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2006

正文 第三百八十二章 美妙的时光(二合一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ps:四千六百字二合一章节,我果然咸鱼了,连拟标题什么的都懒得起了。`

    二叔到来,那肯定不能简单的吃个饭,虽然说是一家人,但好歹分了家也算是客吧!

    陈蓉很早就出去买菜准备晚饭了,所以6恒回来的时候才在店里只见到自己老爸。

    和二叔谈了一会儿,得知6恒他们家已经订好了一套房子,就在不远处的阳光天城,二叔显得很高兴。

    一直拍着6恒的肩膀说他有出息,嘴里的夸奖不要钱一样的丢出来。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晚上吃饭的时候,搞得6小美埋怨不已,说自己高考考得那么好,老爸都不夸自己。

    看着6小美皱着小鼻子,嘀嘀咕咕的埋怨,6恒一家人都是笑个不停。

    吃完晚饭,6恒得了个空就给苏伦打了个电话,说第二天要去提车。

    这时候苏伦还没有回崇庆,得知6恒他们第二天来提车,先一步提出和6恒聚一聚,有段时间没见面了。

    6恒满口答应,并订好了地点时间,第二天准时赴约。

    6有在一旁抽着烟,好奇的看着6恒。

    “我们去提车,跟这个苏总说什么,这不是打扰他吗?”

    6恒摇头一笑,他自不会说想第二天带苏伦去现场抓奸,这种事得看运气,要是梁乙修当天忍住了,又或者他去的时间点不对,错过了,那么一切都是白搭。

    他只是想试试而已,看老天给不给这个运气。

    “没什么,我和他关系不错,他要离开苍一段时间,干脆明天走之前和我喝杯茶聚一聚而已。”

    第二天,时间控制在上午十点。身穿休闲t恤的6恒压过马路岔口,对着坐在保时捷里的那个男人露出一口白牙,笑着走了过去。

    “去哪里啊?”6恒笑着上了苏伦的车,左右瞧了瞧。赞叹道:“有钱诶,这车隔几天就换一台了。”

    苏伦撇了撇嘴巴,“你小子现在肯定比我有钱,车展赚了那么算了,先到地方再吹吧!今天跟我走。望江路那边有家靠江的休闲会所,喝茶打牌之外,还可以临江钓鱼。”

    6恒自无不可,在苏伦讥讽中系好安全带,还不得不忍受苏伦的挖苦。

    “有钱了就怕死了啊,还记得你那时候喝了酒,而且没驾照就敢开我车出去泡妞,现在就这一段路都要系安全带了。”

    6恒头靠在窗边,嘴里叼着苏伦一开始给他的烟,没点燃。江边的风太大了,6恒不想让烟灰掉到苏伦车里。

    听着苏伦不时的挖苦声,6恒呵呵傻笑着,没有反驳。

    他讨厌酒后驾车,可他在冲动之时也干过无照驾驶,酒后醉驾的举动。他曾说过一点点的戒烟,可现在烟在薄而均匀的嘴唇中衔着,若不是风太大,或许已经冒起火星。他本着与人为善,和气生财的做人准则。然而在不久之后就会干一些不知道会不会成功,却一定要做的事,失败无所谓,成功可能就会把一个人弄得身败名裂。

    人啊。有时候就是这么矛盾。

    或者说是前后矛盾,只因中间有变!

    地方到了,如苏伦所说的确是个休闲会所,当然档次算不上高,与那些顶级会所相比,实在简陋得很。

    可临近大自然。面朝长江,夏日炎炎中,江风扑面,湿润中还有对面小山上泥土的芬芳气味。

    这环境也就两个字,不差!

    巨大的太阳伞下,6恒与苏伦各自带上墨镜,面前摆着冻好的大西瓜,自有服务员切好了摆过来。

    将鱼竿插在面前,关注浮漂动静的时候,二人嘴里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天。

    今天天气不高,温度合适,坐在阴影下,格外的舒适。

    “今年十九还是二十了?”苏伦枕着双手靠在椅子上,神态闲适,心情愉快。

    6恒将牙签放进盘子里,用湿毛巾擦了擦手,咂咂嘴说道:“哪有这么大,还有三个月才满十九呢,现在还是十八。”

    苏伦羡慕的说道:“年方二九,正青春,还有着大把时光、大把年华去过啊!你还可以读大学,泡清纯学妹,逛图书馆,羡慕呢。我跟你不同了,隔个三四年就过三十了,那时候挺着个啤酒肚,若是留个长,别人都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怀孕了。”

    6恒轻笑道:“挺着个啤酒肚也能泡清纯学妹啊,只要你把今天的车开到大学门口逛一圈不就行了。”

    苏伦撇撇嘴,“我才看不上那些庸脂俗粉呢!”

