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2006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只能去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面对两个问题,陆恒没有回答第一个,而是直接跳到了第二个上。

    “他们会不会同意,应该不是我考虑的问题吧!”

    陆恒看着李响,努了努嘴,“这是你应该去纠结的事情!”

    李响一时无言,还真有点不知道怎么去反驳陆恒。

    仔细一想,这确实是自己要去努力的做的。

    要想挽救汽车之家的二手车项目,就必须柚子科技这边进行合作,不说最后结果让二手车之家超过柚子,最起码也不能让这个项目中途夭折吧!

    而陆恒给出的前提条件,却是汽车之家的股份,并且是从澳洲电信那边获得。

    李响有点难办了。

    陆恒安慰道:“放心吧,你的困难并不大。在我看来,澳洲电信也是想着快点让汽车之家上市,他们为了这个目标,委曲求全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李响撇撇嘴,“万一你狮子大开口呢?先说说吧,你到底打算要多少股份,如果太多的话,我真的没把握说服他们。”

    “百分之四,我要的不多,给我百分之四就好。和我先前所拥有的百分之一加起来,我刚好凑个整。”

    陆恒笑眯眯的说道。

    “百分之五也能叫整数?”

    李响嘀咕了一声,不过倒也没被吓到,百分之四确实不算多。

    澳洲电信拥有的汽车之家股份远比一般人想得还要多,整整百分之七十三。

    拥有这么多股份的澳洲电信,一旦汽车之家上市,并且股价升高,那么他们所收获的利益,将是成倍翻涨。

    如今,上市的机会已经来到,只需要把二手车项目再做好,几乎就是万事俱备了。

    那么他们愿意为此,付出百分之四的股份,交换给陆恒吗?

    “应该会愿意!”

    李响如此想到。

    看似陆恒放弃五千万,且依然答应汽车之家的融资条件,加起来的价值不到一亿。

    面对市值二十多亿的汽车之家,完全不足以获得百分之四的股份。

    但是相比这次合作的意义,其重要性绝对值得付出陆恒所要求的股份。

    李响心里逐渐安定,只是看着胸有成竹的陆恒,李响脑子里不可遏制的又冒出一个念头。

    “你拿这么多股份干嘛?”李响狐疑道,“我们公司赚钱能力又不高,去年才实现盈利,到现在净利润也不过一年一两亿,你应该看不上吧?”

    “怎么就看不上了,那可都是钱,我很信赖你们公司的远大前程的好不!”

    陆恒哈哈笑道。

    李响不屑的撇撇嘴,“你就尽管打哈哈吧,我才不信是这原因。”

    的确,随便换个人坐在这里,都不会相信陆恒的鬼话。

    互联网公司和实体企业不同之处有很多,其中一个最容易让人理解的地方,就是在盈利这一块儿。

    互联网公司能赚到钱自然是好的,甚至算是同行中的佼佼者,毕竟盈利了。

    这一点从很多上市公司的发展轨迹来看,都能发现,他们有很多在上市之前,都是无法保持营收平衡。

    如果赚不到钱,互联网公司也能生存下去,找融资,傍大腿,反正有的是金主愿意上赶着送钱来。

    但是对于实体企业来说,就不一样了。

    赚不到钱,关门!

    很残酷,也很现实,因为你实体企业都赚不到钱,谁愿意给你投资?

    恰好,陆恒就有一家非常赚钱的实体企业——恒成集团!

    恒成集团每年营收获利多少,在不上市公布财务报表之前,人们很难猜测到。

    除了一些专门做统计的机构可以揣摩一二之外,其他人大多是雾里看花。

    但是汽车之家不同,他们经常做汽车销售统计,验证哪一款车卖得不好,哪一款车又是爆款,是神车,是排着队都买不到的车。

    在这种统计中,哪些地方卖得好,哪些地方卖得差,自然就形成了纸面数据。

    恒成集团的大体销售数额,他们是能采集到的。

    也正是如此,李响早就不把陆恒当做初认识那个小老板了。

    只有他最清楚,自己这个年轻朋友,到底有多恐怖。

    就从今年截止到七月的统计数据来看,通过恒成集团售卖出去的新车数量,就已经突破十万台。

    而每台车的利润,平均下来,至少也是在五百到一千以内。

    毕竟恒成集团是大型汽车零售公司,和各大汽车厂商的关系,早已经发生变化。

    不再是处于劣势那一方,甚至已经不算平等地位。

    一些弱势的汽车厂家新车发布的时候,都会特意找到恒成集团,打打招呼,让其好好帮他策划销售。

    在这种情况下,厂家的供货价格、供货优先数量、达成业绩后给予的返点,都远远超过其他4S店。

    因此,五百到一千的利润,还是往少了说。

    而这,仅仅是单车零售利润!

    仅此一项,就达到了五亿以上,接近十亿的样子。

    谁都知道,汽车销售的利润来源多方多面,保险、金融贷款、周边产品,售后维修,无一不是赢利点。

    就李响所知,除了保险这一块儿,恒成集团收获不多之外,其他几项,全都是赚得盆满钵满。

    金融贷款走的是和信元担保独立合作,分成份额极高。

    周边产品更不用说,无论是电子产品还是配件装饰,全都是恒成集团自产自销,压根不在乎什么成本,卖出去就是赚!

