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2006

正文 第六百七十一章 咖啡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6恒接到宁中振电话已经是出邀请函两周后的事情了,如果不是这个突如其来的电话,6恒差点就以为对方已经悄然的拒绝了自己的邀请。

    本来他将邀请函委托学姐宁一送过去就是忽然之间冒出的想法,也没抱太大希望。

    一个民营企业挂牌仪式,能够邀请到一个直辖市的工商局大佬,这简直就是一个大出风头的事情,要是有些什么媒体宣传一下,很快业内人士就会知道该企业的背景有多深厚。

    6恒也只是觉得,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出邀请函,来与不来基本就看对方。

    他知道自己的企业现在正处于起步阶段,不像什么出名的大企业,可以邀请到这类人来。

    离挂牌仪式也就剩下两周不到的时间了,6恒正装备6续把邀请函出去,接到宁中振电话的瞬间,6恒就放下了手里的所有事情。

    “6恒是吗,我是宁中振。”

    饱含中年男人特有浑厚声音的电话从电话那头传来,以至于正在书写邀请函的6恒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6恒愣了下,随即立马惊喜道:“宁局.......叔叔,你好,我是6恒!”

    对于6恒的突然变口,电话那头的宁中振十分满意,歉意的说道:“抱歉哈,这个电话来得晚了些,本该早点打过来的,只不过事情太多以至于忘了。这不,今天秘书给我安排接下来行程的时候才想起。”

    6恒连忙说道:“哪里,宁叔忙,我能理解。”

    “你开业是四月三号是吗,到时候我有空,可以来一下,不过不会待太久。”

    听到这个回答,6恒简直喜出望外,这场挂牌仪式,6恒基本没邀请多少官面上的人物,大多都是他以前的合作伙伴、生意上的朋友。

    如今宁中振要来,虽然说只会待很短时间,但已经足够了。

    6恒转了转眼珠,小心翼翼的试探道:“宁叔,我这边剪彩的人还没定下来.......”

    6恒话还没说完,电环那头的宁中振就反应了过来,直接笑道:“可以,我也有段时间没给人剪过彩了。”

    “谢谢宁叔了,我就不打扰宁叔办事了,到时候见。”

    电话对面的宁中振放下手机,笑着摇了摇头,女儿这个同学果然不一样。

    一般商人能和自己这个工商局的局长聊天,都巴心不得多说几句,他倒好,达成目标后就要挂电话。

    嗯,是个很有分寸的小伙子,到时候自己如果去了,剪彩是个顺理成章的事情,6恒能想到这一步不笨,没有得寸进尺,就显得很有章法了。

    越是深入了解6恒的家史,宁中振就对女儿这个同学越感兴趣。

    商人资本的原始积累,大多都是血腥黑暗的,能够像6恒这样干干净净的走到现在这一步,着实让人惊叹。

    尤其想到6恒当初救过自己女儿,这也成了宁中振非去不可的理由了。

    6恒主动挂了电话,他知道见好就收这个道理,宁中振能来就是最好的消息了,至于剪彩更是锦上添花,其他的他也没过多奢求。

    在剪彩的二人组里,6恒着重添上了宁中振的名字。

    到时候恒成集团挂牌仪式,将会由他6恒、执行总裁赵京、以及崇庆市工商局局长宁中振三人一起剪彩。

    给赵京打了个电话,让他安排好这方面事宜,也不理会他的惊讶,6恒就挂了电话。

    此时再继续亲自书写那些邀请函,6恒心中干劲十足。

    本来他是想让李响这个名头颇响的业内人陪他一起剪彩,但权衡之下,明显宁中振更合适,他的背景名声摆在那里,给6恒带来的隐形好处也更大。

    邀请函填好,接下来就是挨个给人打电话,请他们来捧场了。

    这事得提前说,不然到时候,要是别人腾不出时间来,那就尴尬了。

    等周末完,6恒回到寝室的时候,现寝室里面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以往回到寝室,或多或少都有一两个人待着,此时却是一个人没有。

    6恒喝着从冰箱里面拿出的饮料,一边上网浏览新闻,他们学校的网现在并不太快,平时也只能看看新闻,听听歌。

    像吴明明之前打游戏,也多是玩不联网的人机,偶尔才会趁其他人不用网的时候打一把,大多数时候,吴明明都是跑网吧去玩。

    等两个小时过去,6恒正疑惑人都跑哪里去的时候,边江三人才一脸疲倦的回到寝室。

    6恒挑了挑眉头,“这是怎么了,一个二个都无精打采的?”

