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2006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庆幸(三百二十七票加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陆恒,你上楼去把门关了,顺便把我手机拿出来,里面有你刘叔叔的电话。”陆有成在一旁冷静的吩咐着,陈蓉陪着刘奶奶上了救护车,跟着医护人员照顾意识不清的刘大爷。

    陆恒点点头,扭头就往楼上跑,不一会儿就拿着手机下了楼,把手机递给父亲。

    陆有成接过手机顿了一下,然后看着陆恒似乎想起了往事,说道:“你就别去了,我和你妈去就行了,刘叔很可能就挺不过今天晚上了。”

    陆恒摇摇头道:“爸,没事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不会像以前那样哭鼻子的。况且作为老邻居,我也希望刘爷爷会平安无事,我到你那边有急事的话还可以给你们跑跑腿呢。”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一起来吧”

    陆恒父子上了停在一旁的出租车,报了区医院的名字后就任由师傅急速前行。

    一路上,陆有成没说什么话,只是在到达区医院的时候下车的时候念叨了一声。

    “刘叔前些年对我们家很照顾,希望好人有好报,没什么大事吧”

    救护车的速度很快,陆恒到的时候,刘大爷已经入了急诊室抢救,明晃晃的走道上是母亲陈蓉小声安慰刘奶奶的景象。

    陆有成在一旁给刘大爷的儿子打电话,语气沉重,电话那头的声音也不复开始接通电话时那样沉稳,而是充满了焦急与迫切。

    陆恒默默的去把费用缴了,不多也就几千块,具体的费用还得看后面的救治情况。

    时间嘀嗒嘀嗒的划过,夜晚的医院灯火通明,气氛却始终冷清寂静,只有刘奶奶小声的啜泣和陈蓉的安慰声。陆有成和陆恒靠在墙边,偶尔陆有成会叹气。

    半个小时过去了,急诊室的灯终于熄灭,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解下口罩对焦急的三人说道:“性命无碍。具体情况得等病人意识清醒之后才知道,现目前还得住院观察,你们派个人去转为住院手续吧”

    听到没事了,刘奶奶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任凭陈蓉在一旁怎么劝都劝不住。

    半晌之后,刘奶奶才停止哭泣,满是皱纹的双手抓住医生问道:“谢谢,谢谢你们。”

    这种情况,对于常年生活在生死边缘的医生来说见得太多了。神情淡漠不至于,但也没有太大的受宠若惊,淡淡的吩咐道:“这是我们该做的,老人家不用这样。现目前病人情况还没有稳定,所以我不建议你们去看望他。”

    刘奶奶嗯了一声,陆恒开口问道:“医生,你们这里有没有空的床位啊,待会安排一下吧,刘奶奶年纪大了,熬不住夜的。”

    看了陆恒一眼。医生淡淡道:“这个简单,待会转为住院后,自然会安排房间,我尽量让人安排有空的房间。”

    刘大爷睁开眼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病房外所有人都算得上度日如年。接下来就是安排住院病房,刘奶奶一直跟着刘大爷,陈蓉也在一旁。至于陆有成则是跑东跑西的忙手续,得知陆恒先前缴了一笔费用时,皱了皱眉头也就不再多说。他是知道陆恒有一笔零花钱的。

    陆恒亲自跑到街上给每人买了一份晚饭,虽然刘奶奶先前吃过,但经历了一场大喜大悲,本就不好的身子也感觉疲累。吃点饭补充一下也是极好的。

    刘大爷的儿子到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风尘仆仆的赶来,见到陆恒第一句话就是“我爸在哪儿?”

    接下来的事就非常简单了,刘青棘看见自家老爷子平安无事的躺在床上熟睡,心里大大的松了口气。对陆恒一家也是极为感激,再三感谢陆家三口。得知连住院费都是陆有成垫付时,刘青棘话都没说一句,直接从包里掏出一万块整整齐齐的现金。

    “陆大哥,大嫂,我不知道你们花了多少钱,我这里只有一万现金,你们先拿着,如果不够的话,我明天取了马上给你们。”

    陈蓉急忙推辞,“刘青棘你干什么,拿这么多钱。我家和你家都是这么多年的老邻居了,帮刘叔那是我们应该做的,前两年你陆大哥生病的时候,刘叔可没少帮衬我们。”

    “大嫂,我知道你们心地好,可这该给的钱我还是要给,你们也一定要收下。陆恒这孩子比我家囡囡大两岁,马上就读大学了吧,用钱的时候还很多,所以你们就别推辞了。”

    刘青棘执意要给,态度坚决,而且要不是看陆恒一家实在不想多要,他差点就说还要另外给多的钱了。

    最后还是在刘奶奶劝说下,陆恒他们家收下了五千块钱,要比花的钱多两百块,但在刘青棘心中还是觉得给少了。

    “青棘,你家老婆呢?”

    “她啊,她得照顾在读书的女儿呢,实在脱不开身,我就先赶回来了。”

    陈蓉说道:“照顾老人这种细致活还是得女人家来,你一个大男人很多东西都马马虎虎的,我看啊,你还是给弟妹说一下,让她抽空来照顾刘叔刘婶一段时间。”

    刘青棘想了下,点头道:“嗯,是应该这样,不过我接下来准备把我爸我妈他们都接到市里去,也方便我们照顾。而且老人家估计也想孙女了,隔得近一点也不用每周都打电话来。”

    既然刘青棘都来了,那陆恒一家也不用久待了,嘱咐了几句,就离开了医院。

    出来的时候,陆有成夫妇俩还在讨论刘家的事,语气里多是对刘叔活下来的庆幸,像这种突发脑血栓,能活下来的太少了。当初陆恒奶奶脑血栓发作过几次,得了很多并发症,高血压,糖尿病,没有一个是好惹的。陆恒那时候放寒

    假,就天天在老家跟奶奶一起住。

    平时的时候脑血栓看不出来什么,但发病的时候是很吓人的,口吐白沫,四肢乱蹬,多数人都会被吓住。

    让陆恒记忆深刻的就是奶奶去世那天,突然发病,前后不过半个小时就没了气息。那时的交通环境更是不如现在,医生来的时候,直接就说了一句准备后事。

    陆恒记得自己在屋子里一直哭,就跟个小女孩一样一直哭,哭得声嘶力竭,把陆有成都给吓坏了,这也是今天陆有成不太想让陆恒跟来的原因,他怕陆恒想起某些不好的事。

    其实人谁没有个生老病死呢?长大了,知道得多了,就看开了。

    第二天陆恒出门的时候,父母比他还要先离开,似乎昨晚忙碌了一夜对他们没有丝毫影响。未完待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