一变,似乎做了什么决定。

    “孩子。我的两个儿子一生都是习武,难得你有这么好的文采,老夫甚是喜爱,给我做个义子你看如何?”宋员外道。

    只听身旁有人说了一句“给爹磕头。”

    两股力量瞬间压在了周博的肩膀上,腿弯出被人轻轻一碰,周博没有防备,身体瞬间前倾,跪倒在地。

    看着左右两边的宋惊涛和杨帆。周博无奈苦笑。

    宋惊涛和杨帆都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而且这段时间相处。周博觉得他们二人生性耿直,没有什么私心,而且也是重情重义之人,三个人在一起相处的非常融洽。

    宋元外提出要收自己做义子,自己还没等考虑,却被宋惊涛和杨帆两个人给按倒在地。周博深知两个人的好意。既然跪下了,这个义父自然就要认下。

    “爹爹在上,受孩儿一拜。”

    “好好好,儿啊,你们快快起来。”说着。宋元外将三个儿子颤起来。

    三个儿子,能文能武,员外心中异样的开心。“你们哥仨接着喝酒吧,我累了,回房休息。”

    “爹,我扶您回去。”

    “不用了,管家扶我回去就好。”

    青石路上两人相互搀扶,微风徐来散去淡淡酒意。时下天过二更,院里的家丁基本都休息去了。

    “老爷,您怎么收他做义子了?”管家宋福问道。宋福与宋元外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十分密切。

    “怎么?你觉得不妥?”

    “不是,我也很喜欢周少爷,只是觉得您似乎有点草率。”

    看着长长的夜空,宋员外有着说不出的感觉。“哎!我已年近五旬身埋半截土,就好像瓦上的晨霜风前的灯,此子非寻常人可比,希望他日后能带着宋惊涛和杨帆干一番事业,也让我们宋家光宗耀祖。”

    看着员外坚定的眼神,宋福不置可否,不过员外今天怎么多愁善感起来?

    后院的湖边,放下了一张楠木茶几。中间供着天地灵牌,还有一些祭品。

    这情景在电视上看到不少,周博并不陌生。三人中自己最大,当仁不让,从中抽出九根黄香。分给两个兄弟每人三根。借着红烛的火,点燃了香,三人跪倒在茶几前。

    “皇天后土,今日我三人在此结成异姓兄弟,从今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生,但求同死。生死与共,富贵在天。若有背弃,乱刃分身。”周博的话掷地有声,领先讲了一遍。

    “不求同生,但求同死。生死与共,富贵在天。若有背弃,乱刃分身。”

    三人在次重复了一遍,分别将黄香插在香炉里。又一次的痛饮三杯,三人哈哈大笑,相互搀扶回房休息了。

    谁会知道,今日的结拜,就将三人紧紧的连在了一起,三名普通的的热血青年,日后竟成了威震朝纲之人

    美好的梦,总是叫尿憋醒,今天虽然不是憋醒的,却让周博更为难受。

    晚上回来时忘记插门了,清晨中还在睡梦朦胧中享受,一小丫鬟推门而入,拿来了几件换洗的衣服。。

    “少爷,快起床了,奴婢伺候您更衣。”

    周博不像一般的年轻人的轻浮,传统的观念意识还是很强的,所以之前很少接触女人的。不过二十来岁正是精力旺盛时候,清晨的一柱擎天是必然的

    现在又有个小丫鬟要来伺候自己更衣,听声音也是处在花季,周博可受不了,况且身下的小帐篷更会让自己大大的出丑。双目紧闭,一动不动,想装没醒,现在只能希望这小丫鬟不要太不识趣。

    丫鬟今天得了老爷的嘱咐,让叫府上新来的少爷吃早饭,哪敢怠慢。

    又喊了两声周博还是一动不动。无奈小丫鬟轻轻拉动周博的被子。

    “谁呀,别拽我被!”周博的声音不大,听着倒是怒意十足。

    丫鬟本是少女,今日是无奈才拉周博的被。被周博这样一说,面色绯红,粉嫩的脸蛋好像要津出血来。

    羞涩涩的说:“少爷。老爷吩咐过,让我过来叫您吃早饭。”

    周博现在已经荣升为宋府的少爷,待遇当然不同了,宋员外爷是特意挑选出来一个丫鬟伺候周博。

    这丫鬟天生的美人坯子,年方二八,身材却如少妇般淋漓尽致。看着少女丫鬟羞涩的表情,周博本来就紧张的身体很快就要到了极点,赶紧别过头去,不去看她。

    “嗯。衣服我自己穿就可以,你先出去。”虽不是什么禽兽之人,还真怕在这个时候做出什么禽兽之事。最好的预防措施就是之走眼前的尤物。

    看着周博涨红的脸庞,双腿棉被,丫鬟俏脸又红了一下,转身退去了。

    长长的申个懒腰,平静了下心神,起身穿衣服。古代的衣服就是不好。穿着就繁琐,周博穿这种衣服还很生疏。大大的忙活了一阵。才算把衣服穿好。门‘执拗’的一下被打开了,丫鬟再次进来,手里端着洗脸水和洁牙工具。不晓得是刚巧取了东西才回来,还是一直在门外等着。

    “少爷,看您这衣服穿的。”说着,为周博整理整理衣服。芙蓉粉面就在眼前。纯洁的眸子犹如一汪清水,刚刚压下去的火光险些在次燃烧。老记重用,扭过头不去看她。

    “少爷,老爷吩咐过,从今后由我照顾您的饮食起居。”

