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3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周博隐约看到了一丝丝痕迹,好像是古代人的一些生活记录和战斗的画面。

    “怎么全都是古代的?”

    周博不太确定,又仔细观察了好几分钟,终于确定这些烟蛇的身体上闪现的都是古代的一些画面。那些人物活生生的在生活着,甚至有些时候还能捕捉到他们非常生动的面部表情。

    周博不知道这些烟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首先进入这里的时候,不说那些技能了,就连能量种子都被剥夺了,简直就是一种非常霸道的变相软禁了。

    而且那些烟蛇身躯上闪现的那些画面让周博有些担忧,这种诡异的生物周博从未见过,甚至从来没有听说简直就是超自然生物的范本了。

    烟雾氤氲的同时,那些闪现的画面好似真的在非常近的距离上观察一些古代人的生活一样,非常的逼真和真实。

    周博不知道到这处地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他已经不想继续待在这里了。

    正当周博思考时,地穴再次发生了变化。

    那些跟野猪一样掉入地穴的生物们,突然变得非常焦躁不安起来。

    好似有什么非常糟糕,非常危险的事情即将发生了一样。它们的面部表情显得非常的惊恐,好似随时都会死掉一样。

    接下来,真的有动物死掉了。

    那烟蛇原本只是围绕着众人盘旋和飞舞,但突然它们好似获得了什么命令一样,猛然扑向了动物们。

    惊叫瞬间消失了。那些动物们就像被时间定格了一样。全部都保持着一个非常诡异的姿势和表情。停住了所有动作,包括呼吸。

    正当周博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了,那两头野猪当中的一头突然发出了非常凄惨的嚎叫,左边那颗野猪牙突然闪烁起土黄色的光芒,疯狂的挣扎了起来。

    野猪周围好似有什么东西束缚着它,所以它的挣扎非常的徒劳。虽然没有挣扎开,但它的动作却把地穴的砸坏了。

    眼睁睁的,周博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块西瓜大的石块狠狠砸在了自己的胸口上。

    疼,非常的疼!!

    周博没有了能量种子,没有了近战强化和一系列的技能,加上无法动弹,根本抵挡不住这块碎石的砸击。

    “咔咔”

    胸骨一阵碎响,胸口一闷,周博彻底昏迷了过去。

    透骨的冰凉,流变周博的全身。

    胸口隐隐传来的疼痛让沉睡中的周博恢复了知觉,但是睁开眼睛的时候却是无尽的黑暗。

    他不知道这是哪里,但是他真正的感觉到了凉。这种冷不是东北数九寒天的那种干涩的冷。不是那种让人身体僵硬的冷。却让人自打心里往外感受到了寒意。

    周博想活动一下筋骨,让身体内部散发出一些热量来驱赶寒意。可是身体微微一动,撕心裂肺的疼痛再一次的由胸口传来。

    胸前的伤势还在隐隐作痛,可是当周博触及到自己的伤口时,愣住了。

    那真实的疼痛感告诉自己没有做梦,一切都是真的,可是胸口的皮肤依旧完好无损,一点伤痕都没有。

    现在周博能给自己的解释也就只有这些了。

    “你醒了?”

    一句透着沧桑的话语在周博耳边响起,这种声音似乎只有看遍红尘,历经生死的人才能发出。而且最为奇怪的是,周博分明感觉到这个声音不是从某一个地方传来的,而是四面八方。

    “你是谁?这是哪里?”周博问道。

    “我是谁不重要了,你只要记得你是谁就好。”沧桑的声音再次传来。

    “我?我当然是周博了,你在哪里,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周博再一次的质问。

    “呵呵,等你死后或许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不过可惜,你现在是看不到我的。”

    周博心中一动,接着近乎发狂的喊:“什么?我没有死?”

    “是的,你没有死。”

    好死不如赖活着,千古不变的真理,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一个年纪轻轻的人呢。周博心中一阵激动,不管怎么说,只要活着比什么都好。“那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然后又指了指一只悬浮在半空的一颗光球问道。,

    “这是什么?”

    “你的问题真多啊,我一一给你解答。现在是北宋年间,这个东西叫能量种子..”苍老的声音道。

    一席话好似闷雷一般劈中了周博的头顶,如果真如其所说,那就不能用奇迹来解释了,这分明就是鬼使神差一般。

    周博呆若木鸡,这个事情属实让他震惊了,死死的盯着眼前的能量种子.

    ‘呼~~’周博的呼吸有些加速,大脑中像龙卷风刮过一般混乱,现在想再问些什么,不过却发现,已经无从下嘴了。

    “有些东西是上天注定的,不是人类的能力就能改变的..”

