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2006

正文 第三百二十四章 黄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风是来自大自然的风,温顺和煦,将六月骄阳之后的热气一扫而空。

    或许在某些地方六月份还是一个比较凉爽季节,极热只会在七八月份到来,但在拥有火炉之称的崇庆来说,七月流火其实已经落到六月份里。

    以前的长袖衬衫早已经不敢再穿,一件短袖穿在陆恒身上,头顶上还有着风扇呼啦啦的转悠。

    处于教室里侧,又没在处四个大吊扇周围的学生们,总会羡慕的看着看着窗边那一排人。

    因为这排人靠着窗户,夜风吹拂下比谁都凉快,不像他们热得手都酸了。或许会有人不解,热归热,手怎么会酸?

    答案很简单,热了就会用手拿着书扇风啊!扇久了,手就自然而然的酸了。

    而陆恒的位置无疑是最受欢迎的地方,不像前面的人还得双排座,他一个人坐着,身体可以得到最大限度的舒展,不用蜷缩着脚。窗外的夜风也能轻易的吹到他的脸上,偶尔风大一些,短袖扬起,胳膊上的肌肉线条就会菱角分明的显露出来。

    或许夏天对于女孩子来说是一个显露身材的季节,但对男生来说又何尝不是,起码陆恒身上菱角分明的线条就让许多女孩子多看一会儿就会脸红。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陆恒坚持锻炼的成果才有了展示的时候。

    与那些天天坐着冥思苦想的孩子相比,陆恒的身体无疑出色至极。

    一米八三的身高,修长的身形,菱角分明的肌肉线条,加上没有粉刺青春痘的干净脸庞,怎么看怎么帅。

    林素好奇的按了按陆恒胳膊上的肉。硬硬的,不过很有弹性,很q弹呢。

    陆恒转过仰望星空的脸,眼睫毛眨了眨,“昨夜写完了?”

    “写完了,要不你看看?”林素乖巧的说道。同时把手里的本子挪了过来。

    这节课其实是语文晚自习,复习到如今这个时候,基本上已经复习完毕了。也只剩下作文这一项,颜真干脆就把剩下几天划了两天出来复习作文。今天是第二天,所有人在晚上都开始写作文,陆恒这个语文课代表负责收。

    陆恒叉开脚,舒展着欣长的身躯躺在后椅上说道:“我就不用看了,你的作文还是让颜老师来改吧!”

    林素瘪了瘪嘴巴,把本子收回来。“不看算了,看了你还要毒舌我呢。”

    旁边的叶苗抬起趴伏的肩膀,看了一眼二人,耳朵根子有些红。

    陆恒瞥了她一眼,“你也写完了?”

    叶苗急忙摇头,捂着本子说道:“还没呢,你别看,要看就看班长的。”

    看着又趴回去伏案而作的叶苗。陆恒和林素对视一眼,都笑了起来。

    到这个时候。学生们所坐的位置基本上也不会变更了,以前的一周一轮换制度在这周开始停止了运转。

    林素和崔红雀非常凑巧的又坐到了陆恒前面,因此才有了刚才那一幕。

    如果说为什么坐在林素旁边的是叶苗,而不是崔红雀呢,那事情就非常简单了。

    从陆恒角度看过去,崔红雀正微红着脸坐在原本属于叶苗的位置上。在她前面是高三八班的英语课代表司南,此时正扭头过来给崔红雀解答语文语法问题。偶尔说到关键处时,司南稍微靠近一些,崔红雀脸就会红得更多。

    因为这少女的粉红,一些小雀斑也就显得不那么刺眼了。反而有着些许的可爱。

    林素眨了眨眼睛,从陆恒的目光方向收回对陆恒小声问道:“红雀这是喜欢上司南了吗?”

    “应该是吧,司南长得这么帅,脾气又特别好,成绩更是没话说。像崔红雀这种性子的人天生的就没有对他的抵抗力,在这紧张而又舒缓的时期里,沦陷在司南手下是非常正常的。”陆恒理所应当的说道。

    林素白了他一眼,“什么叫沦陷啊,还不允许红雀谈恋爱啊,不过说实话我倒是挺想他们成一对的。你看司南人这么好,也只有他能承受红雀偶尔的刁蛮无理,换个人来估计都受不了红雀。”

    陆恒若有所思的说道:“是啊,司南的好脾气确实可以容纳绝大多数性格怪异的女孩子啊!”

