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2006

正文 第八百一十八章 最后一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经常与那些房地产大老板打交道的王哥突然发现,匆匆归来的陆恒虽然还是那么稚嫩,毫无心机,但似乎变得胸有成竹起来。

    王哥自嘲一笑,可能是刚到手的十万现金给了他足够的底气吧!

    但在赌桌上,依靠赌资建立的底气是最可笑的,因为你不知道,下一刻,或许你面前那厚厚一摞金钱,就会推到对手面前,成为别人的囊中之物。

    在王哥的pos机上,刷了一笔钱,十万块,手续费要了一千块,买条大中华是没问题的。

    然后从王哥那个手提箱里,得到了十摞钱,每一摞是一万,整整齐齐的摆在陆恒面前。

    而看着这些钱,对面的陆少强呼吸都急促了不少。

    他爱赌,平常也经常和工友、或者包工头一起玩,但每次金额基本都在几千以内,偶尔过万,也是在手气爆棚的时候,才会继续下去。

    很明显,今天遇到陆恒,他自觉自己手气没法不爆棚!

    一楼客厅中,陆家的亲戚们都聚在一起,女眷磕着瓜子聊天,几个男人也围在唯一一个老者身边吹牛,喝酒。

    农村的酒席往往散得最晚的一桌,就是有老一辈人,男人在的那一桌,不说丰盛的菜肴,只要给他们几叠酥好的花生米,加上几瓶白酒,他们就可以从中午喝到下午三点钟去。

    陆有成脸色熏红的站起来,拒绝了另外一个亲戚的敬酒,往聊天的女眷那边走去。

    来到弟妹关琯身边,打了个酒嗝,扇扇难闻的味道,对她轻轻吩咐了两句。

    关琯点点头,然后笑着起身,往麻将屋那边走去。

    一边走,还一边嘀咕,“陆恒可别玩脱了啊,要是像我当初那样上头了,一下子输很多钱出去就不好了。我还是进去盯着一点吧!”

    进入屋子,乌烟瘴气的环境只是让关琯皱了一下眉头而已,随即就舒展开。

    她以前喜欢在麻将馆打牌,对于这种环境早已经驾轻就熟。

    三两下,绕到陆恒身边,看着那一摞钱,瞳孔微微一缩。

    即使在澳门赌场见过比这还大的场面,但是那个时候大多都是筹码,和现在一堆一堆的现金相比,冲击力又是两个概念。而且这还是在乡下,敢玩这种局,若是被公安逮住,那也得来个聚众赌博的罪名。

    她有心劝一下陆恒,不过在陆恒的笑容中,就停止了自己的想法。

    “二婶来了啊!”

    “嗯,你玩吧,我就看看。”

    陆少强跟关琯打了个招呼,随机催促陆恒,“跟不跟,等你说话呢。”

    陆恒微微笑,抽出十张纸币,面不改色心不跳的丢出去。

    “跟,怎么不跟,一千,继续闷!”

    牌局继续着,陆恒桌上的钱也在逐渐减少着,仿佛永无尽头一般。

    坐在陆恒旁边的关琯,小脸撑得紧紧的,颇有些担心。

    而陆恒却仿佛一点不担心,笑呵呵的往外丢着钱。

    只有他知道,他在等一个合适的机会,而这个机会,已经快来了。

    其实按照陆恒的牌技,他不能算高手,但绝对也不低,只要运气不差到一定地步,基本玩这种局也是输赢各占一半的几率。

    再加上现在陆恒故意示敌以弱,让人轻视他,如果拿到一手不错的牌,完全可以一举赢回来。

    但是他不想这样,他觉得这种赢法虽然稳妥,可一点也没意思。

    自己千辛万苦的装了那么久,起码得让对方记忆深刻不是?

    只要有一个好的机会,陆恒保证,让陆少强后悔莫及。

    ........

    机会终于来了,而且是一个在陆恒看来,好得不能再好的机会。

    玩了两个半小时的炸金花,三人之间的出手也越发没有顾及,之前还一百一百的下注,到现在都是上千来算,甚至有时候看了牌的情况下,继续跟注就是一两万。

    就连王哥这种久经大牌局的老手也神情凝重了些,何况陆少强这种人。

    不过陆少强一直在赢,手气极好,所以面色红润,精神亢奋,出手比谁都大方。

    新的一轮已经开始,三人例行公事的各自闷了五手,每一手都是两千。

    轮到陆少强说话了,他想了想,主动闷两千看下家王哥的牌,没有荷官,所以只能自己看。

    “方块a,方块k!”陆少强瞳孔瞪大,一点一点的将最后一张牌露出来,心里不住呐喊,一定要是方块q,至少也要是个相同花色的方块。

    “方块10!”

    心中狠狠吼了声,居然在暗牌中得到了三种花色一样的同花,而且还是仅次于同花最大akj的ak10,这已经是算是绝对的大牌了,尤其还是在暗牌的情况下。

    看了一眼王哥的牌,是一对q,已经不算小了,但是和自己的一比,那就差得太远了。

    心中喜悦,脸上得意一闪即逝,保持着之前的笑容,将王哥的牌还给他。

    “不好意思啊,王哥你输了。嗯,我看了牌,那就得翻一倍下注,我再加点,五千继续,陆恒老弟,该你说话了。”

    陆恒拿起桌上的烟,轻轻摩挲着,没有去看自己牌的想法。

    “看来堂哥你牌不错啊!”

    “一般,一般!”