    “对对,你把苏梓守好就可以了。”

    “咳咳”

    “说个实话,六月份赚了多少,纯的?”

    面对苏伦饶有兴趣的眼神,6恒想了想,觉得没什么好保密的,对于苏伦这种富二代来说,有自己的产业,并不会太过羡慕别人。问一问,或许只是简单的关系或者攀比。

    比了个手势,然后6恒缄默不言,伸出手扯了扯鱼线,让浮漂不至于漂得太远。

    苏伦明显吃了一惊,惊呼道:“两百万?你小子没骗我?”

    6恒看了一眼苏伦,给出了一个“我有必要”骗你的眼神吗。

    苏伦啧啧赞叹,也不管声音大小是否会影响到江鱼上钩,“我是真没想到你那个小店能赚这么多,能赚是肯定的,你小子的本事我知道,可赚这么多也太出乎预料了。说句实话,就我那个广源,这个六月份就保持着不亏的成绩而已。房租,人员工资,各种大大小小的开支,一个月下来就跟白干一样。”

    6恒叹了一下,“也就是借着车展的东风而已,接下来三个月属于淡季,还不是得恢复原样。”

    苏伦持着不同意见说道:“你恢复原样也只是多赚和少赚的区别而已,但总归是赚的。哪像我这边。一旦进入淡季,十有**要亏本。”

    6恒放下鱼竿,眨了眨眼睛,不解的问道:“不会吧。广源势头不是很好吗,怎么会亏本?”

    听6恒提起这个,苏伦明显有些心烦意乱,摆摆手表示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6恒也就不多问了,但大致也猜得到一些。

    像广源这种租赁场地。员工众多的公司,起初一两年能保持不亏本就是最好的成绩了。

    别看当初6恒在广源的时候那么风光,但实际上也是他个人得利,广源也没赚多少,只能说没怎么亏本。

    这点6恒考虑到过,因为接下来他要代理的北京现代也会遇到类似的情况,如何从一开始就盈利,是一个很大的问题,6恒平时没少思考。

    钓着鱼,吹着牛。没事吃块西瓜,抽抽烟,时间就在这样的消磨中慢慢度过,就跟面前的江水一样,平缓无波,但确确实实在流动,一不注意就已奔流入海。

    下午接通电话,是田黄打来的,当着苏伦的面,田黄说车子手续办完了。6恒的二叔可以提车走了。

    6恒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怀着莫名的笑意对苏伦努努嘴。

    “哥,起来吧,别躺着了。送我去你公司一趟。”

    苏伦摇摇头,差点躺着睡着了,这天气午睡什么的最合适了。

    “好吧,我就知道你今天不开车出门就是准备让我当司机的。不过我说哈,你小子什么时候自己买个车,开你爸的那破车干嘛?要实在没有。我那里多得很,我借你”

    窸窸窣窣中,金属颜色的保时捷在长长的望江路上前行着,任由江风扑面而来,出啪啪的击打声。

    重回广源,不是以下属的方式,也不是合作者,而是一个单纯的客户,再加上苏伦朋友的身份,这种感觉让6恒觉得有些奇妙。

    所以在进店的时候,6恒怔了一下,目光没有第一时间落到二叔三人身上,而是在店里逡巡着,好像怀念一样。

    苏伦拍了他肩膀一下,笑着说道:“把你送回来我就没事了,我上楼去找乙修说点事,你走的时候给我打声招呼就行。”

    6恒面色如常的对苏伦点了点头,内心里却是复杂无比。

    在他的角度可以看见紧紧关上的总经理办公室大门,没有一丝缝隙流露出来。广源4s店的隔音做得非常好,这一点6恒很早就知道了,这些建材的质量没话说,仅仅是一墙之隔的销售部办公室和售后车间,听不到任何机器轰鸣的声音。

    所以此时此刻,整座广源4s店看起来是那么的繁忙,而这种人来人往的繁忙又是一种让工作人员觉得习以为常的平静,没有人知道在某个地方上演着什么令人面红耳赤,血脉偾张的剧情。

    来到二叔他们旁边,对于田黄邀请他坐下的举动视而不见,只是对田黄给他的那个眼神给与了点头回应,一切都在预料之中生了,老天爷很给面子,男人的原始**在这个时候膨胀得理所当然。

    6恒耳朵注意着展厅里的动静,身躯站直,黑色的瞳孔却是透过玻璃窗盯着外面那块广场。

    也不顾忌6小美和竺青青两个女孩在场,6恒没有绅士风度的点燃了手中的香烟。

    烟是好烟,是苏伦今天见面时递给他的那支,他夹在耳朵上,一时忘了。

    到了此时此刻,左右拂过际的时候才现,于是有些自然的点燃。

    烟雾缓缓升上半空,透过烟雾,6恒能看见不远处有个小孩对他的好奇,也能知晓他那长得很漂亮的妈妈嫌弃的看着自己,然后把孩子扯过身子。

    广源大众的隔音做得很好,然而灯光却是不太好。

    很亮!很白!白亮得有些刺眼,于是当某些声音突然响起的时候也显得是那么的刺耳起来,没有逻辑,仅仅只是感觉。

    砰!

