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2006

正文 第三百八十五章 苍首的巴黎街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干净清澈的河水顺着倾斜的角度向下缓缓流淌,岸边植被着绿色的草坪,这算是一个较为宁静的地方,哥特建筑下少有人停驻。

    林素坐在草坪上,双手抱膝,安静的看着汨汨流动的塞纳河水。

    漆黑的眼眸一如既往的那么深邃,只是现在看起来少了几分神采。

    旁边坐着的长髯大叔向她问时间,林素抬起手,看了看那块崭新的女士腕表,用流畅的英语向大叔回答。

    “下午四点了。”

    大叔哈哈一笑,“原来都这么晚了啊,回家了,女孩你也别坐了,我看你坐了几个小时了。我建议你去埃菲尔铁塔亦或者卢森堡逛逛,当然后面的香榭大街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林素抿唇一笑,对大叔点点头,示意自己会去,不过坐着的姿势没有任何改变。双手抱膝,眉头微蹙,看着岸下的河水。

    大叔摇摇头,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不再和这个东方来的小女孩聊天,迈着大步向家的方向走去。

    等长髯大叔离开之后,林素有些茫然的抬起头,从她这个角度其实看不见那传闻的埃菲尔铁塔,能看见的只有那在不远处的高大凯旋门。

    即使是在下午四点钟,仍然有许多游客在那里游玩,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这是来法国旅游的第十七天了,初期的新奇度过之后,剩下的就是浓浓的思念。当她离开妈妈和小姨之后,独处一地时,她的脑海里就开始疯狂的回想起陆恒的音容笑貌。

    这种思念无法压抑,就跟罂粟一样,在有了第一次后,剩下的就开始茂密生长。

    今天妈妈和小姨开始扫荡那条充满名牌与历史的香榭丽舍大街,从中午开始两个女人就在兴致勃勃的讨论要去看什么东西。

    香水、包包、衣服、化妆品以及许许多多吸引女人的东西都在二人的嘴里吐出,这些都是她们下午的目标。讨论的时候,当然也是把林素拉着一起,不过她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只是搅拌着面前的咖啡,望着外面的浅蓝色花岗石发呆。

    下午的购物计划,如期而至的展开了,只是林素走着走着就独自一个人来到了大街后面的塞纳河畔。

    相比那条街。这条河更安静,附近的人都或坐或躺的享受悠闲的午后时光,阳光照射下,波光粼粼的塞纳河给人舒适的感官享受。

    身边传来能够听懂,但充满异域风情的语音。没有中国的熟悉感,只有那种陌生。

    河上有汽轮游过,视力良好的林素能看见船头上有人在拥吻,是那么的动情与和谐。

    “素素,你跑这里来干嘛”

    有些尖利的声音响起,在林素背后,林素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自己那个小姨,妈妈的亲妹妹吕晓梅。

    这次来法国旅游,除了自己和妈妈两人,小姨也是跟着来了。

    说起来。对于购物,最热衷的应该就是小姨了吧

    果不其然,林素还没回答,小姨就跟机关枪一样的喋喋不休起来。

    “国外这么大,要是跑丢了怎么办算了,快点跟我来吧,刚才发现了一件很漂亮的衣服呢,我觉得那衣服肯定很适合你,过来我们去试试。”

    在小姨的牵扯下,林素踉跄着跟了过去。也是这个时候自己才看见妈妈面无表情的在橱窗里挑选着那些色彩亮丽的服装。

    吕晓梅推了一把林素,“别愣着了,进去看看吧”

    国外的旅游,越到后面。这种场景也越来越多。

    林素常常对着某个东西发呆,有时候会不自觉的露出迷人笑容,像是在幻想什么一样。

    又是一个夜晚,里昂街头下,林素背着双手,踢踏着小脚走在前面。

    吕晓梅疑惑的看着自家姐姐。小声的嘀咕着:“素素怎么了,这几天越来越心不在焉,没事就走神,今天整整一天没说话了。要不是我喊她,估计都不吃饭了。”

    吕穆冷着脸,对于吕晓梅的话,冷清的回了一句,“没事”

