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2006

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买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6恒捡着重点将刚才生的事给赵根说了一遍,特的在赖伟昌借车敲诈恒成一事的关键点上加重了语气,听得赵根是眉头直皱。╋要看書╋┣.、1·k`a/n-s=h、u.

    不过6恒没说出有关梁乙修的事来,他想看看赵根的反应。

    赵根没有辜负他多年的从业经验,很快从蛛丝马迹中出了自己的疑惑。

    “是主驾驶座位下面的地面?还是客户亲自现的?我记得姓赖的客户是交了四万块定金吧,这事我有很深的印象来着。”

    6恒一一点头。

    赵根捏着拳头说道:“那这应该算是诈我们来了,不然谁会好好的趴到地面上看椅子下面的地面。”

    6恒满意的点点头说道:“不错,确实是敲诈,而且还是一起有预谋的敲诈,因为这车子缺点绝对不是他一个外人所能得知的。┡要看书.、1`”

    “6总是说,有内鬼?”

    6恒摇头道:“内鬼不至于,但你可别忘了还有广源那边。我朋友以前在道上混过,他帮我解决了这事,我想息事宁人就把四万块定金还给他了。也许是心怀感动,也许是给我朋友面子,他说出了他的同伙。”

    “广源的梁乙修!”赵根面色严肃的说道。

    6恒抽着烟,眼神飘忽的说道:“对,就是他,我和他素有间隙,他借机搞我一把也不是不可能,只是这次的手段就非常下作了。”

    “可这也不对啊,一个星期前,停在车库的新车我们都会由小冰专门保管车钥匙,每次去取车才专门到她这里领钥匙。在那之前,基本上没有人能接触到车子内部的,我们的员工不行,他梁乙修也不可能。”赵根皱着眉头说道。

    “那这个就得明天问廖帆了,是他去取的车,中途生了什么事只有他清楚。┟要看书.、1-k-a=n/s^h-u.不过我刚才看过了那个破洞,说小不小。说大不大。而且周围有烫伤的痕迹,像是被人用烟头随意烫破的。你也知道,那车子的地毯不是胶制,而是绒毛。很容易破开的。”

    ........

    长长的静默,6恒抽着烟,赵根在思考消化着6恒所说的一连串信息。

    将所有的信息串联起来后,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事情绝对不会是这么巧合出现。肯定是有人在后面推波助澜。

    抬起头,赵根看着6恒,“那6总你刚才说要我去办的事是什么?”

    6恒眼神似乎穿透了墙壁,看向了停着四辆试驾车的那块土地。

    “还记得之前我说的那件事吗?我说可以考虑把那块地买下来扩建成为我们的车库,我想现在是该动手的时候了。”

    赵根神情一震,买地!

    他震惊的看着6恒,说道:“6总,依靠我们现在的财力,买地是不是有些捉襟见肘了?”

    6恒站起来,站在窗子旁。╋╬要┞看╣书╠┡╬┞看着漆黑的夜空说道:“不会的,那种农用地价格非常便宜,而且看那荒芜的样子,主人估计也不在打理了。我们最大的难点其实是在把农用地转化为可以买卖的土地,国家是有规定的,农耕用地买卖需要政策允许。我们没有政策,所以就需要你去办了,找人托关系塞钱。同时,也要联系地的主人,商讨好价格。”

    见6恒一副铁了心的样子。赵根也唯有应承下了这事。想来买地也没有太大难度,向周边的居民问一下就能知道地的主人,找关系的话也很方便,有钱开道。事情会好办不少。

    只是,赵根对于买一块地仅仅用来做车库还是觉得可惜了,那块地占地面积很大。即使再便宜,但买下来怎么也要数十万吧,这些钱如果是拿来做租赁停车库,绰绰有余了。要看書┠┠╠┢┣.、1`k/a^n=s-h=u·.、c/c·

    但同时。赵根也大概理解6恒的心情。

    自己的咽喉命脉一直被人掐住,那无疑是非常难受。恒成初期资金不足的艰难已经渡过,已经走上正轨的恒成,可以为6恒带来源源不断的利润。现在这个时候,将当初免费使用广源停车库的协议主动作废,已经没有太大压力了。

    对于赵根郁郁的心情,6恒大致有些了解,现在这个年代,房地产行业已经开始悄然起飞。

    别人买地都是囤地盖楼,然后转手卖出去获得惊人利益,而他却是买来建停车库,说是大材小用也一点不为过。

    6恒轻轻一笑,别人怎么想是别人的事,自己的事情还是要自己做。地买了,就属于自己了,到时候要是觉得车库不划算了,推掉盖楼不也一样吗。

    况且,就凭自己对苍孟郊后世的展情况来看,那块地是妥妥的黄金地带来着。到时候不管是转手卖掉,还是自己留着盖楼,自己都是稳赚不赔的。

    趁着现在房地产还不是大火特火的时候,买下一块地,也算为自己留下一条后路。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父母都入睡了。

    6恒双手枕在脑袋后面,脑海里一一回想这些日子生的事,有家庭、爱情的、事业方面的。

    想了大半个时辰,6恒才轻叹了一口气,好像自己在事业上显得有些被动了。

    特别是在处理梁乙修这件事上,自己几乎是被动防御着,这种感觉很难受,很恶心。

    6恒抿着嘴唇,接下来自己该主动一点了,不管是做什么事情都要主动一些。

    第二天一早,吃过母亲做的早饭后,6恒就赶到了恒成。

    &nbsp

    和以往一样,所有人都是照常上班,没有人迟到缺席。6恒却是皱了皱眉,心里想起某些话要说,不过现今事情要紧,还是处理完廖帆那件事之后再说。

    找到廖帆,就在6恒办公室里,廖帆仔仔细细的回忆了一遍当初取车的情况,并亲口给6恒赵根描述了一次。

    当廖帆离开之后,6恒对赵根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

    果然是梁乙修干的啊!

    车子是廖帆取的,开到广源上面广场时碰到了梁乙修。作为以前梁乙修的下属,有些面子上的工夫还是要做到的,所以廖帆就跟梁乙修靠着车门聊了很久。

    中途,廖帆去了一趟厕所,回来之后就直接驱车离开了。

    6恒和赵根猜测的答案就在廖帆去厕所那段时间里,这个破洞应该就是那时候梁乙修造成的,烫坏地面后,散出的焦味被廖帆下意识的认为是新车异味,也就忽略了过去。

    也因此,才引了后面的一系列事。

    赵根看着6恒说道:“6总,我马上就去找对面那块地的所有人,争取尽快给你办下此事。”(未完待续。)

    ...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