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2006

正文 第六百七十章 705寝室的创业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大学生活要说有什么好玩的,其实还真没多少,主要还是看你怎么过,和你认识的人怎么和你玩。

    一个学期归来,6恒神奇的现,寝室的几个兄弟简直是换了个模样。

    以往怯懦、默默无闻的吴明明现在在寝室里面高谈阔论,打起游戏来的时候,大呼小叫,虽然学习成绩没什么起色,但游戏中的自信越来越强了。

    以前他借6恒电脑打游戏的时候,动不动就要6恒帮他玩,但这个学期归来,自己带了个电脑,一天到晚打游戏。

    只要有人和他谈起dTa这款游戏,他就会神采飞扬的说个不停。

    6恒有一次陪他玩,神奇的现,这货天梯分提升得贼高,从以前打人机都困难,到现在居然可以在天梯19的分段混了。

    吴明明对此腼腆一笑,整个寒假都泡在游戏上,各种钻研攻略、英雄打法,看视频,一个多月后,度自然直线上升。

    学习成绩好,脑袋瓜子自然不会差,打起游戏来,只要肯下功夫,往往会比同龄人还厉害。

    边江也变了个模样,大一上学期热衷于找女朋友的他,现在做的事却是完全不同。

    6恒每天上下课、进出图书馆,身边往往都陪着他。

    每天看书、上课,跟老师互动,整个就一好学上进的好青年。

    倒是肖建国一如既往,上课、打篮球,只是身边少了个人陪伴。

    他那个女朋友温佳琪,听说寒假的时候和他分手了。

    原因肖建国没说,但寝室几个兄弟都猜得出来。

    大学女生其实已经算是比较现实的一种了,比起社会上的女人多点幻想,偶尔还会觉得自己的男朋友是个潜力股。但比起高中那些不谙世事的女孩子,她们就现实多了。

    带着男朋友出去聚会,谈吐不行,办事放不开,最重要的是手里没钱。

    一来二去的,自然而然就分了。

    现今,寝室里的几个兄弟正坐在一起斗地主,不玩钱,用另一副牌来计数,谁输得最多,中午那一顿,谁就请客。

    吴明明坐在床上打游戏,那个床上书桌虽然小,但空间足够他使用了。

    “一对二,有没有人要得起,没人的话,那我可就走完了。”6恒笑眯眯的说道。

    边江和肖建国无奈,只好丢牌,顺便把板凳上的一张牌输给6恒。

    在6恒洗牌的时候,肖建国和边江就闲聊起来了。

    话题自然是在肖建国身上,本来寝室只有6恒有个传说的女朋友,肖建国有个大家都见过的女朋友。

    但一个寒假回来,肖建国分手,大家又变成了大一开学进来的样子。

    前两周没空,但一闲下来,大家也都现了。

    那个温佳琪没来找过肖建国了,肖建国也没去她了,这就跟分道扬镳差不多了。

    肖建国颇有些怨愤的说道:“分手的种子其实早就埋下了,上学期期末的时候,我请她们寝室的几个姐妹吃饭。本来我以为那天就只是吃个饭,所以想着带个三四百块钱就够了。可是没想到,吃完饭之后,遇到了温佳琪的几个高中同学,大家又都约着去唱歌。她们听说今天是我请客,在kTV点东西的时候就放开了点。你们又不是不知道kTV里面的酒水有多贵,还要了个大包,一晚唱歌下来,结账居然需要两千多块钱。当时我就傻眼了,站在吧台那里,支支吾吾的,温佳琪可能认为我丢了她面子吧,从那以后就对我不怎么搭理了。”

    说完之后,肖建国看了一眼牌的6恒,叹了口气,“边江你可能不知道,那天还是室长给我解的围,我打电话过去借钱,室长二话不说就给我打了两千块过来,问都没问一句。

    其他女生见到我轻松借到钱,没花两分钟,还以为我是个有钱的主。但只有温佳琪和她寝室的几个女生知道,我是找室长解的钱,自然也就不在看得起我了。”

    很残酷,但也很现实,生活就是如此。

    大约从那以后,二人之间就有了关系破裂的缝隙了吧!

