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2006

正文 第八百一十三章 阳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三婶柔柔弱弱的抱着两套旧衣服出来,抖开之后,少不得能看见几个透明的窟窿。

    “有德,你看看这行不行?”

    三叔恰好整理完箢篼,接过三婶手里的衣服,满意的点点头。

    “行了,又不是穿这衣服去走亲戚,挑阳沟而已。陆恒,你选一套,待会你陪我去挑阳沟,你爸和二叔没回来,就我两爷子了。”

    “没问题,随便一套就好。”陆恒随意的说道。

    二叔也不含糊,看了看大小,将尺寸比较大的一套递给陆恒。

    “你比我高大些,就穿这套吧!等我去磨坊把扁担绳子找出来,就开工!”

    陆恒嗯了声,接过衣服,进了屋子就开始脱掉外套裤子,然后穿上一身灰扑扑的旧衣服,上面有一层晦涩的霉味,陆恒只是皱了皱眉,就不再在意。

    出来把换下来的衣服交给三婶,陆恒就准备出门了。

    “陆恒,你三叔脾气爆,性子倔,但身体已经没以前好了。待会他挑土的时候,你记得劝他别逞强,别弄满了箢篼。我不好劝他,你劝他的话,他应该会听。”

    看着柔柔弱弱的单月兰,陆恒笑着点点头。

    陆恒家的老宅和那些平地建立起来的不同,是建在村子里比较高的地势,背后是一个小山坡。

    最开先陆恒爷爷建的泥竹房占地面积不大,所以没问题,但到后面修建青石房的时候,原本的面积就不够了。

    所以特的把后背的山壁给往深处挖,腾出了宅基地的空间。

    只不过限于当时的环境,不能用水泥把山壁给敷上,所以平时山壁会在雨水季节滑坡一些下来,久而久之便会在排水沟上堵上。

    一旦堵上,下雨季节,水就会一段一段的淤积在房屋地基上,久了,就可能泡软宅基地。

    陆有德和陆恒的工作就是把堵着排水沟的泥土给挖出来,用箢篼挑到空地上,以保证排水沟不被堵住。

    “你来挖土,我负责挑。你年轻,也没做过什么农活,肩膀细嫩,受不了这个扁担。”

    陆有德指挥着陆恒,只不过陆恒却是摇摇头,相比挖土,挑出去更累,更需要体力。

    “我挑出去吧,三叔你挖土就好了,你都说了我年轻,体力好着呢!”

    三叔皱着眉头不悦道:“说了你受不了,听我的就好了。”

    陆恒坚持,笑道:“三叔,等你们老了,挑不动了,这老宅的阳沟还是要我来挑吧!到时候我要是在子女面前挑不动,那就太没面子了。”

    陆有德愣了下,随后眉开眼笑的说道,“也对,也对,你先试试吧,受不了,我爷俩再换着来。”

    也不知道是陆恒执意坚持挑土让他高兴,还是陆恒提起下一代,让陆有德喜悦。

    简单的讨论过后,叔侄俩就开始工作起来。

    锈钝的铁锹一点不影响挖土,三两下就塞满了一对箢篼。

    “注意点!”

    “嗯”

    陆恒点点头,用肩膀撑着扁担将箢篼挑起来,里面塞满了湿润的泥土,颇为沉重,就这一对箢篼装的泥土起码就上了百斤。

    肩膀下意识的缩了一下,有些沉。

    “没事吧?不行的话,还是我来吧!”

    陆有德停下挖土的动作,担心的看着陆恒。

    陆恒笑着摇摇头,随后掌控好平衡,沿着不是那么平坦的窄路往外走,虽然有些摇晃,但凭借他强悍的身体素质,也无伤大雅。

    很快,将泥土倒在空地上,陆恒挑着一副空担子跑了回来。

    地上又是一对被陆有德塞好了泥土的箢篼,陆恒将身上的一副担子放下,挑起那一对塞满了泥土的担子。

    就这样,循环往复,本来被堵得死死的阳沟,在叔侄二人的努力下,渐渐疏通。

    若是以后再下大雨,就不会淤积泥水堵在这里了。

    偶尔累了,两个大男人也会一人撑着扁担,一人拄着铁锹,抽上一支烟,稍微休息一会儿。

    “小叔,陆恒哥,嗨!”

    陆恒抬头往墙壁上面看去,正好见到巧笑嫣然的陆小美正笑盈盈的对他们招手,陆燃脸色微红的站在旁边。

    陆有德眉毛一扬,呼喝道:“两个丫头干嘛呢,这么高,摔下来怎么办,去其他地方玩去。”

    陆小美吐了吐舌头,往后面退了一步。

    陆燃也稍微靠后了一些,接近五米高的墙壁对于女孩子来说,是有点高。

    她俩也是在后山逛累了,在竹林里面走着走着就来到了这边,听到下面两个男人的聊天声音,才好奇的走了过来。

    “好了,这边不好玩,你们要真无聊,就去帮我妈他们打扫屋子吧!”

    陆恒笑着说道,然后丢掉手里的烟头,又开始挑土。

    只不过在担子上肩的时候,不自觉皱了下眉头。

    没做过农活的人只觉得挑土,挑水这些活很轻松,但只有在真的接触过后才知道,那是一项很需要毅力的事情。

    常年劳作的人还好,像陆恒这种初次干的人,仅仅是挑了一个小时的土,肩膀上就被磨红了。

    用陆有德的话说,那就是年轻人肩膀皮肤细嫩,禁不住磨,不像他们老一辈人,肩膀,手掌,脚底,这些地方早就是磨成老茧老皮了。

    不过虽然如此,陆恒还是默不作声的挑起箢篼,步履稳定的往外走。

    陆小美在上面闹哄哄的给陆恒喊加油,欢呼雀跃。

    陆燃却是出神的看着自己这个弟弟,似乎又发现了什么奇特的地方。

    他是那个宽敞明亮教室里面坐着的大二学生,他也是掌控着恒成集团所有人生杀大权的董事长,手上的资金动辄千万过亿,他时而在自己面前调侃打趣充当一个顽皮的弟弟,时而又会在公司里面看到自己装作视而不见,压根不认识,冷漠的老板。

    曾经自己也在他女朋友林素旁边看到过陆恒的温柔模样,但更多的接触却是通过赵京和陆恒一个又一个长途电话,那个自信无比,成熟稳重的声音,往往会决定恒成集团下一个项目的生死。

    然而在此时,那个穿着灰扑扑旧衣裳,挑着一担泥土,像一个年轻农民的陆恒,却又给了她新的感受。

    极强的适应力,让他能够快速的适应任何一种环境,超强的学习能力,即使是第一次做农活,也能够快速掌握窍门。

    最重要的是他的毅力,明明眉头皱着,嘴唇咬死,但挑着的东西在他身上,看起来就跟轻若无物一样。

    陆燃若有所思,这就是自己的弟弟陆恒吗,每一种形象,每一个角色,都扮演得极为称职,一点不违和。

    嘭!

    两个箢篼的泥土倒在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陆恒抹抹脸上的汗水,松了口气,揉了揉又红又痛的肩膀,依稀可见被扁担磨出来的红痕。

    “真他妈的重,我爸让我读书真是最明智的选择了!”

    (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