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2006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三章 言出法随的文雨(二合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处理完店面的事后,时间基本都划到下午四五点钟了。 l

    若是冬天,此时定然已经天色渐黑,但在夏时,仍然亮堂堂的。

    陆恒开着车就直奔苍首,旁边坐着田小冰,手上拿着厚厚的租房合同,眉头还是有点重叠在一起。

    透过后视镜,陆恒能看到田小冰的表情。

    高速路上,车速快,前后间距大,也就显得车子比较少。

    陆恒开得很轻松,也就有闲心跟田小冰聊天。

    “小冰,你在愁什么啊,看你那个脸色不太好的样子。”

    田小冰瘪了瘪嘴,有些不甘的说道:“陆总,我觉得这个租金还可以往下压一压啊,一年六十万,太多了些吧”

    陆恒对田小冰的想法早有所料,不以为意的说道:“差不多了,这个价格,再往下压,对方就不会同意了。”

    田小冰疑惑的说道:“真的吗”

    在她看来恒成租下的这个门面比龙华只多一千个平方,却要多出五万多的租金,怎么看也是亏了。但在陆恒嘴里,却是觉得一点不亏的样子,不合理啊

    陆恒不仅没有直接回答田小冰的问题,反而问了一个毫不相关的问题。

    “小冰你和白熊什么时候结婚啊”

    这话一出,田小冰脸色就变得红了些,有些支吾的说道:“陆总,你问这个干嘛”

    作为一个财务人员,虽然身处汽车销售公司,但和那些一线销售顾问相比,脸皮还是很薄的。平时开点玩笑,还能回击,但涉及到婚姻嫁娶。就变得羞涩起来了。

    “也没什么,只是想问问,这也不是啥不可说的事吧我还准备到时候给你俩包个大红包呢。别的不说,你在恒成创业初期没日没夜的加班我反正是看在眼里的。”

    听陆恒这么说。田小冰舒了口气,然后眉头又有点皱起。

    十指纠结在一起,田小冰说道:“我和白熊年纪都不小了,所以想早点结婚安定下来,不过白熊还有一些考虑,所以可能会往后压一两年了。”

    陆恒眉头一挑,“我记得去年过年的时候,你和白熊不都见了双方家长吗难道他们不满意”

    田小冰摇头道:“不是这个原因。主要还是”

    说到这里,田小冰停顿了一下,看了看专心开车,目不斜视的陆恒。

    “白熊他想先把欠你的钱还清了再说,现在工作了这么久,离彻底还清你的钱已经不远了,也许再过个一段时间就能还清。而白熊也不想委屈我,让我就这么平淡的嫁过去,所以他想还钱之后,再奋斗一年。有点积蓄后,让我风风光光的嫁过去。”

    陆恒沉默了,齐白熊的性格他大致了解。

    敦厚老实。心中始终有那么一股子气在,在这个好男人看来,现在让田小冰嫁给他,无疑会和他一起背上欠陆恒的债务。他并不想那么做。

    而且现在不比以前,举办一场风光的婚礼,酒席钱,彩礼钱,还有各种花销,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对于现在的齐白熊来说还是一个负担。

    叹了一口气,陆恒说道:“其实。你可以跟白熊说不用那么急的,你也看见了我并不缺那十万块钱。”

    “白熊他坚持”田小冰轻声说道。眼睛里既有埋怨的感觉,又有对所爱之人坚守原则的崇拜。

    路过一个降速带,陆恒控制好方向盘,稳定的前行。

    过了之后,他才开口道:“那就随他吧,反正他现在每个月收入都挺高的,也许再过几个月就能还清了。然后再努力努力,就能娶你进门。其实我想问的是有关你们婚房的事,你们是打算在白熊老家修建房子住,还是在城里买房呢”

    说到这里,田小冰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

    “买房吧,我们打算是先在双方老家把婚礼进行了,然后再一起在城里打拼,一起买房买车。嗯,一起奋斗”

    “奋斗啊挺好,不过我有个建议,你得听进去喔”陆恒说道。

    田小冰竖起耳朵,想听听这位一向很有远见的老板有什么好建议。

    陆恒说道:“房价涨得很快,现在还只是一点苗头,但从今年年末开始,这房价就会像火箭一样蹿升。所以你们要买房的话,我建议你们快点做动作,先付个首付贷款买都行。不然到时候房价上去了,我怕你们承受不住。”

    田小冰恍然大悟,原来陆恒说的是这个事。

    低下头想了想,田小冰咬着嘴唇问道:“真的会涨得非常快吗”

    陆恒认真的说道:“真的很快,这也是之前你问我为什么愿意花六十万的租金租那套门面的原因。也许隔半个月,这价格还会往上翻。那个罗经理一看就是老油条,在房地产行业浸淫多年,不可能不知道这些苗头,如果把价格压低了,他绝对会宁愿不租给我们,也不会亏本租。”

    事情绕了一个圈,又饶了回来。

    田小冰松了口气,原来自家老板一切都考虑周全了,并不是少年人的冲动。

    车上音乐低声的放着,既不掩盖他们的交谈声,又提供了很好的谈话氛围。

    田小冰慢慢的竟然有了当初恒成开业时那种和陆恒一起工作的感觉,少了几分敬畏,多了一点亲近。

    说话时,她也随意了一些。

    田小冰好奇的问道:“陆总,你说回苍首有事,现在都快晚上了,还能有啥事啊”

    陆恒自无不可的说道:“你忘了我还是个刚刚毕业的高三学生了吗,高考毕业后的这个假期,同学聚会可是多不胜数。”