    6恒微笑的听着,他也想起了上学期的事情,对于他来说,两千块是小事,自然也就不会在意。

    但对于普通大学生来说,两千块甚至可能是一个学期的零花钱。

    上学期拖了两个月,肖建国都没还钱给他,见到6恒的时候也挺不好意思的。

    这学期回来,肖建国才还了。

    边江在一旁安慰肖建国,还说那样的女人不要也罢,爱慕虚荣,贪恋金钱。

    6恒问了一句,“建国,那你开学把两千块钱还给了我,那些钱怎么来的?”

    肖建国苦笑,“还能怎么来的,我家又没啥钱,本想寒假去打个短工,挣点钱,可别人都不要只能做一个月不到的短工,自然没有赚到钱。不瞒你们,我这两千块,还是从开学爸妈给的生活费里面扣出来的。所以啊,待会要是我输了,中午我请客的时候,你们可别下狠手宰我,不然我接下来真的要吃一学期泡面了。”

    听到这话,大家也都不约而同的沉默了,出牌的喊声也小了许多。

    就连床上大呼小叫打游戏的吴明明,此时也安静了许多。

    寝室的气氛不是太好,既有对肖建国的同情,也有联想到自己的。

    大家都不是什么富裕之家,像边江来崇庆上学,就要忍受两天的火车,要是有钱的话早就坐飞机去了。

    吴明明也是如此,大一上学期进校,笔记本电脑家里都没给他配,这还是读了一个学期,他侥幸拿到一个低等级的奖学金两千块,家里又添了一千五百块,才买了个普通电脑。

    边江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建国啊,这些事就不要再去想了,分了也就分了吧!我们还年轻,谁又知道未来我们会怎么样。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读书,不要辜负爸妈的期望,也给自己打一个好基础,以后出去工作的时候也好一些。”

    肖建国也只能无力的点点头,出牌的声音都显得有气无力的。

    床上的吴明明这时候一局游戏结束了,靠着墙壁喝水,好气的问了一句。

    “室长,你家是做什么的啊,看你平时也没为钱过愁。”

    提到这个,大家都好奇起来。

    6恒平时表现十分大方,请客吃饭毫不含糊,一个配置很高的笔记本电脑大喇喇的丢寝室里面,上学期就一直被吴明明玩游戏。

    除了这些,这个寝室之所以平时能够吸引其他房间的兄弟过来串门,也是因为寝室里面6恒添置了很多东西。

    像桌子上经常摆放的香烟、角落里的小冰箱,这些可不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能做出来的。

    何况6恒的气质也不像普通人,不管面对什么事,都表现得镇定自若。

    想起上学期6恒被人围堵,他却一个人制服了别人的脑人物,大家心里对6恒就更加好奇起来。

    6恒笑了笑说道:“其实我爸妈就是开服装店的,在苍那个地方有两三家服装店,卖点衣服,算不上什么大款。”

    边江和肖建国喔了一下,也大致明白了,算不上富二代,但也很不错了,起码小日子比起普通人来说要过得滋润许多。

    吴明明却是转了转眼珠,嘿嘿笑道:“室长你可不诚实,我昨天和朋友出去网吧开黑,可是看见你开了一辆路虎越野车出校门,那车有个朋友告诉我了,价值可是上百万的存在。一般开服装店的家庭怎么可能给儿子买这种豪车,他们的店加起来可能才值这个钱吧!”

    6恒哑然失笑,没想到自己昨天开车出去办事,被寝室的兄弟看到了。

    不过他也没什么好恼怒的。

    看得出来,寝室三个兄弟纯粹是对他好奇而已,没有什么仇富心理。

    一学期相处下来,他早就摸透几个室友的性格了,吴明明是个内秀的人,喜欢沉浸在自己世界,平时沉默寡言,只有在聊到他擅长的领域才会兴奋起来。

    边江活跃得多,喜欢结交朋友,不管对方背景如何,他都愿意相处。

    肖建国就更不用说了,如果真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大概“大老粗”是非常合适的。平时大大咧咧的,喜欢运动。

    想了想,6恒也不打牌了,将牌丢在桌子上。

    在三人诧异的眼神中,6恒思索着说道:“说句实话吧,那车子是我自己买的!”