    “等等~~”周博大喊半天,却再也听不多任何回音。

    整个黑暗中再次恢复宁静,静得如世界已经死亡了一般。周博默默的听着自己的心跳与呼吸的声音,心中陷入了无限的迷茫。

    ‘北宋、能量种子!’这些毫无关系的事情似乎因为自己而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周博哀叹,看来自己是发生了传说中的穿越,目前来看也只有这个解释才最符合逻辑了。

    难道自己原本拥有能量种子,与这边的这颗能量种子有什么关联吗?

    难以抑制的兴奋与紧张使得周博的呼吸再次加速,甚至双手也跟着颤抖。周博对这事只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至于是喜是悲自己也说不上来。

    掏出了一根香烟叼在嘴里。

    周博原本并不抽烟的。不过当初在树楼时。交际应酬非常多。慢慢的也就学会了抽烟了,并且烟瘾也不小了。

    奇异的景象出现了,在火机打火的瞬间,身上扔着的能量种子同时也发出了鹅黄色的光芒。

    能量种子上的光芒并没有因为火机坠落而减弱,反而一点一点的变强。

    起初只是微弱的光芒笼罩在能量种子的表面,光晕慢慢扩大,以能量种子为中心,形成了一个更大的光球。

    直到光球的体积足以将周博包围在内。突然,光芒以极快的速度向里收缩,直到最后完全凝聚在能量种子上。

    忽然,光芒再次泛起,不过这次的方向只有一个,那就是上。

    能量种子上的光芒好似一把利刃,直直的插入了那无尽的黑暗。

    霎时间天空好似划过一道闪电,硬生生的将黑暗撕开。

    与闪电不同,那到明亮的裂痕没有瞬间消失,反而渐渐的扩大。

    周博这才看清天上的光芒的来源。是星光。也许,只有长时间在黑暗中的人才会觉得星光也很耀眼。

    星斗月光慢慢的从滑落的黑暗中浮现出来。直到黑暗完全的落入地平线以下,能量种子上的光芒才完全消失。

    周博突然感到身体仿佛突然被掏空了一般,有着说不出来的疲惫。就好像刚才的光芒完全是从自己身体内部发出的,是由自己的体力转化而来的一样。

    此刻周博只想睡觉,即使自己再怎么克制,困意却推上了自己的眼皮。

    借着月亮与星星的光芒,周博看见自己身前有一个小小的土包,虽然这个土包很小,但是却比平地高出许多。而在土包的前面有一块方正的石头,就好似一块墓碑几乎被土快要完全盖住一样。

    再想多看一眼已经不行了,双眼彻底的合上,树林里传出了匀称的呼吸声。

    微风轻轻吹过,丝丝的凉意终于把沉睡中的周博唤醒。

    在周博睁开眼睛的一刹那,他愣住了。眼前的景象甚至都已经让他不去在乎被光芒刺痛的眼睛。

    这个世界只能用世外桃源来形容,远处有古木参天,近处有杂草树冠。枝头叶鸟喳喳叫,声音在丛林间来回荡漾。

    空气有说不出的清新,周博敢断定,这里的空气是他呼吸过最新鲜的。即使是以前的空山新雨后,也不能与此相比。

    如果可以,周博真想以前发生的一切就是一个梦,即使以前自己在怎么堕落,他还是希望能回到从前,回到那个真正属于他的世界。

    那里有他的家园,有他的幻想,有着眼前这个世界不能给他的东西。胸口传来的丝丝疼痛让周博摇头苦笑,疼痛如此真实又怎么会是梦呢。

    周博想找自己的打火机,却发现打火机早已不见了。不光如此,浑身上下的衣服已不是原来的样子,与其说是衣服,不如说是布条了。

    不过周博却发现了那颗能量种子能量种子,能量种子居然暂时无法融入自己的体内,这让周博有些意外,也有些疑惑。

    ‘嗖~~’一支雕翎羽箭横空穿过,‘嘭’钉入周博脸庞的树干上。雕翎羽箭入木不深,尾部在颤抖中反复的摩擦着周博的脸庞。

    周博在这一刻愣住了,他分明的感到了死亡的气息,不觉间背后传来了寒冷。

    树林中一阵骚动。

    “大哥,你怎么又没打到?”一个黑脸大汉说。

    “看来我的箭法有点生疏了,今天一个活物也没打到,快去把箭捡回来。”

    黑脸大汉沿着箭射去的方向找去,没走多远,倒把黑脸大汉吓了一跳。只见一个青年衣不遮体,零碎的几块布条裹着身体坐在树下,手里正把玩着大哥刚刚射出去的羽箭。没想到这深山老林里还能有人在这里,大汉有点惊异。“朋友,没伤到你吧?”

