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2006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三章 家破妻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有些事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就像先前陆恒知道全球金融海啸即将彻底爆发,也会波及到他所处的国家,但他却只能看着无能为力。【【,

    这次二叔一家的事情,也是如此。

    陆恒知道二叔家在他读大学的时候会有一场变故,这场变故导致一向对陆恒家颇好,甚至欠了几年的钱也不追还,直到变故产生,二叔一家上门讨债,可以想象这等变故对家境富裕的二叔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但是陆恒却始终不清楚这场变故的发生时间以及原因,他也不可能去提醒二叔,因为没什么理由去提醒。

    难道他要去说“嘿,二叔,你家就在这一两年会有经济问题产生,你要注意啊!”

    这是不可能的,所以,陆恒也就只能冷眼相待,看着时间的车轮慢慢滑到事情发生的时候。

    回到家的时候,已是夜间十一点钟,今年天气颇冷,以至于回家之时,天上都飘起了细碎的雨夹雪。

    刚刚到家,母亲就拿着干净的毛巾给陆恒拍掉他身上的雨雪润化的水珠。

    “早给你爸说了,让你明天再回来,这么坏的天气,还开车上高速,要出点事怎么办?”

    陆恒笑了笑,仍由母亲将他身上的大衣给脱掉,挂在衣架上,眼睛往客厅看过去。

    “妈,没事的,我开车很稳,何况天气不好,开车的也少,路上没出什么事。”

    其实哪里没出事,就在高速路收费站那边,几辆车因为夜深路滑撞到了一起,导致堵了长长一大串,这也是陆恒晚上七点出发,走这条寻常一个小时的路,却十一点才到的原因。

    只不过有些事还是不说为好,免得父母担忧,报喜不报忧一向是陆恒对待父母的方式。

    “二叔二婶他们呢?”

    客厅里面并没有父亲口中早就到达的二叔二婶,陆恒也就问道。

    给陆恒递过拖鞋,母亲往后瞅了瞅,道:“你二婶在我房间里呢,哎呀,这次他们家的事让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不过你还是得帮帮你二叔二婶他们啊!不然你二叔家就是不家破人亡,那也是妻离子散的下场。”

    瞬间,陆恒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有这般严重吗?

    记忆中,二叔上门讨债的时候也只是抽着烟,眉头深锁,甚至还提议父亲要是钱不多,就不还了,好像没那么迫切。

    但这次母亲所说,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这些字眼着实让人胆战心惊。

    趁着陆恒还没见到二叔他们人,陈蓉干脆就跟自己儿子说了个大概的来龙去脉。

    随着陈蓉絮絮叨叨的话,陆恒大概也弄清楚了事情的经过。

    政府采购是指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和团体组织,使用财政性资金采购依法制定的集中采购目录以内的或者采购限额标准以上的货物、工程以及服务的行为。

    这一次崇庆市.政.府方面就以修缮政府大楼的名义进行了一次采购活动,因为涉及到墙体内外修缮以及电梯更换,所以数额特别大,已经上了两百多万。

    如此大的数额那就属于限额标准以上的行为了,需要对外界进行招标活动,而且得是公开招标。

    而这笔巨款就捏在财务部下属的采购部那里,陆恒的二婶关琯恰好就是采购部的一个主任,换言之,这笔钱已经下拨到她那里。

    就等着招标结果出来,然后由她进行拨付。

    其实陆恒二叔家也是如此起家的,靠着二婶有职务之便,大部分政府文具采购都是通过二叔的文具批发公司来的。

    但这次出现了意外,那笔高达两百多万的钱没了!

    “没了?”陆恒瞪大了眼睛,好好的一笔钱咋个就突然没了,开玩笑吧!

    可是有些事真的不是开玩笑。

    陈蓉瞪了陆恒一眼,示意他声音小一点。

    陆恒立即压低声音,疑惑的看着母亲,“到底怎么回事?”

    陈蓉叹了口气,“还能怎么回事,你二婶赌博成性你又不是不知道。前段时间她元旦休假,干脆就带着你堂妹小美去了澳门旅游。回来之后那笔款子就没了。”

    “小美知道吗?二叔知道吗?”

    “小美不知道,还被蒙在鼓里。你二叔也才是昨天知道,然后商量了一番就来了我们家。”

    陆恒深深皱起了眉头,“怎么会昨天才知道,元旦都过去了那么多天,这都快一月底了。”

    “你二婶怕啊,回来之后谁也没说,还是按常上班,私下里就找亲戚朋友借钱,想要填补亏空。只是一时之间哪里又能凑齐这么大一笔钱。去年小美上大学,就花了十几万买车,今年年底,你二叔又贷款投资了一处房产,家里硬是一点钱没有。可以说,算是山穷水尽了,眼看着招标结束,明年三月份就要动工了,款子必须立即打下去,她逼不得已才向你二叔坦白了事情。”

    “这不是胡闹吗?”陆恒呵斥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不跟家里人坦白,还想着借钱去填亏空。

    就是填上了又怎样,难道她还想靠着自己的工资偷偷摸摸的把钱还了,或者说再去赌博发大财还钱?

    “你二叔知道后,雷霆火冒,直接就打了她一顿。可是好歹是一家人,又能怎样,还不是得一起面对。何况小美也那么大了,真让你二婶去坐牢,那还不是妻离家破。你二叔把贷款投资的房产低价处理了,收回了几十万,然后又找人借了些钱,依然不够,打算把自己的公司拿出去抵押了,我估计也差得远。所以,一向不求人的他只好带着你二婶来了我家,就刚才,晚饭的时候,你二叔还打了你二婶,我和你爸拦都拦不住。不得已,我只有让你二婶去了我的卧室,让你爸拉着你二叔喝酒消气。你看,这都喝了两个多小时了,还在喝,你快去看看吧!”

    更年期的妇女,话总是很多。

    只不过话多也有好处,起码陆恒将来龙去脉搞得清清楚楚。

    听到母亲的要求,陆恒摇了摇头,问道:“二婶呢,睡了吗?”

    “没啊,刚刚还在拉着我哭,一再悔恨自己不该去赌,以后再也不赌了。甚至还说想跟二叔离婚,让小美跟着她爸,自己去坐牢不拖累这个家来着。”陈蓉唏嘘不已,陆家一向对赌博敬而远之,以前一向富裕的陆有发,也是丝毫不沾赌博。

    但取了这么个爱赌的老婆,也是无奈得紧啊!

    陆恒穿上母亲递过来的毛绒拖鞋,穿过客厅,听到了隔离花墙之后餐厅那边传来的喝酒谈话声,没有停下脚步。

    而是直直的奔着母亲的卧室走去,面色冷峻,赌徒说以后再也不赌了,这话他是一百个不信的。

    (未完待续。)u

    </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