    甚至还有富余,往外倾销。

    听说恒成集团那两个周边产品公司,已经开始寻找店址,准备扩建新的厂房了。

    这就说明,他们的需求量已经远远大于产量,创造的营收还有望提升一大截。

    至于售后维修,就目前来看,市面上还不曾听说有哪一家集团、有哪一家4S店,做得比恒成集团下面的4S店还要好。

    诸如此类,杂七杂八的加起来。

    仅仅2010年前面几个月的利润,恒成集团就已经突破十亿。

    此等赚钱速度,超乎汽车之家十几倍。

    陆恒在汽车之家即便拥有了百分之五的股份,一年能分到几百万?

    这中间可是几千、几万倍的差距啊!

    所以说,陆恒打着哈哈说他看得上这点钱,李响是真不相信。

    陆恒大概也知道自己的理由有点说服不了人,他也没打算靠一两句笑话就糊弄过去。

    吃了口菜,又开了瓶啤酒。

    陆恒一边吃喝着,一边悠悠道:“那我这么说,你会不会信。汽车之家内,我和你的关系最好,和秦致远不过点头之交,压根没什么交情。而你现在被架空.......”

    李响脸色有一点不自然,虽然事实如此,但是在他当面,就这么直白的说出来。

    好歹,你也要顾及一下别人的心情嘛!

    陆恒立即改口道:“而你现在不怎么管事,那我公司和汽车之家的合作,就变得不太牢靠。这始终让人不太安宁,毕竟也是有着汽车之家的帮助,我公司才能发展得这么快。万一合作发生变数,岂不是会让我蒙受巨大损失。到那时,怕就不是几千万,几亿的事情了!”

    李响皱眉道:“这怎么可能!恒成和汽车之家的合作关系一直不错。每年提供给我们近千万的广告收入,几乎占了整体广告收入的三成,即便我不管事,也没人会破坏这种关系吧!”

    “你确定?”

    “怎么就不能确.......”

    “这次违约的事情就没破坏这种关系吗?”陆恒讥讽的看着李响,顺势给李响倒了杯酒。

    李响嘟囔道:“这不是情势所逼嘛,而且一码归一码,恒成是恒成,柚子是柚子。好啦,别用这么讨打的眼神看我,你还喊着我哥呢!”

    李响脸色一阵青一阵红,是有点不好意思了。

    陆恒悠悠道:“这不就得了,你都说情势所逼。万一有比我恒成出价更高,趁势崛起的汽车零售集团,我就不相信汽车之家里会没有人动心。”

    “有我在,放心。”

    “可你总有一天会不在的。”

    李响狠狠的瞪了陆恒一眼,这小子以前温良恭俭让得很,今天倒是牙尖嘴利。

    只不过他说的也都是事实,自己反驳不了。

    一杯酒吞下,李响又闷头倒起了酒。

    陆恒叹了口气,看着窗户外那片园子,又有几个人走了进来,甚至还有一个陆恒觉得有些眼熟。

    依稀是这一行里抛头露脸挺多的人,这家店,倒还确实很有人气。

    他回过头,感慨道:“我只有在汽车之家拥有的股份越多,就越有话语权。一旦以后有什么不利于恒成的风吹草动,我起码能知道个信儿,不那么被动。”

    李响低着头,微不可及的嗯了一声,算是认同了陆恒这话。

    他也明白,真的到了涉及巨大利益的时候,就靠陆恒那百分之一的股份,压根起不到什么作用。

    毕竟,那点股份,陆恒不是资金入股,而是靠着技术入股。

    性质不一样,话语权自然也低得多。

    “算了,不谈这些了。我都下班了,还扯这些干嘛,你不是说要订婚了吗?”

    “对啊,旧历七月初七,好日子吧!”

    “切,就会搞些花架子。需要我给你包个大红包不?”

    “又不是办婚宴酒席,用不着。不过你要是把刚才我跟你说的那件事办成了,就当你送我的订婚礼物吧!”

    “我真是服了你........喝酒喝酒!”

    这场酒,直喝到午夜十二点。

    月升当空,星垂帝都,二人才从院子里,恍恍惚惚的走出来。

    分别之际,李响拉住陆恒。

    “干嘛?不用送我,我这边有房子,走回去就行了!”陆恒扯开李响的手,揉了揉发涨的脸颊。

    李响双眼迷离的看着陆恒,悠悠的问道:“你拿汽车之家的股份,就真的是为了保护恒成的利益不被破坏?”

    “那不然还能咋样?靠着百分之五的股份收购吞并汽车之家?别异想天开啦,你们公司虽然不赚钱,但市值摆在那里,要是一上市,指不定要翻好多倍,几十几百亿的市值,我可收购不了。”

    陆恒大着舌头道,倒不是喝多了,出门的时候吃菜不小心嚼了口花椒。

    现在嘴里都还发麻。

    李响咕哝两声,摆摆手,往外面走去。

    “你要真那么做,我反倒舒坦一点,唉.......”

    陆恒站在原地,眼神清明,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咬了咬牙,最终还是摇摇头。

    有些事情不能对人说,只能做!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