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2006

正文 第九百九十七章 姐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一辆红色大众polo在下午一点钟这个还不算太堵的时间段中,如游鱼一般畅行在道路上。

    相比于陆恒一米八的身高,这辆适合女生坐的车空间就显得比较小了,不仅双腿有点放不开,就连视线都有点受阻。

    陆恒将车座椅往后挪了挪,使得自己的一双长腿可以轻松一点。

    目光在车窗外的繁华景象上,流连不休。

    同为四大直辖市,从商业上来说,无疑上海要比崇庆繁华太多,仅仅是入目所及,随处可见的摩天大厦,街头咖啡厅中坐着的外国友人,就可见这座城市与国际接轨得十分紧密。

    陆恒看着这些浮华景象,心中感叹之余,并没有太多艳羡。

    这是地理位置和国家政策导致的结果,而且从曾经租界时期开始,这座城市就接收到了大量外国文化。

    相比而言,崇庆作为一个多山城市,能够快速崛起,经济增长速度长期登顶全国第一,已经十分了不得了。

    再给崇庆几十年,未尝不能赶上北京、上海这些地方。

    嗯,这是一个崇庆人对家乡的自豪,带有陆恒较深的主观判断,事实如何,还轮不到陆恒来决定。

    苏莹莹侧目瞟着陆恒,抿了抿红润的嘴唇。

    “姐夫,你是第一次来上海吗?”

    陆恒嘴角上扬,“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啊?”

    陆恒呵呵一笑,没有过多解释。

    如果从这一世来说,他确实是第一次踏足这块滨海城市,不过如果往后倒推几年,他上辈子曾因为公司外派培训,来过这边。

    有些奇幻的说法,说出来,也只会让苏莹莹拿他当怪物看。

    苏莹莹瘪了瘪嘴,又说道:“既然你是第一次来,那要不要我现在陪你转一圈,当旅游?”

    陆恒偏过头,疑惑的看着她,“不回家吗?”

    苏莹莹闷闷不乐的开着车,“不想回,家里闷得慌。那些大人啊,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搞政治婚姻,简直让人无语。”

    陆恒诧异的看着她,嘀咕了一句,“政治婚姻?不会是搞什么联姻吧?”

    苏莹莹极其不爽的说道:“联姻倒是不至于,不过有那方面的味道。这几天不是我外公的生日吗,他以前是中国人民大学的教授,又在北京党校和上海党校讲过课,所以门生故吏挺多的。这次他满七十,虽然秉持了低调办理寿宴的风格,但还是有许多学生来拜访。你想嘛,十几二十几年前的学生,现在大多有了成就,职位高低的都有,到我家后,见到我,动不动就扯到他们的儿子身上去。虽然一个二个都是戏言,但是我很烦啊!我又是小辈,总不能顶回去吧!尤其是听我爸妈的口风,还真有那方面意向,哎呀,我真是,烦死个人啦!”

    陆恒一时无语,在苏莹莹一番抱怨之言下,他倒是明白了怎么一回事。

    看来是那些长辈的话,让她心情烦躁了。

    估计这时候回去,那些长辈也还在,少不得又要说几句了。

    红绿灯路口,苏莹莹看着前面的红灯,委屈着眼睛看向陆恒。

    “姐夫!”

    看着苏莹莹抓着方向盘,缩着脖子,一脸撒娇的模样,陆恒无奈一笑,“行啦,我们就不回家了,带我去外滩转一转吧,我也想看看那边的风景。”

    “噢耶,姐夫真好!外滩那边我有个好姐妹,待会还可以叫出来一起.......还是算啦,你都是有妇之夫了!我们去吃美食吧!怎么样,上海的特色美食应该和你们崇庆的有很大不同,听说你们那边都是吃辣的.......”

    车子转了个弯,不再向徐汇区前进,直奔风光秀丽的外滩。

    一路上,苏莹莹的话完全停不下来,叽叽喳喳的跟陆恒说着上海这边的情况。

    从她的话中,陆恒也得到了不少信息。

    林素的外公外婆现在基本是跟着苏莹莹一家吃住,倒不是因为物质上的原因,纯粹是当初外公调到上海交通大学任教的时候,小女儿吕晓梅就是跟着他一起过来的。

    后来吕晓梅嫁给了苏莹莹的父亲,为怕老人退休后孤单,苏氏夫妇就干脆将二老接过来,一起居住,也方便照顾。

    而苏莹莹的父亲苏月寅则是地地道道的上海人,现在身居徐汇区委书记。

    如果以职位来论,区区一个区委书记确实算不了什么,但如果将其放在中国四大直辖市的上海来说,其行政级别那就高了。

    正厅级待遇,放到其他省辖地级市,那就是市委书记!

    如果苏月寅能再进一步,进入到常委班子,那就妥妥的副部级存在,堪称位高权重。

    苏月寅现在多少岁?

