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2006

正文 第六百三十四章 颠倒身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开屋子的时候没有想象中的嘤嘤哭泣声,只能看见相比母亲年轻娇娆的身躯呆呆的坐在床边,看着玻璃窗外细碎的雪花飘下。△,

    或许是感觉到了有人进来,二婶关琯转过了头。

    以往那般光彩照人的时髦少妇在此时不复光彩,反倒是看起来,愁容满面,赶来陆恒家之前匆匆化的淡妆也碎了一脸,花里胡哨的样子。

    就跟失了魂一样,怔怔的看着陆恒。

    本是一脸冷峻的陆恒看到这一幕,也不由心中一软,叹了口气,从墙角搬了张凳子来到她面前。

    许是意识到了什么,二婶突然回过神来,急忙伸出手抓住陆恒的胳膊,就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陆恒,你一定要救救我啊,你要不帮我,我就要去坐牢了,呜呜呜,我不想去坐牢啊!”

    陆恒就冷冷的看着她,不着痕迹的推开她的手。

    二婶一愣,双手悬在空中无地可放,嘴唇嗫嚅道:“陆恒,你这........是不打算帮我吗?”

    陆恒冷笑,抱着胸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

    “帮了你,然后呢?”

    不待二婶回答,陆恒自顾自说道:“然后你会填上亏空,经过一段时间沉寂,又继续去赌,继续去挥霍,要是出了什么事,又再来找我?”

    二婶艾艾道:“不会的.......”

    “不会的?我见过的赌徒每一个都这样说,每次输得倾家荡产了,恨不得把自己的手都砍了。但只要给他一个机会,一点小钱,故态萌发也只是瞬间的事情。对,我现在是拿得出这些钱,两百万个嘛,或许你们会觉得对我来说只是九牛一毛,可这些钱哪一分哪一厘不是我辛辛苦苦挣来的。但我要是这次帮了你,你会不会觉得没有任何心理负担,认为我很大方,这点钱对于我算不了什么,以后依然我行我素?”

    “不说以后,就说以前,二叔是不是劝过你不要出去赌?你们之间吵架百分之八十都是因为你打牌不顾家庭?你改了吗?还越赌越大,跑澳门去赌,我这辈子都还没打超过百块钱的麻将呢,是我玩不起吗?”

    二婶低着头,听到陆恒说澳门的时候,又不甘的说了一声,“他们肯定是作弊了,本来我都赢了几十万了,突然就开始输起来,绝对是作弊了。”

    陆恒嘶了口气,敢情自己这二婶,果然还赌心不死啊!

    在大赌场,一百个输了的赌徒,一半觉得是自己运气不好,剩下一半大多都会认为是别人作弊,对于这种人,没有一个会认为自己不应该继续赌,而是隔不久就会旧态萌发,死灰复燃。

    瞪大了双眼,陆恒拍了一下床沿,喝道:“十赌九输的道理你这么大一个人会不知道?哪个赌场没点作弊的手段,就凭我们这些小市民,你就是知道了又能怎样?你是越活越回去了,还是压根就觉得自己没有错?”

    .........

    不论是谁,见到这一幕,都会觉得不可思议。

    一个晚辈对着长辈时而冷言呵斥,时而谆谆教导,身份地位完全颠倒。

    门外的陈蓉听到自己儿子的那些话,也是哑然不已,甚至觉得自己儿子做得太过。

    但冷静下来仔细一想,她就知道陆恒说得都是对的,对于弟媳妇这种屡教不改的人,就需要这种振聋发聩的话来骂醒她。

    不然好好的一个家,哪里又经得起她这么搞。

    同时,陈蓉又感到一阵欣慰,欣慰自己儿子已经越来越成熟,想的事情比自己这些大人还要深远了。

    原本她和陆有成认为,只需要借钱给二弟一家,帮他们度过这个难关就什么事没了。

    但直到陆恒这番话出现,陈蓉才意识到,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要想让二弟一家以后也不出什么幺蛾子,那就得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屋子里的两人在陆恒一番又长又臭却鞭辟入里的训诫后,一时之间陷入了长长的静默。

    陆恒自顾自的点燃了一支烟,发现屋里空调暖气开着,整个人都恹恹的,又打开窗户,让烟雾飞出去。

    打开窗户的时候,一股刺骨的寒流冲进来,让人精神一震。

    二婶也被惊醒,眼泪霎时就流了下来,汇成一条线,凄苦的看着陆恒。

    “陆恒,我真的知道错了,但要是我进去了,小美怎么办?让人知道她有个因为挪用公款,身陷囹圄的妈,她的未来不就是毁了吗?我还想看着她大学毕业,嫁人生子啊!”

    更大的哭声想起,透过房门,穿到了客厅那里。

    本在喧哗喝酒的陆有成、陆有发两兄弟一时寂静,然后就听到板凳挪动的声音。

    “陆恒,别刺激你二婶了,待会你二叔又要打她了,我先过去稳住你二叔。”

    屋外母亲的声音显得焦急,直接就离开了门外。

    提到陆小美,陆恒的心也不由软了下来,那个活泼可爱叽叽喳喳的姑娘,如果摊上这档子事会变成什么样,简直难以想象。

    何况陆恒也不是真的狠心不帮二叔一家,当初陆恒家落难,二叔可是不顾二婶的唠叨,二话不说就送来了救命钱。

    说到底,他只是在杜绝一些可能复发的情况。

    “二婶,你要想我帮你,那你就得答应我几个条件,只有这样,我才敢放心把钱给你们。两百万,不管对谁都不是一个小数目,我现在公司正是急需用钱的时候,拿出这么一笔款子,对我来说,也是伤筋动骨的事情。”

    听到事情有转机,关琯眼睛一亮,忙不迭的点头。

    “你说,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第一条,以后不准再赌,麻将纸牌各种赌博方式,金额不管大小,百块十块甚至是一毛的你都别动!”

    “第二,时间上面你要多花点功夫在家里,一个公务员,时间比谁都多,结果每天丈夫妻子都要等你到十一二点才吃饭,就是不遇到这档子事,这个家迟早也得完!”

    第三...................

    在客厅把烟头熄灭的时候,陆恒看到了一脸涨红,怒气冲冲的二叔,被父亲和母亲按在沙发上劝诫着。

    二叔也看见了陆恒,撇过脸去,无地自容。

    本该是孩子榜样的存在,如今却落到这个地步,二叔连死的心都有了。

    当然要真死,他也要打死那个婆娘再说,他陆有发可不是好脾气的人。

    陆恒掏出一只烟,亲自点燃,然后递给二叔。

    “二叔,没事了,二婶的事我来解决,你消消气,不要发火了,她也知道错了。”(未完待续。)u

    </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