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2006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我要给她上一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对于互联网企业而言,一路发展过程中,融资基本上是必不可少的环节。

    甚至说,很多公司,在一开始成立的时候,就是努力奔着第一轮投资去的。

    这种有悖于传统实业的发展势必会造成,一家互联网公司,它拥有的股东数量会很多,因为他缺钱的次数更多。

    那么相应的,在融资洽谈的过程中,怎样商谈、怎样签署合约,就显得很重要了。

    当企业还很弱小的时候,话语权必然不强,那么此时就是他求着别人投资。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又会害怕实力强悍的投资方影响到企业的发展,自己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资金回报。

    于是,很多企业都会选择多家投资方,一起进行融资,洽谈条件时也一同进行,就连最后的合约签订,也是在经过所有投资方同意后,才签订。

    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引入更多的投资方,相互制衡,各方相互妥协,最终营造出一个企业最想要获得局面。

    一开始,柚子科技在薛鸣行带领下进行融资计划的时候,也是抱着这种心态在进行。

    也正是如此,当陆恒提出分开签订合同的时候,他才会诧异。

    从心里上来讲,他把柚子科技的姿态摆得很低。

    摆得远比汽车之家、中国平安、阳光保险都要低。

    因此,他才需要三方制衡,联合签署最后的融资合约。

    但是........

    他忘了,柚子科技不是单兵作战,它的背后站着的是恒成集团!

    此时的恒成集团,从估值上来说,完全不亚于汽车之家。

    从潜力上来讲,更是大于汽车之家。

    而阳光这一边,并不存在谁强谁弱的问题,双方不是奔着投资来,而是奔着加强合作关系来的。

    最后,对上中国平安,相比这尊巨无霸,恒成的确小得多。

    可平安一方也不是以整个公司的姿态来对话的啊!

    他们只是单独的把汽车产业的投资部拎出来,相比这个才成立不久的部门,恒成可一点不怯。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不是柚子科技求着他们来投资,而是他们上赶着来搭这艘船。

    这一点,从最初八家投资方接触柚子科技,就看得出来,柚子科技并不缺投资者,无非是最优和次选的差别而已。

    “这次融资,主导方是我们,最后怎么谈,由我们来决定!”

    这是陆恒在今天早上对薛鸣行所讲的话,从那一刻起,薛鸣行就摆正了姿态,重新面对这些投资者。

    面对程欢咄咄逼人的询问,薛鸣行心中一紧,但眨眼就将其抛之脑后。

    用着苦涩的笑容,薛鸣行无奈道:“程总,这次融资是我们董事长亲自负责,他怎么说,我怎么做。这些安排,我也是没办法的啊!”

    程欢盯着薛鸣行,脑门青筋跳了跳。

    深吸一口气,程欢说道:“好吧,即便是这样,那总不至于把我们放在最后谈吧!在我看来,相比另外两方,中国平安才是你们最应该值得重视的投资者!”

    薛鸣行依旧苦笑,“你说得对,的确你们才是最值得重视的。可这事不也分个先来后到嘛,他们今天先到,按照顺序,就挨个挨个谈,又不影响什么。”

    说这话的时候,薛鸣行心中嘀咕。

    果然被陆董说中了,今天来的最晚的一家必然会是中国平安。

    她们是实力最雄厚的投资方,姿态必然摆得要高,尤其像程欢这种国外深造回来的海归,更是心高气傲。

    所谓压轴出场,这个谱儿,她们还真能摆得出来。

    程欢此时也有点气,早知道就不刻意晚那十几二十分钟了,此时先机都被柚子科技占过去了。

    她怒视着薛鸣行,什么叫挨个挨个谈不影响?

    影响大过天去啦!

    柚子科技先和另外两家谈融资的事情,可以从他们的条件中,逐渐明确自身的价值,摆正自己的定位。

    这样一来,当中国平安再去谈的时候,柚子科技就占据了以逸待劳的位置。

    柚子大可以用其他两家谈好的条件内容来压平安一方,这一点,程欢不是蠢人,一下子就想通了。

    面对程欢的怒视,薛鸣行坦然自若,面无愧色,依然一副苦笑不知的神态。

    程欢瞪了他一会儿,见他始终如此,不禁有些怀疑自己。

    “是不是想多了,那个陆恒才区区二十一二岁,大学都没毕业,他懂这些吗?”

    程欢摇了摇头,在她看来陆恒是不懂的。

    “喝水,程总喝水,我们坐下来谈嘛!”

    “有什么好谈的,你又做不了主。”程欢咋呼道。

    薛鸣行脸色轻变,不过很快就继续笑道:“也就这次融资的事情是董事长负责,但是他是老板,我是CEO,平常一应事务都是我在做主。要是融资达成了,以后贵公司和我们的合作,肯定也是我来负责,对吧!”

    程欢这才意识到,自己上一句话说得太随意了些。

    面前这位可不是什么虾兵蟹将,他才是柚子科技的CEO,他才是执行者。

    自己一句话冒然出口,也不知道得罪他没有。

    不过看他笑盈盈的模样,应该没事吧!

    薛鸣行曲意逢迎着程欢,心里却骂了好几次。

    这国外回来的人才,还真是带着一种莫名的盛气凌人。

    她怕是见惯了欧美那些直来直去的商人,说话办事都没一点中国人的委婉。

    或者说,她真的没有想象中那么强。

    如陆董所说那样,在国内市场,这个年轻女强人不过是个雏儿。

    .......

    会议室内,李响才坐下,就似笑非笑的盯着陆恒看。

    陆恒被这眼神瞧恼了,“李总,严肃点。”

    李响笑了笑,也就不用之前的眼神看陆恒。

    打从他进到会议室,之前柚子对他们的冷落原因,他就分析出来了。

    这摆明了是给平安的那个女人施压啊!

