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2006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 逃课?(第二更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陈昊严肃的盯着陆恒,问道:“你的意思是让我批准你下午自习课的自由时间?姑且不说这个问题,你先前的话说明你爸妈是尚且不知道你开公司的事,而按照你的想法你也不想让他们知道。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儿子正儿八经的开公司赚钱,还不让父母知道,身为一家人有必要如此生分吗?

    看起来,陆恒一家和和美美,并没有那么多苦情勾当。

    陆恒紧了紧衣服,用诚挚的目光看着陈昊,缓缓道来:“我爸在之前生过一场大病,是那种能传染的肺结核,隔离疗养了一年才堪堪医好。自那之后,他的身体就不如以往了。烟戒了,重体力劳动也不能在做,熬夜更是不行,而且他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如果知道我成绩变好后又不务正业,说不定会气坏。我有些怕,于是就索性不说,时机成熟,自然水到渠成。”

    陈昊有些发怔,他突然想起了自己在家长会重逢陆有成时,给他发烟时,他温和笑着摆手拒绝。

    他知道陆有成是抽烟的,那些年在路灯下看书时,冷了,他俩就会用裹好的烟卷来一支,驱寒又提神。

    只是没想到,戒烟的原因是一场长达一年的大病。

    “对于你开公司的举动,我不知是真是假,但不论真假我都是反对你利用下午自习课时间去办其他事的,你的主要目标是学习。”

    陈昊坚持,陆恒也唯有无奈,毕竟他除了是自己爸爸的老同学外,更是自己的老师。

    只是,陆恒还是有点不甘,来往公司和学校已经让他够忙了。要是还要担心老师查勤,通知家长,就太累了。

    “老师,我想和你谈一下关于我高考志愿的问题。”

    陈昊眼睛一亮,饶有兴趣的问道:“这么早就开始考虑这事了。说给我听听,你有啥想法?”

    陆恒回答:“我想留在崇庆本地”

    “本地啊,凭借你上次月考的成绩倒是完全没有问题,崇庆大学还是西南大学?”

    “崇庆大学”

    “我看能行。只要你能保持住现在这个成绩,基本不会有太大障碍。”

    陆恒试探的说道:“那我可以承诺保证每次考试分数都在六百分以上,然后老师你下午自习课让我自由安排?”

    陈昊气极反笑,指着陆恒说道:“看来你还是不死心啊”

    “没办法,真的很麻烦。”

    其实到了高三后期这个时候。大部分老师对于学生都是放养了。他们的关注点就在于学生每次周考月考模拟考的分数,从其中推断升学率能有多少。

    至于课堂纪律,作业完成情况,强制性要求已经不是太高。

    特别是在苍首这个地方,就连周末补习的规矩都还没建立起来,就可见还没有到那种彻彻底底的题海战术中。

    陈昊想了半晌,见陆恒坚持,知道他是很有主见的人,于是开口说道:“你这孩子自打文理分班来到八班之后,所作所为基本都是那种我行我素。估计前几次我查自习课。林素说你不在也是在为你打掩护吧”

    陆恒有些尴尬的承认,不小心把林素拱了出来。

    “可能我强行要求你每天上自习课,你也不会听,依然还是会出去。那么我也就懒得坚持了,这样吧,我给你这后面两周的自习课自由时间,但是你也别高兴。你得答应我一个事先。”

    陆恒心里松了口气,急忙问道:“老师你说说什么事,能办到的我就不推辞。”

    “期末考试,成绩不能跟第三次月考差太多。具体分数我不要求,因为分数都是相对而言的。我就看你的年纪排名,要是跌得狠了,我叫你爸揍你一顿。他绝对会动手。你小子和林素谈恋爱的事,我可一直帮你瞒着的,别以为你没小辫子在我手里。”

