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2006

正文 第三百八十六章 男人与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ps:抱歉,更新太晚,不过总算没有断更。l

    这一章字数略多,稍微划分一下,我可以变成三章的,所以今天我可以脸皮略厚的来一句三更了。

    这么多天了,也没有什么说过啥话,可好歹也是在写书,所以该求的东西还是得求。

    订阅,打赏,推荐票,请不要吝啬,给我狠狠的砸吧

    呼

    吐出一口热气,如兰似麝的香味却残留在口腔中,陆恒看着怀里脸色绯红的女孩,不禁觉得心里某处彻底柔软了下来。

    “让我起来”细弱蚊蝇的声音响起,林素小手推着陆恒,不过只是徒劳,陆恒的力量不是她所能抗拒的。

    陆恒伏着身子压在林素身上,双手撑在床上,胸口处隔着衣服另有两团柔软过她妈妈还待在法国吧,那她就是一个人独自跑回来的了,其中的阻力可想而知。

    那个女人的想法陆恒非常清楚,无非就是觉得自己还小,所谓的爱情婚姻观还不成熟。等林素再大一些,那么一切都会迎刃而解,说起来有这种家长,对于林素来说算是非常幸运了,决定权交到了林素手里。

    但对于陆恒来说,他何尝不是把决定权交给了林素。

    爱情从来就不是一个单向的选择,如果是单向了,那叫单相思,而不是爱情。陆恒的选择无疑是愿意维持这段爱情,即使是将来可能会遇到的异地恋。

    但同时,他也会尊重林素的想法,如果林素不愿意,那么也没什么关系了。这段恋情很有可能就就无疾而终了。

    说到底,陆恒心里还残存着那么一丝重生者的骄傲。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支花。可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在这场爱情博弈中,陆恒实际上是退缩了的,他并没有在问题来临时做出什么挽救性的举动。

    在一场未知的爱情中,陆恒从一开始掌握了主动。他不顾林素母亲的反对。于酒店中带走了盛装的林素,并在星空下对林素表白。但是在有可能的结尾时,这个男人却选择了退缩,他怯懦了,他害怕了,他将决定权交给了女方。

    如果按照某些言情小说中的剧情走下去,或许他会为自己的懦弱付出代价,从法国归来的林素会选择在北京那片繁华之地重新开始她的生活,或灿烂或平静的过完一生。但绝对不会与陆恒再有其他交集。

    但这并不是小说,林素并没有按照可能的剧情走下去,在一开始被动的女孩,在这时选择了主动。她做出了让所有人吃惊的举动。毅然决然的回到了男人的身边,表明了自己的心迹。

    当陆恒在车站见到清减了许多的林素于人群中望着他时,那一刻,陆恒很想哭,为自己先前的无所作为而哭,也为林素的归来而哭。

    这场爱情中,一开始主动的人在最后选择了退缩。反而在一开始被动的人在关键时候做出了坚决的抉择。

    陆恒抚摸着林素有些湿润的头发,沉默无言,挪动嘴唇,轻轻的在林素额头上亲了一口。

    “睡吧一觉醒来,一切都不一样了,一切也还是一样。”

    跨国的距离,长久的旅程,颠倒昼夜的时差,以及初见心上人的激动,让林素这一觉睡得十分的长。

    迷迷糊糊之间,眼睛睁开,窗外一片漆黑,空调吹出凉爽的温度,身上除了薄薄的毯子,还有一支手。

    林素往上抬了下眼睛,黑乎乎的一团。

    片刻,适应了黑暗后,林素能清楚的看见拥着自己的男人模样,还是那么坚毅,干净,以及那种安全的感觉。

    她能知道现在的姿势是蜷缩着裹进陆恒怀里,像一只小家猫一样。

    就这样痴痴的看着这张朝思暮想的脸,林素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美好,那么满足。

    咕

    “该死”林素暗骂一声,怎么自己就发出了这种声音啊。“陆恒可千万别听到。”

    不过对于恶补过高中物理的陆恒来说,声音通过固体传播的速度来得比空气与液体更快,更清晰。

    陆恒眼睛缓缓睁开,害羞的林素已经闭上眼睛,安静躺在他怀里,只是能感觉到呼吸有些紊乱。

    陆恒微微笑了笑,然后轻轻起身下床,给林素改好被子。

    不一会儿,厨房的声音就轻轻的响起,透过没有关闭严实的门传了进来。

    林素吐了吐舌头,果然自己肚子饿了发出的声音被听到了。

    起床,看着自己身上的浴衣,林素脸微微红了红,想到先前就这样穿着躺在陆恒怀里,好羞人的感觉啊

    在衣柜里找了一件白色的裙子,套在身上,对着镜子照了照,将褶皱抹平,刚要出去时,却又突然停下脚步。

    林素低下身子,找到先前在国外买的一些化妆品,用曾经妈妈交给自己的方法,轻轻的涂抹。

    “女孩子到了一定年纪就要学会化妆,并不是素面朝天就真的合适任何场合,一些淡妆是对别人最基本的尊重。同样化一些适合自己年纪的妆容,可以表现出你对即将遇到的事或人他们的重视。”

