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2006

正文 第七十九章 抢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陆恒,你怎么在这里?”林素惊喜的问道,离开门口,走到陆恒身边。¢£頂¢£点¢£小¢£说,

    考得越近,陆恒越发感到林素那种浑然天成的美丽。平时的不施粉黛都让林素在苍首一中奠定了美女之名,此刻靠近了依稀能发现淡粉的唇彩,看起来让人眼珠子都没法移开。

    陆恒说道:“公司在这里有个聚会,所以我来参加一下。”

    “公司?什么公司?”林素好奇,陆恒跟她不是学生吗,难道是陆恒家的公司,可是她知道陆恒家就只是普普通通的平常人家啊!

    陆恒笑道:“别想多了,只是我平常做兼职的公司而已。今天老板高兴所以请我来吃顿饭,我算是蹭饭的吧!那你呢?”

    林素看了看白雪厅那扇遮掩的门,低声说道:“还不是被我妈拉出来跟一个交好的世家见个面。里面太闷了,所以我出来透口气。”

    陆恒也看了下白雪厅,门是遮掩的,里面看不清楚,金凤凰大酒店的隔音也特别好,声音也传不出来。

    陆恒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林素,将林素都看得不自在,脖颈间都泛起了点点红晕,点点头赞叹道:“你今天真漂亮,当然以前也漂亮,只是今天更漂亮,像白雪公主一样。”

    听见陆恒毫不掩饰的夸奖,林素不好意思的说道:“哪里有你说得这么好,只是我妈让我打扮一下,她说是对别人的尊重。”

    陆恒认同,正想和林素说什么的时候,看到前面的苏伦正对他招手,只好停下。

    “我老板喊我了,我先过去了。”

    恰好,廖帆也出来了,在廖帆狐疑的目光中,林素跟陆恒说了声好就匆匆进了白雪厅。

    廖帆、陆恒、苏伦三人并排走在铺满柔软地毯的通道上,廖帆稍稍有点靠后。

    今晚基本算得上是个庆功宴,也可以算得上是对新员工的接风宴,当然最后也是对陆恒的送行宴。

    “进去吧,今晚最后一杯就是给你的。”苏伦对陆恒说道,并且亲自给他推开了大门。

    莫名的有些心情沉重,陆恒看见廖帆在羡慕的看着自己,进去之后,陆恒才发现所有人都看着自己。除了一两个已经喝醉的,售前、售后、人事、市场、金融、所有部门人的手中都举着一杯酒。

    苏伦从周文芳手里接过两杯酒,一杯端在手里,一杯递给陆恒。

    “说点什么吧!”苏伦对陆恒说道。

    陆恒点点头,看着一双双意味不明的眼睛,有些梗慨,这些人或多或少都是他重生以来第一批共事的人啊。

    有受过他帮助的廖帆,有一开始想套近乎最后背道而驰的李俊红,倚老卖老的田黄,没事被他调戏的左左,敬畏他又崇拜他的新员工,因为他的原因而进去广源的售后部众人,还有因自己那四份计划书而涌入广源的新人。

    时间其实并不长,但陆恒就感觉是过了一年那么久远。

    他端起酒,微笑的看着众人,吐字清晰。

    “在场的各位同事,你们有与我一同共事的,也有因为我而进入这个公司的,今夜能聚在一起就是缘分。我的能力可能你们从别人口中也知道一些,有夸大,有贬低,但能做出那些事来,其实是广源大众给了我这个机会。

    广源大众就是一个充满聚光灯的平台,我们在上面卖力表演,成就我们自己,也成就广源大众。销售从来都是双赢的事情,苏总是绝不会吝啬给我们高薪的,只要我们够努力,他就能每个月来这么一场狂欢。

    今天因为我个人的原因,所以决定辞职离开广源,实在感到很抱歉。但是,就跟我跟苏总说过那句话一样,地球离了谁照样转,我对于广源来说并不是不可或缺的。我希望在我离开之后,广源会在各位同事的努力下,发展得越来越好。扎根西门、遍及苍首区、然后进军崇庆市,甚至建立一个汽车帝国,这些都是有可能的。

    今天我离开了,明天我和广源都只会越来越好,让我们为美好的明天干杯!”

    一席话落,陆恒先干为敬,接着全场几十人干净利落的将这最后一杯离别酒吞下肚子里。

    曲终总有人散时,宴席也有吃完的时候,在周文芳的指挥下,没有喝酒几个同事扶着那些喝得有点多的人往外走。

    车就停在酒店门口,是那种大型商务车,一共两辆,加上几个员工自己的私家车,足够将广源大众几十号人都塞进去了。

    陆恒和苏伦比其他人先一步踏出包间,出来时恰好遇上了散场的林素,以及林素母亲和那所谓的世家长辈。

    一行四人,除了林素母女,另外还有一对母子。母亲穿得珠光宝气、奢华富丽,儿子体型纤长,一双大腿颇有韩国欧巴范,笑容迷人。

    四人似乎在门口停了一会儿,从林素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透过没有关紧的门听见了陆恒那一席话。