    陈昊颇为得意的跟陆恒说道,不过看其神情还是对陆恒关心居多,怎么说也有陆有成的关系在里面。

    陆恒立下了保证,虽是空口无凭。但两人都选择了相信这份保证。

    期末考试的时间其实已经定了下来,就在一月底,三十一号,二月初一这两天,考完就放寒假,让辛苦了一学期的学生们享受春节期间的舒适。

    第二天上学时,轮到陈昊数学课时,他对陆恒也没表现出什么特别的意思来,只是在下课后把陆恒喊到角落问了问陆恒开的公司情况。

    做为陆恒的班主任,他觉得有必要知道陆恒所开的公司是什么,合法不。

    昨晚可能喝了点酒忘了,今天想起来了,就迫不及待的喊陆恒过来问一问。

    当得知陆恒是开了一家汽车销售公司时,陈昊明显被震惊到了,说起来他工作了一辈子,现在都还没买车呢。

    所以在他的想象中,那些拥有一家汽车4s店的老板总是坐拥百万千万身家的人,要不然能拿那么多顶值钱的新车出来卖。

    可当陆恒站在他面前,轻描淡写的说出自己开了一家汽车4s店,那种震惊简直无可附加。

    很明显,陆恒和陈昊谈话时被司南看见了。

    从早自习开始,司南就准备找陆恒谈话了,他迫切的需要和苏梓的哥哥苏伦谈一场。这几天,苏梓明显疏远了他,但他又能感受出苏梓看他的眼神还是那种一如既往的欢喜。

    出现这种情况,显而易见的就是有人在从中做轨了。

    至于那人是谁,同样显而易见

    所以能看见陆恒和陈昊谈话,也就不是那么巧合的事了。

    “陆恒,你说了什么让陈老师如此惊讶,我看他的嘴巴都张开了。”司南好奇的问道,经过这么多天的修养,他那肿胀的脸颊早已消失不见,还是那个温润如玉的谦谦小君子。就是说话时,有一点点漏风,估计牙齿还没补好。

    陆恒笑着说道:“没什么,你找我有事?”

    司南点点头,不急不缓的说道:“嗯,是的,你不是认识苏梓的哥哥吗?我想让你帮我约他出来,我和他谈一次。”

    “谈什么?我劝你最好不要和他谈。”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和他谈?”

    陆恒摆摆手就往教室里面走,“没有那么多为什么,我是为你好,他那个人我清楚,平时和气大方,但是只要触及到他的心里底限,他比谁都要愤怒,疯狂。”

    陆恒是有的放矢,上次广源和天利的初次合作苏伦就出现过那种情况。他认为陆恒是背叛了他的信任,鄙弃陆恒的贪得无厌,甚至火冒三丈,砸文件夹。

    虽然后来陆恒用一系列的盈利方案让苏伦道了歉,但当时的苏伦的表现就足以说明很多东西了。

    大家子弟,因为金钱权势的原因,很容易交到朋友,但同样也很难交到值得信任的朋友。所以他们天生的对“信任”一词显得非常重视,一旦交了心,就很看重那份感情。一掷千金更适合出现在他们身上,随性洒脱,有那个资本和心情。

    因此,当苏梓和司南谈恋爱的行为在苏伦心中打上背叛的标签时,他当时爆发出的愤怒远远超过当初错认为陆恒背叛时的程度。

    陆恒很难保证苏伦和司南再次聚首时,苏伦会不会忍不住再揍司南一顿。

    陆恒可不确定自己能否再次拦下苏伦,而且他也不会再拦,谁叫司南主动。

    司南一把拉住陆恒的手,极为认真的说道:“陆恒帮帮我,我真的想和苏伦谈一次。”

    陆恒轻松摆脱了司南的手,看着他的眼睛,有着少年人特有的认真和坚持。

    “这几天没空,等有时间了,我会给他说一下的。他见不见你是他的事,我只负责传达消息,还有下次如果被打了,我可不会帮你,你这纯属自己送上门。”

    开玩笑,有妹控综合症的男人,谁敢动他妹妹。

    下午,陆恒第一次享受了光明正大从离开教室的权利,那种从容不迫看得林素疑惑不已。

    “你今天又要离开?”

    “嗯,有事。”

    “也不知道是什么事,神神秘秘的,好了,我待会儿会给你打掩护的。”

    陆恒趁没人注意,快速的亲了一下林素额头,然后笑着离开:“放心吧,陈老师不会查我了。”

    林素愣愣的站在原地,思考陆恒“陈老师不会查我”的意思,然后醒悟过来刚才被吻了,站在原地跺了跺脚,瘪了瘪小嘴巴才回了教室。

    出乎林素预料的是,下午陈昊巡查自习时,果真没询问陆恒去哪里了。

    这一幕搞得教室里大部分学生都惊讶不已,虽然平时陆恒也有逃课,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林素帮他打掩护,但陈昊该询问的还是询问。

    没想到今天,陈昊进来转了一圈,帮几个同学回答了几道数学题就离开了。

    从头到尾,没有问陆恒去哪里了

    陆恒今天不忙,下午自习光明正大的逃掉了,晚自习又是语文老师的,他完全可以不用去上了。

    所以心情放松的他,悠哉游哉的进了恒成。

    刚进去,陆恒就叫住了齐白熊。

    “白熊,昨天那台车顺利交出去了吗?”

    ps:我被所谓的zen币坑惨了未完待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