    “什么?”

    “不可能吧!”

    “室长,没开玩笑?”

    一连三个惊叹疑问句,第一个是肖建国,完全没反应过来,第二个是吴明明,他不敢相信大家都是同龄人,6恒居然可以自己赚钱买一辆价值百万的豪车。

    只有边江,犹疑的说了一句,没开玩笑?

    这段时间天天陪着6恒进出图书馆,上下课,他大概是寝室最了解6恒的一个人,所以才会有些相信6恒的话。但6恒这话也确实对他造成了足够的冲击,所以才会问一句,“没开玩笑?”

    6恒站起来,来到角落的小冰箱里面,取了一听可乐出来,一边抿着津甜的汽水,一边说道。

    “大家也不必过于惊讶,这也是我平时不和你们聊这些东西的原因,怕不熟悉的情况下,你们对我有隔阂,那就影响我们寝室兄弟相处了。但半年相处下来,大家为人我也清楚,所以也没什么可不说的。”

    顿了一下,6恒继续说道:“我从高考的时候就在创业,熬了一年多,到现在事业有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规模。买一辆豪车,倒不是为了显富,主要是平时办事方便,这么说,你们懂了吧!”

    三人都懵懵懂懂的点了下头,一时半会间,他们还是有点难以接受,寝室里面有个事业有成的大富豪。

    如果是富二代,他们大约还能接受,但换成老板之类的身份,老子就转不过弯来了。

    6恒给他们一人取了一罐可乐,然后回到原来的椅子上。

    “其实啊,你们不要把赚钱想着有多难,这个社会飞展,赚钱渠道贼多。其他我不说,明明,你这两天外快不少吧!”

    见三个兄弟看过来,吴明明挠了挠头,嘿嘿一笑。

    “是捞了一两千,学校有个朋友是富二代,他天梯分太低了,所以让我给他打到一千八百分去,我花了一些时间,给他打上去了,他就把钱打给我了。不过,室长,你怎么知道的?”

    6恒笑了下,“不难,你一直玩你的号,前两天我看到你在玩另一个号,但打到一千八百分就不打了,又换回来了,我就在想你可能在代练。昨天晚上你不是请我们吃烧烤吗,我就知道你小子赚到钱了。”

    肖建国羡慕的看着吴明明,没想到打游戏还能赚钱。

    吴明明搓搓手,解释道:“代练也挣不了多少钱,那朋友是个富二代才给我这么多。我拿了钱,想到上学期全是你们三个请我吃饭,所以昨晚才想着回请一顿,不然我心里也不太舒服。”

    边江竖了个大拇指,“可以,打游戏家致富,一不注意,你就是我们寝室的小富翁了。”

    “哪里,哪里,室长才是真的土豪啊!室长,快说说,你说现在赚钱不难,难道还有其他赚钱的方式?”

    见大家都被自己的三言两语勾起了兴趣,6恒也不卖关子了。

    把平时自己见到的一些了出来,可能对于他来说,那些小商机只能赚个几千、几万块,不怎么样,完全不入他的眼睛。

    但对于一般的大学生,甚至社会上的白领来说,这些商机都是很重要的,可能就是可以为之奋斗一生的事业了。

    “譬如边江你吧!看得出来你很喜欢喝咖啡,寝室里面就经常见到你泡溶咖啡,还经常省钱去咖啡厅喝那些蓝山、拿铁,上学期还被人笑你崇洋媚外来着。”

    大家都笑了,边江喝咖啡被其他人嘲讽崇洋媚外,这事确实挺逗的。

    边江委屈了一下,“这也不怪我,你们也知道广州那边沿海城市,做生意的人贼多,喝咖啡算是个潮流。我也挺喜欢那个调调的,安静的咖啡厅里,看看书,喝点东西,舒服!”