    “那我就更不能看了,万一我牌不大不小,那可就尴尬。既然堂哥你都加到了五千,那老弟也不能小气,闷一万吧!”

    “呃........”

    看着陆恒将一摞整整齐齐的钱推出来,陆少强神情一滞,怎么突然就闷到了一万以上,那自己去看牌,岂不是要拿两万。

    不过牌好,自己也有跟下去的勇气。

    陆少强桌上之前赢了不少,加上自己的本钱,在这一轮丢出去一万五之后,还有刚好两万的样子,没有过多犹豫,数了一下就拿出了两万。

    “继续跟?还是看?”陆恒似笑非笑的看着陆少强。

    陆少强同样一笑,“跟!”

    陆恒笑着摇摇头,点燃了手中那支烟,轻轻吸了一口,依旧没有去看自己的牌,而是轻轻抬起手,拿起一摞钱放进去,然后又拿了一摞........

    陆少强屏住呼吸看着陆恒的下注,嘴里默念着,只不过越念,嘴唇越抖。“一万、两万、三万.......七万。”

    “八万!”

    陆恒摊开手,笑呵呵的说道:“刚好还剩八万块,干脆就全部丢出来吧,堂哥,该你说话了喔!”

    随着赌牌进行,牌局越来越大,已经有不少村里人聚进来看,在场起码没堵光看的,就起码有十人。

    此时,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陆恒和桌上那一堆小山一样高的钱上,皆是忍不住的咽了口唾沫。

    那可是八万块啊,加上这一轮之前拿出去的一万,换做月薪五千的白领,起码要工作一年半以上。

    即使是像陆少强这种月入一万二的钢筋工,那也要好八个月才能赚到。

    然而在这个少年面前,就这么轻而易举的丢了出来,仿佛那不是钱,而是废纸一样。

    有些人已经忍不住小声嘀咕起来了,这陆朝阳家的老大——陆有成在外面做生意到底赚了多少钱,他一个儿子居然就不把十万块当回事。

    而且既然能把十万块不当回事,那么肯定他平时花销也是在这上面,从这儿也可以看出陆有成绝对是大富翁了,不然不会给儿子陆恒这么多钱。

    当然,也有人说陆恒败家的,只不过在这种人人都面红耳赤的热烈气氛中,压根没人理这种话,都一个个的在叫好来着。

    仿佛他们现在就置身于周润发演的《赌神》里面,作为旁观者,见证着这一场豪赌。

    作为当事人之一的陆少强,此时却是手心出汗,有些害怕了。

    和看过来的王哥面面相觑,有些犹豫。

    “来,给我看看,要真是好牌,还能被这种闷牌给吓到啊!”

    王哥笑呵呵的搬椅子来到陆少强身边,在得到陆少强允许后,瞅了一眼他手中的牌。

    王哥内心惊异,难怪不得自己一对q居然输了,原来陆少强拿到了仅次于最大同花的ak10同花。

    拍了一下陆少强肩膀,王哥瞪了他一眼,“这种牌再跟两手也没事啊,傻不愣秋的,继续跟。”

    陆少强苦笑着说道:“可我手里没这么多现金啊,拿什么跟?”

    “傻啊你,我这不是有pos机,还另有二十万现金吗。你拿张卡刷一下,不就可以跟上了,我记得你不是准备今年买个车吗,这点钱还没有?”

    陆少强小声嘀咕道:“万一我继续跟了,他还闷怎么办,到时候我就没钱看他牌了。”

    王哥考虑了一下,然后又看了看陆少强手里的牌,心里有了计较,想要闷出同花牌本就是几率很小的事情了,而要闷出比ak10还大的那简直更难。至于什么同花顺、豹子,王哥只能表示呵呵。

    这一手跟下去,绝对是稳赚不赔!

    何况,对方还有钱继续闷吗?要知道这还是个学生啊,能有多少现金,可能这十万就是他的压岁钱了吧!

    王哥用别人听不到的声音对陆少强说道:“他要是还跟,那我就帮你出看牌的钱。”

    有了王哥的保证,陆少强松了口气,对陆恒做了个抱歉的手势,二话不说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卡递给王哥。

    三两下输了密码,王哥也不含糊,直接把箱子摆到桌子上。

    “二十万,给你。”

    陆少强点点头,从里面数出十六摞钱,咬着牙,小心翼翼的放到桌上。

    “继续跟,还是看了?”

    陆恒笑着问道。

    陆少强抿抿嘴,咬着腮帮子闷声闷气的回答,“继续跟,不过.......老弟,我跟你说,玩这炸金花,可不是一味的闷牌就行了,有时候还是要看一下,别被一时热血冲了脑壳。”

    “喔,你说得倒对,我看看吧,毕竟这也不是小数目了,要是我爸知道非得打死我。”

    陆恒笑嘻嘻的拿起桌上自从发下来就没看过的牌,用着一开始那种赌神看牌的姿势,一点一点的掀开三张牌的神秘面纱。

    蓦然,陆恒眼睛瞪大,像是被吓到一样,嘴里控制不住的发了个声。

    “三........”

    坐在陆恒旁边的关琯看着陆恒的牌,表情也是瞬间变化,瞳孔睁大,然后在陆恒那个“三”字音出口的时候,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陆恒猛地把牌压在桌上,二话不说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黑色的银行卡,站起身子来,直接把卡拍在那小山一样高的钱堆上。

    “一百万,我,继续跟!”

    空气仿佛在刹那间凝固,所有人都傻了,不知所措的看着这一幕。

    (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