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2006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 自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6恒几乎就想拔腿就跑,光是对付一个身经百战的陈荣熊就够呛了,现在还要加上一个小弟,他真的有些顶不住了。╪┠╡.?。

    然而想到先前的努力,让他做出了最后一次尝试。

    6恒鼓足气,大喝出口。

    “陈荣熊,你他吗别逼我,惹毛了,我让赖二宰了你。”

    “停下!”

    陈荣熊瞬间停住脚步,顺势身处钢管拦住自家小弟,神情惊疑不定的看着6恒,似是有点不信6恒认识6恒。

    “你认识二哥?”陈荣熊狐疑的问道。

    6恒心下一松,有戏,看来不用跑了。果然,这些小混混,还是要搬出江湖老大的名头来才行。

    从前看香港的黑道电影时,那些马仔打架都喜欢报老大的名头看来不是没有道理,起码6恒就用肖国庆的名字震住过光头强。而现在,似乎自己又用只有过一面之缘的赖伟昌震住了陈荣熊。

    6恒面上仍然保持着警惕,绷着脸说道:“赖二我怎么不认识,前几天我还和他一起聊天来着,对了,当时诚哥也在。”

    “诚哥?”

    “端木诚,现在优优网吧的老板。═.[。”

    要说6恒直接说赖伟昌的名字,陈荣熊可能还不会被震住,但是6恒喊的是少有敢喊的“赖二”。作为赖二手下最得力的打手之一,陈荣熊只听过几个江湖大佬这样称呼过他。因此,陈荣熊才不得不箭在弦上,活活憋回来,这有可能是老大的朋友啊!

    特别是当6恒说出端木诚的名字时,陈荣熊才彻底被震住了,诚哥可是以前自己读初中时最崇拜的人。即使后来诚哥退隐了,自己仍然对其心存敬意。

    如果6恒真的认识赖伟昌和端木诚的话,那自己就得好好斟酌刚才和他打的那一架到底有什么后果了。

    陈荣熊谨慎的问道:“即使你认识他们两位,但也不见得是什么朋友关系吧!你叫二哥宰了我,那也得看看你有没有那个资格让他出手。”

    6恒咧嘴笑道:“这个很简单。你回去问就是了,不管是赖伟昌,还是优优网吧的诚哥,都很容易找到的。问他们认不认识我。喔对了,我叫6恒,我敢保证他们要是知道你打破了我的额头,你绝对没好下场。当然,如果你从那得知我跟他们没有关系的话。那也很简单,来学校堵我吧,或者继续堵田博杰也可以。我没道理救了田博杰还让你们堵的,是吧?”

    6恒如此说有他的道理,既然把自己摆到了赖伟昌和端木诚朋友的份上,那也就是那一个层次的人。陈荣熊要是真的去问,就不敢说自己被他打破了额头,这样自己也免得掉面子。╡┝┢┟.{。

    对于这样掩耳盗铃的做法,6恒还有一个加重语气的作用,他倒是没想到赖伟昌的名头这么好用。不过联想到当初端木诚说的。职校地盘归赖伟昌管,而且赖伟昌讹诈恒成的时候,带来的十几个小弟全都是职校学生。就可以推断赖伟昌在职校的权势了,定然在那一边属于话事人的地位。

    一时间,场面安静了下来,陈荣熊在权衡着利弊,6恒却是在等待他的回复,他也不在乎时间拖得久还是短,反正拖得越久对自己越有利,警察分分钟就可能到达。

    陈荣熊很明显也知道这个道理。将手中的钢管递给旁边那个叫雪碧的少年,自己用仅存的一只手点燃香烟叼在嘴上。

    看着6恒,陈荣熊吐着烟雾,忍着手上的剧痛说道:“既然你如此说了。那这事就此作罢,我会去找二哥考证的,如果是真的,那么对不起是我冒犯了你,我会认错道歉。但要是假的,我想你会死得非常难看。即使你是说的假名,我也能挖出你来。带着田博杰,你们走吧!还有,报警那件事,我希望你们处理好,如果真的搞出了事,那么大家都不会太好过。”

    6恒终于松了一口气,陈荣熊说的是假话还是真话他还是能分辨出来的。看样子他是真心要放了自己和田博杰。

    6恒笑道:“那你认错道歉应该是肯定的了,报警这事我心里有分寸,跟我没关系,让他们自己处理去,我本是一路人。”

    说完,6恒来到田博杰身边,一把扶起他,很沉,很重,6恒自己头也有点晕。

    旁边的陈荣熊看到,讥笑道:“我都没想通这田博杰是不是吃错药了,我就想让那女孩当我马子,又不是要马上干什么,他就跑出来说情。真当自己是根葱了,被打成这样也是活该。”

    6恒微微顿了顿,看了一下躺在地上人事不省的那个小弟,再看看陈荣熊的那只手,联想到自己额头上的伤口,也是觉得无语。

    这他妈都什么事啊,不就是放个学回个家,至于搞出这种场合吗?

    所以,当6恒扛着田博杰回到胡晓身边时,6恒没给这个女孩一点好脸色。

    红颜祸水,古人诚不欺我!

    自己遇到胡晓之后,各种麻烦事接连出现,被田博杰打破过额头,被女朋友误会过,现在更惨,这次额头不仅仅是被破皮那么简单。甚至6恒觉得都有点脑震荡了,少不得自己要去医院检查一趟。

    6恒郁闷的坐在马路牙子上抽着烟,右手张得开开的,刚才拿着钢管对打,可是被反震得疼痛无比,仔细看还会现有破皮的景象。

    从6恒扛着田博杰回来的时候起,胡晓就跑了过来,手里还抱着6恒的书包和手机,一脸泪水。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们会回来的”胡晓激动的说道,心情激荡,双手帮着6恒把田博杰卸到地上。

    落地的时候,田博杰意识逐渐清醒过来,抱着被打折的那只手嘶嘶的痛个不停。

    “啊,6恒你的脸?”胡晓这才注意到6恒的脸上鲜血淋漓,狰狞恐怖,就跟被人划破毁容了一样。

    6恒非常轻的摇着头说道:“没什么,被打了一棍而已,待会去看看医生就好了,你把包给我吧,我回家了。”

    “回家?”

    胡晓疑惑的说道,在她心里,这时候6恒该是和他们一起的,另外她还想解释一下这事情的来龙去脉来着。

    6恒把烟头暴躁的丢在地上,站起来,背上书包,居高临下的看着胡晓说道:

    “我不回家干嘛?我可不想再去一次医院,警铃声已经传来,待会你们去录笔录就可以了。不过我劝你们还是别说那些人的名字,就报个社会闲散人员骚扰滋事就行了。田博杰虽然惨,但是

    他们受的伤也一点不轻,扯起皮来麻烦得很。另外我特想说一句,以后自爱一点,少出这些破事,为了你,我被破了两次额头了,我上了高中之后这是我唯一受的两次伤,全都是因为你。”

    说完6恒毫不迟疑的转身离去,扔下胡晓在后面抱着双膝蹲在地上茫然不知所措。

    “以后自爱一点?”

    胡晓眼泪不自觉的就流了下来,原来在他眼中自己是如此不自爱啊!(未完待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