    6恒深以为然,“这不就对了,既然你有这个想法,那么其他人肯定也有。特别是那些情侣们,找个有点小资情调的咖啡厅,一起看书、培养感情,这肯定有市场。”

    边江问道:“在学校建一个咖啡厅?”

    6恒笑道:“何尝不可,我们这边属于新校区,学校建了好几个商业点,用来招商引资,如果你有好的想法,学校肯定会支持本校大学生自主创业!而且还不止于此,咖啡的消费对于普通学生来说,有点高,完全可以展副业。避风塘奶茶肖建国经常喝吧,咖啡厅就可以附带奶茶、热、冷饮业务。在学校B栋教学楼那边,有一层二层小楼,就是一个很不错的地方。

    一楼用来卖奶茶、冷饮,离运动场也不远,运动完的学生过来喝一杯几块钱的饮料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二楼就选用隔音好的材料装修,作为咖啡厅,买一些杂七杂八的书放着,舒缓一些的音乐放起,就是一个很不错的小资环境。学校里面的情侣,对这种地方肯定趋之如骛。”

    边江若有所思,“也是,图书馆始终不适合情侣约会,而校外的咖啡厅消费太高,公园小树林也不是长久之计,用这种环境吸引情侣,是很不错的选择。”

    肖建国也说道:“对对对,我们一群打球的,每次打完篮球都要跑到校外的奶茶店喝柠檬汁、薄荷汽水,贼麻烦。像小卖部市这些地方,又不能在夏天时候坐着吹空调,聊天,都不尽兴,如果有这么个地方,想来会很不错。对了,室长,你说说,要是我要想赚钱,我该做什么呢?”

    等落到肖建国头上的时候,大家都支起了耳朵。

    实在是他们也想不到肖建国有什么特点,如果真要说,爱打篮球,爱运动算是一个吧!

    可这跟赚钱也没什么关系吧!

    6恒却笑眯眯的说出了个意见,“送外卖怎么样?”

    肖建国大失所望,送外卖算什么创业,是个人都可以吧!

    边江和吴明明也是皱起了眉头。

    “这个好像确实利用起了建国体能好的特点,但没有什么用吧,给饭店送外卖,能赚多少钱?而且还耽搁学习时间,我觉得创业是副本,学习才是最重要的,不然大学毕业了,工作不好找。”边江摇着头说道,显然不是很同意。

    “如果是成立一个平台呢?”6恒提了一句。

    在6恒记忆中,在未来,有一款软件就风靡各大高校,然后在社会中随处可见他的身影,那东西叫“饿了吗”

    可能让肖建国他们成立这种软件有点困难,一些东西也摸不透,但可以来个简化版本的啊!

    范围也不用波及到全国各地,只需要辐射整个大学校区,将崇大附近的学校都囊括进来,这就是个很不错的商机了。

    “建国,你可以自己搞一个外卖平台,跟大学校区附近大大小小的饭店达成合作关系,帮他们送外卖。每一单,你收四五块钱,整个大学校区每天要产生多少外卖,这个你做个市场调查就知道了。到时候你招几个勤工俭学的大学生,给他们配置上几个电瓶车,每一单给他们一块钱的提成,送得越多,赚得越多,我想这种人很好招吧!”

    此话一出,大家不约而同都瞪大了眼睛。

    肖建国心中仿佛也打开了一扇大门,有些激动的说道:“这样我是不是就坐着当老板了,坐着收钱了?”

    6恒耸耸肩,“大致上是的,只不过前期可能会非常累,你要联系商家,做市场调查,然后制作传单,到每个大学学生手里,让他们知道你手里各种商家的电话和菜品。然后在别人订了外卖后,你们再去送。当然,你也可以成立一个工作室,吃米粉面条的,炒菜的、烧烤的、炒饭盖饭的,馄饨饺子的,分门别类的留一个专用电话,然后让人接听,你们再去各大商店下单,送外卖过去。只不过后面一种方法,投入资金更大,收益和效率也会更大,如何抉择还得看你。”