    犹如醍醐灌陆恒明明在苍首却不来参加聚会,有点不够意思。

    这些抱怨,陆恒自然是一笑置之,但作为他的女朋友,林素可不能让别人这么说。

    反正也只是来吃吃饭,吹吹牛,或者晚上再唱会歌而已。

    一群学生之间的聚会。也只能做到这些地步了。

    这次林素从国外赶回来,一些知道陆恒和林素关系的人,借着邀请林素的机会。也把陆恒带了进来。

    作为八班的班长,对于这些聚会,林素已经驾轻就熟。

    陆恒进入这间大包的时候,林素正拿着话筒和叶苗一起唱歌来着。

    歌曲很烂熟,但也很好听,名字叫后来,是一个绰号奶茶的女歌手唱的,声音听起来也确实像奶茶一

    样,浓浓的香香的。

    就陆恒所知。这首歌从他第一次进入ktv开始,一直到九年后。每次进ktv都有人唱。

    算是一首ktv必点曲目吧

    林素的声音很好听,清脆中带着一些柔音。既不会显得太矫情,也不会太过刚强。

    对于这首即酸楚又坚强的歌,林素唱来还不错,虽不至于是天籁,但也不会不堪入耳。

    看见陆恒进来,林素眼睛一亮,将话筒递给旁边的同学,就走了过来。

    “你来啦,来这边坐吧”林素亲昵的挽起陆恒的手,拉着他往旁边的沙发上走去。

    陆恒的进来,不止林素一个人注意,包房里的大部分人基本都看到了。

    此刻看到林素自然亲昵的挽起陆恒手,这群荷尔蒙分泌过多的年轻男女不由怪叫起来,声音里多有捣乱的味道。

    陆恒微微一笑,也不顾林素的娇羞,跟一些人打了招呼,便坐了下来。

    文雨蹿了过来,还拎着一瓶啤酒,夹着两个杯子。

    “你大爷的,下午都约好了一起开黑打游戏,结果你晚上才来。”

    陆恒苦笑道:“这不是有事嘛”

    文雨撇撇嘴,“那之前呢,前面整整一个月我可都没碰到你,每次给你打电话出来玩,都不出来。考完了,待在家里干嘛啊不行,今天必须不醉不归,来喝一杯。”

    陆恒摆摆手,“还是不喝了,我待会要开车,不方便。”

    文雨愣了一下,开车

    “你自己的车”

    陆恒摇头:“家里的。”

    文雨这才反应过来,“那这样就算了吧,不过以水带酒,你把这瓶矿泉水给我喝了。”

    眼睛看着这边的人不在少数,对于这个考试结束就莫名消失一个月的人,也对于这个一进来就让班长大人倒贴的家伙,都充满了好奇。

    陆恒也不矫情,毕竟同学一场,仰头就把那瓶矿泉水给喝了,肚子微涨。

    文雨陪着喝了一杯啤酒,然后坐到陆恒旁边啧啧道:“是你家里的车啊,我还以为高考一结束你爸妈就给你买车呢。”

    “怎么可能,我家又不富裕,而且我买车干嘛,没啥用。”陆恒谦虚了一句,不知道的人听到。还以为多穷来着。

    旁边的林素扭头过去不看他,这货自己开了个公司,现在在这儿说不富裕。

    文雨嬉笑着说道:“你还知道谦虚。不像某些人,就知道显摆。拿着个车钥匙,从下午把玩到现在,也不怕把漆面磨光了。”

    陆恒好奇道:“谁啊”

    文雨脑袋微偏,陆恒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正好看到不远处坐在椅子上的谭伟。

    不知是巧合还是什么,谭伟也正好看了过来,右手食指晃动着,一个车钥匙在上面打着转。很有范的样子。

    陆恒哑然失笑,收回视线,不再去看。

    也是,一般人家的孩子高考结束后,不过是买买手机,送个电脑,能直接送给孩子一辆汽车的,确实稀少。这谭伟拿这东西来装逼,一般人看来确实有范。

    不过,陆恒也只是觉得好笑而已。

    过了一会儿。一些和陆恒关系不错的同学都走过来跟陆恒打招呼,偶尔还有人邀请他上去唱首歌。

    所谓的同学聚会就在这种友好的氛围中进行着,嬉笑怒骂。欢声笑语,没有那些成年人聚会的争相攀比,勾心斗角,更不存在小说中的装逼打脸。

    当然谭伟排除在外,ktv里,光线昏暗,拿着个车钥匙乱转,也不怕掉了找不到。

    唱歌结束后,许多人还准备继续嗨。

    相互约着打麻将。开黑玩游戏之类的。

    也有人找陆恒,陆恒没去。他今天来回在市里跑,开车都开了两三个小时。有点累了,现在就想回家吃点东西。

    云”

    通过学府路,绕过转盘,黑色的瑞虎平稳的行驶着,在夜色里不起波澜。

    本该一马平川的公路上,陆恒却是车速慢慢降下。

    “怎么了在这边吃烧烤吗”司南好奇的问道,这附近离苍首一中不远,要是在这边吃的话也可以,不过陆恒不是要把车子开回去再出来喝酒吗

    陆恒摇摇头,笑着说道:“文雨,不,司南,你给交警打个电话,我们同学似乎出事了。”

    不远处,一辆银色宝马和一辆大众捷达亲密的吻在一起,捷达在前,宝马在后,明显的追尾交通事故。

    马路旁边,一个气急败坏的中年人拎着一个满是青春痘的胖子吐着唾沫,嘴巴张着,不知道在大喊大叫什么。看样子,人没事,不过车子估计就不太好了,宝马车头有点凄惨啊

    文雨幸灾乐祸的看着那一幕场景,还一边感叹着,原来自己也有言出法随的能力啊

    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