    关键做得还有理有据,让人没法挑刺。

    毕竟柚子科技堂堂CEO薛鸣行还在那里亲自作陪,即便有气,也撒不出来。

    李响不清楚中国平安到底开出了什么条件,会让陆恒用这种方式去对待她们,不过猜一猜,他倒是知道肯定触犯了陆恒某些原则利益。

    不然的话,范不着这么大费周章。

    陆恒敲敲桌,沉声道:“李总,之前和你们说的事情,你们那边商谈得如何了?”

    李响毫不惊慌,他昨晚回去之后,就冲了个冷水澡,强行清醒过来。

    然后连夜联系上了澳洲电信那一方,视频会话中,李响陈述利害关系。

    其实也没经历多久时间,澳洲电信就半推半就的答应了陆恒的要求。

    “已经谈好了,基本同意你的条件。”李响笑着说道,然后加了一句,“不过有一个额外小要求!”

    “什么要求?”

    “你获得股份后,在股东大会上的投票权依旧保持不变,如以前那样,只有一票的权利。”

    陆恒闻言,撇了撇嘴,“我也没想着靠百分之五的股份做些什么,何况,澳洲电信拥有超过百分之五十的权利,我那点股份能顶什么用。”

    说话间,陆恒对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

    上午紧急打印出来的合同就出现在二人面前。

    “看看,有异议没,如果没有的话,现在就签字吧!”

    李响轻笑道:“你倒是早早就准备好了,就不怕我们这边不同意吗?”

    “不怕,大不了废掉这些A4纸,我们再打一些合同就是了。哦对了,你们附加的那个条件,你写备注里就OK,专门留了空档。”

    李响颇为无语,陆恒这做事真是滴水不漏,连这些都想到了。

    当合同签完,两人象征性握完手,这场看似隆重的签约会议,才走过十分钟不到。

    其实这算是单独签约的一个优点,省时,非常省时。

    也就是之前薛鸣行没操作好,不然遇到这种融资,只要双方谈妥,一两天的时间就可以定下来,哪里还用着拖半个月。

    想想边陆科技,雷君来投资的时候,看一眼,还行,然后第二天就签了合同,给了钱。

    就是这么简单!

    陆恒也懒得去清算和汽车之家达成A轮融资后,双方各自会得到什么。

    这些东西,他昨晚就已经算得清清楚楚了。

    见李响要带人离开,陆恒立马单独拉住了李响。

    “怎么,还打算留我们吃顿庆功宴?”李响笑眯眯的看着陆恒,语气有些戏谑。

    陆恒无奈道:“你这不是看出来了吗,陪我在这儿聊聊,帮我拖一拖时间。”

    李响一副就知道如此的模样,顺便坐了下来。

    翘着二郎腿,悠悠的问道:“你打算磨一磨那个女人的脾气?”

    陆恒点点头,“差不多是这样吧!对了,你刚刚和她在贵宾室接触过了吧,脾气怎样?”

    “有点傲气,很像当年秦致远从美国回来的时候,另外还有点自以为是,少了国人特有的谦虚委婉。”

    陆恒嘿嘿一笑,有李响的话在这儿,他就又多了几分信心。

    不过嘴上,陆恒还是说道:“虚伪就虚伪嘛,还什么谦虚委婉。”

    李响没好气的白陆恒一眼,“忘了说了,那女人对你非常好奇,在这之前肯定收集过你的相关资料,待会别漏了怯。”

    “对我很好奇?”

    陆恒露出疑惑神色,资料中那女人早期不是在国外工作吗,自己在国外的名声不该有这么想吧!

    李响解释道:“她去年八月份回国,然后那一段时间,看到的、听到的,都是你的新闻。而且算起来,你和她都是八零后,如今你取得远超她自身的成就,她肯定会有攀比的心理。”

    “我去,你不也八一年的人吗,你才是和她正儿八经的同龄人。她不和你比,跟我比啥!”

    陆恒错愕道,哪里来的乱七八糟心理。

    李响不屑道:“我跟你可不一样,我十七岁开始创业,十八岁成立泡泡网公司,二十岁就身价过亿,名声在外。你和我能比?我可是互联网这一行的老牌强者。”

    “我呸,我陆某人十八岁创业,十九岁打造独属于我的全资汽车零售集团,二十岁成名,各大报刊杂志争相报道。到如今二十二岁不满,身家几十上百亿,怎么就不能和你比啊!”陆恒得意洋洋的说道,在朋友面前吹逼,滋味就是不一样。

    李响决然起身,转身往门口。

    “我走了,再见!”

    陆恒急忙上前拉住李响,腆着脸笑道:“好好,我错啦!你是大佬,你是大佬。”

    这时间还没过去半个小时呢,陆恒可是打算怎么也要熬上一两个小时才出去见人,哪里能让李响跑了。

    李响瞪了陆恒一样,自己那刚刚饱受打击的心灵愉悦了不少。

    重新坐会椅子上,李响悠悠道:“真打算晾着程欢啊?”

    陆恒摇摇头,“不是晾,而是磨一磨,给她好好上一课,在国内做生意不是她想得那么简单。”

    “你就不怕她直接扬长而去,你公司的融资计划泡汤吗?”

    “哼,这怎么可能,有你们和阳光这边,融资计划基本上就算成功了。到手的这两个亿资金,起码能撑一两年。”

    陆恒不屑道,随即又加了一句,“她又不是老板,扬长而去的代价不是她能承受的!”

    李响怔了怔,半晌才叹了口气,陆恒说得确实有道理。

    程欢是给人打工的,是带着任务来的,哪里能这么洒脱的就走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