    是门砰然关上的声音,不!不是关上,而是砸上!

    6恒紧了紧手,回过头来,目光慢慢挪移到二楼走廊上。

    那里有个今天还和他谈笑风生,临江钓鱼的男人。气喘吁吁的吐着粗气,虬结有力的双手鼓起肌肉,撑在栏杆上,低着头。

    6恒对他裂开一嘴整齐的大白牙灿烂的笑了笑。然后露出疑惑的表情。

    苏伦明显看到了6恒的表情,他的视力很好,可以清晰看到6恒脸上的任何一个面部表情,是那么的自然与不解。

    摆了摆手,示意没事。苏伦转过身来,背对着楼下展厅。

    片刻后,有烟雾升腾而起!

    “6总,你们的车好了,是现在就提走吗?”田黄在旁边提着一袋随车工具说道。

    6有虽然好奇刚才楼上传出的巨大砸门声,但提车才是他今天来的主要目的,如今什么都弄好了,也就不耽搁了。

    “把备用钥匙给我吧,随车工具丢到后备箱就是。”6有说道。

    车子终于到手,最开心的应该就属于6小美吧!

    拍着手。一点也不掩饰的挂在6有肩膀上,语态亲昵。挽一会儿胳膊,又离开,跑到前面去,迫不及待的想看已经做好装饰,加好油的小po1o长什么样。

    竺青青抿着笑,跟在身后,依然安静如初。

    6有回头,“6恒,不走吗?”

    6恒转过身子。笑道:“走啊,怎么不走,不过我记得广源也是要和提车客户拍照留念的,我们先去外面吧!”

    田黄的准备很充足。拿着相机,红幅一起跟了出去,让6有他们在车子面前,分列成两排,摆好姿势。

    “小美你往你爸那边靠一点,对。就这样,6总把你t恤整理一下。ok!就这样!茄子!”

    咔!

    七月初四,一个没什么意义的日子,对于梁乙修来说,大概就是售后的那个老头何亚军破天荒的请了两天假,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何亚军请两天连续假,梁乙修没什么不可,自然是批准了。另外一点特别的就是苏伦昨天说了,今天就不来公司了,会直接回崇庆去。

    梁乙修今天心情很好,一个违逆他命令的售后经理不再在他面前出现,一个唯一能管制他的人也不在公司,这让他觉得今天会是一个很美妙的日子。

    嗯,确实是一个很美妙的日子呢。

    都说酒足饭饱然后思****,他不用思,自然会有小绵羊一样的女人凑到面前来。

    吃完饭,下午茶时间里,关上总经理办公室的大门,在这炎炎夏日里演出一片春色无边。

    裹动神经痉挛的感觉在腹部以下涌动,似乎随时都会瞬间爆炸。

    不断的物理运动,制造出足够的热量,连中央空调出的冰凉也无法阻挡汗水的落下。

    就在这种欲语还休,斩不断理还乱的缠绵中,有轻微的咔咔声响起。

    不是照相按动快门的声音,而是有人拧开门把手推门的声音。

    “糟糕!门没关好!”梁乙修内心惊呼,但凭借着良好的心理素质瞬间就镇定下来,“估

    估计是哪个员工吧,待会说两句话给点好处就能安抚了。”

    将女人白花花的**挪开一些,梁乙修甩了甩汗湿的头,皱着眉头看向了散着微光的门口,那里有个人影呆呆的看着这里。

    似乎有些熟悉啊!

    “梁乙修!”

    仿佛是野兽压抑着痛苦一样,愤怒的低沉怒吼从那人喉咙中吐出,只是瞬间梁乙修就听出了苏伦的声音,也在这时,有些**就如潮水般褪去,自然某些东西也软了下来。

    “三分钟!”

    苏伦丢下了一句话,然后砰的一声砸上了门,留下目瞪口呆的一对丑陋男女。

    梁乙修面若死灰的咬着牙齿,一把推开身上的女人,急急忙忙的穿裤子。

    穿好裤子,刚想出去,就现衬衫还没压进皮带里面,凌乱无匹,又充满将衬衫下摆压进去。

    回头丢给茫然无措的躺在沙上的女人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拉开门,走向了不远处的苏伦身边。

    行走过程中,透过明亮洁净的4s店玻璃门,他看见了门外的6恒,穿着十分休闲的t恤,一脸轻松的比着剪刀手,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样子无辜而阳光。

    (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