    吕晓梅讨了个没趣,也不在多嘴,自家姐姐以前在政府任职,长久下来威严略甚。她也深知这个脾气,所以对于这种反应习以为常。

    只是过了一会儿,就听见吕穆轻声的念叨着,“晚上要和她谈一谈了。”

    真丝睡衣包裹着成人风韵的体态,吕穆将头发盘在身后,来到女儿身旁。

    林素盘着双腿,两条双马尾倔强的绑着,眼睛盯着电视屏幕,但很明显没有看电视节目,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

    吕穆叹了口气,捏了下林素的鼻子。

    “又在想什么了”

    “我想回苍首”

    预想之中会是自己的女儿敷衍的说上一句“没什么”,所以吕穆的下一句都已经脱口而出。

    “我知道你在”

    嘎然而止的声音,吕穆深深的看着自己女儿,眉头皱起,冰冷的问道。

    “回去干嘛”

    林素毫不畏惧的看着自己母亲,倔强的说,“我想回去找陆恒”

    林素拥有一双非常好看的手,跟她父亲林森宽大粗糙的手掌不同,却和她的母亲吕穆十分相似。此刻一双和林素差不多的玉手缓缓捏紧,皮肤上有青筋显现。

    吕穆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愤怒,温声道:“你为什么还要找他,高考之后你们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我认为你有这个判断力。”

    仿佛没看出自己母亲的愤怒,林素微笑着说道:“我的内心判断是他可能不和我一个学校,但我们仍然身处一个世界。而现在,我觉得我离他太远了,这个世界也许会崩溃。所以,我想回去,我并不想和他分开。”

    “不准”吕穆断然喝道。

    “我要”林素倔强如昔。

    吕穆眉头皱得紧紧的,几乎快出现川字纹,压抑不住的愤怒道:“为何你要这么执着他到底有什么好的,他长得不是最帅。家里也没钱,我不看重门当户对,但我想起码也得让你未来过得幸福美满吧没有经济基础的爱情,终究只是镜花水月。柴米油盐足够击败一切如果你固执的说他对你真心的好,那么愿意对你好的,我能为你找出一大把来”

    很少,很少,林素真的很少看见吕穆如此失态的絮絮叨叨说话。怒气与怜惜混杂着,她不傻,里面蕴含的母爱是如此炽烈。然而有些东西,在这时却是完

    全侵占着她的脑海,没有其他的事物能够挤进去。

    “比他优秀的不计其数,不如他的也有,又何必紧盯着陆恒呢。素素,听妈妈的话,愉快不想任何事情的度过剩下的一个月,我们再一身轻松的回到北京。从那里。你将展开你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

    说到最后,吕穆吐出一口浊气,看着女儿,“你听明白了妈妈的话吗”

    林素点点头,吕穆欣慰的笑了。

    只是下一刻,林素含着微笑问她,“妈妈,当初为什么你要不顾一切的跟着爸爸呢二十年前的爸爸,似乎只是个热衷于篮球场的大男孩吧”

    吕穆慌了,她发现自己无法说服这个从小口齿伶俐。成绩好得不像话的女儿了。

    盘腿坐在柔软雪白的地毯上,这个已然四十岁的妇人看着女儿像只快乐的小鸟跑到房间里面打电话订机票,捂着嘴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通往机场的车上,小姨仍然尖声尖气的说着话。妈妈仿佛赌气似的不看自己,然而林素却只是微笑着面对一切。

    耳朵里塞着耳机,安宁的音乐传入耳朵,那是陆恒送给她成人礼的礼物。

    抿着嘴唇,翘起嘴角,林素低喃:“其实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只是我想他了而已。”

    人来人往的苍首长途汽车站,一男一女毫无顾忌的拥抱在一起。

    然后是旁若无人的激烈拥吻,男子的手狠狠的将女子拥入怀中,不断的往怀里挤压,仿佛想要把她融入自己怀里一样。

    长达十分钟的亲吻,不断变换的姿势,癫狂的摇头晃脑,就跟巴黎街头百无禁忌的奔放外国人一样。

    缺了白鸽,缺了鲜花,不缺的只是男女主角。

    “妈妈,他们在干什么啊”有舔着棒棒糖的小女孩好奇的看着那对男女,对拉着自己手的妈妈问道。

    等车的年轻妈妈刚才完整的见到了这一幕,心里很自然的猜测出了,这应该是一对久违的情侣,在车站重逢。心情激动下,旁若无人的做出这种举动。

    十分浪漫,当然也十分羞涩,年轻妈妈急忙拉着自己的孩子往车站里面走去。

    “小孩子不要看,会长针眼的。”