    “你在指他的前女朋友吗?那个叫苏梓的女孩,我好久没有遇到她了,听说上学期她就和司南分手了,还是她甩的司南。”林素

    一下子就联想到了那个被司南牵来参加她生日派对的长发女孩,转念一想又道:“不过说实话呢,我倒是觉得那个女孩性格挺好的,哪里有你说的这么性格怪异。”

    陆恒微笑着摇了摇头,他也不怪林素不知情,换做任何一个人来可能都会被苏梓的外表欺骗。

    一头及腰黑色长发,精致如玉的面孔,充满知书达理的气质,任谁看都是一个乖乖女,一点都不和陆恒嘴里的性格怪异挂钩。

    但陆恒却知道这个女孩内心里的叛逆,她爱逃课,喜欢独处幽静,对大部分女孩都敬而远之的香烟却熟练吐纳,哥哥让她放弃司南,她却许下让司南等她一年的承诺,她又何尝不是欺骗自己哥哥一年。

    看了看正在尽心尽力给崔红雀辅导功课的司南,有汗珠在鼻尖滚动,那边的崔红雀犹豫许久主动用手绢为司南擦汗水,司南有些惶恐的抬头一愣,随后又若无其事的继续讲解。陆恒心里一叹,随他去吧!自己当初该传达的东西都已经传达了,于苏梓、于司南,都毫无拖欠,即使司南这边坚守不住漫长的一年,自己也没有什么愧疚的。

    只是可惜了现在那个看似满不在乎,偶尔与自己碰面还拉着自己去抽烟的女孩了。

    他还记得躺在草坪上的苏梓对他说,天热了,头发长更热,但她不会剪,因为某个人眷恋这如瀑布一般的黑发。

    “素素。你去帮我收作业吧,我不想动了。”

    林素伸出手轻轻的拧了拧陆恒鼻子,不满的说道:“到底你是男朋友还是女朋友啊,什么都要我来干。”

    陆恒惫懒一笑,林素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嘛。已经站起来走上讲台了。

    看着繁星密布的天空,没有蔚蓝如洗那般澄澈,反而却更见人心,就如那中间的一轮明月倒映在学校喷水池中一样,映出的终究是人内心的东西,这可恶的青春疼痛啊!

    “同学们,时间到了,各自的作文从最后一排往前传,然后我挨个挨个去第一排同学那里收。记得把名字写好。颜老师会认真修改的。”

    晚自习最后一节课,平常基本不来的语文老师破天荒的亲自赶来坐镇,这让许多人为之惊讶。

    颜真很满意同学们的反应,也做好了等着许多人来问问题的准备,然而事实却是给了他一巴掌。或许是习惯了没有语文老师亲自坐镇的最后一节课,诡异的没有一个人去问问题。多是在课堂下自己看自己的,即使有问题也有语文方面的“大能”级人物出手解决。

    这门课只要基础知识掌握牢固了,对于学得不精的人来说。还真找不出太多问题来问。

    颜真很无奈,但为了表现自己的存在感。还是在最后几分钟的时候发出了“振聋发聩”的声音。

    “语文总分一百五,比起数学、英语一点不弱,而且语文的分数相对来说更容易拿一些。大家千万不要忽略了语文的重要性,考试的时候只要不慌,沉着冷静一点,我相信你们都能取得不错的成绩。九十分及格是底线。一百分努力一点应该没有问题,想要考到一百一,那就在这几天多花点功夫把成语易错字和语法都看一遍,至于一百二十分那就得落到今晚的作文上了。作文好的人,你们不要骄傲。作文不好的人也不要气馁,记住我教给你们的东西。龙头凤尾,卷面整洁,考个五十分的作文又有何难.......”

    .......

    “陆恒,刚才颜老师的表情你看到没有,真生动啊!”林素娇笑着和陆恒说道,似乎对于刚才颜真尴尬的情况觉得很有趣。

    陆恒也笑着说道:“正常啊,颜老师平时都不在第三节晚自习的时候留下,今天可能也开始担心高考出篓子吧!所以才留下来。不过,我也没想到大家都不去问问题,倒是来问我的有好几个。”

    “你别臭美了,上次小考,你语文才一百二十九,没上一百三呢。”

    “哼,一百二十九也是年纪第一,那小考也不知道谁出的,尽来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绝对不是高中语文的范畴。全年级的平均分数线也才七八十分吧,我一二九可谓会当凌绝顶.......”