    肖建国先是从冰箱里面拿了一罐可乐,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口,才松了口气。

    “我和明明纯粹是累的,这两天放假时间多,借了两个自行车,就在大学城转悠,到处上门拜访餐厅,问他们有没有兴趣加盟我们的外卖平台。跑了两天,人都快散架了。”

    6恒看向吴明明,此时也是坐在椅子上揉着小腿,风尘仆仆的模样。

    看来他们还挺上心的,自己之前跟他们说了,创业不能急,得一步一步来,做好规划。

    这第一步就是市场调查,弄清楚方向,真正下手开始做的时候才不会茫然无头绪。

    就是不知道,他们效果怎么样了。

    “怎么样,这两天跑下来有什么感受,或者说,有什么收获?”

    吴明明看了一下肖建国,示意他说。

    肖建国高兴的说道:“很好,各个商家的反馈都表示在大学城开学之后,点外卖的人很多。尤其是在午餐、晚餐的时候,那时候正是餐厅饭馆的高峰期,送外卖往往兼顾不过来。如果真有这么一个平台,抽取的利润不多的话,他们表示会很愿意合作。毕竟如果他们自己去做的话,点餐高峰期根本没法收拢这方面的利润,换做我们来,他们也算多赚了一些钱。”

    “这样就对了,看你们找到了上家,也就是合作对象,接下来只需要调查一下学校同学对于外卖的需求就可以了。这种调查就不用像之前跑餐厅那样跑了,只需要用本校的大学生做个抽样调查就可以了。等你们这些心理都有谱了,便可以拟定需要的人手,购买电瓶车、电话、电脑打印机、这些办公用具的费用,找个校外的屋子租下来,工作室的成立其实就那么简单。”

    6恒笑着说道,这种事情本来就不难。

    他记得之前网上曾经有个励志故事性质就和这个差不多,一个家里贫穷的大学生,靠着业余时间到处在宿舍贴小广告,帮那些同学送外卖、拿快递,每次一块钱的劳务费,一学期下来,学费生活费什么的都有了。后来更是召集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了一个小型的跑腿公司,也算创业了。

    现在肖建国他们做的其实也是类似的事情,只不过规模从一开始就站到了别人达不到的高处而已。

    肖建国和吴明明同样也是笑容满面,如果说之前他们还有些茫然,但这几天的市场调查跑下来,他们深刻认识到了,这里面确实有着巨大商机。

    只要6恒资金给到位,他们有信心到时候做出一番事业来。

    边江愁眉苦脸的拉了拉6恒,“室长啊,他们这个还好,我那个就麻烦了。”

    “怎么?”6恒疑惑的看着边江,在他看来,肖建国他们的外卖平台比起边江的咖啡厅更累,也更麻烦,怎么边江还有困难了。

    边江苦笑道:“见过他们那个需要的就是钱和人,对于人的要求也不高,文员会算账会记录,送外卖的人能记清楚地名,能开电瓶车就可以了。但我这个不同啊,你说的那个B栋教学楼旁边的二层小楼我去谈了,对方也正如你所料的那样,很愿意租给我们。但光是有了钱和地不同,做这个还特别需要人,一般的人还不行。就像咖啡师,既然要弄出一个小资情调的咖啡厅来,那么调制的咖啡肯定就不能差,不然光是溶咖啡弥漫的咖啡厅,档次根本上不去。还有,楼下拟建的奶茶店,也需要擅长这一类的人。

    如果说像找可以做奶茶的师傅,我还能在找几个来,但咖啡师我可没太多办法。好的咖啡师大多都在北京、上海等地方,广州我倒是认识一两个,但崇庆这边我确实不太熟悉,这有点无从下手啊!”

    听完边江的诉苦,6恒也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就跟泡茶一样,不同的人,泡出来的东西完全是两个味道。咖啡师这个职业可是有职业评级的,从入门到高级,再到技师,月薪也能有一两千到两三万的差别。

    由此可见,一个好的咖啡师有多重要,往往可以给一家咖啡厅撑起门面来。

    前不久,贵州丰田4s店的总经理还在跟6恒的闲聊中提到,他们的茶水间请了一个中级的咖啡师,专门用来满足客户的需求,工资不低,一个月有五千六呢。

    对此,6恒觉得倒是花得很值,一个小小的细节就能提高客户的满意度,几千块算不了什么。

    此时,听到边江说起这方面的事,6恒也皱起了眉头。

    片刻后,6恒若有所思的说道:“你先别管这些,将那栋楼的租金谈好,然后联系装修公司进行初步装修,同时也把制作奶茶、咖啡的工具买起。人的问题,我想办法给你找一个来。”

    边江好奇道:“室长,你有办法找来?”

    6恒笑了笑,“我没办法,不过我朋友总有办法吧!”

    边江这才恍然大悟,想到6恒事业有成,肯定认识不少高端人士,那些人如果有酷爱咖啡的人物,找一两个咖啡师来根本不是问题。

    (未完待续。)8

    </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