    大汉过来的时候周博就在打量他,只见这大汉年岁不大,应该在二十左右,鼻直口方,两道大抹子眉,接近一米九的身高,虎背熊腰,说起话来也是声大气粗。高挽牛心发钻,蓝缎子箭衣。既然知道自己已经穿越到了古代,遇到这样打扮的人也就没有什么好惊异的了。手提一柄双蜈钩,看样子是个练武术的。“没事,要是在偏一点就不好说了。”周博现在心情有些沉重,说起话来也是不客气。

    “呃。。。真是没想到在这深山老林里会有行人,如果惊吓到这位兄台还请见谅。”大汉说着抱拳施了一礼。

    看着面前的大汉对自己彬彬有礼,周博到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还礼:“哪里哪里,你又不知道我在这里,又怎么能怪你呢?”

    “没事没事,你们也没看到我在这里,哪有什么得罪的呢。不知你们二位怎么会在这里,这是什么地方啊?”周博知道自己出来古代,遇见两个人可不容易,自己要以礼相待。

    “这山叫大青山,我们两个家住在在这山附近的镇里,今天闲着无聊,就来山上打猎,没想到猎物没打到,就遇见你了。还没请教阁下尊姓大名,家住何处?”

    “家?”想到了自己的家周博摇摇头。“我叫周博,以前有家,但是离这里很远,现在就没有了。”

    看出了周博有难言之隐,也不多问,“我叫宋惊涛,他是我的兄弟,叫杨帆,我们家住在附近的海丰县。我们俩就去打猎了,以后有缘咱们在会。”“呃。。。这个箭。。。。”宋惊涛本来想转身离开,突然想起自己的羽箭还没有要回来。

    “给你。噗~”周博由于身体不适一直是坐着说话的,见宋惊涛向自己要雕翎羽箭就站起身给宋惊涛递过去,身子刚一起来五脏六腑就是一阵剧痛,随之喷出一口鲜血。身子一晃又倒了下去。

    “哎,你这是怎么了?”宋惊涛和杨帆两个人一看周博吐血了,急忙过来看下周博的伤势。将周博扶着坐到大树旁。

    用胳膊擦了一下嘴边的鲜血,感觉身体舒服了不少,只是有些虚弱。摇了摇头,“我没事。”

    杨帆说:“都吐血了还没事?你哪里伤到了?”

    “嗯,有点旧伤,现在感觉好多了,有火么?”周博掏出来一根香烟叼在嘴里。

    宋惊涛和杨帆疑惑的看着周博,不知道他的身体是不是真没事。

    不过最吸引两人的还是周博嘴里叼着的,感觉像是烟,可是自己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

    宋惊涛掏出火折子,用力一吹就产生了一点火,递到周博面前。

    长长的吐出了一口烟,勉强控制一下虚弱的身体。

    看到周博吐出的烟,宋惊涛和杨帆确定那就是烟,不由得投来好奇的目光。

    “我说哥们,你这个烟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宋惊涛忍不住自己的好奇,问道。

    “这是我家乡中的一种制法,只是还没有流传到这里罢了。”将两个人的目光尽收眼底,古代就是古代,这香烟有什么好奇的,要是看见了神六上天,还不得烧香磕头?

    “好了,我没事了,你们去吧。”周博道。

    看着面色惨白的周博,宋惊涛摇头一笑。“这深山老林的,我怎么能扔下你一个病人在这里,我家就在附近,反正你现在也是无家可归,就到我家去吧。”

    说完话宋惊涛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自己可以说是走南闯北,可以说杀人不眨眼,但是今天确实头一次想救人。

    突然来到古代,能遇到两个好心人确实值得欣慰,周博本想推脱,可是想想自己虚弱的身体,而且如果不去的话,就只能在这深山老林里活着了。

    烟已经抽到了过滤嘴,食指用力一弹,烟头飞入了草丛中。周博把手里的羽箭递给宋惊涛。

    宋惊涛结果羽箭,递给了杨帆一个眼色。

    周博对宋惊涛的眼色不解,不过马上他就明白了。

    杨帆会意,哈哈一笑。只见杨帆单手抓住周博的肩膀,未见其用力,周博的身体原地拔起落到了杨帆的肩膀上。(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