    6恒所想其实就是饿了吗的简化版,鉴于现在网络支付和智能机并不普及,所以想要成立网络点餐软件就有些困难。

    但人力可以做到这一切,成本可能会高一点,做的话也会累一些,但赚到的钱并不会少太多。

    边江在沉思他的校园咖啡厅、肖建国也在想6恒说的外卖平台,只剩下吴明明眼巴巴的看着6恒。

    6恒微微一笑,“明明你也不用看着我了,就你这种宅男属性,让你去跑估计也不愿意。你要是想做点游戏之外的事话,你完全可以选择建国或者边江任何一人跟他们一起做事。两个创业方案,都是有利可图的,这点你们可以完全相信我。”

    边江想了想,然后苦笑着摇了摇头。

    “诚然,思考过后,室长你说的东西确实可以赚到钱,但有一点怕你忽略了。那就是启动资金,我和建国都没什么钱,要想摊开这么大的铺子,完全不可能啊!”

    肖建国也反应过来了,他先前还沉浸在对未来事业的蓝图规划上,但这时候才醒悟,没有启动资金,就没有人手和场地,那么一切都是虚妄了。

    自古以来,有太多人心怀壮志,脑中有着惊才艳绝的创业方案,但最终还不是无疾而终。

    没有钱,完全动不了步。

    要是边江他们是大四学生,还可以申请创业基金贷款,但很可惜,他们不是。

    想找银行或者学校贷款,就不可能了。

    6恒也是突然醒悟了这个道理,但却难不倒他。

    一个校园咖啡厅、一个外卖平台需要多少钱?对于他来说,大概只能说九牛一毛吧!

    “钱的事你们不用担心,你们只要做好方案,接下来该怎么做,需要花多少钱,让我看到切实可行的方案,我可以给你们投资。”6恒淡淡的说道。

    他也不是冤大头,既然投资了,就肯定会要求一部分收益。

    而且他是投资人,不会参与边江、肖建国他们的操作,最多提点意见,所以这份事业还是属于他们自己的。

    边江和肖建国对视一眼,然后重重的对6恒点头。

    “行,既然室长你都给我们指明了方向,并且还愿意提供启动资金,那么接下来的事就靠我们自己了。我打算接下来利用空闲时间在校园里面做个统计调查,然后了解开店的各方面信息,做一个具体的方案出来,到时候就让室长你看看。”边江慎重的说道。

    经过最初的激动后,肖建国也冷静了下来,他要做的事比边江更多,也更考验他。

    大学城附近大学多,餐厅饭店更多,别人愿不愿意加盟他们这都是个事,需要他去走访。

    然后他倾向于后一种方案,成立工作室,这样效率更高,虽然累一点,但想要赚钱,不累一点怎么可能。

    而且,肖建国想得有点远。

    如果这个外卖平台在崇庆大学城成功了,那么放到其他大学城又会怎样?这是一条可持续展的事业啊!

    怎么说呢,能够靠着自己努力考上崇大的,只要不是书呆子,基本都不是笨人,在6恒给出方向后,心里都有了谱子。

    肖建国突然抬起头,往吴明明床上看去,“明明,要不你跟我一起干吧,我一个人可能会忙不过来。”

    吴明明犹豫了,看向6恒。

    6恒对他鼓励道:“去吧,毕竟游戏不可能打一辈子,何况你总不想两三年毕业后,寝室的兄弟们各个都腰缠万贯,只有你一个还在蒙头蒙脑的去人才市场找三四千一个月的工作吧!”

    吴明明也是下了决心,从床上跳了下来,一边穿裤子一边说道:“行,那我就跟建国一起干,游戏这东西休闲的时候再玩吧!”

    6恒看了下时间,“不早了,我们去吃午饭吧!”

    边江从抽屉里面取出钱包,在6恒诧异眼神中说道:“这一顿不在学校吃,去外面饭店吃,我和建国、明明请你吃,建国现在钱不多,我来垫着。”

    6恒愣了一下,然后看向另外两个室友,都是心甘情愿的样子。

    笑着摇了摇头,“行吧,那就你们请,待会可不要心疼喔!”

    (未完待续。)8

    </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