    这是吕穆一边在为林素挑选化妆品,一边随口说出的话,那时候的林素似懂非懂,但此时她却觉得自己懂了。

    片刻后,一个清新淡雅适合她这个年纪的淡妆就完成了。

    用纸将唇角突出的一抹唇彩擦掉,林素抿了抿嘴唇,蹑手蹑脚的走出了卧室。

    刚到客厅,林素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莹莹的火光从客厅隔断的餐厅那边传来,烛光,红酒,丰盛的晚餐,以及正在擦手的陆恒。

    陆恒走了过来,扶着她的身体,拉着她走到餐厅处。拉开一个椅子让她坐下。

    音乐响起

    低吟浅唱之间,陆恒捧着一捧鲜花送到林素面前。“欢迎你回来”

    烛光晚餐,浪漫的场景,这一幕在每一个女孩心里应该都被幻想过,除了浪漫的表白,一个温馨而不失浪漫的晚餐,也是最能打动女孩心灵的举动。

    林素接过火红的玫瑰。目光一直停留在陆恒身上。

    陆恒解下身上唯一违和的家用围裙。笑着说道:“将鲜花插在旁边的架子上就是,先吃饭吧,做了那么久的飞机和车,又睡了一天,你应该很饿了。”

    林素眨着大大的眼睛,里面有烛光倒映的光芒,“你是什么时候准备好的这些”

    />  陆恒为林素倒好红酒,未满二分之一,却又比三分之一多一点点。嫣红的颜色在杯子中流转不休。

    “下午吧,你睡着了,我就出去准备晚餐了。来,吃吃这个。看看合不合胃口。”

    林素吃着陆恒给她切过来的牛排,小口咀嚼着,然后吞咽下去。

    “嗯,很好吃诶,你什么时候会做这个了。”林素好奇的问道。

    陆恒也尝了一口,味道确实不错,“大约是在过年时吧。我和你去吃了一次,见你挺喜欢吃的,我就回家尝试着自己做了。味道还可以吧,那就多吃点,你应该特别饿。”

    说到后面的时候,语气微重,对面的林素突然就响起了刚才自己躺在陆恒怀中发出的咕咕声。

    “不准笑我”

    “没笑啊”

    “哼,反正不准笑我,还有桌子长了,你把菜都端过来,我俩靠着坐。”

    “算了吧,这样不相对着坐,就不浪漫了。”

    “不要,反正我饿了,你过来挨着我。”

    饭后的时光无疑也是非常美好的,陆恒站在厨房门口,看着林素挽着袖子在洗碗池旁边玩弄泡沫。

    靠近一些,从后抱住林素,感受着惊人的柔软性,陆恒嗅着发香说道:“洗好了吗”

    “没有呢,你别捣乱,马上就好了。”林素头也不回的说道。

    可以看出来,林素洗碗洗得非常慢,不是她不会,而是刻意为之的慢,仿佛在害怕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陆恒伸出手把水龙头打开,干净的自来水冲刷而出,拿起充满泡沫的盘子开始冲刷。

    “你别洗,我来就行了。”林素抱怨道,有泡沫落到她围裙上了。

    陆恒撇撇嘴,嘀咕道:“你这样洗,要洗到什么时候啊苦短呢”

    林素脸红了,红到了耳朵根子上,红透了脖颈,诱人无比。

    两个人的碗再多能有好多

    终有洗完的时候,于是当厨房的灯光熄灭,客厅的灯光熄灭后,卧室的灯光也就亮了起来。

    但是,片刻后又在某人的要求下,灯光再度熄灭。

    窗帘外有苍首这座城市的微光透进来,林素有些紧张的对陆恒说道:“真的要做吗”

    陆恒抱着她,先前梳成双马尾的头发已经全部披散开来,果真犹如黑色的瀑布一样垂到腰间。闻着透着清香的发丝,陆恒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怕了”

    林素小嘴一撅,想说不怕,不过内心里的想法告诉她,她真的有点怕,于是紧张兮兮的说道:“听说很疼”

    陆恒刮了刮她挺翘的鼻子,严肃的说道:“对啊,确实很疼。”