    “你说你高考真的能稳定吗,要是考差了怎么办?”林素有些担心的问道,越到这个时候,她反而越担心。只不过不是担心自己,而是担心陆恒。

    陆恒笑着揉了揉她头发,“担心什么,放心好了,这段时间我复习得比谁都努力,考个崇大轻而易举。”

    正当二人有说有笑,旁若无人,光明正大的秀恩爱时,前面突然有了一道黑影。

    陆恒停下脚步,疑惑的看了过去,拿到黑影原来是一个人。而且也不是纯黑,反而是因为背光原因才显得黑,但仔细一看才发觉那人的皮肤是如此白皙。

    陆恒试探着问道:“苏梓?”

    那道人影动了动,随后肩膀耸动了一下,接着转身决绝的离去。

    陆恒莫名其妙,林素也是惊诧莫名。

    “陆恒,你看!”林素轻轻拉了一下陆恒,手往他们身后指了指。

    陆恒回头看时才发现,他们身后正站着两个人,呆若木鸡可以形容他们此时的状况。

    司南、崔红雀

    也许只是一秒钟,司南毫不犹豫的就越过陆恒冲了出去,朝着前方黑暗处奔跑,那里是修缮了近一年的学府路,如今只有路灯照明系统还没有安装上,其他已经通行无碍了。

    遗留在原地崔红雀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这样呆呆的看着果决异常的司南离开,一只手在虚空中悬浮着。

    片刻后,手在虚空中抓了抓,却没抓到什么东西,崔红雀有些艰难的收了回来,低下了本该兴高采烈的脸颊。

    嘴里低声念叨着,“他果然还是不愿意和我在一起,果然.......”

    隐约间,已经有了哭腔,只是在抽搐中强行压抑着。

    林素推了推陆恒,在陆恒不解的眼神中轻声说道:“你先回去吧,我陪红雀回家,她爸今天不会来接她的,而司南估计也不会回来了。”

    陆恒耸了耸肩膀,无奈的摊了摊手,“好吧,你去陪你好朋友吧,不过别影响到自己情绪,马上就高考了。”

    陆恒这话有些自私,不过却没什么错,在这个时间段,这些来自于别人的狗血决计不能影响到自己的人生大事。

    往前面走着,到转盘花园时,陆恒突然停了下来,然后换了个方向绕回去。

    几分钟后,陆恒就远远的吊在了两个女孩的身后。

    一支烟默默叼在嘴上,利索的点燃,颇有小混混模样的陆恒嘀咕道:“大半夜的要是自家女朋友出事了才得不偿失,跟着点,总没错。”

    月光把人影拉得老长,双手插袋的青年无趣的踢着脚下的石子,又怕声音太大扰了前面的人,所以放弃了这一无聊的行为。

    漫无目的的四处闲看着,在这个时候陆恒心里诡异的没有了压力。

    公司的事情、高考的来临、家里、学校,似乎通通都沾染不上他的心里半分,有的只是独自漫步在黑暗甬道里的安宁。

    偶尔前面有哭咽声传来,陆恒也仿佛没听见,毕竟没有太大关系。反而还会觉得有些庆幸,自己和林素虽然横亘着许多东西,但好歹二人都是直言不讳,从没有躲避什么。

    一厢情愿的崔红雀,遭遇了无心插柳的司南,带来的肯定不会有什么好果实,陆恒最多唾弃一句该死的青春疼痛,后面又会加上一句,哭吧,等高考结束,各自去了不同的大学,这也只是一段回忆而已。

    若干年后,不经意的重逢说起来也只是一件谈资。

    似乎前面有人察觉到了什么,陆恒挑了挑眉毛,往后退了退,却发现并没有人过来。

    也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走了下去,直到灯光乍现,才发现那段修缮好的学府路已经走完,崔红雀默默回了家。

    一双手预料之中的蒙上了自己的眼睛,陆恒呼吸着熟悉的幽香,转身将人拥入怀中。

    “没事了?”

    “嗯,红雀她可能想多了吧!”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不知道,突然就觉得你会在后面了。”

    “喔,我好像也突然发现你突然发现我了。”

    “嘻嘻,说什么绕口令呢。”

    “没什么,我们回家吧!”

    “嗯,好的,咦,你干什么?”

    “我想背你,看看你重了没。”

    “嗯”

    月光被灯光同化,女人影子与男人影子重合,本该泾渭分明的两条人生道路,就这样交织在了一起,在这高三的黄昏时,渐行渐远,永不分离。

    ps:高三,被称为人生中最紧张的时期之一,却也是最容易擦出火花的佳期,缅怀一下吧!

    。。。。。。。。

    我也高三了诶,想想好激动喔!(破坏气氛,这可不是青春疼痛文学)(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