    “是吗,可是周围这么多人在看啊,他们也会长吗”小女孩奶声奶气的问道,年轻妈妈无言以对,唯有加快步伐。

    有大男孩背着书包艳羡的走过,他看不见埋在男子脸庞下的女人脸,但能看见女人姣好的身材。

    对于没有女朋友的他来说,此时受到了大约一万点伤害,唯有默默咒骂。

    “水灵灵的小白菜都被猪拱了”

    或许敢当着拥吻男女面前说话的人只有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了。

    当陆恒停下动作时,恰好有穿着宽大白衬衣,手持蒲扇的老人走过,嘴里颇为大声的说着话。

    陆恒和林素都能清晰的听清楚那个老人说的是什么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话,陆恒微笑,林素却红透了脸颊。

    嘴唇分离的时候,有口水连接不断,在阳光下构成晶莹的丝线。

    陆恒帮林素擦干净嘴巴,抱着她的脑袋问道:“回来了”

    “嗯”

    “还走吗”

    “开学前都不走了”

    “那现在跟我走吧”

    说完,陆恒拉起林素的手,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奔向那扇没有关上车门的车。

    大马路上,一辆黑色的奇瑞瑞虎不快不慢的行驶着,上午这个十分,车子不多,陆恒就有了闲暇扭头看林素。

    还是那个模样,还是那个神态,头发长了,记得以前双马尾只到峰顶,现在却往下延长了一截,如果披散了放到后面,应该能及腰吧

    脸瘦了,人整体清减了些,高考那段时间因为伙食太好,大量补充蛋白质而导致微胖的脸,也瘦了下去。

    眼睛大大,鼻梁高高,嘴巴小小,皮肤白白,怎么看怎么漂亮。

    “别看了,小心出车祸”林素嗔怒道。

    陆恒傻笑着说道:“不会的,我技术很好”

    话音未落,就有刺耳的喇叭声响起,随后擦肩而过的车子里传出粗鲁的大骂声。

    “小兔崽子好好开车,刮花了,老子锤死你。”

    太不给面子了陆恒心里给那个司机竖了个中指。

    林素捂嘴偷笑,被陆恒瞪了一眼后,扭头对着窗外傻笑。

    “想我了没”陆恒一边开车,一边戏谑的问道。

    “想了”林素认真的回答,然后加了一句“很想”

    陆恒收起玩世不恭的戏谑,也认真无比的回答道:“我也想你,很想很想”

    车子在碧桂园外面停下,林素却没下车,就这样看着陆恒,脸色有些红。

    “不下车吗”陆恒疑惑道。

    林素捋了下先前被陆恒弄乱的头发,咬了咬嘴皮说道:“我妈妈还在法国。”

    “然后呢”

    林素捏了捏陆恒腰,“我爸爸也在北京”

    陆恒恍然大悟,然后车子行云流水的在门卫那里登记,随后驶进小区,在林素家的停车库挺好。

    一手提起林素的行李,心急火燎的往五楼走去。

    林素跟在身后,十指纠结的交叉在一起。

    打开门,所有的一切皆是白茫茫一片,上午十分炎热气息已经弥漫开来,陆恒试图打开空调,发现没有任何动静。

    林素对他笑了笑,走到旁边来开电闸,顺势到厨房把水闸也打开。

    做完这一切,林素刚刚回头就发现陆恒喘着粗气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她。

    “怎么了”

    “啊”

    一身尖叫,女孩被男孩一手抱起,像抱公主一样抱着往卧室走去。

    林素拍打着陆恒的前胸,没有任何反应,反而炽烈的男性气息一下就落到了她的唇间。

    娇俏的身躯在这一刻散发出惊人的热量,动人的仅仅只是想了一次,就被陆恒的嘴唇覆盖住,不再发出任何声音。

    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