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2006

正文 第五百二十六章 陈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汽车之家来的两个技术员待了两天,把该教的都教给廖帆他们之后就走了。

    刘东声也是如此,当天来逛一圈,第二天就准备走,倒是萧菲菲会在崇庆待到月底。全面关注恒成的销售情况,并且跟其他几家作对比,她需要掌控这方面的信息。

    陆恒跟他们聊了一会儿之后,就独自离开了,明天星期一满课,他现在得回住的地方把一些换洗衣服带上然后今晚就回学校。

    陆恒住的地方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金沙。

    每当太阳下山的时候,金黄色的日光落到嘉陵江面上,波光粼粼的江面就跟布满金沙一样,煞是好看!

    打开门,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陆恒表情冷淡。

    走到卧室里,早上没有折叠好的被子凌乱的挤在一旁,仿佛还在等待它的主人们。

    只是注定短时间内,陆恒和林素不可能在躺在这张床上了。

    陆恒将被子折好放进大衣柜里,然后取出几件换洗的衣服丢进背包里。不仅如此,还去了隔壁书房,挑了几本书一同装上,准备在学校的时候,没事看看。

    一切收拾好之后,陆恒站在阳台上,看着布满落日余晖的江面,有些惆怅。

    昨天这个时候,素素还和自己依偎在一起看这美景吧!

    只是到了今天,就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孤寂的感觉就这样升起了。

    或许一般人不能理解,但陆恒自己清楚,作为一个重活一次的人,在这个似曾相识的时代里,他本身就是一个孑然一身的个体。

    也只有当他忙于工作或者和父母、林素待在一起的时候,他才会觉得充实一些。

    其他时候,孤寂感不时就会冒出来。

    说是这么说,只不过陆恒对于这种情况早已经习惯,叹了口气,然后抖擞精神就出了门。

    回到车上,刚把车打燃,电话就突然响了起来。

    陆恒看了来电,居然是陈潇,当初苏伦邀请他小聚时认识的一个朋友,其父貌似还是市里的高官来着,背景深厚。

    没有怠慢,陆恒接通了电话,陈潇那仿佛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趣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陆恒吗,我是陈潇。”

    陆恒笑道:“怎么想着给我打电话了,有事?”

    电话那边,陈潇懒洋洋的说道:“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吗,好了,也不跟你开玩笑了,我这就两事,给你谈谈。”

    “你说~!”

    “还记得当初说的吗,我准备买辆车,就这两天了,已经看好了,就一款中配的索纳塔,啥也不用加装,你要是方便的话就给你公司的人说一声,我有空就来提。”

    陆恒这才瞬间想起,当初陈潇特意主动找到他,在他离开之前互相交换了电话。

    并且还说准备买一辆价格一般的现代汽车,用来代步。

    随着时间过去,他都快搞忘了,今天陈潇提起他才想起。

    于是陆恒满口应下,“既然你开口了,那没问题,我这就跟公司的人说一声,你要是方便的话把一些基本的身份信息传给我,到时候手续什么的全给你办好,你只需要来一趟人提车就走。”

    听陆恒这么说,陈潇懒洋洋的语气也稍微收了些,“那就多谢你了,车款后面再补给你吧!”

    陆恒不以为意的说道:“二三十万而已,不急的”

    只是话才说了两句就被陈潇打断了,“不,该给的就给,不能欠,二三十万已经不是一个小数目了。”

    陆恒微微一怔,这才想起陈潇对自家老子的维护,这些小事上,都是能避免的就避免。

    陈潇刚刚凝重的声音转瞬即逝,复又变得好像对什么都不感兴趣的懒人语气。

    “第二件事呢就是下周周末在南山那边有个聚会,可以去玩玩,具体地方就是南山高尔夫会所,到时候开车去就是。”

    陆恒苦笑,“可是我不会玩高尔夫啊?”

    “我也不会,坐着聊天看他们玩就是,好了就这样说定了,我先挂了。”

    电话挂断,陆恒不由耸耸肩,这个陈潇啊!性子当真惫懒无比,有聚会他参加,然而也就只是参加,到了地方也就缩在一边玩手机。上次在苏伦那边的别墅聚会也是这样,缩在沙发里只玩手机,不唱歌,不跳舞,不游泳,更不怎么和他们谈生意,与苏伦、陆剑川这些人截然不同。

    启动车子,沿着滨江路,墨绿色的揽胜一路前行。

    花了半个小时,陆恒才开到了崇庆大学,刚刚把车在停车场停好,下车就碰到了“熟人”

    骆闵诚善阴沉着脸站在他自己的那辆宝马车前面,目光不善的看着陆恒,眼睛偶尔掠过那辆墨绿色的路虎揽胜,眼皮子跳了跳。

    陆恒左右瞧了瞧就只有骆闵诚善一个人,心里也不慌,说起来骆闵诚善虽然学过跆拳道看起来很能打的样子,但就那几次和陆恒交手,都没占到便宜,反而还吃了大亏。

    一次被一肘子直接凌空砸到坚硬的地砖上,一次更惨,被陆恒头槌砸得头破血流的,然后单手举在空中。

    所以说学了功夫也不见得有多吊,关键还得看你怎么用。

    想到这里,陆恒下意识的就对骆闵笑了一下,极具挑衅意思。

    出乎预料的是,骆闵诚善居然没有动手,而是寒着脸绕过陆恒。

    “别以为让宁一出手就没事了,你这个躲在女人背后的软蛋,有本事刚正面啊!”

    被人骂软蛋,陆恒却是笑意不绝,撇了撇嘴,走好不送。

    待骆闵诚善走远之后,陆恒收敛笑容,思考起骆闵诚善的反常举动。

    看得出来,宁一确确实实完成了她的承诺,给了陆恒一个交代。

    如果是之前,骆闵诚善看见陆恒估计就直接喊打喊杀了,然而刚才却只是放一句无关痛痒的狠话就灰溜溜的离开。

    这代表着什么,只要有脑子的人想一想就知道,骆闵肯定被某些原因压制住了他嚣张的气焰。

    即使看到仇人在前,也只能强行压下心里的愤怒,不甘的离去。

    少了扰人的苍蝇,陆恒无疑非常高兴,起码自己大学要相对安静一些了。

    将车门锁好,陆恒吹着欢快的口哨朝着寝室那边走去,身上的背包搭配他休闲的服装让他看起来一如校园里普通的学生一般,单纯美好。

    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