    吕穆对陆恒点了点头,就要离开,林素却是说要留下来跟同学讲几句话。

    “穆妹,这个年少有为的孩子是哪家的啊?”珠光宝气的妇人开口问道,声音有些尖利,看陆恒的眼神也不对劲。颇有一种自家儿媳被别人觊觎的,想要将其胎死腹中的样子。

    吕穆面色如常的说道:“洙光姐,这是素素的同学而已,不是哪家的。”

    刘洙光是崇庆市副市长的太太,一向眼高于顶,其丈夫是吕穆父亲的学生,两家也勉强算得上是世交。

    一直听说吕穆这个漂亮女人生了一个比她还要漂亮的女儿,这才急匆匆的拉着正在读大三的儿子跑到苍首区来见一面。要真的相貌好,人品好,说不定还能订下一门婚事。见了之后,刘洙光是极度满意,觉得也只有林素这种成绩优秀,性格好,相貌家世都是上上之选的女孩子才配得上优秀的儿子。不过她也知道欲速则不达,现在都讲自由恋爱,只有让儿子与林素多接触发展发展才是正确的选择。

    不要觉得狗血,这只是常态而已。吕穆家背景不凡,林素父亲也不是籍籍无名之辈。她刘洙光丈夫虽是崇庆市副市长,对于这门亲事也只能说高攀。

    但是对于陆恒这种不知道哪个疙瘩冒出来的野孩子,她可不希望这种人破坏了林素与儿子的发展。

    她颇为不屑的打量着陆恒,也不过是个孩子而已,尖着嗓子说道:“不过是个野小子而已,有什么好聊的,素素跟我们走,阿姨还有礼物没送给你呢。”

    林素有些为难的看着母亲,吕穆面色也有些不愉,就是不知道是针对女儿、刘洙光还是突然冒出来的陆恒了。

    “素素,跟我回家,明天还要上学,至于洙光姐你的礼物还是算了,孩子还在读书,那些东西也不适合。”

    刘洙光不悦的嘟囔了一句,“不知道哪里来的野孩子.....”

    陆恒和苏伦就站在门口,看着他们对自己评头论足,一直笑容满面。身后不断是走出来的员工,有清醒的,有醉酒如麻的,被其他人扶上车。

    偶尔有人注意到陆恒这边的情况也只是好奇的看两眼,然后离开。

    陆恒揉了揉笑得有些僵硬的脸颊,颇为恼火,任谁被人一直评头论足都不会舒服,更烦的是还说他是野孩子。自己可一句话没说,这血就洒了一身呢。

    刺鼻而腥臭!

    本是靠在墙壁上的陆恒,突兀的一把拉住林素的手,然后拉回到自己这边。

    “啊~!”林素惊呼了一声,然后捂住嘴吃惊的看着陆恒。

    刘洙光怒气顿生,就想要上来打陆恒,却被他的儿子拉住,还对她摇了摇头,然后饶有兴趣的看着陆恒。

    吕穆脸色不悦,呵斥道:“陆恒,放手!”

    陆恒紧紧的握着林素的手,看着三人说道:“我站在这里什么都没做,就让你们评论半天,起因不过是林素说要跟我这个同学说几句话而已。既然她想说,那我就准备找个僻静地方慢慢说,免得你们评头论足。”

    那个“僻静”二字说得特别重,让几人都变了脸色。

    陆恒看着脸红扑扑的林素问道:“可以吗?”

    林素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看见陆恒那“委屈”的眼神,坚定的对吕穆说道:“妈,没事的,我很快就回家。”

    陆恒也不顾两个中年妇女难看的脸色,拉着林素就往外面走,刚刚踏出一步就被人拦了下来。

    高览站在陆恒面前,一米八的身高加上皮鞋,比陆恒高了几公分,带着点俯视味道问道:“你就让她这么出去啊,这都快晚上十点了,十二月的苍首可比市区冷。所以我想了下,觉得还是该阻止你,免得林素感冒耽误学习。”

    说完,他又转过头对着吕穆问道:“阿姨你觉得我说得对不对。”

    吕穆还没有说话,一直在一旁看戏的苏伦却是噗嗤笑了出来,然后对着陆恒喊道:“接着!”

    陆恒一把接过苏伦丢过来的东西,帕萨特钥匙!

    “我没有驾照。”

    “放心去,今天交通局的局长跟我说了,这两天交警都在河关那边戒严,没空来西门。”

    陆恒拿起钥匙,对几人晃了晃,然后拉着林素就跑出了金凤凰富丽堂皇的大酒店。

    刘洙光瞪着躲在阴影下的苏伦问道:“你又是什么人?”

    苏伦呵呵一笑:“苏崇庆那不成器的儿子,苏伦。对于副市长夫人来说,不值一提。”

    吕穆惊讶的看了一下被柱子阴影遮住的苏伦,点了点头,然后放心的离开。陆恒这个孩子她是见过的,虽然不凡,但心地是好的,唯一担心的就是陆恒没有驾照。但苏伦这个传闻极好开车的富二代都把钥匙给陆恒,那说明陆恒技术还是不错的。“

    只有刘洙光指着苏伦说不出话来,在儿子高览的搀扶下,离开酒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