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1.巨型野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聿~!聿~!”

    痛苦虚弱的马嘶声在厩里回荡,地面上流淌着一层黏黏的胎液,让空气都染上了一抹淡淡的腥咸味儿。

    一只手摆弄了一下老式风灯,让有些暗淡的光线一下明亮起来。

    草堆上侧卧着一只母马,高高隆起的肚腹上,一匹小马的隐约轮廓在不断蠕动挣扎着。

    在它下腹部的位置,一名身穿白色大褂的年轻男子正一脸大汗的忙碌着什么。五指微曲,指肚轻轻按在母马的腹部,带有一莫名韵律的安抚着有些失控的母马。加上旁边同样满脸是汗的马主人抚摸颈部,母马虽然疼得小腿抽搐,情绪却稍稍稳定了一些。

    “上帝啊,保佑可怜的小瑞莘吧,您的仁慈..”

    紧张站在一边的爱丽大婶低声祈祷着,却被旁边的儿子不屑打断:“对那个大胡子祈祷有用吗?他那见鬼的教堂除了劣质葡萄酒,就只剩下从臭水沟里捞出来的‘圣饼’了。”

    “闭嘴马克,马上回到你的房间里去!不然你这个月的零花钱会飞进耶和华先生的捐赠箱里!”马主人瑟克狠狠瞪了一眼儿子,低声斥道。

    听到‘零花钱’三字,马克到了嘴边的反驳被硬生生咽了回去,不满的抱怨几句,这名脸上长着雀斑的青年踢着地面走了出去。

    “马克还是对天主教很抵触吗?真是个可怜的孩子,愿上帝保佑他。”说话的是那名青年,趁着擦汗的功夫,对旁边的老瑟克说道。

    老瑟克点点头,显然不怎么想谈论自己的孩子。

    周博也不在意,微微活动一下有些僵硬的身子,注意力再次放在了那匹母马身上。侧面微黄的灯光照在周博脸上,让他看起来多了一抹认真和自信。

    五官普通,身高普通,除了有神的眼睛和还算强壮的身体外,他就是一名还在为了绿卡奋斗的小小兽医。

    通过关系辗转来到美利坚,因在国内上了两年夜校兽医,周博勉强考取了美利坚兽医资格证。此后他就在周边农场打转儿,寻找着获得绿卡的机会。

    最近这些年移民的华人越来越多了,绿卡申请被拒的比例也越来越高了啊,周博默默的想到。

    “聿~!”小瑞莘的疼嘶声唤回了周博的注意力,带着一次性手套的左手轻轻往马腹深处探了探,周博神色微微一沉。

    “体位不对,我需要进行一次复位手法,可能会损伤到小瑞莘以后的生育..”

    周博没有鲁莽的动手,而是把探寻的目光望向了有些秃顶的老瑟克。

    老瑟克光秃秃的头顶渗出了密密麻麻的细密汗珠,吝啬的性格让他有些难以取舍。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小瑞莘可是我的家人。”

    周博闻言,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周博虽考取了证书,但跟那些正式从兽医学校毕业的高材生根本不可同日而语,就像正式医院的坐诊医生跟野郎中一样的差距。

    周博最大的优势就是价格低廉,而且一个电话就来,积极的态度和价格上的优势,是周博能在美利坚混下去的主要原因。

    对方为了省钱叫来周博,怎么看也不像对待‘家人’的样子。

    “我尽量吧,希望上帝保佑它。”

    周博叹了口气,小心翼翼的开始了复位手法。在尽量不伤害小瑞莘生育的条件下,周博用了二十多分钟才把胎位重新弄好,望着微微露出来,黏满了胎液的小脑袋,周博微微松了口气。

    “好样的小瑞莘,你可真是个棒姑娘。”

    擦了擦额头汗水,周博笑着把新生小马驹送到了小瑞莘跟前。看着小瑞莘舔干净马驹身上的体液,周博让爱丽大婶收拾了一下现场,跟老瑟克走出了马厩。

    清凉的秋风掠过,阵阵草木清香让周博有些疲惫的精神一振。

    “干得不错,周,上帝总是喜欢眷顾你们这些外乡人。”老瑟克秃秃的脑门闪现着吝啬的光泽,细小的五官就像缩水蔬菜一样紧凑在一起。虽嘴里说着客气话,可眉宇间那抹不想付钱的模样,实在欠揍的很。

    成功复位接生,对周博来说也是一次宝贵经验,所以也没跟这个吝啬鬼太计较费用。

    价格降低两成后,瑟克那副橘子皮一样的老脸这才荡漾出了一丝笑意:“亲爱的周,你可真是个天使,下次有事儿一定先找你。”

    收了钱,周博正要开着那辆破旧的二手皮卡离开,还没打开车门,就听到身后不远处的玉米地里传来“哼哧哼哧”的叫声。

    作为一名兽医,对动物的声音很敏感,周博眯了眯眼往那片玉米地望去,就看到好几只体型壮硕的黑皮野猪嬉闹着走了出来。

    周博眼神一凛,心中咯噔一下:“野猪?!而且是家族式的野猪!这下麻烦了!!”