    “嗯。不要一口一个少爷的叫,叫的我好不习惯,你还是叫我的名字吧。”周博原本就是现代人,这个时代还没有叫少爷的一说,听着哪能习惯。

    “那怎么行,您是主人,我是奴才,我哪敢直呼您的大名。”

    “没关系的,什么主人奴才的,人只是身份虽不同,没有贵贱之分,从今后你就叫我周博就行了。”

    “不行不行,老爷知道了会打死我的。”

    “呃..那这样吧,有旁人的时候你叫我少爷,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你就叫我周哥就行了,怎么样?”突然来到古代,对少爷这个称呼周博还是有点不能接受,何况让这么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一口一个少爷的叫着,周博也是有点过意不去。

    “这不好吧。”听到周博的话,丫鬟心里暖暖的。

    “没什么不好的,就这么定了,说了半天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奴婢名叫小娇。”

    “你还自称奴婢,这不气我么。”周博说着假装生气。

    “嗯,周哥,我叫小娇。”

    “呵呵,这才对嘛,人如其名,真是娇艳欲滴。”

    俏脸再次微红,平生里还从没被人这样的夸过,这个少爷还真是奔放,这等话语哪有几个可以随便说出口的。“周哥,我伺候你洗脸吧。”

    “不用,别人给洗脸多麻烦,我自己来就好。”

    洗脸时用的是肥皂,做工十分简陋,周博对这种肥皂还是有些了解的,主要是用猪油和烧碱加工制成的。在之前的社会时,大概在五六十年代人们还在用,后来香皂出来了,这种猪油肥皂就被淘汰到了洗衣服时候才用,在后来洗衣服就用洗衣粉了。

    不过现在是古代,能做出这种东西来已经算是不易了。刷牙用的就更不同了,白色的洁牙粉末,不知是用什么制成的,用干净的布缠在手指上,蘸上水和洁牙分刷牙,入口后十分沙口,强烈的刺激着整个口腔。

    看着这些洗漱用品,周博暗暗摇头。这些只是勉强能用,而且刺激性比较大,真想日后能发明出来些日常生活用品。

    这个想法稍纵即逝,因为周博发发现自己以前的化学课什么都没有学到。现在只记得火药是用木炭、硫磺、硝石按比例制成的,而这比例早就忘了。

    现在周博才有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感觉,如果以前能多学点知识,现在说不准就能制造出来些个物件,哎,命苦。

    今天的早饭是别有深意的,就如同新婚夫妻要在成婚的第二天早上起来给父母敬早茶一般。

    周博来到前厅时两位兄弟已经到了,就等大哥了。三人走到跟前一同个老父亲见礼,敬上早茶。

    宋惊涛的母亲早已故去多年,现在就剩下老爷子自己了,老爷子一直都没有另娶,自己支持着这个家。老爷子要有生意打理,吃过早饭就出去了。周博哥三个相约出去逛街。

    宋惊涛的家就在镇中心地段,出门走不远就是繁华的街道。

    人来人往,车水马龙。有的骑马坐轿,有的推车担担。有买东西,有卖货的,卖什么吆喝什么,声音跌宕起伏。

    骑马坐轿的算是有福,推车担担的也是命理该着,谁穷家谁富家自由天定,上天命已造就不由人。

    街上人虽然多,大部分都是男人,偶尔有个女的也是年纪比较大的妇女,再就是一身丫鬟打扮的慌慌张张的奔走,看样子是赶着报信的。

    这个年代的女人,是不能随便上街闲逛的,不像二十一世纪,女女们全都爱逛街,小伙子没事的时候还可以去看看,品评一下。

    繁华的街道让周博有些心烦,不知不觉间,渐渐走到了城中比较冷清的街道,越走越是冷清,宋惊涛看周博有心事,心想可能是思乡了,没有多问。

    不知不觉间冷清的街道也变得热闹起来,人数变多,而且都是乞丐,三三两两的朝前赶。

    周博不明原因,有些好奇,也跟着花子的方向朝前走。远远看去,一所大宅院,皆是青砖砌的院墙,一人多高。院墙中间是个小门,乞丐们都在小门门口排队。

    “二弟,这些乞丐怎么都在这里?”

    “这里是谢府,谢员外是南唐豪王李煜帐下的一位王爷,因为劝谏豪王,被李煜给贬了。听说这个谢府中有个小姐,乐善好施,总爱开些个舍粥棚什么的,专给那些个要饭的一些食物衣服,估计今天也是这样吧。”宋惊涛细细的讲了一遍。

    知道了此事,周博踌躇了一下不知要不要继续往前走。

    就在此时,对面过来了两个乞丐,手中要饭的家伙里装满了食物。

    看着两人的容貌周博心中一动,这哪里能用一个‘苦’字就说得出。

    两人打扮相似,头戴开花帽,身穿棉袄前后补丁,灯笼裤子讲讲遮体,破旧的草鞋露着脚后跟。手拿着的葫芦瓢已经坏的不像样子。

    不过两个人的气色很好,虽然看着十分瘦弱,但是很有精神。

    “这谢小姐人真善良,这年头可是不多见了。”

    “可不,不光人好,长得也好,咱求菩萨保佑谢小姐以后能找个好人家。”

    “不行,她要是嫁出去还能施舍咱们了么?”

    “也是,还是保佑谢小姐长命百岁。”

    听到两个乞丐的谈话,周博不由得心中一笑,自己从打来到古代,还没见过小姐是什么样呢,估计肯定不会和自己那个年代的小姐一样吧。(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