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2006

正文 第五百三十一章 提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骆雪东脸上笑容绽放,点头道:“是啊,说起来犬子年纪跟陆总差不多大,但现在还是一事无成呢,让陆总见笑了。”

    陆恒抿嘴一笑,含着莫名意味道:“一事无成倒不至于,崇大的高材生,算起来还是我学长呢。”

    骆雪东神情一顿,这才想起按照陆恒的年龄这个时候正是读大学的时候。

    先前自己被陆恒老练的谈话艺术先入为主的将他拉到了和自己对等的商人地位,认为他是属于那种辍学创业的人。

    因为一般人又要上学,又要打下两家公司的基业,还没有任何家庭的助力,这本身就听起来有些玄幻。

    但现在陆恒提起,他才恍然大悟。

    侧过身,对正要离开咖啡厅的骆闵诚善喊道:“诚善过来一下!”

    骆闵诚善不解的看了看自己老爸的所在,知道他对面有个人在跟他聊天,但因为那株巨大万年青挡着,所以不太清楚。

    对同伴打个招呼,就小步走了过来。

    骆雪东笑着跟陆恒说道:“我家儿子即跟我姓,也跟他妈姓,所以取名骆闵诚善。既然陆总说诚善是你学长,那我把他喊过来,让你们认识一下,以后在学校也有个照应不是。”

    陆恒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也不说话,就等着耳边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最终脚步声在他对面停下,骆闵诚善的声音也如约响起,只是到了一半的时候就噎住了。

    “爸,你找我有.......”

    “你怎么在这里?”

    骆雪东一愣,这样子看来不只是陆恒单方面认识自己儿子啊,自己儿子也很熟悉他呢。

    “陆总,你们认识?”

    陆恒呵呵一笑,在骆雪东不解的目光中缓缓站起。

    “认识,怎么不认识啊!贵公子当初可是带着七八号人把我围堵,扬言要打死我呢。”

    骆雪东神色剧变,目光转瞬落到自己儿子脸上,对方也正以仇恨的目光瞪着陆恒,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势。

    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试图挽救的说道:“陆总,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陆恒摆摆手,身子已经出了桌椅范围,冷笑着说道:“误会吗?我看不见得,骆总,你这块地皮我确实有些意向,只是现在嘛,我想我需要考虑一下我是不是要做那个决定了。毕竟我可不想帮助一个曾经想要对付我的人他家的困难,我的气量一向不大的。”

    说完,陆恒转身扬长而去,留下骆雪东和骆闵诚善两父子面面相觑。

    “爸,这小子跟你说什么啊?他不会是找你来打我的小报告吧,有这么幼稚吗?还告家长,我真是........”

    “给我坐下!”

    沉闷的低吼猛然响起,把骆闵诚善吓了一大跳。

    骆雪东鼻子喘着粗气的看着他,咬牙切齿的往刚才陆恒的位置指道:“我让你给我坐下,并且把刚才陆恒说的你带人堵他的事给我说清楚。记住,别给我添油加醋,一五一十的说!”

    ................................

    陆恒走到棋牌室的时候,陆剑川几人玩麻将玩得正开心呢。

    陈潇一如既往的缩在沙发里玩他的贪吃蛇,那个诺基亚手机在他眼里仿佛比什么都重要。

    明明这次来南山玩是陈潇主动邀请陆恒的,但真到了这边,陈潇却不管不顾,完全忽略了陆恒。

    换做一般人或许会生气,但陆恒不会,他看得出来陈潇是这种脾气。

    就连跟他交好的苏伦,陈潇都不怎么搭理,又何况自己呢。

    陆恒走过去,在陈潇面前坐下,喝了一口水。

    “车子开得还习惯吗?”

    陆恒问的自然是陈潇在他公司提的那辆中配索纳塔。

    陈潇仅仅只是抬了抬眼皮子,头也不抬的说道:“还行,也就那样吧,二十几万的家伙不能要求太高。”

    “你怎么不去玩牌?”陆恒指着陆剑川他们那边的牌局说道,不仅仅是麻将,旁边还有人在玩纸牌。

    陈潇撇撇嘴,“麻将玩得太大,没钱,桥牌老头玩的,不会,不如玩游戏。”

    陆恒呵呵一笑,也就不再多言。

    倒是陈潇突然停下了手里的游戏,长长的贪吃蛇咬着自己的尾巴gameover。

    看着陆恒,陈潇好奇的问道:“刚刚骆雪东那老家伙找你了?”

    陆恒一愣,随后想起南山会所说大也大,说不大也不大,陈潇这种人说不定在会所也有股份,知道这么点消息轻轻松松。

    陈潇补充了一句,“小梳子离开的时候跟我提了一句,她怕你被人敲竹杠了。”

    原来是这样啊,陆恒心里微微一暖,苏梓之前走的是干脆,但不代表她什么都不知道,心里还是明白这些事的。

    陆恒回道:“是的,骆雪东找我,想让我买他那块地,出价五百万来着,不过肯定可以往下讲,这价格还有谈的余地。”

    听到陆恒的回答,陈潇眉头不自觉皱了起来。

    “这么说你是有心思买了?”

    陆恒犹豫了一下,随后还是决定说出来,本身这就不是什么不可对人言的事。

    “差不多吧,有点闲钱,想要囤块地皮来作为投资。”

    陈潇眼睛从陆恒身上挪开,挪移到后面正在大喝着甩出一张二条的陆剑川身上,然后又收回来。

    沉思了一下,随后说道:“我也没有剑川他们那种眼光,不知道那块地潜力如何。但就我自己知道的而言,骆雪东那事不简单。他是得罪了市局里一位大佬级人物才被查的。你可以想想,像骆雪东这种人步步为营,不管是哪方关系都打得好,没谁会冒着得罪其他人的关系动他,只能说他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让一局之长不顾所谓的利益关系铁了心查他一手。你这样贸贸然的去买那块地皮,就意味着是把他脱出苦海,破了这个局,你不担心被迁怒?”

    所谓的大佬级人物,从陈潇嘴里说出来,起码也是区长、局长、部长、秘书一类的权利层。正因为陈潇的背景,所以他知道这些事,而现在他愿意对陆恒提这么一个醒,看得出来,陈潇还是有心照顾这个小弟一把的。

    陆恒却是微微一笑,从宁一那里得来的消息让他知道,其父是不会搞垮骆雪东的。这种借着权利之便查一查漏洞是可以,但真的往死里整,就太过了。

    容易受到对手的攻讦,所以双方都有一个度。

    骆雪东虽然现在状况凄惨,但其实并没有走到绝路,不管是卖地皮,还是走其他路子,都能解决目前困境。只是相对来说,卖出去这块地皮对他最有效率,也最能将损失控制到最小。

    陆恒也正是因为知道这个道理,所以才会有心买下那块地皮。

    既然不能将其打死,那何不吞下那块肉用来壮大自己,有时候面对敌人,并不只是消灭对方这一条路。当自己强大到别人不敢攻击的时候,这已经是一种变相的对策了。

    “潇哥,多谢你的提醒了,不过我觉得既然骆雪东现在还能在外面如此活跃的寻找路子,这就是你口里那位大佬特意留下的活路,我去做了,自然不会被迁怒。你说是吧?”

    (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