    没等周博示警,那片玉米地猛地传来一阵让人心悸的低咆声。

    “哧~!哧~!!”

    伴随着这阵慑人的低咆声,一抹巨大的,散发着凶蛮气息的黑影从玉米地里横冲直撞的走了出来。

    “见鬼!撒旦家的后院没关好吗?怎么会出现这种东西!!”

    周博看着那抹巨型黑影,舌头都有些打颤了。这东西实在太吓人了,拱起的后背就像一座小山,浑身竖起的坚硬毛发上沾满了泥浆和树胶的混合物,就像一件厚厚的大衣裹在身上。呈现出一种扁阔形状的嘴巴里,两根斜斜冲天而起的獠牙好似利剑一样。

    黑黝黝的两颗眸子闪烁着强大野兽的自信,好似打桩机一样的粗壮四蹄,在地面上留下几厘米深的蹄印。

    跟它比起来,旁边那几只壮硕的野猪就像婴儿一样柔弱。

    “野猪好像不吃人吧?”

    周博僵硬的就像雕像一样站在原地,根本兴不起什么帮打野猪的念头。作为一名野兽医,周博非常清楚带有敌意的注视和任何带有敌意的行为都会引起野兽的攻击。所以他慢慢地把身体平躺在了地上,尽量让自己在对方视线里显得小一些。

    对,就是小一些,对于动物来说,体型才是决定攻击和逃跑的关键因素。

    巨型野猪好像对平躺在地上的周博没什么兴趣,凑到他身边闻闻嗅嗅几下,就把注意力放在了跟它体型差不多大的二手皮卡上。

    “咣当!咣当!!”

    巨型野猪用厚壮无比的脊背顶动着二手皮卡,那感觉好像在挠痒痒一样轻松,可那辆一吨多重的皮卡没坚持几下就被顶翻了。

    周博就像死人一样躺尸在地上,即使头发和衣服被那几只普通野猪撕咬乱舔,周博也没有动弹丝毫。

    说实话,这个时候周博感觉自己的心脏已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后背一层白毛汗从脚底直接窜到脑门上,一股强烈的尿意从下腹不断冲击着膀胱。

    舌尖用力着抵着上颚,因为过度紧张变得粘稠的唾液好似胶水一样把两者黏在了一起,四肢就像灌了铅水一样沉重无力。如果不是熟知野生动物的习性,周博绝对会第一时间逃跑。

    可如果那样做,周博绝对会在下一个瞬间被巨型野猪的獠牙刺穿。

    在恐惧中,时间总是过得特别慢。从巨型野猪出现到现在,其实才过去不到一分钟。

    刚安置好小瑞莘的瑟克一家正准备睡下,却听到了外面那阵阵响亮的哼唧声。

    “见鬼!这些黑皮畜生又来了,难道以为这里是自助餐厅吗?!我要用它们的脑袋当马桶盖儿!”

    老瑟克最讨厌这些野猪了,它们破坏庄家,骚扰家畜,甚至还出现过伤人的记录。

    “亲爱的小心点儿,上帝会保佑你的,请尽量别伤害那些野猪..”爱丽大婶穿着睡衣,一脸虔诚的劝解着自己的丈夫。

    老瑟克不耐烦的摆摆手,粗手粗脚的拿起**往楼下走去:“上帝会原谅我的,因为他跟我一样喜欢猪排和培根!哈哈!”

    打开屋门,老瑟克手腕一抖“咔嚓”**上膛,黑黝黝的枪口下垂着,随时准备喷射出致命的子弹。

    意气风发,脑袋里全是猪排和培根的老瑟克陡然愣在了原地,因为他的视网膜上映现出一抹巨型黑影,好像一座小山一样在拱动着一辆倒地的皮卡车。

    视觉冲击太大,老瑟克又怔了怔,用力揉了揉眼睛,眼前那抹巨型黑影还在拱着皮卡。

    “我..我的上帝啊,难道因为我吃过太多猪排和培根,您就派这个家伙来惩罚我吗?”老瑟克实在不敢置信眼前的一幕,那双细眯的小眼睛都圆睁开来。

    “那..那边好像是周,他可能已经去见耶和华了,真是个倒霉的家伙。”马克不知何时也来到了门口,望着好似电影中走出来的巨型野猪,呆呆的说道。

    “马克,我的儿子,保护好你的母亲,去地下室躲着!”

    老瑟克背对着儿子,眼神凛冽的望着野猪,再也没了往日的猥琐和斤斤计较。

    马克错愕的望着父亲,那个矮小的,总是眯着眼睛的小气父亲,此时脊背挺直,声音低沉有力。

    用力攥紧拳头,马克胸口起伏了几下,默默转身。

    “我爱你,父亲!请一定要活着回来!愿..愿上帝保佑你!”

    老瑟克没有回头,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回来,但他选择把生的希望留给儿子和妻子,这是一个男人的担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