    不过刚五十出头而已,对于一个拥有雄心壮志的官场中人来说,才正是大展宏图的黄金年龄。

    如此这般,也不怪苏莹莹说他父母的口风偏向联姻了,如果真的找到了好的联姻对象,能够给他的事业提供到足够的助力,无疑在升迁途中,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我跟你讲,你要有事,千万别去求我爸。他那人抠得很,轻易不松口。你看见我开的那polo没?当初上大学的时候,我想要的可是一台宝马mini,结果呢。哼,这还不算完,车在他心不甘情不愿买了之后,连油钱都不替我出了,非要让我自己去打工挣油钱。要不是大姨、大姨爹每年给我压岁钱够多,我连车都开不起了!”

    安静的咖啡厅中,对面是那个著名的东方明珠塔,身旁是苏莹莹对她爸的数落声,以及对林素父母的感激。

    在她看来,表姐的爸妈简直太好了,林森对林素宠爱无比,比较冷淡的吕穆也不会插手林素的事情。

    哪里像自己的爸妈,生活上管制严格不说,现在都要管起自己的婚姻大事了。

    陆恒微笑着品尝普洱茶,对于苏莹莹口中的那位父辈人物,倒是挺好奇的。

    为官者对家人抠,那说明是注意自身影响,尽力表现出清廉政洁的形象,比较注意风评。

    真要说起来,能给苏莹莹在刚入大学的时候,就为其购买一台价值十几万的小轿车,已经是很疼她的表现了。

    至于让她去打工赚油钱,目的应该是锻炼锻炼女儿吧!

    林素其实也一样,就陆恒所知,林素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通过给餐厅弹奏钢琴,赚取零花钱了。

    这两家对于子女的培养,倒是不余遗力。

    只不过就现在的表现来看,很明显,苏莹莹和林素还是有一定差距。

    前者娇蛮可爱,仍有一丝不知人间疾苦的味道。

    而后者,越发成熟独立,现在林素才大三未到,经济上就已经将将能够做到财务自由了。

    放在同龄人来讲,颇为了不起。

    至于自己?

    陆恒已经不将自己与同龄人相比,甚至也很少会拿自己跟同心理年龄的人比,他所要面对、比较的人,是哪些后世声名赫赫的人物。

    .......

    “莹莹去哪里了?”

    “机场接人!”

    一位相貌堂堂,颇有威严的男子从书房走出来,不顾书房里的高谈阔论,皱着眉头问刚刚空闲下来的老婆。

    “接什么人?朋友?她不知道家里来了很多长辈,有些人想问她学业成绩,现在人都不见了,失礼!”

    吕晓梅莞尔一笑,“哪有什么失礼不失礼的,其他人都是奔着你和我爸来的,关莹莹什么事。至于接什么人,应该是陆恒吧!”

    男子眉头舒缓了一些,不过仍旧有些不满。

    “陆恒?林素那个小男朋友吗?去了几个小时,怎么也该回来了吧!”

    “嘿,瞧你这话说的,男朋友就男朋友,怎么还带个小字。”

    苏月寅揉了揉额头,不想跟老婆拌嘴,有些头痛的说道:“其他我不管了,你刚才也看见了,副秘书长在陪爸聊天,进去之前看似顺口的问了一句莹莹,估计是因为他儿子在复旦大学追莹莹的原因。现在人来家里了,不说晚上一起吃饭,但怎么也要让莹莹出来问声好吧!”

    吕晓梅眨了眨眼,小声说道:“你真准备卖女儿啊?”

    “吕晓梅!”苏月寅额头肌肉跳了跳,对于老婆的话有些冒火,不过仍旧以强悍的涵养压下去了,“你胡说些什么,那是礼貌问题,谁要卖女儿啊!”

    两人说话声音很轻,基本在这套跃层高宅中不会被来访的客人听到。

    吕晓梅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调侃让丈夫有些冒火,她讪讪笑道:“其实我也觉得副秘书长家的儿子很不错,留美归来,又是双学位硕士,配莹莹还是没问题的。而且如果真成这亲事,也会对你进常委班子起作用,毕竟副秘书长的的能量还是很大的。”

    苏月寅强自使自己冷静下来,自己这老婆这几年怕是全世界旅游太多,都有点脱线了。

    说的话,是一句比一句气人,到她嘴里,还真成了自己卖女儿了。

    深吸一口气,苏月寅挥挥手说道:“其他我不管了,你去张罗晚饭吧!打个电话让莹莹快点回来,家里没个小辈在,气氛都不太对劲。”

    “喔!”

    正准备下楼的苏月寅稍稍停顿了一下,回头看着老婆迟疑不定。

    “姐夫这次会来吗?”

    吕晓梅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仿佛早就知道他有这一问般。

    “gdp又上不去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