    陆恒这么一说,林素小嘴撅得更高了,心里忐忑不安,特别是小腹处感受到来自陆恒的异物是那么巨大,让她更加害怕了。

    这么大的东西,能进去吗

    林素身子抖了抖,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人。

    七月很热,所以空调开得很足,冰凉的温度落到滚烫的身躯上,有细微的疙瘩形成。

    陆恒能感觉到这种变化,上辈子他对于这种事情不能说没有经历过,但很少,只局限于那个和他短暂相恋的女人。这辈子更是处男一个,因为工作和学习一直拖到现在,没有任何经历。

    再成熟的人,在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只要不是被下半身支配,那么就必然会考虑到女方的想法。

    于是陆恒舔着林素的耳垂轻声问道:“你很紧张。那你还想吗我尊重你的想法喔”

    果不其然,不管是哪个女孩到了这一步,都会有退却的想法。

    “我怕了,要不明天”

    “好吧那我尊重你的想法。”

    林素心里十分满足,这个男人是如此怜惜自己,明明能感受到他那炽烈的感情。但却在这个时候停下。

    拥抱着陆恒那壮硕的身体。林素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幸运。

    但是这种好感,只持续了片刻。

    带着颤音的声调在黑暗中想起,是那么像一只小绵羊。

    “别摸,轻点,别揉啊你不是说,不”

    陆恒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手上的力度又加大了一些,那对白兔透过陆恒宽大的手掌挤压出一些来,可见以陆恒一手是根本无法掌控。

    喘着粗气的男声响起。“我听你的,只是你太迷人了,太大了,我想摸一摸。”

    林素闭上眼睛。咬着牙齿说道:“好吧,那就让你摸一下,可不能再做其他的了。”

    直到这时,陆恒才开始感慨起吕穆这个当妈妈的好处来。

    高考果真需要营养补充身体,如果不是吕穆来苍首亲自照顾她的女儿,那么手上这对大白兔也不会发育得这么好。

    感谢丈母娘

    三分钟后,林素颤抖着的声音再度响起。那么的无助与诱人。

    “不是说好只摸吗别添啊,痒”

    陆恒低着头,在林素胸前起伏着,偶尔会有咕咕的声音响起。

    “我就舔舔,别怕”

    又是一个三分钟后,林素松了一口气,陆恒终于停下了对她胸前的占领。

    然而也只是一会儿,泛着男性气息的柔软物体一下就钻进了自己口腔里,林素呜呜了一声,也主动的回应起来。

    两条舌头,在柔软的口腔里翻来覆去的滚动着,不断有美味的津液被陆恒裹走,然后被吞噬。

    那两双大手,不停的在绝世的身体上游走,遇到沟壑峰峦时,便会受阻停下,开始揉搓。

    呼

    良久,唇分,二人气喘吁吁的看着对方,陆恒有些羞涩,林素眼神也有些迷离。

    “王八蛋,大色狼,流氓”

    一些平常会出现在自己侵袭林素后的话,在此刻林素嘴里无意识的吐出来,显得有些而温馨。

    陆恒抱着林素,脑袋拱了拱,觉得真好。

    林素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陆恒。

    陆恒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刚才我过分了,我们睡觉吧”

    林素瞪了他一眼,揉了下自己胸口,有点疼,刚才陆恒用的力可不小。

    看见林素揉胸,陆恒咕哝的吞了口口水,或许林素不知道,她这个举动有多么诱人,简直

    直是引人犯罪。

    “睡不着,我睡了一天”林素哼了一声。

    陆恒讷讷道:“那干嘛呢,起来看电视”

    林素白了他一眼,深吸一口气,眼神在陆恒下面瞥了一眼,然后仿佛做了一个决定一样。

    “来吧,没什么好怕的,我也学过生物,就那样简单而已。你这个大色狼,与其明天,干脆就今天吧”

    陆恒抿了抿嘴巴,有些干涩的说道:“这可不是理论那么简单喔,素素,你要想清楚。”

    陆恒这么一说,林素又有些退缩了,可看着一双在自己胸口肆虐的双手,娇吟道:“言而无信的男人,大流氓。”

    陆恒翻身压上,快速的解除掉自己与林素仅有的几件束缚。

    先前激烈的,早已经将二人的调动到最大。

    此刻随着陆恒激烈的动作,一切都水到渠成。

    进去的那一瞬间,陆恒停了一下,看着林素那双明亮如夜空中星星一样的眸子,先前那些如初生牛犊的动作不在,而是变得缓慢轻柔起来。

    有鲜血从交战处留下,也有鲜血从陆恒肩膀上留下。

    林素很疼,陆恒也很疼,林素在咬他。

    然而随着轻轻的动作缓缓进行,二人都不在疼痛,快感如潮水般一阵阵袭来,褪去后又再度涨起

    也许这个时候,应该来一段景色描写,然后配上一句春色无边。

    可是在这间屋子里,唯有最原始的灵欲交融,挥洒的是汗水与鲜血,至于那些该有的风景,又有谁去关注呢

    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